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同学,晚上好。”三知代虽然目光锐利如刀,但走近了还是很有礼貌,微微鞠躬行礼,黑色的长发如同缎带一般在灯光下闪着光泽。

雾原秋连忙还礼:“晚上好,三知代同学。”

佐藤千岁还是很敏感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狐疑地转了一圈,马上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了自己却不知道,立刻踏前一步,警惕问道:“小代,你有什么事?”

三知代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我想和雾原同学单独说几句话。”

“不行!”佐藤千岁本能就拒绝了。

三知代微微歪了头看她,奇怪问道:“你们真在交往?”

佐藤千岁呆了呆,一瞬间耳朵都有点泛红了,连忙摇手道:“那倒没有。”

“那我找雾原同学,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替他拒绝?”三知代表情更奇怪了,“阿鹤,你还是这么爱替别人做主?”

佐藤千岁一时无言以对,但她马上一挺胸,毫不客气道:“我们是朋友,互相之间没有秘密,你要非想说,就当着我们两个人的面说好了。”

她说完了,还转头征求雾原秋的支持,“阿……雾原,你说对不对?”

雾原秋无辜的眨了眨眼,他能猜到三知代来找他是因为什么,理论上他确实该私下和三知代谈一谈,声明一下自己做人有原则、懂分寸、知轻重,不会随便泄露别人的秘密,她无需担心什么,但病猫和三知代关系又不好,这时候扔下她去和三知代私聊,她一定会被活活气死吧?

这怎么办?

他缺乏应对这种事的经验,再说佐藤千岁说得也不对,他也有一大堆秘密说不出口,怎么敢支持“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秘密”这种话,万一哪天佐藤千岁拿这句话再来怼他可就全完了。

他在那里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令佐藤千岁小脸上的狐疑之色更重了——真有秘密?他和小代应该根本不熟的,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阿齁为美色所迷,背着我去找过小代?

她追问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雾原秋无奈道:“三知代同学找我,大概是涉及到她的一些私事,所以我觉得……”

“你为什么会知道她的私事?”

“这个……我说碰巧看到的,你信吗?”

“你当我是傻瓜吗?”佐藤千岁怒了,小拳头都硬了——小代是个宅女,她除了上学以外都不太出门的,到他们家来玩就是极限了,你这笨蛋上哪去找她碰巧?

你肯定去她家了,还是背着我去的!

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三知代左右看着他俩,似乎觉得这场面很有趣:“阿鹤,你是很希望雾原同学讨厌你吗?连他和别人说句话你都要蛮横干涉……你真拿他当朋友在看待?”

佐藤千岁愣了愣,有些想还一句“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但迟疑了一下并没有说出口,毕竟理由再多,她也只是雾原秋的朋友,还不是女朋友,就算心里觉得很不舒服,也无法太过干涉,不然确实有可能引起雾原秋的反感——要是女朋友,雾原秋敢和三知代勾勾搭搭,她现在已经开始剥雾原秋的皮了!

她本身也有她的骄傲,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过度紧张了——要不是三知代她未必会这么紧张,换个普通女生她可能都不会放在心下——她也懒得再多说什么,直接把事情交给雾原秋来决定,冲他一抬小下巴:“好吧,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可以暂时离开。”

如果这小子坚持要我留下,今晚就亲自给他做便当,明天好好犒劳一下他。

雾原秋确实想和三知代单独说几句话,和黑长直无关,就是单纯想帮“青鬼姬”保守秘密。他对青鬼姬和三知代印象都不坏,不太想因为自己大嘴巴给她惹出麻烦,不然他昨天就已经告诉佐藤千岁真相了——想不到吧,病猫,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塑料青梅朋友就是青鬼姬,赏金有200万円呢!

当然,他知道自己答应了三知代,佐藤千岁肯定会超级生气,但这不是没办法嘛,只能以后再从别的地方服个软了。

他干咳了一声:“你不用离开,在这里吃点东西,我和三知代同学换个地方说话……就说几句。”

佐藤千岁听了前半句还挺高兴,听完后半句脸上就没什么表情了——可以,阿齁,白对你那么好了,你给我等着!

她转身直接走了,看样子干脆要离开后院,真的气到了。

三知代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朝旁边一指:“雾原同学,这里太吵了,我们去那边聊吧!”

“好。”雾原秋也在望着佐藤千岁的背影,心里颇为无奈。

明明就是几句话的事,硬是给她搞得复杂无比,要是上来就直接同意,现在早就说完了吧?

朋友之间也是有秘密的,也不能事事依着你。

…………

就像佐藤千岁对南家非常熟悉一样,三知代对佐藤家也了如指掌,很快把他带到了两个秋千旁,而隔了几棵大树,聚会现场的笑闹声确实小了不少。

三知代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轻轻拢了拢裙摆坐到了秋千上,望了雾原秋一眼,微笑道:“不用担心阿鹤在生气,也不用担心事后该怎么向她解释。”说着话她指了指斜上方的一扇窗,“用不了五十秒她就会到达那里,然后躲在那里偷听咱们说什么。”

雾原秋抬头望了望那扇窗,有些不太信病猫会做这么LOW的事,但还是奇怪问道:“那你还要选这里?”

“我不在乎阿鹤知道我是不是什么青鬼,她不喜欢我但也不会出卖我,毕竟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有些事是绝对不会干的,甚至你想告诉别人,她都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你,所以我并不担心什么。”三知代说着话挽了挽耳侧的头发,显得淑雅又安静,完全看不出她一脚能踢碎普通人的肝,“但还是要谢谢你愿意帮我保守秘密,你人很好。”

原来不是为了保密的事吗?

雾原秋更奇怪了,不由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特意找我?”

“是有别的事。”三知代转头看向他,眼睛明亮如星,“我想知道阿鹤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你能诚实告诉我吗?”

雾原秋瞬间警惕了起来,皱眉道:“这话什么意思?”

三知代慢慢荡着秋千,轻声道:“我不知道阿鹤有没有和你说过,我们生日只差了一天,从小就待在一个摇篮里,又从小一起长大,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和亲姐妹差不多,所以我十分了解她,她不是那种随便就会和男生凑在一起的女孩子,哪怕现在你们看起来相处得不错,但最初一定有个原因才让她找上了你——她一定看中了你某样东西,很想拿到手,是不是这样?”

雾原秋一时没说话,没想到三知代竟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和佐藤千岁之前对她的描述不符——她不是该是个脑袋一根筋的傻瓜吗?怎么感觉挺聪明的?

他不太想承认,但也不想撒谎,含糊道:“也许吧!”

“那就是有了。”

“这和你无关,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

三知代点点头,停下秋千站了起来,把手向雾原秋一伸:“无论那是什么,请把那东西给我吧!”

雾原秋看了看她的手,再看看她,终于感觉有点像了——佐藤千岁有好几次叫她“无耻的强盗”,现在她确实有点强盗的样儿,问人要东西这么理直气壮吗?

他忍不住笑了,低声道:“你是打算抢劫我?那你可挑错人了……”

他是喜欢黑长直不假,但那只是XP,要是觉得他软弱可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对好人更好,比王八蛋更王八蛋,这一直是他的行事风格,三知代要想耍横,他绝对乐意奉陪到底。

但三知代没有那个意思,伸着手继续说道:“阿鹤应该是以教授你技法为条件,想从你那里换取某件东西。那既然她可以,我也可以。”

雾原秋不在乎,笑道:“她教得挺好的。”

“不。”三知代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认真说道,“通常我们都会说知行合一,但放在格斗技法上,行才是知之始。阿鹤可能对练法一清二楚,对打法也颇为了解,但她永远也无法做到亲身实践,她永远也不会有切身体会,永远也无法真真正正走一次武道之路,永远也无法得到‘真知’,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书上看来的,从别人口中听来的,并不属于她。”

“我和她不一样,我自幼苦练,从无一日停歇,别人吃过的苦头我都吃过,我知道哪里有弯路,我知道哪里会痛苦,我知道受伤是什么滋味,我知道该怎么更进一步——她只能照搬前人的技法,而我已经可以改良前人的技法。”

三知代说着话抬头望了一眼斜上方的窗户,眼睛闪闪发光,“就是她当面,也要承认我比她强得多。”

“所以,请把那东西给我,以后我来教你。”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