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楼梯又上了两层后,雾原秋隐隐就听到了一阵吵闹声,就和养猪场暴动了差不多。

这不用猜也知道女子大学志愿班在哪了,他顺着声就过去了,站在门口隔着玻璃一瞧,发现班里正群魔乱舞,比壶中界还像妖怪聚集地——有女生拿着扫把在弹“贝斯”,疯狂摇头,一头长发甩来甩去;有些女生在吹肥皂泡泡,或大或小的泡泡飘得满教室都是;更多女生在打闹谈笑,不时就搂在一起“咚咚”地跳,好像打算把楼板踩塌一样。

难怪女子大学志愿班风评不好,佐藤千岁说起来就要撇嘴,雾原秋隔着玻璃看了一眼头皮也是有些发麻。

但来都来了,他还是想把饭团给三知代。

第一,三知代很强,他尊重她,需要履行当初的承诺,拿到好处后分给她一份,佐藤千岁有什么她就有什么,他不想失信被她瞧不起;

第二,第二次魔潮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他希望能交好三知代,毕竟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身边多个关键时刻能帮忙的人,或者在紧急时刻可以托付某种重任的人,说不定哪天就能救条命;

第三,他相信三知代就算觉察到了古怪也不会出卖他,或者起了别人贪念,她和病猫虽然一直斗气,但关系绝非一般,不可能做那样的事,外加她还是神道极意流的嫡传弟子,天生的无政府主义者,这就更加可信。

综上所述,他觉得三知代是当“打手”的好人选,值得培养,所以强化身体也要算她一份。

他拿定了主意,轻敲了一下门后,便把门缓缓地拉开,而教室内的女生们玩闹得正欢,一时没看到他,直到一个小女生和他对上视线为止。

小女生的嘴巴立刻成了“O”型,接着尖叫了一声:“有男生!”

整间教室突然就安静了,近四十双美目齐齐望到了雾原秋身上,接着瞬间大乱,讲台上疯狂甩头的几个女生首先扔掉了扫把,红着脸就往座位上逃,顺便还赶紧打理头发,其余女生也是或羞或怒,东躲西藏,有些不知所措——女子大学志愿班和普通班级不是一样的课程,连放学时间都不一样,她们一直偏倨一隅,风气真就和女校差不多,基本没男生来她们这里。

现在莫名其妙来了一个,看起来还挺帅,这就有些令人难堪了。

“哪里有男生?”

雾原秋正不知道怎么办好呢,隔壁班级冒出了几个脑袋,女子大学志愿班一年级一个,现在一二三年级的三个班就在这条走廊上一字排开,这几个伸头出来的是二年级的学姐,看着雾原秋表情很是古怪:“喂,小子,这里不准男生来,你不知道吗?”

还有这种事?原来私立清水高校里面还有禁地?

雾原秋真没听说过,但也不想和高年级的学姐起冲突,哪怕他一个人追打几十个女生毫无问题,谈不到一个怕字——事情根本不可能那么办,他连忙道:“抱歉了,前辈,我只是来找个人,马上就走。”

“找谁?是不是想向某个人告白?”二年级的女生冒头得越来越多了,表情还很严肃,而走廊更里面的三年级也开始有人探了头出来观察情况。

“不是。”雾原秋连忙摇头,给他三个胆子也不敢,“我只是给三知代同学送些东西。”

“三知代?”几个二年级的女生面面相觑了一下,不再过问了,立刻缩回了头,明显三知代在这个小圈子里颇有威名,而三年级那边听到对话,刚出来的几个女生又优雅地转了个弯,也回去了。

真该去南家拜访的,雾原秋有些后悔,但赶紧看向了一年级的班内,而此时班内已经完全恢复正常,近四十个小淑女坐在里面,就连窃窃私语都透着一股子贤淑典雅之气,让雾原秋赶紧揉了揉眼睛,差点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这也太神奇了,这和刚才是两帮人吧?

那边也有人在叫三知代了,轻声呼唤道:“南同学,南同学,有人找你。”

三知代正睡觉呢,被人推了好几下才醒过来,丝毫看不出半点“青鬼姬”的风采,被强行叫醒后,眼神很迷茫,额头还有道红印子,用手背擦了擦口水,皱眉望向了门口,一时竟像是没认出是谁来。

雾原秋赶紧招了招手,示意她快出来,这一耽搁上课铃随时会响,老师随时可能会过来,而三知代也清醒些了,倒没不好意思,起身就出了教室,奇怪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雾原秋瞧了瞧教室内几十双好奇的眼睛,伸手一指侧楼梯:“那边说吧!”

三知代明显不怕风言风语,跟着他就过去了,而雾原秋也就直接把保鲜盒给了她:“这是说好的报酬。”

三知代伸手接过,微微歪头看了看里面的六个淡黄色的野菜饭团,面露不解之色——这是来搞笑的吗?给我六个饭团是什么意思?挑衅我,准备再打一架?

雾原秋马上解释道:“能增强你的身体素质,很难得。”

“增强身体素质?”三知代马上来了兴趣,但表现得还是比较谨慎,仔细问道,“含有类固醇之类的药物?”她不可能吃那种东西,灵活敏捷是她最大的优势,放弃那个她战斗力掉一半都有可能。

“没有,不是违禁品,不会影响你参赛。”

三知代放心了,毕竟她知道雾原秋身上有些神秘的地方,又细数了数饭团:“只有六个?阿鹤拿到了多少?”

“也是六个,每天都有。你先吃吃看,要是觉得有用,我以后每天也给你带一些。”

“能把身体素质提升到你这种程度吗?稍差一些也可以。”三知代也知道自己的缺陷在哪里,她受性别所限,基本不存在和别人拼身体的可能性。

“也许,现在不清楚。”雾原秋表现得很有耐心,这苦练十余年,精通实战技法还可信的人可不好找,这是未来在这个世界对抗魔潮的可靠战力。

三知代没疑问了,终于把饭团收下了,轻轻鞠躬:“谢谢。”

她准备先吃吃看,反正雾原秋也没理由害她,但随着她的动作,黑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垂下,清爽又动人心魄,让雾原秋差点不小心伸手去摸,赶紧低头回礼:“不客气。”接着他又说道,“那个……我先回去了,下午训练重新开始,你要有时间就过来。”

他觉得得走了,不然容易犯错误。

“等等,刚好你来了,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

他想走,三知代却不肯放过他,轻挽了一下耳侧的秀发,犹豫着问道:“你……最近有没有遇到奇怪的事?”

雾原秋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三知代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想了一会儿才轻声说道:“大约六天前,我受邀去神社表演纳奉剑舞,为大祭驱邪,当时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身体好像被束缚了,周围的空气突然变得粘稠……以前我从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你有遇到过吗?”

“是错觉吧?”雾原秋没放在心上,这丫头经常夜里出去干坏事,白天脑子不清醒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三知代摇头道:“不是错觉,我的感知不可能犯错。这一周的时间我连续尝试了几十次,还去过多次神社和葬礼,在有仪轨或没有仪轨的情况下都进行过纳奉剑舞、斩哀剑舞,同样的情况出现过两三次,空气中好像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但感知到后,一瞬间整个世界都鲜活了,身体也很兴奋……很难说清的一种奇妙感觉,你没遇到过吗?”

整个世界突然就鲜活了?雾原秋猛然警惕起来,怀疑天地受之前阴魔侵袭的影响,或多或少分泌出了一点点“灵气”,结果就被三知代无意间感受到了。

但是,他什么也没感觉到,只觉得这个世界一如以往,丝毫没有变化。

该死,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吗?三知代就是那种天生的强者?或者是她运气比较好,借着宗教氛围才能有所觉察?

他一时之间都有些嫉妒了,但这小小的嫉妒心很快就消散,他一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中人之姿,顶多也就能说声不好不坏,没必要和人比天赋。

只是这事他也无法向三知代解释,干脆摇头道:“我没有遇到过。”

三知代也就是问问他,她之前也隐晦问过一些神官和僧侣,但答案太神学,她觉得没用。自己也查过一些古籍和问过家里人,但同样没有收获,现在也只是因为雾原秋是她认识的最强同龄人,所以才想问问他有没有发现什么,他不知道也没关系。

她点点头:“那我再问问别人吧,回头见!”

她在这种事上真的一根筋,不信自己会出现错觉,准备再研究一下这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奥秘——这事她总觉得怪怪的,在进行了一系列在她看来毫无意义的动作后,竟然让她的动作出现了偏差,还疑似出现了幻觉,这也太奇怪了。

双方就此分别,各有一肚子心事地回了教室,而这会已经到了上课时间,三知代向老师道了歉,回了自己座位正准备趴下接着睡,但看了看手里的保鲜盒,饿了,也不管老师在上面照本宣科,直接拿出一个饭团就咬了一口——女子大学志愿班不追求文化课成绩,她们也不是奔着御茶水这种有“女子东大”之称的名校去的,反正回头随便上哪里混个文凭就完了。

她趴在课桌上,低头“吧唧吧唧”吃起了饭团,觉得味道一般,倒是米很有嚼头,但很快她恍神了一下,只觉得又有了之前进行纳奉剑舞时的感觉,世界恍然不同,自己的身体隐隐在雀跃。

虽然只是一瞬间,这种感觉马上就消退了,她还是“唰”地一声就站了起来,在老师错愕的目光中紧紧握了握拳头,总觉得自己身体里多了一丝丝与众不同的东西。

难以捉摸,不可描绘,很像是……错觉!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