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一切照旧,两个人在教室打了个逛,继续溜到天台为未来有可能的激烈战斗做准备,除了中午佐藤千岁盖着小毯子睡了一觉,和昨天没什么太大区别。

于是,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放学时间,两个人又一起搭上了电车。

“就是普通朋友上门做客,你不要胡思乱想,不要过度紧张,多吃多笑少说话,离我妈妈远一点,应付过这一晚就没事了。”佐藤千岁有些焦躁地叮嘱道,“六点半左右到我家,不要太早也不要太晚,知道了吗?”

雾原秋郁闷道:“知道了,你今天说过七次了。”

“穿校服去就可以,不失礼……最好熨一下,你有熨斗吗?我今天该给你带一个的。还有,皮鞋也要好好擦一擦,擦得亮一些,我妈妈那个人很在乎细节。”

“洗衣店有投币熨斗,鞋我也会擦。你放心,不会给你丢脸的。”

佐藤千岁不高兴道:“我又不是怕丢脸。”

“那你在怕什么?这么唠唠叨叨的。”雾原秋也有些受不了了,白天就不提了,上了电车后这病猫更加碎嘴子,显得非常坐立不安,不管事情大小,全要揪出来说一遍,好像这件事处理不好世界就会毁灭一样。

雾原秋真的思维混乱了,不就是登门吃顿饭,拍着手唱首生日歌的事儿吗?又不是真交往见家长,有什么可紧张的?

就是真交往真见家长,也不需要装模作样吧?平时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呗!

你都敢拿着美工刀捅怪物,还怕这点小事?

佐藤千岁答不上来了,虽然只是去应付一下她父母,让她爸爸妈妈放放心,能觉得雾原秋是个好人就行了,细节不用太重视,但……她还是希望雾原秋能在她家人面前留个好印象。

这种小心思她表达不出来,也不好意思表达,憋了一会儿,气道:“随便你吧!”

雾原秋觉得古怪起来,想了一会儿,终于没傻到家,有点品出味道来了,不由试探道:“你是不是希望我在你父母面前留个好印象?”

佐藤千岁怔了一下,本能反驳道:“我没这么想!我就是怕你应付不好,害我以后被关起来。”接着她犹豫了一下,又有点想补一句“你要非这么想我也没办法,那就争取一个好印象吧”,但话到了嘴边,又觉得说了好像不太合适,容易引起误会,缺乏少女的矜持。

而雾原秋彻底糊涂了,这是猜错了?她不是这个意思?

但原计划没变,他就不需要多担心什么了,无所谓道:“只是应付一下不用这么紧张,你放宽心,不会有事的,别再说起来没完没了,我这么大的人了,知道该怎么做,你别整天那么多事。”

他觉得这种事考个60分就行,及格万岁,多讨论几句都多余,马上换了个话题,“今晚我们还要去富良野吗?要去的话,我直接把摩托车骑过去。”

佐藤千岁坐在那里,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圆头皮鞋,觉得胸口堵得慌——现在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吗?你都要见我父母了,怎么一点也不紧张?还是大大咧咧的阿齁样子,是不是心里根本就没重视过我?

她连头也没抬,气道:“我不知道,你又不需要我多事,你自己拿主意吧!”

“你怎么又生气了?”

“我没生气。”

雾原秋斜了她一眼,想不明白她又在犯什么病,只能自己分析道:“我六点半过去,庆祝生日加吃饭闲聊,怎么也要到九点吧?我九点多就可以走了,你九点半能回卧室躲起来吗?”

“我不知道。”佐藤千岁还是在看她的小皮鞋,越想越气,越气越想。

雾原秋觉得她又在耍女生小脾气,心里也不痛快起来,直接点头道:“那今晚就不带你了,我自己去。”

“好,你自己去吧,我早知道你想扔下我了,不用找那么多理由。”佐藤千岁低着头回了一句,丝毫犹豫也没有。

但雾原秋听着有点不太对劲了,感觉佐藤千岁说话微微有些鼻音,连忙弯腰低头瞧了瞧她的小脸,而佐藤千岁飞快抬手抹了抹眼睛,板着张小脸,根本懒得搭理他——这该死的阿齁没脑子,人话都听不懂,和他聊一次天就要减寿一年,好后悔认识了他。

雾原秋更加摸不着头脑了,这……屁大点事,你怎么就红眼圈了呢?

要不要这么夸张?

我到底干什么了?

其实他刚才就是说说气话,一个专心赶路警惕四周,一个窃听警方情报负责分析,遇事集思广益一下,这么行动其实最有效率,更何况还有约定在先,他也没打算把佐藤千岁扔在札幌,正等着她气急败坏说不行呢,没想到她竟然觉得像是受了大委屈一样。

这至于吗?

但理解不了归理解不了,女生性格难以捉摸这一点他还是懂的,也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他以前还从没有应付过会哭的女孩子,不由自主就让了一步,犹豫道:“我想了想,离了你好像不行,还是一起去吧,就是这时间方面……”

佐藤千岁本来很气的,但听了“离了你好像不行”这半句话,心情突然又有点好起来了——这阿齁,整天说这种让人难为情的话,真是讨人厌!

她心情好了就开始讲道理了,吸了吸鼻子,小声道:“今天的客人不只是请了你,这也是一次小型烤肉聚会,我父母和朋友可能会在院子里聊到很晚,就算九点半我能回房间休息,你也没机会进来接我,我自己偷溜出去被发现的风险又太大,毕竟家里人太多了,所以……今晚你自己去吧,但还是以熟悉地形为主,就算发现了什么也不要急着动手,不然万一出点事没人接应你就不妙了。”

顿了顿,她又歪着头补充道,“你要非想逞强,以后就别指望我再管你。”

你是很怕我出事吧?

雾原秋听着听着,心底也柔软起来,不由自主也放低了声音:“其实也不差这一晚,昨晚我看警察布防十分周密,正是最紧张的时候,今晚去了除了继续熟悉地形估计也没什么事,那不如今晚就不去了,算是遇到突发情况耽搁了一天,明天再继续搜捕好了。”

佐藤千岁还是在看她的小皮鞋,半点没有抬头的打算,哼哼道:“那因为我耽搁了宝贵的一天,你不心痛吗?”

“那个……不心痛,我们是伙伴,本就该共进退的。”雾原秋其实觉得有点心痛的,但不好意思直说。

“对,我们是伙伴。”佐藤千岁倒是挺满意他的回答,声音更轻了。

两人之间突然安静下来,都没再说什么,但气氛倒不尴尬,反而令人觉得这么静静坐在一起也挺享受的,可惜电车不乐意了,完全看不得这种事,两个人之间没安静了片刻提示音就响了,雾原秋到站了。

他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了。”

“六点半去我家。”佐藤千岁也没起身送他,只是再次叮嘱道,“你不要太紧张,就是正常去做客。”

雾原秋真想吐槽一句“这是第八次了”、“紧张的是你好不好”,但他拼命忍了忍,硬忍住了,只是点了点头,无奈道:“我知道了。”

“那快走吧!”

“好!”

雾原秋去了车门口,等车门一开就要下车,但才迈出了一条腿,佐藤千岁突然叫住了他,欲言又止,止又欲言,最后歪头道:“阿齁,谢谢你。”

这是在谢什么?有什么可谢的?你又不生气了?为什么你说话总是没头没尾?你的逻辑性呢?雾原秋还没琢磨明白人已经下车了,再看向佐藤千岁,只见她隔着车窗在轻挥小手,动作有点像招财猫,好像一切又恢复正常了。

紧接着电车门合上,电车再次启动,缓缓加速了一下,顺着轨道“嗖”的一声就走了,而雾原秋等电车走没了影才转身离开,还是一脑袋浆糊——网上都说女生的心思不可捉摸,但真没想到难到这种程度,完全理解不了啊,真就是外星人。

这病猫越来越怪了。

…………

下午六点二十五分,雾原秋带着礼物敲响了佐藤家的大门。挺气派的一个大门,实木打造还镶着铜饰,看起来低调又有古韵,不愧是北海道拓殖期间就被发配过来的反政府分子,这近八十年的时间也真算没白忙活,家业倒是攒得相当丰厚。

门内很快传来了脚步声,佐藤千岁好像早就在等着他了,很快给他打开了门,侧身请他进去,顺便偷偷观察他的形象。

雾原秋无奈道:“我洗过澡,熨了衣服,擦了皮鞋,连头发都梳过了,你还有哪里不满意?”虽然搞不清病猫为什么紧张,但她明显很重视他这次登门,他也确实尽心尽力了,病猫要是再不满意,他也没办法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佐藤千岁不敢看他,也少有的没还嘴,只是轻声哼哼道:“我只是提了建议,是你自己要做的。”

老子活该!雾原秋不想理她了,径直往屋里去,顺便瞧瞧佐藤家的前院——佐藤家他是来过好多次了,但这前院还真没见过,平时他都是从侧后方爬进来的。

而走了没几步,佐藤千岁又不太放心了,再次小声叮嘱道:“少和我妈妈说话,过会儿装得腼腆一些。总之就是多吃多笑少说话,这是基本原则……多吃是指适量多吃,别在我们家弄得像饿死鬼投胎一样,吃个五六成饱就行了。”

“我知道怎么到别人家里做客,你别叨叨了!”

“你……”佐藤千岁气得正想打他一下,但手抬起来却没下手,反而赶紧离他远了一点,小声提醒道,“我妈来了,记得我说过的话!”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