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转个身……”

“好,面对着我!”

雾原秋嘴里发声,随手指挥月娘转圈圈,月娘则很配合地搔首弄姿,将大尾巴甩来甩去。

旁边便利店店员兴奋地用手机“咔咔”一阵拍,这才恋恋不舍地传给了自助打印机,转身又开始在自助打印机上操作,嘴里忍不住羡慕道:“客人,你的宠物好乖!”

雾原秋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指着自助打印机的屏幕,随口道:“它不怎么乖的……这里稍等,请把我刚才传过去的那张草图也放上,放大一些,和它的照片并列。”

“这还不乖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听话的小狐狸,我看了都想养一只了。”店员手上按照雾原秋的要求选取照片、草图,合并到一张纸上并调整位置,但嘴里还是没闲着,依旧在表达羡慕之意,就差直接问他卖不卖了。

雾原秋觉得差不多了,收回了指点位置的手指,嘴上淡淡道:“真养了你就不这么想了。”

“怎么会,我以前都不知道狐狸可以这么漂亮的!”女性店员在实话实说,月娘的狐身要比一般狐狸大一圈,而且一回首一投足,隐隐有种媚态,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生喜爱之意,真的是极好的宠物选择。

雾原秋礼貌地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不养宠物不知道养宠物的辛苦,看别人养狐狸也许挺好玩的,自己养八成想自尽——这倒霉狐狸才来了一天他就有些受不了,恨不能不顾大局,直接给她灌二两砒霜,或者自己口服二两砒霜也行。

交谈就此结束,机器也很快开始往外一张一张吐传单,只是内容有些古怪。

左边是一串狐狸照片,小狐狸毛光皮润,一看就十分健康,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而右边是张笔绘草图,一圈树围着一座大大的石头山,山谷前有只卡通版的小狐狸在招手。

店员看不出这张传单有什么用处,但顾客付了钱爱印什么印什么,她又不管着。等一千张印好后,给雾原秋好好包起来扎牢,微微鞠躬道:“诚惠一万円整,请这边付账。”

曰本的便利店真是个很神奇的地方,连打印影印工作也能干,雾原秋到收银台那里掏钱付账,而月娘用小爪爪扯着他的裤腿,用力将他往旋转烤架那边拉。

女店员注意到了,高兴道:“它是想要吃烤肠吗?它好聪明!”

雾原秋又笑了笑,没说话,直接递过去一万円整,而女店员收了钱,迟疑了一下问道:“不需要购买烤肠?”

“不需要。”

“但……”女店员欲言又止,这么可爱的小狐狸问你要点吃的,你怎么可以忍心拒绝?心怎么可以这么狠?

雾原秋不管,捞起月娘,也不顾她很可怜地嘤嘤叫,很野蛮地将她塞进了桶包里,背上包拎起传单就走了。

女店员望着他的背影暗暗叹息了一声,感觉那只小狐狸真是明珠暗投。那么可爱那么通人性,放在谁手里都是块宝吧,结果摊上这么一个主人,连根烤肠都舍不得给它买——本来她对雾原秋还挺有好感的,就冲这一条,就得扣他一千分。

这种又帅又狠心的高中生,铁铁的渣男预备役吧?!

…………

“你生气了吗?”出了便利店,月娘终于可以说话了,小声问道,“为什么不给我买那个红红的东西?”

“是有点生气,你吃了一天了。”雾原秋平静答了一句,不过主要是在生打扰他和病猫说话的气。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这里的东西都好好吃。”

“这是什么理由?”雾原秋皱眉道,“你在村里也这么随便问别人要东西吃?脸皮不能这么厚!”

“你不一样啊,你不是抓了我吗?”月娘委屈道,“我又没惹你,你就抓我,你本来就该管饭吧……”

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抓了你,雾原秋不说话了,而月娘等了一会儿,又问道:“现在我们是要去超市吗?”

雾原秋沉默了一阵子,无奈道:“没错。”

他还要用这只狐狸,要保持一个说话算数的风格,那别的也就算了,昨晚答应的肥鸡、可乐和薯片必须买,不然今晚除了动粗,恐怕就不好把这狐狸再塞进笼子里,以后让她妹妹们帮忙穿过森林也多了些不必要的危险。

月娘忽然又开心起来,她想去超市盼了一天了,也不计较没吃到烤肠的小事了,连忙轻叫道:“你真好,是个说话算话的好人!你尽管放心,我以后会报恩的!”

雾原秋又不吭气了,准备等用完了这狐狸,到时就一脚把她踢到外太空去——换个人去祸害去吧!商朝就是被你们吃垮的吧?酒池肉林其实是指你们狐族在大吃大喝吧?

难怪大商亡了!

他在月娘盘算着要买什么东西的话中,顺路就去了超市,月娘还想找个地方恢复人形亲自采购,但被雾原秋严词拒绝,最后只能在后面指指点点,购买了她心心念念的可乐、薯片还有肥鸡,还顺便买了些洗漱用品、日用品和家居服。

等回了公寓,月娘马上在桶包里乱动了起来,高兴叫道:“放我出来,我要试试新衣服。”

“不行,先办正事。”雾原秋扔下采购的东西,说着话就进了洗手间,一关门人就到了壶里,背着月娘提着传单就往山谷外走去。

月娘在桶包里好奇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贴传单,免得你妹妹们找不到你。”

按月娘的粗估,壶里这时间,她的妹妹们等不到她返回村子,应该已经开始着急了,估计马上就要出发前来寻找她,甚至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所以,得给她们指个路,免得那帮小狐狸在森林里转来转去浪费时间,或者和现在这只一个尿性,出来意思着找一找就叫着“完了,大姐应该死了,散了吧,散了吧”就又回去了,那他这边可就麻烦大了。

月娘愕然:“传单?那是什么?”

雾原秋随手扯出一张塞进了包里给她看。这帮狐狸虽然不识字,但智商不低,看看这张图就该知道她们大姐现在人在石山,想来就算不能进入其中,也会在周围窥探一段时间,好搞清自家大姐是不是被人剥皮做成围脖了。

据说她们一母同胞,姐妹感情还是相当深的,该能做到这种程度。

不过只是据说,雾原秋也不敢全信,还是得尽量提供方便,不然手里只攥着一只狐狸真是屁用没有,真是单纯在亏本。

他先在山谷口胡乱贴了几十张,还在地上画了几个箭头指向谷内,意思是没错,传单上的狐狸就在里面,接着又往森林走去,而月娘在包里翻看了一下传单,除了惊叹纸张好滑以外,也明白雾原秋的意思了,顿时再次心生奇怪——以前她就很奇怪的,为什么雾原秋非要去森林外面看看,明明没必要的,他这里什么也不缺。

她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去森林外面?我们村子里很穷的,连你这里一成……不,一成的一成都没有,在你的世界生活不好吗?”

“你不用管,我就想去看看。”雾原秋随口答了一句,就在那里忙他的。

他都为此努力了两年多了,就算森林外面是一片不毛之地他也要去看一眼,更别提月娘说的又不对——森林外面可能是穷得掉渣,生产方式太原始,生产力不行,连吃只鸡都挺困难的,但作为一个有神话背景的世界,肯定有些奇妙神异的东西,他想搞到手。

强化自己,治治病猫,或者用来发家致富,怎么都行。

反正他这个人也没有太大的野心,属于小富即安的类型,大概能弄出点好处来他就满足了。

至于怎么搞到手,到底要搞到些什么,这个问题他暂时还没想好,准备出去看看再说,毕竟眼见为实,当前信息过于匮缺,想了也白想。

…………

三个多小时后,雾原秋一身臭汗回来了。

他在森林靠近石山这边,零零散散,转着圈子贴了八九百张传单,还在鬼树妖身上也贴了几十张,希望这帮没脑子的鬼东西能带着这些传单去另一边的森林。

那这么搞一搞,应该就没问题了,现在只要等着那几只小狐狸找来救姐姐便行!到时把她们一网打尽,给几只鸡当报酬,自己就能去森林另一边实地考察!

“能回去了吗?”月娘已经在包里等得相当无聊了,她想回去喝可乐、吃薯片,试新衣服,可不想在这倒霉的地方乱转——虽然只有短短一天的时间,她已经回不去过去的生活了,要她选,她愿意带上妹妹们全体移民到雾原秋家里来生活,哪怕不能当主母当小妾,就是只当宠物也能接受。

差别真是太大了,这片天地的人类好幸福,生活那么便利,环境那么安全,有那么多可以享受的东西,多到以前她连想都不敢想,所以根本令人无法离开!

雾原秋却一时不想走,站在山谷口望着正挥舞“触手”的鬼树妖们,向她问道:“你估计你妹妹们看到传单,要是直接往这里赶,大概需要多久?”

月娘倒也算配合,主要也是急着回公寓,在那里掰着小爪爪给他算了算:“要是按你教我的方法算的话,她们从村子到森林,跑快些要大半天。进了森林走不快,慢慢走到这头,大概差不多要两三天的时间……但我现在还不该回去,她们还在家里忙别的呢,你过个五六天再来这里看看吧!”

雾原秋之前没告诉过月娘两个世界时间流速不同的事,自己又在那里默算了一会儿,感觉实际上也就是需要现实世界一天多的时间,那明天有得忙了,时不时就要进壶里来看看。

不过也行吧,新世界的大门终于要打开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