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金院丽华初登场就把私立清水高校一年级七班的全体学生震住了,毕竟她是如此的趾高气扬,又精致得像一个卷发洋娃娃,还用着慢悠悠的大小姐式丁宁语,手里还拿着一把稀奇古怪的小扇子,气场相当强劲,猛一瞧确实挺唬人的。

监督教师松村唯也被震住了,她虽从业时间不久,但也接收过几个转学生,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转学生要求全体同学“和我好好相处”的——这是何等霸气的自我介绍啊,正常转学生都该说“我会好好和大家相处”,或是“我会积极融入大家”之类的话吧!

教室内一时寂静,暂时没人热烈欢迎新同学,但犬金院丽华也不在意,傲慢地扫了一眼教室,接着又问道:“雾原在不在?”

全班同学的目光瞬间就投到了教室后方的雾原秋身上,没想到这卷发大小姐竟然和他认识,差点让他当场裂开。犬金院丽华顺着众人的目光也看到雾原秋了,顿时吃了一惊,“唰”的一声打开了七折鎏金骨扇遮掩住了半张小脸:“怎么是你?你就是黑木叔叔给我找的保镖?”

她对雾原秋有印象,这不就是昨天那个在天台上被女生拿竹竿一直抽打的家伙吗?他能当保镖?是不是搞错了?

全班学生的目光瞬间又挪回到了她身上,接着又挪到了雾原秋身上,眼中的好奇浓得都要溢出来了——大小姐和保镖?这是什么情况?

雾原秋给她气得尴尬癌都要犯了,没好气道:“我只是答应你黑木叔叔在学校多照顾你一下,不是你的保镖。”

“但黑木叔叔不是这么说的!”

雾原秋无语了,我特么的怎么知道你们私下沟通了些什么。

松村唯也受不了了,转校生站在讲台上聊天这也太嚣张了,赶紧伸手一指道:“好了,犬金院同学,你到那儿坐吧……雾原同学,你和冈田同学交换一下座位吧?你和犬金院同学是熟人,暂时挨着她坐,帮她熟悉一下班里的情况。”

熟人个屁!雾原秋一肚子MMP,有点想反对但一时找不到反对的理由,只能起身和冈田直换座位,而犬金院丽华也不太开心,转头向老师问道:“我不能坐中间吗?”

她在久木市上了那么久的学,一向是坐在教室正中间的,不管别人怎么换座位,她都不会动,怎么到札幌来给打发到教室最后面去坐了。

她觉得有点受到了侮辱,松村唯头皮更发麻了,连忙道:“暂时先坐那里,很快就会重新抽签换座位了。”

犬金院丽华有些不满,但身为上等人,她也不会轻易和庶民起争执,那有失身份,随意点了点头就径直到后面坐下了,准备回头让老爹找学校投诉一下——要不是她老爹昨天哄了她一天,她才不会到这里来上学,早回久木市了。

反正她总觉得这学校有点问题,非常配不上她。

全班同学都窃窃私语起来,都觉得班里来了个怪人,有几个女生看着犬金院丽华还隐隐透着点敌意,而松村唯的工作也完成了,转身就要走,但要出门了想起一事,向雾原秋一招手:“对了,雾原同学,请和我来一下。”

雾原秋无奈起身,跟着松村唯到了走廊,也不等她说话,抢先声明道:“松村老师,我其实和犬金院同学也不熟。”

“不是关于犬金院同学的事。”松村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是学校的事务老师,本身是不教课的,外加刚开学不久,日常和雾原秋接触倒不多,这会儿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关心地问道,“我听原尚同学说,最近你身体一直不舒服,有没有什么大碍?”

“原尚同学是……”雾原秋一时没记起这是哪位。

“就是班里的保健委员,原尚江同学。”

原来那眼镜妹叫原尚江,雾原秋终于把人对起来了,连忙道:“没什么大碍,就是肠胃有些不舒服。”

“去医院检查过了吗?上周你好像都没怎么上课……”

“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谁上学还没忽悠过几次老师,雾原秋操作很熟练,“医生说是压力过大造成的。”

“压力过大吗?”松村唯若有所思,她身为对七班负责的监督教师,对班里学生都有个起码的了解,雾原秋是“孤儿”且独自生活的事自然清楚,还印象很深刻——她班里就雾原秋一个免费生,其余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毕竟私水清水高校收费贵的要死,一般人家的孩子也上不起,就像原尚江一样,原尚家就有家小医院,身家相当不菲。

她瞬间就展开了大量联想,猜测雾原秋生活一定很困难,搞不好晚上要打工到很晚,所以白天才会那么困,动不动就趴在课桌上睡死过去了,甚至时不时就要躲到哪里去躺下好好休息——这世上从没有真正的傻瓜,雾原秋差不多旷课了一周,她早去保健室问过了,雾原秋根本没去过。

但她没有拆穿雾原秋的谎言,也不打算追究他躲哪里睡觉去了,只是关切地说道:“好吧,雾原同学,身体没事就好,要是实在有什么困难,要及时告诉老师,虽然老师能力不大,但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还有,你要注意自己的成绩,你的成绩下降很厉害的话,助学金和奖学奖全部都会被取消,那样反而更麻烦,要小心。”

她的话语和神态都很温柔,雾原秋看着听着不由自主就心生好感,乖乖点头道:“我知道了,松村老师。”

“无论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老师商量哦,给我发邮件也可以。”

松村唯不放心地又补了一句,一瞬间什么《生徒诸君》《麻辣鲜师》《高校生餐厅》之类的王道教师剧全在脑子里过了一遍,随时准备和雾原秋这“无助又倔强的少年”发生一段可歌可泣的师生情。

她甚至脑补了一个名场面:雾原秋在瓢泼大雨中拉着货车前行,举步维艰,她丢掉雨伞猛然冲了上去,努力帮他在后面推车,完全不顾自己浑身湿透。雾原秋身上一轻,回首一望,两眼含泪,感动地叫了一声“老师”,然后忍不住喃喃忏悔现在撒谎的事,而她则会心一笑,轻声说一句“不要紧,雾原同学,我们一起加油吧!”

老师当到这份上才算是值了,才算值得欣慰——她想着想着,自己都有些感动了。

雾原秋完全不知道这位老师脑子里已经在给自己强行加戏了,他狗屁的困难都没有,想商量都没法商量。

他只是继续乖巧点头:“好的,松村老师,有困难我会和你商量的。”

“那快回去吧!”

“好。”

雾原秋又应了一声,转身回教室了,真心觉得这位监督老师虽然不太管事儿,人倒是真不错,但他没走两步,又看到犬金院丽华了,她正傲慢地坐在座位上,靠坐在教室最后面的优势,肆无忌惮地看来看去。

刚才还觉得没有困难,现在看看,困难还是有的,这就是个狗屁的困难。雾原秋一边吐槽着一边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随手扯过一张纸,写下了自己的邮件地址,直接递给了她:“要是在学校遇到什么困难,给我发邮件。”

犬金院丽华皱眉看着纸条,抬着小下巴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发邮件,你不是该一直跟在我身边吗?”

老子又不欠你的!你还真要拿我当下人使唤?

雾原秋只是答应给黑木健介帮个忙,毕竟人家那么积极主动地帮他翻以前的老案子,也算替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他得还这份人情,但可不是卖了身真去当什么见了鬼的保镖。

这种事尽上力就好,能保证这洋娃娃别在学校给人按进马桶里就不错了,别的他也管不了。

“要不要找我随便你。”他把纸条往犬金院丽华课桌上一丢,起身奔后门去了,准备去天台训练。

犬金院丽华看着他走了两步,奇怪问道:“你要去哪里?”

“肚子痛,去保健室。”

雾原秋说着话人就没影了,犬金院丽华摆弄了一下手里的小折扇,又有些嫌弃地拎起了那张纸条看了看,超级不开心。

黑木叔叔这是挑了一个什么保镖,服务态度一点不好,还是个病鬼!

庶民就是庶民,一点也指望不上!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