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秋今夜出门就是想找个混混弄辆摩托车,根本没当是什么大事,真就是空手出的门,现在对手突然掏出了武器,他下意识在身上一摸,结果发现身上除了钱包、手机只有两把钥匙,绑在一起都不知道够不够20CM,而对方拿的两根棍子加在一起绝对超过两米了。

这就是能打得过对方也要先挨几棍子啊,他赶紧一伸手:“先等等,我有话要说!”

青鬼姬挥了挥手中的细长黑棒,淡淡道:“这不是比赛……”

她的意思是不用提公平不公平的事儿。真要说公平,男女先天身体素质就差别巨大,刚才她也没抱怨雾原秋是个男人,先天就占了大便宜。

而且她说着话,脚下还在移动,突然一脚将照明用的空油桶踢得凌空横置,接着挥棒一压一扶,用力十分巧妙,竟然瞬间就把油桶倒扣了过来,都没有撒出多少火星。

场中光线原本就昏暗,现在失去了火光,可视程度瞬间又下降了数个等级,虽然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她那两条细长的黑色棍棒,基本也接近隐形了。

她这才继续说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

她手里拿的这两根棍子可不是圆的,是三棱的,真抡起来杀伤力绝对不低,凭借肉体根本无法轻易格挡,挨一下保证就痛得要死——如果不是雾原秋表现得那么强力,她也不想先用武器,只是依她的感觉……

空手对空手,她就算能击败雾原秋,也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大概率要两败俱伤,小概率都有可能失手被擒,所以也就只好武器对空手了,再加上夜战更需要实战经验,她这才有把握将雾原秋打到同意交出手机和所有物品。

这真是她的最后一次警告了,接下来她会全力以赴,下手绝不留情。

雾原秋则叹了口气,直接道:“我还是会说不,但先别急着动手,真要打我陪你。在此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件事……你认识武神吗?”

要真是三知代,这架就没必要再接着打了,双方好歹有一个共同的朋友,也没什么根本性的矛盾,这要再拼个头破血流,那根本没必要——切磋一下还是可以的,但这会儿都抄家伙了,明显急眼了,还是算了吧,莫名其妙挨几棍子,那太不划算了。

“武神?”青鬼姬果然一怔,连腰背都微微放松了一些。

“对,一个网络昵称是武神的人。”旁边还有很多不良,雾原秋有很多话无法直说,便委婉道,“她喜欢叫人笨蛋,名字来自一种大鸟。”

这三条加起来,只要对佐藤千岁略熟悉一些,就绝对能联想到她,而青鬼姬一时没说话,上上下下打量了雾原秋一会儿,似乎终于记起他是谁了,突然连退了数步,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雾原秋没想到她这么干脆,连忙伸手叫道:“喂,先别走啊,你到底是不是她的那位朋友……”

黑暗中没有传出任何声音,青鬼姬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就如同她来时一般。

雾原秋一时愕然,没想到对方谨慎到这地步,连开口承认都不肯,跑得飞快,但就从她这表现来说,是三知代该没错了吧?

这既意外又不意外,只是以雾原秋之前的印象,三知代是个非常讲求礼仪,看起来非常优雅的日式美少女,真没想到她还有这种业余爱好,半夜不睡觉跑来殴打不良和混混。

她到底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天生正义感太强?

他在那里思考了一下,什么也没想出来,转头望向了那些不良,叹了口气:“好了,又只剩下咱们了,咱们接着说正事。我需要一辆摩托车,你们是为正义的事业主动捐献一辆,还是我揍你们一顿,让你们交代一下过去的劣行,然后以正义之名没收一辆?”

不良们这会儿正三三两两凑成几堆坐着呢,之前青鬼姬下手很重,他们一时半会儿连逃跑都不可能。现在听了雾原秋的话,面面相觑了片刻,最后不良头目抑郁道:“我们……我们支持正义事业,你……你请挑一辆吧!”

青鬼姬他们就惹不起,雾原秋都能一拳干翻了青鬼姬,他们就更惹不起了——之前他们六七个人完好无损,都没在青鬼姬手底下支撑过一分半钟,个个痛得要死,起身都困难,现在雾原秋看起来更猛,再挨一顿打他们怕自己就直接进奔三途川而去了。

交钱买命吧,不良和混混们一向欺软怕硬,遇到非常硬的拳头时,认怂通常比普通人还要快。

既然他们同意了,雾原秋自然也就省下再动手的麻烦了,拖着不良头目就去挑车子,还问得很仔细:“这辆车平时有没有什么问题?是不是贼赃?”

“没有贼赃,都不是偷的。这辆的灯……灯不太好用,还有油封有点渗油。”

“这辆呢?”

“这辆火花塞快到换的时候了……”

他在那里挑了一会儿,以自己的眼光加上询问,最后选中了一辆七八成新的本田MC,按了按后座,觉得放病猫的小屁股该正合适,她应该能坐得很舒服,便直接骑了上去,看了看挂在车把上的头盔,觉得有点脏便直接扔了,然后拍了拍不良头目的肩膀,笑道:“多谢你们对正义事业的支持!”

“哪里的话,这是……是我们的荣幸。”

“很好,很有觉悟。”雾原秋再次重重拍了拍不良头目,“你们三吉会,我记住了……你们该不会报警申报被盗吧?”

“不会,绝对不会。”

“那就好!”雾原秋终于满意了,挂上火拧了拧油门就要走人,但调转过了车头,犹豫了一下问道,“之前青鬼姬为什么要找你们的麻烦?”

不良头目愣了愣,犹豫着说道:“我们也不知道,她一直在追问我们前年十二月份的行踪,都干了什么事,我们不肯说她就打我们,记不清了也打我们,后来听了我们做过的一些事,又很生气,接着打我们,还警告我们再做类似的事,就求上天别让她知道……”

雾原秋轻轻点了点头,觉得问不出什么东西,发动机轰了轰,留下一串尾气,直接走人了。

随后一夜无话。

…………

翌日清晨,闹钟响起了一阵柔和的音乐,佐藤千岁在被窝里翻了个身,又拱了两下子,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趴着长长伸了个懒腰,屁股撅得老高,还“嗯嗯嗯”地哼哼,活像猪猫混合体。

睡得好舒服!

她一时有点不想起床,随手摸过了手机,开机后马上就跳出了十多条消息,大多数是以前的朋友在胡乱转发一些搞笑图片,她随手就消掉了,最后目光落到了雾原秋发来的消息上。

正道的光:到底有什么事?

正道的光:腼腆又认真的狗头.jpg

佐藤千岁看了第一句话有点小生气,但往下一看,看着两腮带点红晕、憨态可掬的大狗头,不由猫眼里慢慢露出了笑意,伸指轻弹了弹,嘟了嘟小嘴,低低骂了声“笨蛋”——那阿齁是挺蠢的,和这狗倒有三分神似,他倒没选错图。

她心情突然更好了,翻身起床,穿着睡裙就跑去洗漱,回来后又换上了整洁的校服,最后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今天面色还行,但唇色还是有些苍白,犹豫了一下,取了一只粉色的润唇膏,简单涂了一下,又抿了抿嘴,再一瞧觉得自己就好看多了。

不错不错!

她将这支润唇膏装到了口袋里,拎上书包就下楼去吃早餐,而这会儿只有她老爸起床了,正坐在餐桌旁看报纸,老妈则在半开放的厨房里忙活,哥哥弟弟全不见踪影。

她和老爸打了个招呼就钻进了厨房,看着老妈煎培根,小声试探道:“妈妈,以后能不能多准备一份便当?”

昨天晚上她有点生气,也没找到机会说,现在才有机会,而佐藤英子转头看了她一眼,乐道:“你还说你们没在交往?”

佐藤千岁这会儿心情正好,搂住了她的腰,撒娇道:“是真没有,但是好朋友啊!他又没人照顾,很惨的,天天饥一顿饱一顿,吃得都没营养,我就想帮帮忙。这不是你从小就教我们的吗?对朋友要多关心,要尽心尽力,这样人生道路才能走得顺遂。”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你要给他带便当,不是该你自己做吗?”

“我们又没交往,你顺便给他做就好了,你的厨艺那么厉害,比我做的好吃一千倍。”佐藤千岁这会儿有求于人,态度好到不行,拿头拼命在老妈身上蹭,“求求了,妈妈,明天就多做一份吧,好不好?”

佐藤英子被女儿蹭得好痒,本心也乐意配合,咯咯笑道:“也不用等明天,你把那份带给他好了。”

佐藤千岁一喜,马上望向了平日里放便当盒的位置,高兴道:“你早给他准备好了?”

“没有啊,你昨晚又不说,那是你哥哥的。”

“那哥哥中午吃什么?”

“他整天游手好闲,少吃一顿没关系的。”

“说得也是!”佐藤千岁踮起脚尖,冲着老妈脸上就“MUA”了一口,转头就将一大一小两个便当盒先装进了自己的书包,殷勤道:“谢谢妈妈,我来帮你端菜。”

“阿鹤好乖!”

佐藤英子夸了一声,望着女儿纤细的背影,面露笑容。

傻孩子啊,没谁会那么对朋友的,你要嘴硬到什么时候?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