大批便衣警员护翼着两侧,七百余名身着正式警礼服的精悍警察,以一名警视长为首,排出了一个三角阵,脚步纷乱却轰然作响,从马路拐角出现了。

这是超常规的警务巡查,由北海道道警本部的高级警官亲自带队,一共动员了七千余人,大大小小分成了九支队伍,要在今日下午六点至晚上十点这四个小时内,踏遍札幌市的每一个角落,经过每一条主要街道,向民众彰显警方的权威,以震慑不法,安定人心。

简单地说,就是警装大游行,向所有民众宣告北海道道警的强而有力,之前的事已经解决了,大家无需再担心什么,警察一定会保护大家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北海道经济有三大支柱:农牧业、渔业和旅游业。

前两者还好,主要看天吃饭,非大灾大难轻易不会受到影响,但最近一周发生的一连串诡异凶杀案,瞬间让大多数城市安定值跌落谷底,还引起了大量谣言,旅游业立马就遭受了重创,原本的游客跑了个精光不说,近八成的海内外旅行机构还把北海道列入了“暂时不宜前往旅行”的橙色警告名单。

旅游业及其相关的服务业可是能提供北海道总产值接近20%的存在,多年积累的名声毁于一旦,直接来了个元气大伤,今年的经济数据怕要难看到让人脸色发绿,这是北海道议会、开拓振兴联合会和知事部局绝对不能接受的事,立刻就要求警方发起了这次大行动,一定要搞个大新闻出来,昭告天下——回来啊,接着来玩啊,我们这儿没事了!

真的很努力,就连曰本警界巨头之一,北海道警察本部的本部长都亲自出面了,亲自带队巡游札幌市市中心的大通公园一带。晚上还会前往札幌花街,和当地知名半玉、当季花魁进行友好亲切的交谈。

配套的小行动还有很多了,在未来一个月中,北海道警方准备发起总计22万人次的治安大清扫行动,什么小偷小摸、欺诈蒙骗,凡是能影响到市面安定值的事儿,全都给推平了,主旨就一条:谁和游客过不去,警方就搞死谁,现在是非常时期,一切从严从重,不管你以前是白的黑的灰的,全都给老子小心起来。

雾原秋和小花梨当然不关心这些事,北海道经济数据难不难看和他们无关,他们就负责看热闹,哪怕这行动多半不是为了札幌乃至北海道居民准备的,更多是为了上NHK及海外的新闻节目,他们一样看得兴致盎然。

话说,曰本的警花小姐姐是挺好看的,一色的齐耳短发,戴着圆形的短檐圆帽,肩头垂挂着金色的勋穗线,挎着南部小手枪,穿着小裙子,怎么看怎么招人喜爱。

歹徒看了都会兴奋吧?

小花梨也很喜欢这份热闹,哪怕她理解不了这一切因为什么,但就当成大型祭典游行来看也很有意思,骑着雾原秋跟着走了好长一段路。

围观的市民表现和她差不多,看着警察队伍一本正经地招摇过市,嘴里嘻嘻哈哈,纷纷表示这么走有点太单调了,应该再抬两顶轿子,上面放两只小白牛跳踢踏舞,这样才算有点意思——北海道的警察吉祥物就是只戴着警帽的白色小牛犊子,经常出面搞点宣传活动的,但今天没见到。

反正,没几个人把这次警方大巡游当成什么正经事。

说真的,这一连串的凶杀案看起来是轰轰烈烈,震惊四野,把游客吓得跑了个精光,但对当地居民来说也就那么回事了。

在一个本地人口两百五十多万,连上通勤、务工人员近三百万的现代化大城市中,死上十几二十个人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以曰本这天灾频发的情况来说,一次地震、一次泥石流、一次轮渡倾覆、一次大型火灾,甚至一次台风大降雨搞不好伤亡也不止这么多。

出了六七名杀人凶手,还没用了一周就被剿灭了,只是让当地谣言四起,多了很多茶余饭后的谈资,实际上对大多数人的生活根本没产生太大影响,不少人从头到尾都没什么感觉。

不到真正直面危险了,大多数人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是倒霉的那一个,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该像现在这样看热闹就像现在这样看热闹,总不能因为死了几个陌生人自己的日子就不过了。

现代社会,转眼之间就会重回正轨,札幌会再次灯红酒绿,依旧繁花似锦,还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冰雪瑰宝之都”。

如果不再出什么事,也许都用不了一年,现在的事连提都不会有人提了。

就算提,也只会提到这次的警方大巡游,对为什么要进行这次大巡游,估计没几个人还会在意。

札幌已经开始恢复正常了。

…………

晚上七点多,雾原秋顶着正吃棉花糖的小花梨又回了公寓,警方大巡游最后演变成了庙会,一路上全是小吃摊子,倒也算提振了一把经济。

前川美咲已经做好饭了,雾原秋假意推辞着就坐下了,捧起碗就开始吃。

前川美咲精神状态也开始变好了,脸上重新有了柔柔的笑意。她已经找到了新工作,虽然比起以前差了些,由以前的帮厨变成了现在的洗碗工,但总算又有了新的收入,不用恐惧陷入到坐吃山空的窘境中。

人类总是很坚强的,或者人类通常不得不坚强。

雾原秋扒完了饭,抹了抹嘴,爬起身就要走,倒是前川美咲叫住了他。明天是周日,到了洗衣服的时候了,她比划着问雾原秋没有没衣服要洗,她可以顺手一起洗掉。

雾原秋婉拒了,他用的是街头的自动洗衣店,投个几百円就能搞定,反正钱花完了他就再去搞,不需要太节省。再说了,整天混人家的热饭吃已经够不要脸的了,再让人家帮着洗衣服,他实在也有点不太好意思。

于是,他把沙太郎扔在前川美咲这里就走了。

沙太郎这几天表现得温和又耐心,花梨怎么折腾它它都不生气,渐渐也被前川美咲所接受,特别是她在网上很是查了一阵子,发现沙皮犬的评价相当高,是仅次于金毛的优秀陪伴犬,格外擅长陪小孩子玩,极少有攻击人的传闻。

对主人忠诚服从,对家人温和友善,哪怕经常被当成斗犬使用,但在日常生活中,你只要别故意威胁刺激它,它真的很老实很敦厚。

这狗除了长得丑,没多少缺点的,甚至还挺爱干净。

所以,前川美咲渐渐也放心了,由着女儿和沙太郎在一起玩耍,就是对白天女儿和沙太郎一起待在家里还有点犹豫,仍然要继续观察观察。

雾原秋不管她怎么想,反正他现在是挺信任沙太郎的,回了自己公寓,借口要学习让花梨别打扰他,转头就进了洗手间钻进了壶里。

服药时间到了。

他坐在山谷中,取出了那颗药丸,沉默了一会儿,再次在心中重申了一遍自己的承诺——如果警方搞不定那三名帮凶混混,法律无法主持正义,他就自己去调查……带上病猫帮忙,一起去调查,总要弄个公道出来。

然后,他就把药丸给吞了。

一切如旧,甚至比上次更猛烈一些,骨髓深处传来酸痒,五脏六腑如同刀割,让人呼吸困难,意识模糊,然后他就睡了一大觉。

等再醒来时,已经是正常世界的五点多了,他随手搓了一下胳膊,搓下来一手的油泥,又抹了一把鼻子下巴,果然掉下来不少黑紫色的血痂碎末,大概睡着的时候鼻子又破了,不过现在倒是没什么感觉。

最后,他又握了握拳,活动了一下身体,在骨节轻微爆响中,感受了一下新增加的力量。

好吧,好像还是没什么质变,大概只是自己的骨骼更坚硬了,肌肉纤维更紧密了,还是飞不起来,钻不了地,没摆脱依旧是个人类的本质。

不过他也不怎么失望,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一步登天这种事偶尔YY一下就行了,谁在现实生活中当真谁就是大傻瓜。

他掉头就往石山上爬去,要借这座“天然重力室”来测试一下自己身体素质提升了多少,最后成绩还不错,比上次又多往上爬了几十尺——越往上爬压力越大的,这次他硬撑着都没能够到另一个新的天然平台,最后一路又滑了下来。

他拍了拍手上的尘土,仰头望着高耸的灰白石山,又转头望了望阴沉沉的森林,感觉也行吧!

自己终究是一直在进步的,事情一直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的,自己早晚有一天能征服这座石山,穿过那片森林,看看这壶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