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就是湖神晁风?”雾原秋远远趴在山头,用望远镜偷窥一只在湖中小岛上溜达,似兽非兽,似蛇非蛇,长得很像蛇颈龙但身上生有鳞羽、颈后生有鬃毛的怪物。

这次他学乖了,隔得距离非常远,就算对方也会占卜,可以预知他的到来,他也有足够时间撤退,但这导致风娘根本看不清晁风长什么样子,伸手就去拿他的望远镜,好奇道:“给我看看,我还没见过呢!”

但她刚一抬手,容娘就用力打了她一下,低声训斥道:“不准胡闹!”

风娘老实了,悻悻往一边挪了挪,小声抱怨道:“他都没说什么……”

“保持安静!”容娘更严厉了。

风娘彻底闭嘴了,趴在一边连动也不敢动。

雾原秋在旁边瞧了一眼,自从狐村一别后,因黄太公过于客气,分别时还叮嘱了容娘几句,导致现在容娘对他态度大变,也开始恭敬起来,如对大宾——黄太公对狐村村民影响力非同一般。

不过雾原秋觉得有些别扭,自己又细细看了一会儿,记好了晁风的体貌数据,便把望远镜给了容娘,笑道:“你们也看看吧!”

以前那么相处就挺好的,规矩也不必太严,免得她们心生压抑提升了离职率。

容娘其实也很好奇,她本身就求知欲比较强,眼见望远镜递过来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到了手里,也趴在那里望向了晁风——她们三个都只听过这位湖神大人的传闻,从没亲眼见过它的英姿。

风娘又开始激动了,在一旁拼命催促:“快点,他说轮流看的,该我了!”

灵娘也在旁边怯生生等着,一副想看又羞于伸手讨要的样儿。

雾原秋也不再管她们,只是望着湖中岛上的黑点,默默回忆从黄太公那里搞到的情报,和刚才看到的景象相对应。

晁风,乃传说中的龙种,种属是嘲风——这种属据传乃应龙OOXX了一只大鸟搞出来的,是瑞兽之一,实力高强,能镇妖魔,喜登险据高,也就是喜欢往悬崖上爬,或是经常盘踞在海面尖礁之上。

同时也是长生种,寿命非常之悠长,就连黄太公也说不准这家伙是在壶中界出生的还是一开始就被抓进来的。

至于性情嘛,不吃人——要吃人就不是被抓进壶里,怕早就被搞死了,但本身性情却不能算是温顺,不然也不可能被抓进来。

这帮家伙有个毛病,很虚荣,登高后喜欢起舞,自己起舞还没意思,需要有观众,观众看完了还得叫好,不叫好它就要打人。

比如,渔船要是看到它在礁石上起舞展现优美身姿,却不大声高呼挥舞手臂助兴,它是一定会把渔船掀翻的,然后将渔夫们拎到礁石之上,直到这些人含泪赞叹之后,它才会考虑放人。

总而言之,是种非常有恶趣味的妖怪,有点特立独行,非常自我。

现在这只名曰晁风的嘲风也有这坏毛病,日常待在湖底沉睡,哪天兴致来了就会到湖中岛上溜达,攀高起舞,湖中或是湖边劳作的鲛人们就要大声欢呼,赞叹它的雄美身姿,而只要这样做,晁风就不会去鲛人村子里捣乱,也会任由鲛人们出入湖中,甚至去湖底多少取些灵石乳它也不会多计较。

鲛人们也没意见,以前这里的湖神不是晁风,是只大王八,管理可比晁风严格多了,湖底根本不准去,灵石乳基本不给,还要求鲛人们进贡各种农作物,就仗着鲛人们不好搬家奴役他们,直到晁风顺河而来,看中了这块“宝地”,将大王八打跑,他们才算是轻松了一些——他们非常欢迎晁风留在这里的,实力高强又要求不高,是个好用又廉价的保护伞,都经常自发性的运些大石头上岛,以方便晁风堆石山攀爬,生怕它走了。

所以,现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湖成了鲛人们的地盘,以前狐人们偶尔还能来这里捕鱼,因为只要别去湖底大王八一般不管,鲛人们那时也懒得理,但自从晁风来了后就不行了,鲛人们的主人翁意识马上就上去了,直接将来偷鱼的狐人打跑,甚至捉了送到岛上去给晁风当观众,折磨个欲仙欲死才放走,导致狐村已经近一代人未曾再靠近这个湖。

雾原秋这次也算来得巧,晁风刚巧睡醒在岛上溜达,他这才能一睹“瑞兽”之全貌,但他暂时没有登岛和它攀谈的想法,因为晁风根本不讲理,又非常喜欢新观众,万一被它仗着实力高强扣住了,要他们一人三狐在岛上鼓掌赞叹拍马屁,极有可能短时间内无法回去。

实力才是根本啊,没实力有些事最好先别做,就算想和鲛人们做交易,最好也要通过狐村来进行,反正狐村人够多,每次就算被扣住个五六个也无伤大雅——又不会死,就是在岛上待一段时间,拍拍马屁罢了。

雾原秋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觉得以自己当前的实力,还是该联合狐村的,起码也该给他们一个中间商的地位,而正思考着,突然听到灵娘小声惊呼起来:“它爬上石山了,在……在……”

“给我看看!”风娘马上就把望远镜抢了过去,放到眼前一瞧,顿时“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看样子晁风的舞姿不怎么优美——也就距离够远,要在湖里敢这么笑,她估计要被晁风拖上岛一顿毒打。

而她还没看几眼,容娘就把望远镜抢来过来,递给了雾原秋,示意他赶紧瞧一瞧,别误了他的正事。

雾原秋心里有些舒服,很好奇黄太公叮嘱了她什么,但又有些警惕黄太公对容娘影响这么大,不过嘴上柔声道:“你也没见过吧?你先看一看,也算难得的奇景。”

他才不关心“瑞兽”起舞是什么样子,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实力”、“实力”以及“实力”,恨不得明天就能在壶中界里直着走、横着走、斜着走、倒着走,反正各种走,想怎么走就怎么走,不必只能远远这么偷窥。

容娘迟疑了一下,匆匆拿起望远镜瞧了一眼,唇角的笑意若鲜花绽放却又飞快敛起,再次将望远镜递给了雾原秋,而雾原秋也就接过看了一眼——好家伙,难怪别人要笑,这家伙现在伸着长长的脖子,平展着前肢,冲着天空展现身姿,活像只大鹅。

但他也就看了这一眼,现代社会培养出来的笑点不是一般地高,他马上又开始观察起了鲛人以及鲛人的村落。

鲛人,据黄太公所述,也可以称为泉客、泉先,以前生活在南海之滨,乃人鱼之属。同样不吃人,属于性情比较温和的妖怪,就是领地意识比较强,不喜欢外人到他们的地盘上乱晃——不管是别的妖怪还是人族,他们都不欢迎,非常自闭。

雾原秋猜测这可能也是一支被保护性关押的族群,不曾和人族有过太大的矛盾,至少没有血仇,但偏偏又是异种,所以死罪可免,但还是混了个无期徒刑。

也算是一群倒霉蛋吧!

而细瞧之下,其和狐人一样,也有两种形态,以方便陆地生活和水中生活。

水中的样子该是他们的原态,上半身似人,下半身是鱼,鱼尾硕大,指间有蹼,臂上有鳞,乃至脸颊两侧都有浅浅一层,看起来怪异之余又有些非同一般的美感,同时也有穿衣的习惯,哪怕在水中都不例外——他们不分男女都套着一件浅灰色、明显浸不湿的衣衫,衣料相当神奇,就是裁剪水准不太行,就像个麻袋一样套在身上,这会儿正随着他们猛力拍打鱼尾一鼓一鼓的。

之所以拍打鱼尾,击起冲天水花,这是在给晁风助兴,这年头当妖怪也不容易。

陆地上也有鲛人,不过这就是人形态了,大概和狐人族一样,觉得人形态生活比较方便,但和在水中的鲛人穿着一样的衣服——在陆地上看起来就顺眼多了,有些像传说中的一口钟,就是把块布剪几个洞套在身上,就露出脑袋和手臂,不过因衣料的关系,笔直的垂下显得很顺滑。

在陆地上的这帮也在望着岛上欢呼,给晁风大声叫好,有种演唱会疯狂打CALL的感觉,比狂热粉还狂热粉,大概……他们真的很想晁风能留下来,至少希望那大王八别回来。

雾原秋仔细瞧了瞧鲛人们,又将目光投入了他们临湖而建的小村庄,发现比狐人族就差远了,以竹木为主的房子乱哄哄的七零八落,看起来像一堆违章建筑物挤在了一起,倒是湖边的稻田排列得还算整齐,也种了一些蔬菜,看样子过着半耕半渔的生活。

至于特产嘛,鲛人生产鱼油、鲛油,也织鲛绡——大概就是他们身上套着的那些布料,别的没有了,最多再算上种族特长,也就是精通水战,在水里打架一个顶仨,上了岸两个顶不了一个。

但据黄太公介绍,鲛人中的智者掌握有不少对人族的大补之物,同时也比狐村掌握着更多关于远古人族的信息,毕竟他们本体就是半人半鱼,曾经从人族那里借鉴过不少东西,应该有相关积累。

严格来说,鲛人村比狐村更有价值,就是非常难以打交道,动不动就把外乡人捆到岛上当观众去了。

雾原秋在那里细细观察了一会儿,心中渐渐拿定了主意,转头对三狐说道:“可以了,咱们走吧,再去别的地方瞧瞧!”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