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秋其实对佐藤英子有点了解,毕竟日常没少听佐藤千岁抱怨她妈妈,知道她性格捉狭,喜欢开玩笑,已经做好头皮发麻的准备,但出乎他的意料,佐藤英子在玄关迎上他,表现得端庄又亲切,丝毫没有捉弄他的意思,只大概看了他一眼,就微微鞠躬道:“是雾原君吧,一直以来,阿鹤承蒙你照顾了。”

雾原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也不敢怠慢,这起码也是好朋友的母亲,该有的礼貌必须有,马上低头还礼:“哪里的话,佐藤夫人,是我一直给佐藤同学添麻烦了。”

佐藤英子直起身,递了鞋拔子过来,面露微笑道:“雾原君真会说客气话,阿鹤我了解,她才是真的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孩子。好了,快请进吧,聚会在后院。”

“谢谢,那打扰了。”

雾原秋说着客套话,脱鞋入室,而佐藤千岁在一边有点迷糊了,觉得这展开好像不太对——十分钟前,她妈妈还在厨房杀气腾腾表示已经准备好了九九八十一道难题,要仔细鉴定雾原秋的人品,起码也要让这臭小子脱掉一层皮,简直磨刀霍霍,把她吓了个半死,怎么这么快态度就变了?

她也不知道老妈这是唱的哪一出,跟着老妈和雾原秋穿过客厅、走廊,同时听着老妈和雾原秋闲聊,发现这方面也很正常,甚至能说一声体贴——她老妈知道雾原秋是“孤儿”,所有话题都围绕在学校生活、兴趣爱好方面,别的连问都没问一声。

雾原秋也表现得不错,说话温声细语,没特意表现自己,也没紧张到畏畏缩缩,一切都很正常。

很快,他们一行三人就到了后院的环廊,佐藤英子又取了木屐让雾原秋换上,然后就笑眯眯请他随意,自己要去忙别的了。

雾原秋再次行礼,目送她离开后,转头向佐藤千岁笑道:“你整天就会自己吓自己,这不是没什么事吗?”

佐藤千岁淡眉皱在一起,也有点反应过来了,自己好像被老妈耍了。

想想也是,雾原秋是她正经请来的客人,以她妈妈的修养和风度,怎么可能第一次见面就刁难客人或是开客人的玩笑,还要捎上自己的女儿,那简直是丢全家的脸,反而这种表现才正常,完全情理之中。

之前是自己关心则乱,生怕她搞事,忘了她也是有两张脸了——她妈妈在家里横行霸道,上怼老公下捶儿子,没事就气气女儿,恨不能在家里掀起腥风血雨,一刻都闲不住,但在外面风评却是极好,都说她温柔沉静,知书达理,是个大和抚子一样的优秀主妇。

这就是成年人吗?突然感觉好可怕!

佐藤千岁突然刷新对她老妈的认知了,而雾原秋则在好奇打量生日聚会的现场——BBQ式的聚会,两个烤炉台已经烧起来了,周围则是随意摆放的桌椅,而且现场已经有不少人了,几个男人在围着烤炉台讨论着什么,几名女士则喝着饮料在闲聊,还有一群小孩子在嬉闹,感觉像是邻居朋友拖家带口聚一聚,氛围很自由很轻松。

他大概看了看,问道:“哪个是你弟弟?”

佐藤千岁伸手一指:“那个胖得像是小狗熊一样的家伙就是。”

“他叫什么名字?”

“佐藤九椿。”

“你哥哥呢?他叫什么名字?”

佐藤千岁左右看了看:“我哥哥叫佐藤有坂,还没回来。”

雾原秋了解点头,大概弄懂佐藤家的取名规则了。

“坂”有个意思就是“龟壳”,这是长寿的象征;千岁是代指的鹤鸣,鹤也是长寿的象征;椿大概是指的椿树,松柏椿也是长寿的象征——看样子佐藤家很希望所有孩子都能健康长寿,名全是围着这些“吉物”起的。

当然,估计别的寓意也有一些,比如“坂”还有坚固之意,很适合长子;“鹤鸣”有时也会代指悠长、响亮,而“椿”字同样能引申出“初生”、“朝气蓬勃”之意,最适合幼子。

可以,也是家文化人啊,倒不是只懂打打杀杀!

雾原秋在那里瞎想着,又望向了成年男性那一个圈子,辨认了一下:“那位就是你父亲吧?”

佐藤千岁的老爸他见过,当初把他堵在佐藤千岁的房间里进退不得,逼得他不得不钻了床底,印象还是挺深刻的,而佐藤千岁看了一眼,点了点头,确认没错,但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要过去打个招呼吗?”

她有点怕雾原秋介意,她平时就很烦向长辈打招呼,而雾原秋挺适应这种事的,他以前就生活在一个大家族中,叔伯姨舅一大堆,这种事早习惯了,直接点头道:“当然要打个招呼,问候一下。”

佐藤千岁垂下了眼睑,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觉得这阿齁今天表现倒是真不错,很尊重她的家人,心里莫名有点小开心,连忙带着他过去了,向老爸说道:“爸,我……朋友到了。”

佐藤一堂转过身来,看了看雾原秋,轻轻点头致意:“是雾原同学吗?”

雾原秋也近距离打量了一下佐藤千岁的老爸,发现他身材相当魁梧,一看就是力量很惊人的那种纯爷们,放游戏里直接能冒充野蛮人战士,但表情相当严肃,有种一丝不苟的味道,和妻子性格差别好像很大。

他大概看了一眼后,也点头回礼:“是我,多有打扰了,佐藤先生。”

“欢迎。”佐藤一堂说话很简洁,但迟疑着伸手拍了拍雾原秋肩膀,而雾原秋最近被佐藤千岁拿竹竿抽习惯了,外加佐藤一堂又像只大黑熊一样挺有压迫感,本能就要塌肩卸力,不过立刻反应过来,任由对方拍实了——痛倒是不痛,力道真不小,不愧是知名武道家,身体锻炼得相当不错。

佐藤一堂拍完了见雾原秋没什么反应,表情倒是突然和缓下来,又邀请道:“要不要一起烤肉?今天准备了两根小牛腿,还有肋排,都是80天的小牛。”

雾原秋今天就是来被人“参观”的,帮病猫解除麻烦嘛,只当佐藤一堂要多观察他一下,自然不会拒绝,马上挽了挽袖子,笑道:“好,我也来帮帮忙。”

正经做饭他是不会的,但打打下手自觉该没什么问题。

佐藤一堂马上给他让出了一个地方,转头又向佐藤千岁说道:“你怕呛,去帮你妈妈吧!”

佐藤千岁确实闻不了烟味,只是把雾原秋自己放在这里又有些不放心,但雾原秋冲她笑了笑,表示没关系,她这才犹犹豫豫地走了。

雾原秋也不管她,就专心帮忙烤肉烤蔬菜,倒是佐藤一堂时不时和他闲聊两句,但也没聊什么正经事,话题更没涉及到佐藤千岁,就好像他只是普通来参加聚会的一员,真就是女儿单纯的一个同学好友。

周围也没人太关心雾原秋是谁,甚至不少人以为他是佐藤有坂的朋友,而雾原秋也渐渐品出味道了,佐藤家根本不想提女儿疑似交往的事,除了自家人谁都没说,保密工作做得不错。

也算是情理之中吧,担心归担心,不干涉归不干涉,但也不会把女儿的私事宣扬到人尽皆知的地步,除非哪天两个人成年正式交往或订婚了,或许才会告知亲朋好友——对女儿的一种保护吧,可以理解。

雾原秋彻底放下心来,就当真来混一顿饭吃了,而这次聚会倒也不全是为了他,左邻右舍来了不少人,大概佐藤家也是借此机会和邻居们聚聚,联络一下感情。

很快佐藤一堂就顾不上他了,倒是佐藤千岁实在不放心,又找了过来,偷偷把他领走了。

雾原秋端着一盘自己烤的牛肉,冲佐藤千岁低笑道:“还紧张吗?我早说过没事了。”

佐藤千岁这会儿也放心了,哼哼道:“本来我就觉得不会有事,只是以防万一。你要知道,阿齁,小心一万次也不嫌多,不小心一次就够了,我这叫谨慎。”

“我看你才是阿齁。”雾原秋把盘子递给她,“要尝尝我烤的牛肉吗?”

“不尝,看起来颜色就不好,是不是没烤熟?”

“牛肉烤熟了还有什么意思?”

雾原秋见她不感兴趣,也知道她不爱吃肉,直接叉起来往自己嘴里塞去,发现确实不太好吃,但大话都说完了,也只能忍了,装成味道很不错的样子硬嚼了嚼吞了下去。

佐藤千岁拿了一杯果汁给他,无语道:“不好吃就别吃了,你想噎死自己吗?”

雾原秋看了看盘子里的肉,随手搁一边去了,接过了果汁开始喝,但刚喝了两口,眼前一亮,赶紧捅了捅佐藤千岁:“是三知代同学。”

佐藤千岁看一眼,毫不奇怪道:“她来有什么稀奇,我爸肯定邀请南叔和平子妈妈了,不然下次他就不好意思过去混吃混喝。”

佐藤家和南家可是世交,她和三知代的祖父是一起被发配到北海道的师兄弟,关系绝非寻常,但他说完了,马上警惕起来:“你看到她这么兴奋做什么?”

雾原秋无语了片刻,气道:“你们就算关系不好,我还不能提她吗?我看见了当然要说一声。”

“你就是喜欢她吧?”

“你别胡说,我可从没有这么说过!”

雾原秋可不敢承认,再说他当初只是说过喜欢三知代这种类型,可没特指三知代,而他们在这里远远的对三知代指指点点,三知代似乎感应到了他们的视线,突然转头望来,正对上雾原秋的视线。

雾原秋微微尴尬,犹豫是不是该打个招呼,而三知代倒是干脆,直直就冲着这边走来了,眼睛就盯着他,目光十分锐利。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