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君,请路上注意安全。阿鹤,送送雾原君,帮雾原秋找辆出租车。”

佐藤九椿的生日聚会很热闹,佐藤夫妇也很热情,就算雾原秋要走了,也礼仪周全,两个人一起相送到玄送,还特意安排女儿帮着付一下出租车费——雾原秋告辞的时间比预期晚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电车停运了。

雾原秋当然不需要,连忙客气道:“不必麻烦了,佐藤先生、佐藤夫人,我自己走回去就可以。”

“佐藤家不能这么怠慢客人,我们还希望以后你能多多照顾阿鹤呢!”佐藤英子笑眯眯看了女儿一眼,轻轻弯腰鞠躬,“再说,这也是我的错,硬是拉着雾原君多说了会儿话,错过了末班车的时间,雾原君就不要推辞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雾原秋只能欠了欠身接受,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他再次向佐藤一堂点头致意,转身就走了,而佐藤千岁面带微笑跟在他身边。

两个人离开后,佐藤英子转头向老公问道:“感觉怎么样?”

佐藤一堂淡淡道:“很好。”

他对雾原秋挺直的腰板印象很深刻,一看就是核心肌群相当发达——核心肌群发达的人行走站立间都和普通人有点区别的,自然而然就透着一股子自信又昂扬的气势,雾原秋就有这种气势,非常男子汉。

通常这种人都非常自律,或者内心有着自己的某种坚持,佐藤一堂就欣赏这种人,感觉比自己大儿子要强不少,不太反对二女儿和他日常在一起。

当然,他也很重视妻子的意见,简洁答完后马上反问道:“你呢?”

佐藤英子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也觉得不错,性格很温柔,我问起过多次雾岛市特殊养护院的事,他从头到尾只说了好的地方,没有半点抱怨,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也是个可以宽容待人的人。如果阿鹤对他好,我觉得他会对阿鹤更好。”

“阿鹤还没有和他交往。”佐藤一堂只是话少,但心明眼亮,能看出女儿和雾原秋还不是情侣。

“嗯,但阿鹤喜欢他。”佐藤英子若有所思,知道两个人之间肯定发生过特别的事,可惜女儿一直不肯告诉她,这令她有些苦恼,“她长大了啊……”

他们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提雾原秋的人品问题,那不需要,他们在社会上历练很久了,人品好坏有时搭上眼一看就能看个八九不离十,雾原秋不是坏人,没说几句话他们就已经肯定了。

佐藤一堂转身准备回后院,那里还有很多朋友没走,他还要回去接着招待,嘴里说道:“余下的事,有机会你和阿鹤单独说吧!”

佐藤英子点点头。

女儿长大了总会遇到感情问题的,对这一点她有心理准备,也从没想过干涉,无论成或是不成,这总是人生中一份宝贵的体验,是未来回首人生时最璀璨的珍珠,但有些事还需要提醒女儿一下,不管女儿听不听都要说一遍,这是父母的责任。

女儿真的长大了,已经到了说那种话的时候了。

佐藤英子一时有些恍然,觉得时间真的过得好快,转眼间像小奶猫一样的女儿竟然已经快有男朋友了,该到她和女儿搂在一起说些私密话的时候了。

…………

雾原秋觉得今晚过得不错,生日聚会很热闹,佐藤夫妇很亲切,烤肉也很好吃,只是可惜要保持风度,不能狂吃海塞有些令人遗憾,但总体来说也挺让人满足了,多少也算吃了个满嘴流油。

他出了门就转头对佐藤千岁笑道:“不用送了,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

他话没说完就住口了,立刻觉出了不对,刚才还笑嘻嘻的佐藤千岁这会儿面无表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冰冷低沉的气息,令他心肝莫名有些发颤。

他连忙问道:“怎么了?”

佐藤千岁伸手一指:“没什么,去那边吧,那边有个出租车停靠点,比较好找出租车。”

“这个……其实我跑回去就行。”

“坐出租车!我妈妈都说了。”佐藤千岁态度很坚决,似乎心情很差,不是特别想说话。

“好吧。”

雾原秋跟着她往停靠点走去,但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无奈道:“你是不是还在为三知代同学的事生气?”他都以为这事过去了,整场聚会佐藤千岁表现都很正常,结果出门就变了脸。

佐藤千岁淡淡道:“没有。”

雾原秋才不信,继续无奈道:“我以为事情汲及到她的重要隐私,所以我才会同意和她单独谈一下的。”

佐藤千岁点点头:“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看起来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

佐藤千岁一时没说话,等走到了出租车停靠点发现暂时没车,这才低声道:“你没拒绝。”

“什么?”

“小代说她比我强,要代替我教你,你没拒绝。”

雾原秋无语了,你丫的当时还真躲在那扇窗户后面偷听吗?没想到你竟然真能干出这种事!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连忙解释道:“我当时是想拒绝的,只是还没来得及聚会就开始了,要给你弟弟唱生日歌还要切蛋糕,我们都被叫过去了。”

“后来你也没拒绝!”

“三知代同学一直和她妈妈在一起,我没办法过去说。”雾原秋真觉得很冤,他本来确实想拒绝的,极力解释道,“后来她就提前走了,我当时在和你妈妈说话,完全找不到机会。”

“好吧,我愿意相信你。”佐藤千岁还是低着头,轻声道,“但你当时一直在看她,眼睛就没离开过她身上,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她?”

啊,这……

雾原秋没想到话题急转,拐到这里来了,一时无言以对,拼命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发现好像还真是如此——三知代就是他见过最好看的黑长直了,还有种剑道美少女的特殊气质,他当时确实没忍住一直在盯着看。

这是男人本性吧?换了谁都要多看几眼的,又不能代表什么!

他当时只是在单纯地欣赏,只是这理由他实在说不出口,连忙道:“我是多看了几眼,但说到喜欢……怎么可能,我才第二次见她!”

夜里那次不算,当时三知代蒙着脸,那该算是青鬼姬。

佐藤千岁声音则更低落了,“但你一直觉得她比我漂亮吧?”

雾原秋又没话说了。真说大实话,三知代确实比佐藤千岁这病猫好看,三知代是那种很精致的美丽,非常像动漫中的美少女,病猫则有点发育不良,连头发都有些纤细枯黄,根本谈不到美丽漂亮,只能说一声“可爱”——可爱这玩意儿,有时很不堪一击的。

他一时没说话,这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佐藤千岁心里更加难受起来。

当时她就很生气的,但心中隐隐也有点期盼,期待着雾原秋大声说“不”,可惜她妈妈这时找过来了,远远叫了一声,直接把雾原秋和三知代给叫走了。

那雾原秋没有直接拒绝,她能理解,也相信他不是会随意背弃约定的人——她还算讲理,真的没有为这件事在生气,真说生气,她是在气自己。

因为,当时三知代坐在秋千上,雾原秋站在一旁,两个人看起来好般配,般配到让她心里非常不舒服。

那时她才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从一开始就有点喜欢雾原秋了,在电车上就开始对他有了好感。

可能是吊桥效应,可能是雾原秋那时笨蛋的可爱,可能是一起打败了敌人……可能的原因也许有很多,但从那时她就对雾原秋有好感了,只是一直以来她都把那份好感错认成了好奇,或者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怎么得到药丸上。

她很喜欢叫雾原秋“阿齁”,明明没怎么接触过男孩子,却十分乐意跟在他身后指手画脚,明明知道危险,却依然愿意跟着他一夜又一夜地出去搜寻怪物。

如果不是心中对他有好感,也发自内心地信任他,哪个女孩子会整夜跟在仅认识几天的男生身边?

她知道自己有点喜欢雾原秋了,所以更害怕了,因为对手是三知代,是那个无耻的强盗,从小到大从她这里抢走了无数的东西。

现在,这强盗又来抢雾原秋了,她很害怕。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突然惶恐得厉害,但还是装成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忙前忙后,免得影响到父母对雾原秋的感观,直到现在离开家了,两个人单独在一起了,她才忍不住直接问出了口。

但真问出了口,她又有些后悔了,毕竟她又不是雾原秋的什么人,问这些没意义,她也有她的骄傲,从不相信乞求会得到什么,甚至现在都有些怕雾原秋知道她真正的心意了。

她背过了身子,不想雾原秋看到她委屈的红眼圈,四处看了看,发现了一个卖夜宵的夜摊,直接说道:“今晚你没吃饱,没有招待好你,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雾原秋正愁不知道说什么好呢,有点后悔刚才没有马上承认三知代不好看,连忙道:“我自己去买吧!”

“不,我去买!”

佐藤千岁说着话已经往那边去了,到了那里,低声向摊主点了一份煮年糕片,付了钱,然后看了看旁边的调料瓶,伸手就拿了起来,用力向着塑料碗内倒去。

阿齁,你这讨厌鬼,给我死!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