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现在是你们两个人教我了吗?”

雾原秋慢悠悠买回了乌龙茶和热牛奶后,神奇地发现佐藤千岁和三知代竟然又和好了,自己又多了一个“指导老师兼陪练”。

佐藤千岁捧着乌龙茶慢慢呷着,小声道:“无论怎么否认,小代的确很强,而且我最初就有让她当你磨刀石的打算,现在她自己愿意……那对你更好,我无法拒绝。”

雾原秋望向了不远处正做热身运动的三知代,皱眉低声道:“那她是想要药丸吧?你答应她了?”

“她只是跟踪你到了我家附近,应该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到时我们随意糊弄一下她就好,不然她找起麻烦来会没完没了。”佐藤千岁打算回头弄个假货,让三知代抢走就完了,但她说着说着郁闷地横了雾原秋一眼,“你都没告诉我大前天夜里你遇到过她。”

雾原秋干咳了一声:“我当时不是怕你举报了她吗?她可是通缉犯。”

佐藤千岁哼哼道:“这次就算了,但以后……你不能再对我有秘密,什么事都要告诉我。”

雾原秋吸着果汁,一时有点不敢吭声,想了想才小心道:“以后要再发生什么事,我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佐藤千岁轻轻“嗯”了一声,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在享受女朋友的待遇了,心里有点小开心,低声道:“我也会这样做,有什么事都告诉你。”

“你们休息好了吗?休息好了就开始吧!”三知代已经热好身了,还把头发束成了马尾盘在脑后。

雾原秋闻声欲起,但迟疑了一下,而佐藤千岁倒是能猜出他在想什么,斜了他一眼,毫不在意道:“正事要紧,你和小代正常相处就行,不用避讳什么。”

雾原秋有点怀疑是个陷阱,小心试探道:“你就不担心……”

“你要轻易就被小代的美色迷惑了,也不值得我喜欢。”佐藤千岁抬起了小下巴,表现得有点小骄傲。

“好吧!”

雾原秋放心了,他也算有点了解佐藤千岁这病猫了,她有时爱发点小脾气,耍点小性子,但是在正事上还是能分清轻重的,比一般少女要强不少,眼下看起来是真不在意。

于是练习继续,这次三知代不捣乱了,由着佐藤千岁给雾原秋讲解技法,只是偶尔插嘴补充两句。佐藤千岁也不介意,等大概讲明白了,就指挥三知代和雾原秋做固定拆解练习,乃至强力对抗一下,看看在高压力状态下雾原秋的动作会不会变形。

雾原秋和三知代都是体力悠长之人,等到了下午放学时间,反倒是只动嘴的佐藤千岁看起来最累。

雾原秋感觉所获良多,有三知代这工具人当陪练可比小竹竿强多了,而三知代也比较满意,她现在的陪练也不好找,同龄人基本都不是她的对手,要找入了段的职业级选手,人家未必有时间陪她练习,就算练习也要讲求“寸止”,不够爽快。

更何况,万一总输给她也太丢人了,职业选手都比较慎重。

所以,能遇到个雾原秋这样超级抗揍的货色,对她成长也相当有帮助——她也是需要高压力对抗的,但现在能给她高压力的人不多。

而且有件事她一直没提,她觉得雾原秋身上有古怪。

大前天晚上相遇时,因为一开始缺乏防备,太过大意,雾原秋那一脚差点踢断了她的小臂,她觉得这很不正常,一周前和雾原秋交手时她也多次挂受,但雾原秋没表现出如此离谱的力量,所以这一周内肯定发生了什么。

通过今天的陪练,她更确信这一点了,也越来越对这件事感兴趣。

等收拾好东西后,她解开了马尾,轻轻摇摇头,都不用梳,头发又自然恢复成了黑长直状态,乌黑的长发闪着光泽,整齐的齐留海一直快到眉毛,再配上精致的瓜子脸以及修长苗条的身材,瞬间又成了文文静静、贤淑典雅的日式美少女,完全看不出她和闺蜜在一起能嘴里迸出“狗屁”一词。

她一边整理头发,一边随口问道:“接下来我们干什么?”

佐藤千岁小手一挥:“技巧训练就到这里,接下来雾原会自己找地方进行体能训练,你可以回家了。”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三知代也没在学校多停留的意思,很痛快地答应一声就走了,在确定了某些事后,她也要花点时间准备准备。

雾原秋望着她消失在天台入口处,奇怪道:“她这么好说话吗?”

有种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感觉,他还以为三知代和病猫要再吵吵两句,而佐藤千岁目光也谨慎起来:“她肯定有什么鬼主意,我们晚上出发时要小心一些,她十有八九会跟在后面。”

接着她又不好意思起来,低声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因为我,这个麻烦精也不会找过来要这要那。”

“没什么,这不能怪你。”雾原秋还是讲道理的,三知代非要搅合进来,主要原因该是大前天晚上巧遇时,自己非要叫破她的身份。不叫破她的身份她就不会跟踪偷窥,就不会发现他和病猫夜不归宿,就不会对病猫想拿到什么超级感兴趣。

只能说天意弄人,命里就该有三知代这一劫。

佐藤千岁还是很自责,一边跟着他往楼下走,一边郁闷道:“以后只能一直躲着她去富良野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瞒得过她。那个,万一瞒不住了,你也不要太担心,小代嘴巴很严的,不会乱说话,不会影响到你保守自身的秘密。你也不用担心有损失,她只会和我争我该拿的那一份……如果数量足够你分给我的话。”

雾原秋没担心这个,但还是点头道:“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了,到时再说吧。”

“好。”佐藤千岁乖巧点头,她现在自责起来,就显得特别柔顺,有种任人撸的小猫咪的感觉。接着她又抬头看了一眼雾原秋,歪头轻声道:“药丸还有那些行凶者的秘密……阿齁,我们现在关系都这样了,你该告诉我了吧?”

她很想知道,现在也觉得自己身份不同了,也该有权知道。

雾原秋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别人穿越了能不能让身边的人一直不起疑,反正他是不太行,思考了一会儿才无奈道:“抱歉,也许有一天会告诉你,但现在不是时候……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是我一时也说不清。”

他说完了担心佐藤千岁会生气,连忙看了她一眼,但佐藤千岁的小脸上倒没什么失望之色,反正雾原秋现在在她手里,事关重大,一时不想说也没关系,早晚她能把他攥出水来。

她只是哼哼道:“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但你要答应我,如果有一天不需要保密了,我要第一个知道。”

雾原秋长长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一口就答应了,笑道:“到时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他觉得佐藤千岁不适合服用“阴魔丸”,她的身体素质可能挺不过来,大概率当场就会挂掉,但既然大家关系已经很亲密了,还接受了她不少帮助,他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帮她治治病,将来打出了森林,看看能不能寻找点别的东西让她恢复健康——万一她身体好了就能留黑长直呢?那自己不就能完成从小的夙愿了!

所以,早晚还是要让她多少知道一点的,第一个和她说完全没问题。

…………

晚上八点多,雾原秋在壶里锻炼完了,也小小补了一觉,终于出来了,准备去接佐藤千岁,今晚要继续去富良野观察情况,看看能不能从警察嘴里把怪物抢出来,但这次他没走门,毕竟三知代极有可能隐藏在暗处。

他直接从窗户翻出去了,暗中溜到藏摩托车的地方,观察了一阵子确定没人才骑上车一溜烟的走了——有点多此一举,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三知代要埋伏,八成也是藏在佐藤家附近。

而这时间,佐藤千岁也准备好了,正躲在房间里装睡,不过不停在刷手机,看雾原秋LINE上的最新“动态消息”,也就是朋友圈,心里很奇怪。

倒不是这“动态消息”有什么问题,只是雾原秋每天都在发差不多的内容,全都是“我吃过了,吃得很饱,睡得很香”之类的,有种住在养猪场的感觉,让人感觉他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别的什么也没干。

这真的不像是正常的“动态消息”,那这是发给谁看的呢?

佐藤千岁越看越疑惑,也有点不太开心——你有空发这些无聊的东西,为什么不提提我呢?

你虽然表白两次都失败了,但心意传达到了,最多以后再找个机会补个程序就好。所以,你有了我这样可爱的女朋友,怎么可以不在LINE上炫耀一下?

我很丢人吗?

她正在那里腹诽雾原秋这个阿齁,窗户那里雾原秋真伸了个头出来,小声道:“走了。”

佐藤千岁马上从床上爬起来,把背包丢给他让他背上,然后让他单手顺下了楼,而雾原秋送她下去后,还不忘把窗户仔细关好。

一如既往,两个人很快就到了院外的小巷子里,又一起推着车子往远处跑,而距离差不多了,佐藤千岁刚要上摩托车,步子突然一顿,气道:“我说你下午走得那么痛快,原来是打算晚上偷偷跟着我们去吗?”

接着她更不耐烦了,不高兴道:“出来吧,小代,又不是没看到你,还鬼鬼祟祟躲在那里干什么!”

雾原秋努力侧耳倾听,他现在听力也变得极好,可惜不算外面传来的杂音,巷子头一片寂静无声,只有一只黄色的野猫顺着墙头走过,别的什么也没听到。

佐藤千岁也谨慎地观察了一下四周,低声道:“她不在吗?”

雾原秋摇了摇头,示意不知道,反正人是没骗出来。

佐藤千岁这才上了车,戴好头盔,用力一拍他的肩膀,闷声道:“快走!”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