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秋看着这只举着招牌的道服虎纹小猫咪无语了片刻,懒得理佐藤千岁这整天觉得自己特聪明的病猫,将手机放在一旁接着扒饭,而佐藤千岁则看着雾原秋在LINE上的昵称“正道的光”,小小的“切”了一声,动了动手指,有点想把他的备注改成“阿齁”,但……

她的LINE上好友是不少,不过绝大多数都是女生,少少几个男性也都是家人、世交长辈,就算是山崎优这种想套情报的,年龄也很大了,在她眼里看起来也是两个世界的人,雾原秋就是她加的第一个同龄男性好友。

这就够特别了,再改了他的备注昵称,倒显得好像特别重视他一样。

那不行,这阿齁不配!

她轻轻哼了哼,最后还是没把“正道的光”改掉,直接把手机收起来了,也低头继续吃饭。

她少少吃了三口饭、两块牛肉卷,就觉得有些腻了,又夹了凉凉的甜姜丝清口,顺便看了一眼雾原秋,发现他吃饭倒是挺香的,也吃得快,这会儿第二碗已经快扒到见底了。

这阿齁吃起饭来和喂猪一样,她小小地腹诽了一下,但又吃了一口,感觉就是很平常的街头牛肉丼,没什么特别的,忍不住问道:“有这么好吃吗?”

总感觉和他吃的不是一种东西……

而雾原秋随口答道:“不错啊,是挺好吃的。”

主要是个饮食习惯问题,日式料理和华夏传统饮食同根同源不假,但千余年下来,这边魔改的厉害,什么味噌汤煮饺子、刷了酱油烤得乌漆麻黑的鸡、齁甜齁甜的麻婆豆腐、不放蒜苗或是少少一点蒜苗配上大量甜包菜搞出来的回锅肉……真的是回锅肉了,又腻又甜,你只要吃上一口,就想让厨师把这料理再装回锅里去。

真的一言难尽,就市面上常见的料理来说,本土日式料理太清淡,讲究什么“食材原本的味道”,他吃不惯,觉得嘴里能淡出鸟来。所谓的“中华料理”又全都改头换了面,成了一票奇奇怪怪的食物,他还是吃不惯。

最后,他在这边旅居能吃顺口还能常见的料理就不多了,基本也就剩了两样:拉面和牛肉饭。

这两样无论从形式还是口感来说,倒是和中国的拉面、盖浇饭区别不大,就是他不太喜欢吃面条,最后也就只剩下牛肉饭了。

要是有机会吃一次的话,他一般都会多吃一些的。

快火炒过的牛肉卷肥腻恰好,浇上糯米、米曲和烧酒压榨出来的味琳提味,鲜中带甜,但又放过少许酱油,咸味又很充足,再配上煎过的脆脆洋葱丝,最后集滑、嫩、咸、甜于一体,佐以过了蒸汽、浇了浓厚肉汁的热米饭,确实很符合他的饮食口味——他是咸党,但咸甜口味也能接受,而且还特别喜欢吃肉。

他对牛肉饭感受特别,所以才吃得特别香甜,倒让佐藤千岁看着看着,又记起他“孤儿”的身份了,心底慢慢柔软起来,觉得可以找机会和妈妈撒撒娇,让她以后顺手多备一份便当,也多少让雾原秋吃得好一点——没什么关系的,自己家经济条件很好,不差那一口饭,再不行让哥哥伙食质量下降一些好了,反正他吃得最多又整天不干正事,早在家里人厌狗嫌。

她觉得没问题,吸吮着甜甜凉凉的姜丝,状若无意地说道:“你现在天天训练,消耗肯定很大,我以后……”

她准备以这个理由中午帮雾原秋带饭,顺便还想问问他除了牛肉还喜欢吃什么,但话还没说完,雾原秋手机响了。

雾原秋伸手去拿手机,眼睛望着她,示意她可以继续说,但佐藤千岁摇了摇头,示意他先接电话好了——这事说不说无所谓的,反正到时直接给他就完了。

雾原秋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多放在心上,伸手接起了电话,而电话中传来黑木健介的声音:“雾原同学,没打扰到你吧?是这样,关于高山凉子……就是昨天你提到的那位女士的案件,已经确定要重启调查了,札幌中央区地检已经发来了协助搜查通知。”

这么快吗?

雾原秋愣了愣,哪怕社会经验不太多,也知道重启旧案效率如此之高,八成是黑木健介动用了他的私人关系,顿时对他好感大增:“真是麻烦你了,黑木警部,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人家这么上心,他也不打算干看着,好歹也想出把力。

对那三个人渣,他是不介意蒙了头脸去殴打逼供的,反正三个混混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就把三个人抓住,分开轮流打,让他们感受一下“囚徒困境”,最后再核对三份口供,事情真相八成就出来了,可以让警察有的放矢地去找证据,感觉可以很大提高破案效率。

但黑木健介用不上他,直接在电话中说道:“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地方,这次我拜托了一位非常有能力的检察官出面,他那个人……行事非常特别,是检察官中的异类,会想到办法查明真相的,你不用担心什么。我只是先和你说一声,让你放心就好——雾原同学,死者一定会得到一个公道的。”

“谢谢,真是让你费心了。”雾原秋认真感谢,黑木健介这么积极主动,这么快就行动起来,确实是个好消息,免得他吃了药后总像欠了人家的钱没还,但这声感谢传到黑木健介耳中就有些刺耳了,瞬间都觉得这像种讽刺——这本就是警察该做的事,现在受害者全家都死得只剩一人了,还进了精神疗养院,他实在担不起这声谢。

他在电话中叹了口气:“不用谢的,雾原同学,这本就是警方的工作,只是当初的案子确实不好办,那天夜里刮着台风,下着大雨,没留下多少现场痕迹,也没有目击者,当时办案的刑警也很为难,搜集到的证据根本无法送检,甚至连入室搜查令都申请不到……”

黑木健介说起七八年前的旧事语气也很沉重,“有时因为法律程序和立场,警方也很无力的,请多理解吧!”

话题突然沉重起来,但雾原秋是个讲道理的人,多少能理解这种愧疚和无奈,安慰道:“无论如何,我还是该谢谢你的。”

“好了,不说这件事了。”黑木健介沉默了一会儿,把这事扔到了一边,转而说起了正事,“雾原同学,这次打电话是有一个私人请托。我有一位老朋友的女儿要从富良野转学到你们学校,能麻烦你日常照顾你一下吗?”

“这时候转到清水高校来上学吗?”雾原秋没想到是这种事,奇怪道,“是因为突然的工作变动?”就前天札幌还直升机满天乱飞,四处找凶手呢,游客都跑了个一干二净,这时候正常人不该到札幌来吧?

“那倒不是,他女儿一直在老家由亲戚照看,但那边疑似有行凶者出现了,他有些担心,又因为事业正处在关键期,需要四处奔波,就打算把女儿先送到我这里来。”

雾原秋更奇怪了,“送去东京不是更好吗?东京那边好像没出什么事。或者干脆送到福冈去,九州那边好像更安全。”

黑木健介耐心解释道:“他的产业基本全在北海道,外地没有可信赖的人,又不太放心女儿独居,那孩子……生活自理能力有点差。再说札幌这边已经平静了,相信安全上不会有太大问题,把人放在我这里,他时不时还能来看看女儿,比较方便。”

原来是这样,雾原秋懂了,估计那位父亲也挺纠结的,把女儿搁老家不太放心,送太远舍不得,不管工作又不太合适,刚好札幌没事了,还有一个值得信赖的警察好友,干脆就把女儿先搁好友这里,这样时不时他能晃到札幌来看看,也不必太担心女儿有什么闪失,可以两全其美——本来遇到危险的可能性就很小的,这样还要小心翼翼,看样子是个女儿奴,为这女儿也算操碎了心。

这对雾原秋不是什么难事,就照顾一下转学生嘛,不麻烦,而且私水清水高校也是名校,校风相当不错,他找了快半个月了也没找到可以刷天赋的混蛋,由此可见一斑——孤立之类的软性霸凌可能还是会有,但真说把同学拖到楼后毒打、按进马桶里喝水或是从天台上扔下去,这种事真没有。

他一口就答应了,笑道:“没问题,有什么事尽管让她找我,我会尽力帮忙的。”

“那真是太好了,真是多谢你了。”黑木健介诚心道谢,也算是松了口气。

那位朋友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他能走到今天还受过朋友许多帮助,双方感情绝非寻常,他也非常重视这件事,哪怕自己都觉得不会有问题,他还是要找一下雾原秋,给朋友的女儿再上一层保险。

往大处说,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有雾原秋这名“头脑聪明的格斗高手”在,总能多份安全;往小处说,雾原秋一身正气,一看就是可靠的五好少年,有他护着,朋友的女儿就算突然转学过去,本性也十分娇气蛮横,想来也不会被人太过孤立欺负。

他不愧是干警察的,想到了一切可能,办事能称得上尽心尽力,绝对是位可靠的好朋友。

事情就此说定,双方又客套了两句,通话便结束了。雾原秋看了看手机,随手搁到了一边,根本也没放在心上,接着吃他的牛肉饭。

照顾一名转学生而已,小菜一碟,连屁大的事都算不上,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