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该这样发力!人类习惯的发力方式是身体承受能力、能量损耗和期望伤害之间长期博弈的结果,放在日常运动中可以说一声最优解,但放在格斗中不行,你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爆发出最大的杀伤力,就要摈弃掉许多以前养成的习惯……”

天台上的教学依旧进行得如火如荼,和被阴魔侵蚀的人类近距离搏杀不是过家家,稍有不慎就会付出血的代价,容不下丝毫马虎大意。

雾原秋和佐藤千岁都明白这个道理,谁也不想拿生命开玩笑,不管之前心思有多复杂,现在仍然专心致志,一个学得认真,一个教得仔细,“要注意肌肉代偿借力,不是不好,但放在这一招中,你要增加摆动幅度,让真正该做功的肌肉出更大的力。”

雾原秋仔细观察着佐藤千岁的缓慢模拟动作,以快了十多倍的速度重复,体会着和之前的不同,“这样吗?好像确实发力更迅捷了……”

佐藤千岁哼了哼:“当然,我可是专业的,听我的不会有错。”顿了顿,她看了看时间,又说道,“好了,先到此为止,准备吃午饭。”

雾原秋深吸了一口气,正抬手准备抹一把额头的汗,佐藤千岁已经给他扔过来了一条雪白的毛巾,接着又扔过来一瓶运动饮料,还在那边问道:“中午想吃什么?”

雾原秋擦汗并少少喝了两口水,随口问道:“你没帮我带便当吗?”

佐藤千岁正在那边整理东西,闻言奇怪抬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带便当?你又没提前告诉我。”

这……爱心便当只给了一天就不给了?我还以为天天都有的……

想想也是,准备一份很精致的便当估计挺花时间的,她也未必每晚都有空。

雾原秋本来还以为可以早晚吃前川美咲的,中午吃病猫的,以后就完全摆脱速食食品了,现在看看原来是做梦。不过他也不介意,直接道:“那我随便出去吃点好了……你带便当了吗?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今天是周日,学校还开门是许多社团有活动,但食堂、便利店的员工都放假了,可没人管学生。

“一起去好了,今天我妈妈没给我准备便当。”佐藤千岁也无所谓吃什么,反正她又吃不多。

“好,那就走。”

很快两个人就在学校附近找到了一家小小的料理店,看了看门面还不错就进去了。

这里店小,就一个厨师,需要自助点餐,佐藤千岁瞧了瞧本日的菜品单,冲着厨台后面叫道:“请来三份牛肉饭,加牛肉,加生蛋,牛肉嫩一点,咸一点。再要一份一样的半满……”

这种小料理屋就有这种好处,可以多多少少请厨师做得更合自己口味一些,也能自己决定量,比那些连锁的快餐店强不少,但她还没叫完,雾原秋在后面奇怪了,问道:“你要吃这么多?”

这分量喂猪都够了,不像是病猫的饭量啊!

佐藤千岁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怎么可能,用膝盖想也该知道我是在帮你点吧!”

雾原秋无语了,不高兴道:“你为什么要帮我点?你别整天这么多事,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拿主意。”

佐藤千岁斜了他一眼,一甩手,没好气道:“那你自己点好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本来就该我自己点。”雾原秋才不惯她这些臭毛病,自己看菜品单。

山葵伴饭……嗯,不是很想吃。

天津饭?海鲜饭?烤饭团?蛋包饭?嗯……也不太合口味的样子,还是想大口吃肉。

他在那里犹豫了很大一会儿,佐藤千岁已经点好自己的了,不耐烦道:“还没选好吗?”

厨师也投了视线过来,雾原秋也没时间再犹豫了,干咳了一声:“我要三碗牛肉饭,加……牛肉,加蛋,牛肉嫩一点,咸一点。”

佐藤千岁哼道:“这和我替你点的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老子不用你多事!但雾原秋没好意思这么说,随口道:“我就爱自己说一遍,你管我!”

“你这个阿齁!”

佐藤千岁懒得理他,自己找位子去坐下了,开始摆弄筷子餐具,而雾原秋坐到了她对面,迟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吃牛肉饭?”

“你说过啊!”佐藤千岁把餐纸折成一个很好看的形状放在他面前,又把筷勺摆在了上面。

雾原秋完全没印象了,努力回忆了一下后困惑道:“我什么时候说过?”

“四天前在公园里你饿了,一边吃我的巧克力棒一边发牢骚,说很想吃热乎乎的牛肉饭,加蛋加肉,牛肉嫩一点,多放点盐,还抱怨曰本的厨师都小气,一点也舍不得放盐,明明是那么便宜的调味料,偏偏抠门得要死。”

佐藤千岁淡淡说完,又补充道,“当时是夜里三点二十五分。”

雾原秋一时无言以对,原来我是那么大嘴巴的一个人吗?以前没发现啊!

他赶紧换了个话题:“药丸我昨晚吃了。”

“看出来了。”佐藤千岁没多放在心上,要是有什么重大突破,估计雾原秋早就说了,只是问道,“和上次情况差不多吗?”

“是的。”雾原秋伸手握了握拳,“我的身体素质进一步提升了。”

佐藤千岁马上肯定道:“这是好事,下次捕猎就更安全了。”

“说起这个来。”雾原秋说着话侧身让开,牛肉饭已经好了,厨师正把一大一小两碗送过来,而等厨师又回去了,他才继续说道,“你开始寻找新目标了吗?”

佐藤千岁随手将自己小碗里的牛肉夹了一些放在他碗里,还将米饭分了一些过去,但为了不吃亏,她又将雾原秋碗里的洋葱丝和小碟子里的甜姜丝夹走了不少。

转眼之间,两份好好的牛肉饭就变得像是猪拱过一样了,雾原秋气道:“你在听我说话吗?”

“嗯,在听,你刚才说什么了?”

“我在问,你找到新目标了吗?”

“有点眉目了。”佐藤千岁嘴里含着甜姜丝砸吧着滋味,掏出了手机,打开了LINE,给他看聊天记录,嘴里含糊地说道,“富良野周边连续发生了数起案件,一东一西,分处两个小镇,凶手手段都极其凶残,警方怀疑有之前没落网的行凶者流窜到那里去了。”

雾原秋接过手机来细看,发现双方聊得很欢乐,从奶茶到时尚单品都有提到,中间则混杂着一些关于工作动向的消息,另一名聊天者表示近期有可能被调去支援富良野地区,那边出大麻烦了。

他忍不住问道:“这是谁?”

“山崎刑事啊!”佐藤千岁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加了他的LINE,方便打探消息,怎么了?”

“没什么。”雾原秋心气马上平了,而佐藤千岁看了看他,伸手一滑手机,显示出了山崎优的“动态消息”,类似于WX朋友圈一样的东西,然后很随意地说道,“他有女朋友了,很恩爱,都快结婚了。”

“你为什么要解释这个?我又没怀疑什么……”雾原秋微微有些尴尬,但嘴上还是很强硬。

“那你为什么要问这是谁?”佐藤千岁倒没不高兴,相反心情还有点小好,觉得雾原秋果然是喜欢自己的,这都吃上飞来神醋了。

“我是怕你在网上被人骗了。”雾原秋倒觉得佐藤千岁很在意自己的想法,生怕自己误会了什么,但不敢明说,生怕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让气氛更尬尴。

“你以为我是你吗?”佐藤千岁终结话题了,不想太伤害他。

雾原秋也不吭声了,同样怕伤害到她,只是细看山崎优的“朋友圈”自拍,一眼就看到这家伙的女朋友竟然是个黑长直美人,顿时就郁闷了——不是说曰本警察是5K型职业,苦、累、脏、没时间,钱还少吗?怎么能找到这么好看的女朋友?

而佐藤千岁一看他不动弹了,两眼还直勾勾的,连忙伸手拿过了手机一看,发现山崎优中午正和女朋友一起吃饭呢,而且也是吃的牛肉饭,照片背景上他女朋友正拿着筷子往他碗里夹香喷喷的牛肉片儿,一看就恩爱得不得了,很像在虐狗。

等等,这画面有点眼熟啊!

佐藤千岁马上想起自己之前的行为了,耳朵立刻一红。当时她就是觉得自己饭量小,吃不了那么多,雾原秋又是个饭桶,所以才夹给他的,根本没多想。

失误,忘了和他保持距离了!这阿齁不会又误会什么了吧!

她连忙把LINE关了,就当没看到,若无其事道:“现在的道警太堕落了,出了这么多事竟然还有空和女朋友吃饭。不能指望他们了,咱们得快点出动。”

新的一碗牛肉饭来了,厨师是看雾原秋吃得差不多了才会蒸下一碗,倒是颇为敬业,而这一打岔倒让雾原秋把黑长直美人扔到脑后了,低头继续扒饭:“没错,是该快点的,但富良野在哪里,离札幌远不远?”

“不算太远。”佐藤千岁已经考虑好了,“我准备弄一辆摩托车,骑得快一点,用不了两个小时就能到,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搜索,也有足够的时间赶回来。”

“钱够吗?”

“钱勉强够吧,就是不太好买。我哥哥有辆大摩托车,但他很宝贝,我一时也没办法弄到手。”佐藤千岁也在为这个问题苦恼,未成年人有许多事情不好办,16岁只能买那种踏板小摩托,不但排量小还得被强制装上限速器,略大一些排量的就要18岁以上才行,她无法通过正规渠道购买。

当然,踏板小摩托也能凑合了,但来回赶需要的是速度,骑只小绵羊总是有点不妥当。

雾原秋想了想,直接把这活儿接了,笑道:“那摩托车的事交给我好了。”

佐藤千岁马上警惕起来,一脸狐疑道:“你不是打算抢一辆吧?”

雾原秋身上正气澎湃,义正词严道:“怎么可能,我不是那种人。”

北海道地广人稀,不缺暴走族,不良团体也爱骑摩托,那随便挑个混蛋出来,正当防卫一下,完了就没收他的作案工具当赔偿好了,这怎么能算抢?

这叫除暴安良,乃是正义之行!

佐藤千岁信了,以为他要托人帮着买,比如隔壁那位不会说话的年轻女子,这倒是比她方便,她的熟人都是家族关系,万一哪天说漏了嘴,容易引起父母的怀疑。

她点头道:“那就好,你抓紧一些,警方挺重视的,去晚了咱们八成要白跑一趟。”

“嗯,我会抓紧的。”雾原秋应了一声,又随口问道,“你一直在用LINE吗?我也在用,要不要加个好友?免得一直发邮件那么麻烦。”

佐藤千岁猛然警惕,觉得雾原秋想更进一步深入她的生活,极有可能是贼心不死的一种表现,但……

她也有点想加,想看看他平时都在干什么,又掏出了手机,小声哼哼道:“你又不是没有我的邮件地址,直接发起好友邀请不就行了。”

“那我邀请了。”

“嗯。”

雾原秋摆弄起了手机,他用LINE主要是方便和雾岛市那边交流,一般不轻易加人的,但现在觉得加上佐藤千岁也不错,至少沟通比较方便,可以想一句说一句,或者干脆发语音留言,不用每次都要写一大段才发出去。

而很快,好友邀请就被通过了,“武神”立刻向他发来一个表情图,一只可爱的小猫咪举着一个大招牌,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阿齁!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