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娘是被食物的诱人香味唤醒的,微微甩了甩大尾巴就看到雾原秋正在摆弄一个小巧的炉灶,明明没有柴火,但上面的小锅还是“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她忍不住问道:“为什么看不到火?”

她接触现代社会时间还太短,不认识自热灶,只觉得好神奇,而雾原秋转头一瞧,发现只有容娘自己醒了,风娘和灵娘还在沉睡——也不意外,四姐妹中好像容娘实力最强。

他笑道:“这东西是用化学反应发热,具体原理我也不清楚,但只能用这一次……来,喝碗热汤吧!”

容娘灵巧跳下岩石,到炉灶边坐下了,仔细打量着这个闪烁着“金属”光芒的炉灶,只觉得简约不简单,漂亮又精美,奇怪道:“只能用一次?为什么要只用一次……”

“为了方便,撑开后体积太大,不好再携带。”雾原秋耐心给她解释,还拉开登山包给她瞧了一眼自热包和袋装、扁扁平平很像一个折叠衣架的炉灶,都是为了方便野餐随用随丢的东西,超市、便利店都有卖,很便宜,他昨天顺手买了一大堆。

只是为了方便……

容娘由小识大,再次对现代社会的富足有了新的认识。她没再说什么,看着一个白色的一次性小碗摆到了自己面前,开始伸嘴轻轻吹热汤。

雾原秋自己也在喝,第一次来是为了考察和熟悉环境,他优先携带了各种工具、食物,以防短时间内无法返回,所以吃得不缺。

他边吸溜热汤边取了一块压缩饼干递给容娘,看她狐形态好像不方便食用,便问道:“要不要我先回避一下,你换上衣服?”

容娘回头看了一眼风娘和灵娘,摇头道:“不用了,等她们醒了我们一起换。我先喝点汤就好,这汤……也很好喝。”

“是吗?”雾原秋忍不住再尝了尝,就是脱水蔬菜包、碎奶酪包、调料包和水的组合。说句实在的,有种喝浓稠方便面汤的感觉,真没想到这玩意儿还能得到“好喝”的评价——要不是干吃压缩饼干太过反人类,又等得无聊,他都不太想煮这锅汤。

“确实很好喝,你的厨艺很厉害。”容娘说得很肯定,这汤给她的感觉滋味万千,暖暖喝下肚,真的很舒服。

雾原秋腰板不由自主就挺直了一下,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以前他在美咲那里混饭吃,连炉灶都不敢多看一眼,生怕就被叫去帮忙丢丑——他就是个炒鸡蛋的水平,还极有可能从炒鸡蛋中吃出鸡蛋壳,从没有人夸过他厨艺好,实乃人生第一次。

但他也不敢多聊这话题,调料包是专家设计的又不是他,连忙又吸溜了几口汤,咬了一口压缩饼干,含糊问道:“从这里到你们村子,还要多远?”

“用你们那边的时间来计算……”容娘昨天见识过钟表,也仰望过明月,粗略知道那边的时间计算方法,“大概要走十几个小时。”

这说法和月娘之前的供词差不太多,雾原秋默默点了点头,再次确认壶中界真是足够大,但就是不知道是个球形还是个岛形……

或者干脆就是块广阔的大陆?

现在这些都难以确定,但当然越大越好,这可是他的世界。

雾原秋又继续问道:“这一路上有没有什么比较危险的地方?”

“有猛兽出没,有时也会有外乡妖怪路过,但不常见。”容娘知无不言,细细在那里说起了附近的情况,哪里可能有猛兽需要绕行,哪里听说有沼泽最好不要深入——壶中界里地广妖稀,有大量野生动植物,除了没有黑夜以外,听起来和一块地球荒野也差不太多。

而且从容娘的话来看,这里的猛兽真就是野生猛兽,比地球上厉害许多,或者干脆就是些妖怪的后裔,只是没什么灵智,逮啥吃啥,已经沦落到和野兽无异。

现在身临其境,交谈远比在另一个世界询问更方便。

交谈了一会儿,一人一狐干脆站到了大石头上,由容娘指点着各处方位详解,从这个方向能去哪里,路上大概有什么标志物,一路上可能有什么妖怪,妖怪大概性情如何,最后还讲了许多她也难以确定的传闻,让雾原秋多知道了几个大妖怪的名字——山神、湖神之类的,但其实就是些实力高强的妖怪,或是某个大型妖怪族群的首领,其神号是自封的,仅用来宣称对某处的所有权。

雾原秋默默汲取情报,一时心中更是警惕,以他现在的实力,感觉在壶中界里毫无安全性可言。

增加自身武力的优先级再次上升,现阶段该尽量避免和壶内妖怪们有直接冲突。

他们在这里聊了大半个小时后,灵娘悠悠醒来,随后是风娘,雾原秋马上对“工伤”员工嘘寒问暖了一番,给她们送上热汤热饭,恨不能把她们搂在怀里传点精气过去,或者找把小梳子给她们梳梳毛。

真的辛苦了!

…………

等三只小狐狸更衣用饭之后,精神状态基本也就恢复正常了,看样子只是一时疲累过度,没造成什么永久性创伤,雾原秋直接安心,带上恢复人形的三只狐狸精就开始往狐村进发。

一路上他也没闲着,不停询问三只狐狸精,不停绘制并标注粗略地图,也顺便问问路边的花花草草,这里好多植物都是他从没见过的,看着十分新奇——可能地球上就有,但他也不是搞植物学的,地球上的植物大部分都不认得,更别提跑进壶里来了,该不认识还是不认识。

但收获也有一些,至少能确定这里生态圈很完善,是个成熟的生态环境,而且没有黑夜对植物影响不大,这里的植被越走越茂盛,越来越能感受到一股生机盎然,和鬼树妖的鬼树森林开始有了明显区别。

当然,也有可能喜阴怕光的植物都死光了,或是在生态圈中处在了弱势地位,只能在某个特殊地形里苟着。

野生动物也遇到过,不过这里是容娘她们熟悉的区域,走的也是熟悉的道路,大型猛兽没见到,只是遇见了些小型食草动物,但个个警觉无比,往往只是远远一瞥就飞速逃窜,随便往哪里一钻影子就不见了,想拿来打打牙祭都比较困难。

鸟儿也有,但没见到大型猛禽,一路所见皆是小型鸟类,只在林间飞纵,时不时就要停在树枝之上,看样子壶内果然有着某种禁制,飞行相对比较困难。

昆虫也有,地里钻的、空中飞的、树上爬的,种类繁杂,似乎和地球上没什么区别。

雾原秋边走边瞧,时不时在小本子上记录一下,或用手机拍张照片,准备回去后上网查查或找个图书馆搞搞物种对比,哪怕他也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想来能多了解壶中界一些总是好的,毕竟来一次真的不容易。

容娘、风娘和灵娘一路轮流保持警惕,防备突发危险之余,也好奇地看着雾原秋走走停停,搞不清他到底想干什么,而旅途之中他们又打了一次尖,简单吃了一顿速食品,终于进入了狐村范围。

“那就是我们村子了。”趴在一个小山冈的灌木丛里,风娘指着村子奇怪问道,“为什么要趴在这里,直接进去不就行了?你可以暂时住在我们家……”

她真的很奇怪,一路上雾原秋都坦坦荡荡,到了村子附近反而鬼祟起来,不但要求避着人一路潜行,到了村边也不肯进去,非要趴在灌木丛里,但雾原秋不理她,就趴在灌木丛中拿望远镜远远偷窥,嘴上道:“先等等,我想先看看。”

虽然从四狐姐妹的性情来看,狐人们文明性颇高,并不野蛮,但必要的谨慎还是要有,毕竟人类史上探险家有过无数血的教训了——被土著不小心捅死射死的,被土著捉去煮了吃的,被抓去祭了神的探险家,那真是有大把,他可不想落得那样的下场。

多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他就很小心的在那里观察,发现狐人村落依山而建,果然比较原始落后,基本全是由低矮的茅草土胚房组成,看不出明显的贫富差距,阶级性也不太明显,没什么特别的建筑物,更像某个非常传统的北方村落。

基础设施也齐备,有水井、零散的打谷场和不算太规整的道路,分布得不算太合理,看样子没人好好规划,但该有的都有,特别是围绕村子修有一道半高不高的土胚墙,让村庄有着一定的防御能力,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外敌的入侵。

甚至好像还有人在值守,有不少穿着土布衣服的狐人大汉拿着叉子和长矛坐在村门口闲聊,但真说全是值守的又不太像,好像也有人就是单纯在那里闲聊,和通常的村口八卦场面差不多。

但这些狐人看起来都很强壮,应该比四只小狐狸强不少,真要打起来了,雾原秋觉得自己也许能杀伤几个,不过自己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乃至被一路追杀——据三只小狐狸所说,狐村有六七百人之多,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还不进去吗?”风娘头脑比较简单,见雾原秋许久不动,有些不耐烦了。

雾原秋沉吟良久,拿不定主意要不要现在就去狐村里做客,毕竟这村落实力不弱,有一定组织能力和武装力量,不少狐人可能还有着种种诡异能力,很难防备,万一交谈中对方一个见财起意,把他迷晕了或是强行绑了,他的下场实在就有点堪忧。

虽然他有时也幻想自己是小说主角,特别是慢慢对壶中界绝望的那段时间,他经常这么YY来给自己鼓劲或是麻痹自己,但现在真需要抉择了,他可不敢真相信自己就一定能狗运连天,处处逢凶化吉。

就在他迟疑不决,考虑是不是再去鲛人村落瞧瞧时,狐村村口闲聊的汉子们纷纷起身,开始低头作揖,迎接一个头发胡子皆是花白的瘦小老头。

这马上引起了雾原秋的注意,立刻用望远镜观察起来,感觉这是村里的大人物,而那名瘦小老头儿一抬头就遥遥就向他望来,从望远镜里看,就像在直视他的双眼,令他瞬间汗毛倒立!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