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外甥打灯笼,一切照旧,只是月娘的食量变小了一些,估计是猛吃海塞了一天,她肚里多少有点油水了,没再见了肥鸡就不要命,但依旧吃得很欢,更加坚定了前川美咲要换一个巨型电饭堡的决心——米饭真的有点不够吃了!

等吃过饭,月娘抱着四五个月大的肚子躺在榻榻米养“胎”,雾原秋也没再去晚训,贴传单被鬼树妖撵了三个多小时,运动量就够大了,不用再去壶里挥霍体力。

他就坐在桌前随意翻书,心里胡乱琢磨着各种事情,而月娘躺了一会儿,觉得能动弹了,爬了过来问道:“我还想看昨晚的那个……动画片,可以吗?”

月娘记忆力很不错,很多雾原秋说过一次的词,哪怕她理解不了也能记住,而昨天晚上的动画片也让她印象深刻,白天同样惦记很久了。

雾原秋在这种小事还是乐意提供便利的,只要她别闹就行,取出手机帮她找出了点播页面,随手付了费,让她接着看。

月娘立刻又快活起来,马上捧着这个神奇的小盒子去了一旁,先暂停了画面,又去取了可乐、薯片来,小心地拧开了瓶盖,撕开了包装袋,还舔了舔手指,最后将手机端端正正摆好,这才轻点了一下继续播放,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雾原秋斜了她一眼,肚里暗骂了一声。

这家伙学这种东西倒是够快的,又是玩又是喝又是吃的,比人还会享受,真不愧是狐狸精!

他斜了一眼也就不管了,接着忙他的,而月娘自得其乐,又吃又喝又咯咯笑,正觉得这些会动的小人跑来跑去好有趣,屏幕上方连续出现了横幅提示——收到一条新消息、收到一条新消息、收到一条新消息……

这连续的提示横幅遮挡了不少画面,月娘有些不高兴地用手指戳了一下,接着手机画面就变了,成了一个对话框,里面有一行一行的字,还有图片。

武神:阿齁,我明天不能去上学,我妈妈非要带我去医院再体检一次,好气人!

武神:道服猫猫很委屈.jpg

武神:道服猫猫怒劈十片瓦.jpg

月娘不识字,狐村没搞义务制教育,她汉字都不识得几个,更别提日语了,在那里研究了一会儿,一头雾水——这是什么鬼东西?那些会动的小人呢?

她看不懂即时消息里面写的是什么,但她也够聪明,发现屏幕下面有好多按钮,于是就伸手乱点了起来,见到什么点什么,企图关了这页面。

佐藤千岁正郁闷呢,她本来都想好明天放了学和雾原秋一起去喝奶茶了,结果她妈妈早就约好了医生,非要带她去医院。她撒娇了半天也没顶用,正想找“量子中间态男友”抱怨一下,结果发现这家伙发过一串图片。

正道的光:哈哈哈.jpg

正道的光:活该.jpg

正道的光:认真又腼腆的狗头.jpg

正道的光:早点死早点埋.jpg

……

图片连绵不绝,大多还都是非常气人的那种,足足发了有十几张才停。佐藤千岁也看懵了,搞不明白雾原秋这是什么意思,但片刻后就大怒起来——阿齁,我急着上学是想去陪你,你就这么对待我吗?!

你还有人性吗?

你是狗吧!

她也不说话了,开始发表情包,什么“道服猫猫暴怒拳”、“道服猫猫飞蹴”、“可爱的小猫咪不想说话”之类的就飞过去了,表示自己真的生气了,你这阿齁最好快道歉,不然别想我再理你!

月娘在那边点了一会儿,只见不会动的画面一个劲往上滚,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呢,发现又有新画面出现了,看起来像是只穿着衣服的小猫咪在拳打脚踢。

一只小小猫妖还敢这么狂?

她好像有点摸清这东西怎么玩了,开始仔细选择表情包,挑一张看起来比较猛的就点一下,挑一张看起来比较凶恶的就点一下,又一口气又点了十几张。

佐藤千岁坐在床上气得差点哮喘犯了,心里超级委屈,没想到自己对雾原秋那么好,整天记挂着他,结果他连陪自己聊天都懒得陪,还一个劲发些气死人的表情包。

她直接开始打字了,一直劲叫:“阿齁!阿齁!你这个大阿齁!”

月娘看不懂她在说什么,反正就是屏幕上出现在一句话,她就点一张图,一时觉得也挺好玩的,但雾原秋觉出不对了,动画片的声音没了,公寓里突然就安静了。

他转头一瞧,发现月娘正拿着手机在乱点,赶紧过来看一眼,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直接把手机抢了回来,顺手还给了她后脑勺一巴掌——混蛋,老子要是被分手了,全是你的错!

月娘措不及防,被打得差点现出原形,捂着后脑勺委屈道:“为什么要打我?”

雾原秋懒得理她,主要是一时也解释不清,赶紧先安抚“量子中间态女友”,手指连动:“抱歉抱歉,刚才手机不在我手里。”

佐藤千岁又连发了几句“阿齁你给我等着”才看到,很不高兴地发来了消息:“就是你在气我!我病了你还要气我!阿齁,你会后悔的!”

“真不是!”雾原秋先回了一句,然后脑子里飞速考虑了一下,马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替罪羊,“是沙太郎,刚才是沙太郎在乱动我的手机。”

“狗在玩你的手机?”

“对,狗在玩我的手机。”

佐藤千岁觉得这不可能,发了消息问道:“它就那么聪明,专挑这种气人的表情图发给我?”

“我手机里大部分表情包都是这种的,它就是在乱拍乱按。”

“为什么?”

“是美佐,她比较调皮,以前整天给我发这些图片,所以我就存了一些。”

“是美佐妹妹吗?”佐藤千岁记得这小女孩,雾原秋好像很重视她,把她当成亲妹妹看待,而且看她留在雾原秋手机中那些仰天哈哈大笑的自拍,觉得她性格调皮一些,爱乱发些气人表情包也能说得通。

她基本没什么疑问了,毕竟仔细想想,雾原秋也不是那种无聊就会气人的性格,又发消息说:“好吧,这次我勉强原谅你了。”

“这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啊……”

“我已经原谅你了,你快说谢谢。”

雾原秋当然不肯,无语了一会儿,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自己拖上去看!”

雾原秋老实翻聊天记录去了,发现难怪佐藤千岁这么生气,短短两三分钟时间内,自己就咒她早死了五六次,还打算踢她屁股,活埋了她或是让她“找个离我最远的地方,马上出发滚出那里”——这确实是美佐的原因,她以前就喜欢发这些图气人,雾原秋也就随手存了一些,以方便没事就和她对骂。

他无语的看了一串的图,最后找到最初的那句话,愣了愣,顿时转忧为喜。

他正发愁明天一整天要带着月娘不好解释呢,犹豫着要许诺些什么才能把她捆在洗手间里,没想到佐藤千岁不能去上学,那他可就轻松多了。

他心中一阵高兴,连忙回了消息:“我看到了,还是你妈妈想得周到,身体更重要,你低烧了这么久,确实需要再去医院好好体验一次。”

佐藤千岁又不高兴了,她是希望雾原秋帮她一起吐槽她妈妈,可不是让雾原秋帮着她妈妈说话,立刻发消息说:“我只是之前为了帮助某个阿齁,太过疲劳导致了免疫力下降,所以才低烧不退,根本不是什么大病!”

雾原秋手指飞快,盼着她能在家多待一天:“免疫力下降就是大问题,现在正花粉期呢,你气管本来就不好,多谨慎一些也是应该的。”

佐藤千岁几分钟没发消息,雾原秋正觉得奇怪,一条新的消息到了:“阿齁,你是不想让我去学校吗?你以前打字慢得像蜗牛一样,怎么突然速度快了好多……”

你这么敏感吗?

雾原秋连忙狂按手机:“怎么可能,我是希望你能健健康康。”

佐藤千岁不太信,过了一会儿才回了消息:“阿齁,你是不是在背着我干什么坏事?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没有,我现在在公寓呢,你不要疑神疑鬼。”雾原秋赶紧发了一句,又附上了一个“认真又腼腆的狗头”表情图,以示自己真的问心无愧。

佐藤千岁又是几分钟没回消息,越发想拿到他的手机实时位置了,这样她至少能知道雾原秋空闲时间跑到哪里去了,在干什么,不至于总是靠猜——别人交往后,都和女朋友交换实时位置的,这阿齁一点也不自觉,到现在也不肯主动交出来。

她发了条消息:“算了,我相信你,我准备睡觉了。”

她追究不了,雾原秋这笨蛋又不肯陪着她一起吐槽老妈——本来她发消息,就是想让雾原秋哄哄她的,结果这家伙不但不哄她,还帮着她老妈说话,她气得不想聊了,正好去睡觉,最后又发了一条消息:“阿齁,快和我说晚安。”

雾原秋无奈了片刻,老老实实发了一句“晚安”,而佐藤千岁摸了摸“晚安”两个字,哼哼了两声,心里又有点舒服了——这阿齁笨得要死,但有时也挺好的。

她也回了句“晚安”,然后又贴了一张“可爱小猫咪睡着了”的表情图,然后就去睡了——行吧,多等一天也没关系,后天就能见到那个阿齁了,还是可以一起去喝奶茶。

聊天终于结束了,雾原秋长长吁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差点被吓死——万幸月娘没点到语音或是视频通话,不然真是跳黄河里也洗不清了,刚才离感情破裂真只有一线之隔。

接着他怒目看向了正鸭子坐,抱着脑壳在那里正等手机的月娘,立刻给她立规距:“以后只准用我的手机看动画片,不准乱动别的,有什么事马上叫我,不然还要挨打!”

月娘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见他这么凶,原本的抗议也给憋回去了,小声道:“我知道了。”

“给你,接着看吧,看一夜也没关系。”雾原秋又把手机给她了,准备培养她熬夜的好习惯,以便让她白天能睡得更安稳一些,最后能从早上一直睡到下午。

然后,他的阴谋就得逞了,月娘就算被关进了笼子里,还是拿小爪爪抱着手机看个不停,真看了差不多一夜,早上才迷迷糊糊睡着,连早饭都没吃。

雾原秋非常高兴,把她塞进桶包里就去学校了,而月娘今天果然老实多了,一直在睡,直到下午放学才醒来要吃的,算是又安全度过了一天。

雾原秋这次很痛快地给她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等回了公寓把她往那里一丢,自己没事就钻壶里看看那帮小狐狸找来了没有,只是一次又一次失望而归。

终于在晚饭过后,他再次去山谷口转了一圈时,发现山谷口的传单被人撕掉了好几张,地上也多了些凌乱的脚印,应该是……

月娘的妹妹们终于找来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