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秋在山岗之上向黄太公询问了许久,细问壶中界的风土人情,还顺便接受了对方的招待,享受了一番所谓的“灵泉灵食”——狐村之所以在此定居,还依山而建,就是因为山中有道灵泉,乃壶中界地脉支流之一,长期饮用对维持后裔灵智极有好处,就是其中蕴含的灵气渐渐一年不如一年,未来有重归普通泉水之嫌。

而所谓的“灵食”也因“灵泉”而来,其实就是灵泉附近的野菜野草,天生沾染了些许灵气,多食可以强身健体,而狐村还特意环绕灵泉种了些稻谷,时不时也运水出山浇地,尽量人工增产,以便更好地强壮族群,就是运水出来的效率有些低,产量一直提不上去,所产大半还是些普通粮食。

像“灵泉”这样的地方,壶中界还有很多,不过多半都被大妖怪、大族群所占据,形成了一个个山头、村落,彼此相隔甚远,只偶有互相抢夺。

比如,隔一两日路程处就有一湖,湖底有块天然灵石,可产灵乳,被湖神所占,而湖侧则有一个鲛人村落,同样沾这块灵石的光,双方一上一下,共同伴生守卫,同样将其视为命根子,谁想动就和谁拼命,连湖也不许外人捕鱼。

而除了“灵泉”这一奇怪之处,其余物产嘛,雾原秋经仔细打问判断,壶中界里的妖怪们只关心灵气多少以及本身是否强大,丝毫没有发展科学技术的欲望,这么多代了虽然有些进步,但水准仍然不佳,仅就农垦方面来说,大概处在春秋战国时期的水准,了不起也就是能和汉初比一比,生活物资方面十分匮乏,连金属器具都极为稀罕——黄太公之所以知道月娘失踪了,三个小的也离家出走,是因为她们带走了一把柴刀,这可是村里的重要资产,被人举报了。

雾原秋品尝着灵泉灵食,感觉对他没什么太大的作用,毕竟他已经够壮了,大概吃了一些只觉比“阴魔丸”差远了,只算聊胜于无——“阴魔丸”可能该算两条性命的精华,比这些稻谷野菜强也应该。

这受了人家的招待,他也从登山包里取了礼物回赠,也就是一袋精盐、两袋白糖。据容娘所说,这些东西在壶里都比较稀罕——他也不怕人家见财起意了,反正只要对方有恶意,他本来就只有拼死一搏这一个选择,更何况黄太公看起来也不是凶恶的妖怪。

然后,他就想求购这些灵泉灵食,想带回去给“量子中间态女友”补补身子,觉得这些温和的补品倒是挺适合她的。

黄太公倒是没有一口拒绝,只是仔细瞧了瞧手中的精盐细糖,又上下打量了一下他,问道:“贵客是要给予他人补身?”

“确实如此,有位朋友先天体弱,这些或许对她有所补益。”雾原秋也没有糊弄人的意思,实话实说道,“要是有对症的药物那就更好了。”

“一些米粮倒是无妨。”黄太公愿意出点血结交贵客,而且这些对他们来说也并不是太珍贵的东西,有灵泉在年年可以出产,只是沉吟道,“只是药的话……补气强身之药方倒是流传下来不少,但现在壶中界灵气匮乏,天生充满灵气的药材早就难寻,要集齐恐怕有些为难,村中现在亦是没有。”

雾原秋沉吟了一会儿,觉得先有些灵食也不错,倒没急着许诺交换成品药丸,又问道:“有灵食就很好了,但不知壶中界中有没有什么修炼法门?”

“各族大多各有异术,也都有些修炼之法,只是不知对贵客是否有用……贵客是人族吧?”黄太公倒是也十分坦诚,直接点明困难——壶里关的全是妖怪囚犯,自己都顾不过自己了,谁会管人族怎么修炼。

雾原秋不死心,追问道:“之前各族不是和人族混居过吗,就什么也没流传下来?有些残片也好。”

黄太公摇头道:“村中没有,其余各族不得而知。”

雾原秋微微有些失望,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也没太沮丧,而黄太公这时也按捺不住好奇心了,小心问道:“不知贵客可否向小老儿讲述一下原界之事。”

壶中界中口口相传的“史料”只到人族击溃百族,成为原界主宰为止,后面的事就完全不清楚了,雾原秋也就挑挑捡捡开始叙述后来发生的一切——灵气最终彻底消散,天地间再无呼风唤雨之大能,人类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修行者变得十分稀少,现在算上他也所剩不多。

他的话半真半假,但也不算在说谎,他觉得自己该算修行者,而且这么说一说,也算为自己多添份保险,免得强弱过于失衡,对方不小心起了歹心,毕竟现在很像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

这次换了黄太公细细追问了起来,想更多了解一下原界的现状以及魔气入侵的情况。这是他的责任,全族五六百口人,在壶中界生活得确实艰难,甚至不排除未来某一天,灵气完全消失,整个狐人一族就此覆灭,全部退化成野狐狸的可能性。

…………

“阿齁,你到底去哪里了?”

佐藤千岁又在LINE发了一条留言,上面还排着二十多条差不多的消息以及十几张“暴怒猫猫.jpg”,但这次也一样,等了许久雾原秋都没有回复,电话同样也是拔不通,令她十分担忧——最开始是很生气的,这阿齁不来上学竟然不早早向女朋友打报告,发了个消息人就失踪了,怎么也联系不上,但一天多的时间过去了,还是人影不见,就不得不让她担心起来。

雾原那家伙,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他身上可是有许多神秘的地方……

犬金院丽华也有些郁闷,还以为以后和新朋友们一起天天吃午饭呢,没想到第二天朋友就少了一个,第三天了朋友还是只有一个,连下午想一起游玩都不行了,雾原秋不在,佐藤千岁根本没有出去闲逛的兴趣。

她在那里无趣地拔弄着便当,向佐藤千岁问道:“现在怎么办?”

佐藤千岁觉得不能等了,直接道:“下午放了学,我去他公寓看看!”

她怀疑雾原秋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别说作为女朋友了,就是好朋友也该去找一找,尽可能地帮帮忙——那家伙好讨厌,什么也不肯告诉我,总是让人担心,要是找到他了,非好好骂他一顿不可!

丽华没反对,反而精神一振,寻找雾原秋也是件挺好玩的事,马上高兴道:“我也去,我有车!”

佐藤千岁看了她一眼,觉得带上她也行,毕竟她有辆汽车,找人倒是挺方便的。

等下午放了学她们就一起出发了,很快赶到了雾原秋的公寓。

丽华下了车就“唰”的一声打开了小扇子,遮掩着口鼻,强忍着不适道:“他怎么住在这种地方?”

佐藤千岁横了她一眼:“不是谁都像你一样有个富豪爸爸。”

丽华不吭声了,跟着佐藤千岁上了楼,好奇地左右打量这幢廉价公寓,这种地方她还真是第一次来,颇觉开了眼界,而到了雾原秋公寓门前,佐藤千岁敲了敲门,发现里面没反应,不由又趴在门上细听里面的动静——阿齁不会晕倒在家里了吧?那家伙很爱瞎练的,是不是把自己练出问题了?

但还什么动静没听出来了呢,隔壁的门开了一条缝,小花梨听到外面有声音想瞧瞧什么情况,倒是认出了佐藤千岁,对这个曾经到过雾原秋家里的漂亮大姐姐有印象,马上就奶声奶气地提醒道:“大姐姐,大哥哥不在家。”

佐藤千岁也认出小花梨了,连忙蹲下笑问道:“那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小花梨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而佐藤千岁大失所望,但觉得前川美咲可能知道,又问道:“你妈妈在家吗?”

“不在,妈妈上班去啦!”小花梨十分乖巧,“只有我和月姬姐姐在家。”

“月姬姐姐?”佐藤千岁从没听雾原秋提过这个人,连忙顺着门缝往里张望,果然看到一名艳丽的少女正在那里看电视,看得专心致志,对外面的事充耳不闻,而身边趴着沙太郎。

她连忙问道:“这位月姬姐姐是谁?能叫她过来说话吗?”

“不能哦,她不会说话的,大姐姐!”小花梨才三四岁,表达得不是很清楚,她其实是想说月娘不会说日语,日常无法交流,但听到佐藤千岁耳朵中,立马就把她和患有失语症的前川美咲联系到一起了——难怪听到外面有动静都不过来,原来也是个不能说话的可怜人。

至此她毫无办法了,只能起身道:“要是你见到雾原,让他马上给我打电话。”

小花梨马上乖巧点头,直接把门关了,回去接着和沙太郎玩,而佐藤千岁越想心里越委屈。

这阿齁,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你不知道这样我会担心你吗?

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女朋友?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