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类专区离超市入口大约只有五六十米的距离,但雾原秋带着月娘走了足足三十多分钟。月娘手中的购物篮也换成了购物推车,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从大瓶的牛奶到杯装的速食拉面,从免费试用的小瓶药妆到纯棉的卡通睡衣裤,反正基本快装满了——雾原秋对此也没太好办法,她三步一停,看见就不想走了,而在外面又不能真的殴打她,只是言语威胁已经逐渐无力。

当然,能这么忍让,也有强行“绑架”了她的原因,毕竟她又没犯什么错就被抓来了,其实很无辜。所以,她只是想要点吃的喝的用的,满足一下也无关紧要。

雾原秋倒是渐渐心平气和了,月娘也开始表忠心,连连发誓等集齐了妹妹们,一定把他安全送过森林。

对她来说,利诱比威逼好用,她已经被这超市折服,非常想住在这里——这里就是她的仙界,她愿意住在这里终生不出去。

等到了“生食专区”,放眼望去,整条的大鱼、切好的生鱼片、盒装的牛肉、羊肉、猪肉和鸡肉,一瞬间又让月娘两眼泛红,嘴巴前凸,脸侧生毛,屁股鼓包。

雾原秋赶紧伸手又给了她个暴栗,提醒她注意一点,而月娘抹了抹嘴边的口水,难以置信道:“竟然有这么多肉!”

感觉养活他们全村人都够了!

雾原秋抓着购物车的车头,连车带她拖着去找白条鸡,随口问道:“之前不是说你们村里会打猎吗?肉应该很常见吧!”

“猎物太少了,也没什么太大的猎物,每次只能弄到兔子野鸡什么的,野猪都很少见,分不到每个人头上。”

“那你们平时主要靠什么吃饭?”

“种地啊,以前主要种粟和菽,后来从鲛人那里换了种子,也种一点稻谷。”

雾原秋点了点头,这和他想象中的差不多,看样子狐村是个相对比较原始的农耕村落,食物来源以小米和豆子为主,多少搭配点大米,采集业和渔猎业都不是太发达。

这么想想,壶里的妖怪们似乎挺惨的,搞不好连饭都吃不太饱。不过也算正常吧,毕竟大概率是流放,也不可能让他们过上多么富足的生活,能苟着就算不错。

他心里瞎琢磨着终于找到卖整鸡的地方,左右瞧了瞧,随手拿起一只用保鲜膜裹好的白条鸡,但月娘一把握住了他手腕,不满意地往不远处一指:“那边的鸡更肥吧?”

“这边的鸡更好,价格是那边的五倍。”雾原秋不是个小气的人,他挑的是只“地鸡”,就是散养长大的鸡,自己在草地、林子里找食吃,搁中国大概能算小柴鸡,养一批大约要220天,炖了更香更好吃,而月娘指的地方是卖进口肉鸡的,也就是养殖场用饲料硬喂大的鸡,只需40天左右就能出栏,两者根本不是一码事。

他是想挑只好的,但月娘不领情,也看不懂阿拉伯数字,狐疑地看看雾原秋手里抓的小瘦鸡,再看看不远处白白嫩嫩的大屁股鸡,坚持道:“去那边买!”

她对吃很坚持,看表情宁可挨一顿打也要吃一只肥鸡,雾原秋无语了片刻,扔下手里的高价鸡,过去拿了一只大屁股鸡——这鸡大概是超市里最便宜的肉类了,比鱼都便宜,真是好心不识驴肝肺!

他把鸡丢到购物车里,说道:“好了,鸡有了,咱们回去吧!”

月娘很是恋恋不舍,望着好多没去过的区域说道:“不能再逛逛吗?”

“不能!”雾原秋不乐意了,他都没陪他的“量子中间态”女朋友逛过街,凭什么陪一只狐狸精逛街,但毕竟将来还要用人家,他生硬地拒绝了一句后又安抚道,“等这些吃完了,下次再带你来。”

“好吧……”月娘恋恋不舍又四处望了望,很小心地推着购物车跟上了雾原秋原脚步——这个购物车也好漂亮,不知道能不能带回去。

当然,她出去的路上,又多多少少往购物车里胡乱塞了些东西,但雾原秋就当没看到。平价超市里没有特别贵的东西,她爱拿就拿一些,无所谓,就当提前付工钱了。

排队,然后雾原秋掏出西瓜卡付账,滴滴一阵响就过了关,而月娘看了看那个滴滴响的机器,又看了看雾原秋手中的西瓜卡,心中一动——那张薄薄的小片片是个宝物啊!

“提着!”

雾原秋把两个大袋子交给月娘,余下的四个袋子自己拎。月娘身体素质相当强劲,提着两个大袋子毫不费力,竟还能抬手把一根棒棒糖往自己嘴边送,舔着花花绿绿的糖纸奇怪道:“这是什么?”

刚才有超市工作人员在给小孩子分发棒棒糖,好塞住他们的嘴,以免他们排队时太吵闹,她也伸手要了一根,但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只是看到别人在吃,她就想吃。

雾原秋突然有种带孩子的感觉了,叹了口气,放下袋子,给她剥了糖纸,反手就捣进了她嘴里:“是糖。”

“好甜!”月娘一瞬间又沉醉了,感觉嘴里这颗带棍的小球,是她狐生中吃过最甜的东西,至少比高粱秆子甜一百倍。

“回家。”雾原秋提上四个巨大的袋子再次上路。

“唔,唔。”月娘舍不得张嘴,舌头在忙着舔棒棒糖,提着两个同样巨大的袋子跟在后面,心里都有些甜滋滋的了。

本来还以为要被杀被吃被侮辱,没想到这世界如此之美好,那只要不被杀被吃……受点侮辱好像也能接受啊!

…………

半小时后,月娘就跪坐在了前川美咲的公寓里,左手抓着一个面包,右手拿着一根红肠,猛吞猛咽,既像饿鬼投胎,又像母猪出栏。

好吃,这个好吃!

好吃,那个也好吃!

好吃好吃,都好吃,真的好好吃!

花梨有些敬畏地看着这个陌生又漂亮的大姐姐,慢慢往沙太郎身边靠去,企图寻求保护,好像有些怕这个漂亮的大姐姐吃顺嘴了,顺手一抓把她也填进了嘴里。

雾原秋则黑着脸看着月娘,再次仔细打量她,怀疑之前搞错了,她可能是猪精变的狐狸精,杂毛狐狸不是她的原形,只是一层伪装。

不然,根本解释不了眼前这情况!

前川美咲用围裙擦着手过来了,她刚把肥鸡炖进了锅,看着月娘同样很奇怪,但她不干涉雾原秋的私事,只是用手比划道:“雾原君,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炖鸡如果只是吃的话,炖一小时的时间刚刚好,但她看月娘的样子,好像等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吃撑死了。

雾原秋连忙点头道谢:“辛苦你了,美咲姐。”

这整天麻烦人家这个,麻烦人家那个,他也挺不好意思的,而月娘这疑似猪精的存在竟然也停止了进食,强行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端端正正跪坐好——她挺适应跪坐的,看样子狐村里也没椅子——正面面对前川美咲,深深低头,表现得很谦卑。

前川美咲愣了愣,赶紧也低头还礼,倒对这身世可怜的小姑娘心生好感——雾原秋介绍说是以前养护院的同伴,暂时无处容身,刚来投靠他。

雾原秋倒是奇怪起来,向月娘问道:“怎么突然懂礼貌了?”

月娘看了看前川美咲,小声道:“这不是您正妻吗?”

你这是用哪只眼睛看的?雾原秋无语了片刻,没好气道:“这是我邻居!”

哦,原来不是吗?月娘腰板慢慢又挺直了——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当家主母,传说中人类主母好炉成性,容不下别的女子,经常就扔河里把人淹死了。

他们两个是用汉语交谈,前川美咲听不懂,又笑了笑便转身往炉灶去了,接着去准备晚餐。她其实挺感激雾原秋的,他很有耐心,经常陪花梨说话,经常给她买好吃的,还把沙太郎送过来整日陪着她,让女儿终于有了正常孩子的样子,她真的很感激。

所以,她其实很欢迎雾原秋日常过来蹭饭,哪怕别没事就从墙洞里塞米面油肉蛋之类的过来也可以,那现在他的朋友来了,她就要拿出全部的女子力,好好做一桌大餐,务必让客人吃得满意。

她真的全力以赴了,而且雾原秋弄回了一车的东西,食材不缺,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准备了好多小菜,最后炖得香喷喷的肥鸡也差不多了,雾气翻滚间,鸡香味满屋。

嗅着这股子香味,月娘瞬间坐立不安起来,频频回头观望,而雾原秋气道:“你现在还吃得下吗?”

他就是有名的饭桶了,没想到这狐狸精比他还能吃,是饭桶里的饭桶,简称饭饭桶——她这一个小时就没住嘴,把买来的面包、红肠、零食吃了大半,还灌了一大瓶可乐和半桶牛奶。

月娘使劲捋了捋胸腹,一脸坚强道:“我能!”

这是她狐生中最美好的一天,她要死在饭桌上,谁也别拦她,谁拦和谁急!

“大哥哥,大姐姐,小心烫!”花梨坐在沙太郎旁边替她妈妈叫了一声,而紧接着一个大砂锅放到了桌上,奶白色的汤水还在泛着气泡,白色的鸡肉看起来就鲜嫩,香气更是成倍地扑鼻而来。

月娘两眼瞬间就直了,脸侧又开始隐隐生毛,毫不犹豫就出手了,在雾原秋没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筷子就插到了鸡身上,瞬间撕下了一大块鸡肉往自己嘴里塞去,瞬间被烫得惨叫一声,但死死忍着绝不肯吐出来。

太香了,而且还是超级大肥鸡,她实在控制不住她自己!

当俘虏真是太好了!

…………

四十分钟后,雾原秋很不好意地向前川美咲道歉,和月娘一起吃饭真的受罪,他的脸一次性全给丢完了。

前川美咲只是微笑着摇头,用手语表示没关系,她做的料理能被喜欢她很高兴,欢迎月娘下次再来,但就算这样,雾原秋也不好意思久留了,拖上躺在地上抱着肚子,如同怀胎五月的月娘,直接就回自己公寓。

而月娘现在一点也不想动,就抱着肚子躺着,任由雾原秋拖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世界太美好,想永远留在这里,不想回家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