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秋在那里盘算了一会儿,对月娘说道:“喂,现在是夜里了,这时间在这个世界要睡觉,你去洗漱吧!”

原本快乐似神仙的月娘瞬间心里一紧。

传说中的侮辱时间这么快就到了吗?故事中无数狐族先辈惨遭人类毒手,今天终于轮到我了吗?

自己该展现出什么姿态呢?要不要奋力反抗?

但这人类好像没成婚,要是能嫁到这边来似乎也不错。当年妲己娘娘也是嫁给了纣王才能风光无限,纣王也是人类……

不行就先嫁过来,再把妹妹们也接过来,以后在这个世界安家,天天吃好吃的?

似乎可以接受啊!

她心里盘算,小脸慢慢就红了,一双桃花眼中春色盎然,微微低下了瑧首:“愿与君结下良缘,但……”

但你也别这么猴急,不说三聘六礼,起码也该有个仪式吧?

怎么上来就直奔睡觉去了?我们狐族女子也是很自爱的!大王死后,妲己娘娘可是殉情而死,忠贞无比!

雾原秋确定了,这狐狸精果然要搞他,这种事他可万万不敢沾边,幻想归幻想,什么猫耳娘、半人马看着是挺乐呵的,但你说真抱着一只狐狸嘿嘿嘿……这正常人谁接受得了?

就不怕嘿嘿嘿到一半她就现了原形?

“你想得美!”他伸手就揪住了月娘的后衣领子,直接将她扔进了洗手间,然后关死了门,又把沙太郎叫了过来,让它守着,自己瞬间进了壶里。

片刻后,他抱着狗笼子出来了,直接放到了屋角。这是当年购买沙太郎的附属品,磕碰了几次,但勉强还能用。

“……小妾也不是不能商量,但不能再低了!”月娘还在洗手间里喋喋不休,之前雾原秋教过她用水龙头、马桶之类的神奇器具,而她也无师自通学会了睡前保养——超市里有为推广免费赠送的小瓶洗面奶,她要了一些,已经用上了。

等她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白嫩嫩出来,正准备一展狐族本色,不坠先辈威名,直接把雾原秋拿下,为自己的百年幸福……不对,是为妹妹们以后的幸福生活打下坚实基础,但只听雾原秋直接命令道:“变吧!”

“啊,要我用狐身吗……”月娘惊愕,故事中好像不是这样的啊,不都是人形对人形吗?难道这人类有特殊嗜好?

雾原秋没耐心和她废话,他现在心情也有点复杂,直接亮出了砂锅那么大的拳头开始威胁:“快变!”

“好吧……”月娘委屈地同意了,但犹豫道,“名份的事怎么办?你要先答应我才行!”

先睡了也不是不行,人类都是很好色的,当年妲己娘娘能迷倒纣王,她也有自信迷倒雾原秋——她是不如妲己娘娘,但雾原秋也不是人族大王,顶多也就是个厉害的人类修行者罢了。

只是,好歹给个名份嘛,不然自己不是主母或不能暂代主母之权,短时间内也不好把妹妹们叫来占了这座宝山。

“你在想屁吃!”雾原秋拎着她到了狗笼子前,“变了就进去,这以后就是你狐窝……你的专属房间。”

“啊,让我睡笼子?”月娘怒了,使劲开始挣扎,“天狐门下女,可杀不可辱!我们天狐一族宁死也不会接受这种侮辱!”

“你们和天狐没关系,别胡吹大气了!你是自己变成杂毛狐狸还是我把你打成杂毛狐狸,你自己选一个!”

“我宁死也不会住笼子,你打死我吧!”

“自己住进去,明天还可以吃炖鸡,仔细想想那香味,今天你连鸡屁股都吃了吧……”

月娘不由自主就咽了口口水,迟疑着问道:“真的吗?”

“真的。”

“我还想要两瓶可乐,还有薯片……要五包!”

“可以!”

雾原秋手中一轻,瞬间就只剩一身卡通睡衣,而榻榻米上一只杂毛狐狸轻巧落地,甩了甩尾端一点洁白的大尾巴,转头嘤嘤道:“我要孜然味和圆葱味的。”

“知道了!进去,快进去。”雾原秋用脚驱赶她,“我要锁门。”

月娘被迫进去了,雾原秋关死了门,又上了锁,而月娘又觉得有点亏了,人立而起,用两只小爪爪扶着栏杆,黑黝黝的眼睛竟然纯净无比,透着一种“我这么可爱的小狐狸又没有坏心眼,你为什么要把我锁起来”的委屈感,一时竟然令雾原秋内心都惭愧起来。

“我不想睡在里面,里面好小,而且我想穿着睡衣休息,那衣服好柔软。”月娘露着洁白如雪的腹部绒毛,用纯洁的眼神持续发动必杀射线,努力增强雾原秋的负罪感,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放她出去,或者再答应些别的事也好。

雾原秋没她想得复杂,只是觉得确实有点有愧于心,迟疑了一下,又开门给她塞了一条毯子进去,语气不由自主就低了三十分贝,安抚道:“我们虽分属人妖,但男女有别,我也是为了你好,我这人意志力不是很坚定。”

“你娶我就好了。”

“那不行。”雾原秋不上这种当,一口就拒绝了,这货就是想在这里当猪,“睡吧,明天太阳升起来了,我就把你放出来。还有,夜里不要想着逃跑,逃跑就会死!”

月娘不答话,就人立在笼子里,持续用可爱射线攻击他,想迷得他回心转意,而雾原秋赶紧找了张床单出来把笼子盖住,这才感觉好点了——妈蛋,狐狸精果然是狐狸精,有一套的!

他也不避讳月娘会听到,转头又命令沙太郎:“今晚你睡这边,要是她有什么异动,不必客气,直接攻击。”

沙太郎抬头看了他一眼,默默去笼子边趴下了,大头直接放在榻榻米上,还是那么丑,不过忧郁感没以前那么浓——沙皮犬很喜欢看小孩,这段时间小花梨也总闹它,它没以前被遗弃时那么沮丧,多少恢复了一些活力。

有它在雾原秋也就安心了,直接去洗漱,又从壁橱中搬出了自己的铺盖卷,关灯脱衣服睡觉,而睡着前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这人质好像不太正常,她真能靠谱吗?

…………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他按时醒来,和抬头观望的沙太郎对视了一眼,又掀开床单看了看笼子里,发现月娘还没有一只狗警觉,这会儿还抱着自己的大尾巴睡得正香,不时伸出粉粉的小舌头舔舔嘴巴,嘤嘤两声,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

难道妖怪不算野生动物?警惕性这么差?

雾原秋困惑地想了想,示意沙太郎继续看守,自己进壶里晨练去了——暂时无法提升,但需要维持,而且两年多下来也有些习惯了,一天不练连精神头都有些不太足。

他在壶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又望着阴森林的森林盘算了一会儿,终究怕离开太久月娘搞出了什么事,赶紧又出来了,结果发现月娘还没醒,连姿式都没换,还睡得非常香。

他有点无语了,这家伙真是能吃能睡,《聊斋》上面写的全是骗人的吧?狐狸精全是她这德行,谁疯了会喜欢?

他开了笼门,“哐哐”敲了敲笼子,不满道:“起床了。”

月娘团了团身子,卷成了个毛毛球,似乎不想醒,而雾原秋早上没那么多时间和她墨迹,伸手就把她掏了出来,命令道:“去洗漱换衣服。”

月娘被他拎在手里,睁开眼茫然看了看四周:“要去超市吗?”

去你个锤子!雾原秋直接把她扔进了洗手间,又把衬衣裤子之类给她丢了进去,关死了门说道:“快点,美咲姐在等咱们吃饭。”

“吃饭?!”洗手间里终于有动静了,水声哗哗,没五分钟她就洗换好出来了,还提出想要自己的毛巾、牙刷,还想要家居服,就是昨天美咲穿的那种,她觉得很好看。

雾原秋胡乱点着头就算答应,一点小钱他不在乎,只是觉得这猪精也挺厉害的,适应能力好强,明明周围都是没见过的东西,她丝毫没有整日大惊小怪,还一学就会——这样下去半个月,她八成就能真混进人类社会了,一般人都看不出什么问题。

这是某种种族天赋吗?

或者是某种生存本能?

他心里琢磨着就和月娘、沙太郎钻洞去了美咲的公寓,而美咲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正往桌上端,视线在他们身上一扫,面色微红,轻轻点头致意。

雾原秋看着她脸上的红晕,又看看月娘,觉得有点不太对,连忙道:“昨天说过了,她现在没地方去,只能暂时借住在我那里,没睡在……没发生什么事……”

美咲脸上红晕更浓,轻挽了挽耳旁的碎发,侧着头摆碗筷,没什么反应,硬装没听到,似乎觉得这种话不好接。

雾原秋也没招了,这狐狸又没地方放,只能放在公寓里,又不能真像对囚犯那样对待她,还需要时不时怀柔一下,让她能小范围活动活动,前川美咲有所误会在所难免,但他很快坦然起来——人正不怕影斜,他又没做亏心事,不需要心虚!

他又没真搞那只猪狐,时间会证明一切!

美咲很快转身去电子灶那边了,她又不是雾原秋的什么人,这种事也不好表现得太关心,以免大家以后相处起来尴尬,不过她心里还是比较相信雾原秋的,至少昨晚她没听到什么太奇怪的动静,心里松了好大一口气——她成年人了是不怕,就是有点担心隔壁传来了嗯嗯啊啊之声,小花梨问起来她不好解释。

好在没有,那就很好。

她很快摆好了早餐,现在他们有点像搭伙过日子。雾原秋提供食材,她负责出力,然后大家一起吃饭,而且这样她觉得挺好的,她没有增加太多的工作量,毕竟她本来就要做饭,但伙食质量上升明显,女儿也觉得开心,她还省下了大量采购费用,能给女儿买些别的东西。

当然了,她节省的性格没变,没因为雾原秋在掏钱买食材就开始铺张浪费,日常生活还是以实惠为主,早餐依旧很简单,但雾原秋和月娘吃得还是很香。

雾原秋吃饭就求个饱,要求一向不高,有热汤热饭就行。

月娘以前八成长期吃糠,肥鸡就是人生最高追求,吃个鸡蛋就想流泪,见了白米饭也是狼吞虎咽,让美咲在考虑要换个超大号的电饭堡了,不然米是够,但一次煮的量有点供不起这对饭桶和饭饭桶。

早餐结束,雾原秋拜托了美咲晚上再炖只鸡,便又带着月娘回了自己公寓,自顾自从壁橱里翻出了一个大背包,对月娘命令道:“变吧,变了进去!”

理由一样,他要上学的话,也不敢把月娘独自放在公寓里,所以也就只能带着她去上学。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