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千岁常年与三知代争斗,好像罹患了严重的PDST,一路疑神疑鬼,数次突然要求停车躲藏,以便观察后方有无跟踪。

雾原秋刚开始还挺配合,但很快不耐烦起来,感觉病猫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终于忍不住了,抗议道:“你安分一点吧,这么紧张做什么?”

佐藤千岁连点珠丝马迹都没找到,也有点动摇了,奇怪道:“难道她没跟上?”

以她对三知代的了解,她大概率会跟来的,就算她准备发挥以前的那种“只要我出力了,将来你不管拿到了什么,都该归我”的强盗逻辑,也该跟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没理由白天当了一天陪练,晚上却不见了人影。

雾原秋倒不在乎三知代跟不跟来,无所谓道:“别关心她了,专注于我们自己的事就好,拿不到药丸,你防备她也没用。”

“说得也是。”

佐藤千岁终于老实了,接下来没再做什么小动作,二人很快重返了富良野盆地。

这里还是老样子,夜晚相对比较安静,以牧业和种植业为主的地区睡得都早,但在一片祥和之下,暗流涌动,明松暗紧,警方还是高度紧张,在交通节点上驻扎了大批警力,各交番和驻役所都临时增添了人手,随时准备应对冷不丁窜出来的杀人凶手。

小范围的搜查也在不断进行,一般针对的都是当地居民报告的可疑地点,但因山区和树林太多,搜查工作进行得相当困难。

面对这种情况,就连警察都需要守株待兔,雾原秋和佐藤千岁自然也就只能等了。他们轮流摆弄着步话机,监听着警方动向,只要有可疑信息就赶去查看,而如果一时平静,两个人就找个地方坐着休息。

等时间到了夜里快两点,步话机就算调来调去,也只有警方的一些定时汇报,就连醉汉闹事的出警信息都听不到了,看来又是白等的一夜。

雾原秋转头看了一下裹着小毯子靠在树下的佐藤千岁,轻声问道:“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佐藤千岁轻摇了摇头,接着犹豫了一下,示意他过来坐。

雾原秋很奇怪地过去坐下了,佐藤千岁分一小截毯子给他,勉强帮他盖住了肚子,然后举了举手机,滑动着“正道的光”的“动态消息”,问道:“你为什么要整天发这些没营养的动态,是在向谁报平安吗?”

雾原秋探头瞧了瞧,笑道:“是给雾岛市那边报平安,免得他们以为我死在札幌了。”

“给雾岛市特殊养护院?”佐藤千岁在雾原秋的学生资料上看过这地方,也去特殊养护院的官网上看过一眼,但那官网相当简陋,和个静态页面差不多,没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不过她顺手捐了1000円。

雾原秋则看着那些动态笑道:“不是,只是特殊的两个人罢了。一位修女老嬷嬷,一个小妹妹。”

“小妹妹?”佐藤千岁腰背一瞬间挺直了,“是你的青梅竹马吗?”

雾原秋估计她已经在脑补“天降系大战青梅系”的大戏了,马上帮她消除疑虑,乐道:“她今年才12岁,连国中都没上呢!”接着他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找出了照片给“量子中间态女友”看,免得她又莫名其妙进入吃飞醋的状态,“喏,就是她。”

佐藤千岁马上看向照片,只见对方扎着两个小揪揪,脸蛋圆圆的还带点婴儿肥,正仰天大笑,果然只是个小孩子——看起来超级活泼的小孩子。

她瞬间就放心了,甚至看着这个哈哈大笑的小孩子莫名亲切起来,觉得这也算自己的小妹妹了,直接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美佐,长泽美佐。”雾原秋面露微笑,大半个月前他逃出雾岛市时,这小丫头还一路追到码头,哭着冲着船大声诅咒他,现在也不知道消气了没有。

佐藤千岁伸出了手指,轻轻滑动相册,发现雾原秋手机相册中关于这小女孩的照片很多,大部分还是自拍,应该是这小女孩可以随时拿走雾原秋的手机。

她又好奇问道:“你们感情很好吗?”

“对。”雾原秋又滑了几下相册,指着一张自拍背景中的老年修女说道,“这是长泽嬷嬷,一位常到养护院来的义工,美佐就是她捡到的孩子。两年多前我受了伤,是她们负责照顾我,所以特别熟,一直保持着联系。”

“受伤?为什么受伤?”

“摔的。”雾原秋回答得很简短。

两年多前他穿越到这个世界时,是半夜从天上掉下来的,直接就掉到了雾川江里——很幸运,要掉到地上怕是当场就能摔成零件,但幸运中也有不幸,只要高度足够高,你就是掉进水里仍然会受伤。

当时他掉落的高度就足够,砸在江里当场就摔懵逼了,然后再醒来就被江水激流冲到了雾岛上——雾川江入海口正对着的一个小岛,因雾川江的水源多来自高山融雪,又流速较快,在冲入温暖的大海时会形成大量雾气,导致那岛没事就被罩在雾里了,所以那岛就叫雾岛。

事后检查,他摔断了一根左肋骨和一根手臂,以及大腿骨骨裂、脚踝挫伤和多处瘀青,反正是摔了个半死。这还是他侧着入水以及江面激荡并不平静的原因,要是正面拍在一个平滑如镜的湖面上,他也早凉了。

所以,他刚到这个世界时其实是没有自理能力的,行动不便还语言不通,只能装智障儿,要不是遇见了长泽嬷嬷以及美佐,被她们接回了修道院精心照顾,他估计一开始就要遭大罪。

也因为一起生活过一阵子,长泽嬷嬷还想过收养他,但长泽嬷嬷经营的那个小教堂也够破的,他不想给她找那份麻烦,给她增加额外的负担,同时也更渴望自立,所以最后还是收拾收拾回养护院了,转头又想办法参加了升学考试,弄到了奖学金,拍拍屁股直接逃到了札幌——本来想去东京的,但那里没学校要他,或是给的钱太少,去了不划算,最后只能选了私立清水高校。

总而言之,双方交情绝非一般,雾原秋一直记得当初被细心照顾的人情,现在想起来,仍然心存感激,对长泽嬷嬷这位毕生奉献给慈善事业的修女仍然持有很大的尊重——要不是还有这位压着,他搞不好已经在考虑辍学的事了,就是在担心真辍学了又被她叫回雾岛市,所以一直不太敢。

当然,他是可以不听,死赖着不回去,反正也用不上那位老修女了,但他不是那种人。

至于长泽美佐嘛,他也真当妹妹看待,他的日语最初就是由她教的,平时也没少享受她的端茶倒水,甚至在这世界上第一次斗殴就是为了她。

他到这世界第一年超级老实,苟着发育,低调做人,绝不惹事,直到美佐和几个养护院的孩子被不良混混抢了钱,他才一怒之下重拳出击,连夜爬墙出去打人,从此走上了街头斗殴的生活——他当时在雾岛市真的很强,一拳一个,一个人追打一群人,都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佐藤千岁细细听着雾原秋讲述长泽修女嬷嬷和小美佐的事,暗暗把这两个人记在心里,知道她们在“量子中间态男友”心中分量很重,以后必须要重视,然后接着细看手机相册,细细追问他过去在特殊养护院的经历。

只要别问两年多前的事,那雾原秋就没什么好怕的,所谓人正不怕影斜,脚正不怕鞋子歪,他做事从没有愧于心过,很干脆把之前两年多的生活讲了一遍,大事小事糗事都说,完全无所谓。

佐藤千岁听得很入迷,最后低垂了眼睑,又多给了他一点毯子,低声道:“那时我要认识你就好了。”

她觉得雾原秋性格真的很好,无论多糟糕的环境他都能适应得不错,甚至还能自得其乐,心不是一般的大。要是能早点认识的话,她觉得就算没有电车上的事,她也会乐意和雾原秋做好朋友。

雾原秋又把毯子还回去了,自己只是象征性盖一点,笑道:“现在也不晚。”

佐藤千岁轻轻哼哼了一声,小脑袋转动,眼睛又开始往地上左看右看,而雾原秋看了觉得很是有趣——这病猫心里觉得舒服了,鼻子里就会发出“哼哼哼、哼哼哼”的声音,像小猪一样,有点可爱,而眼睛四处开始乱看,就是害羞了,还是有点可爱。

越看越可爱!

他欣赏了一会儿,问道:“你呢,以前你过得怎么样?”

佐藤千岁不太开心道:“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家一直很正常。我老爸不太说话,哥哥游手好闲,弟弟只会吃,就我妈妈比较烦人,但她人也挺好的,是个好妈妈。然后就是我外婆了,我外婆住在市中心,斜对面就是大通公园,要是等冰雪祭时,我们可以一起去她家,那里看雪雕冰雕很方便。”

“那挺不错的。”

“嗯,我们家主要就是这些人了,然后……我上学就是一直正常升学,也没什么特别的。”佐藤千岁说着有点得意起来,“但我成绩很好的,不比你差。”

“是吗?”

“……”

他们两个人在夜里靠在树上,有一句没一句,轻声慢语说着话,互相了解对方过去的经历。他们以前很少聊这些,一是认识时间还太短,二就是以前关系也不到,没办法问及对方的隐私,而现在说起这些,佐藤千岁挺开心的,有种在约会的感觉。

应该是吧,她也说不准,雾原秋就是她的初恋了,她以前也没接触过别的男生,一时也搞不清约会是什么感觉,但她觉得这么一起说话就很舒服。

所以,这大概就是约会吧?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