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相对还极为淳朴的狐村村民来说,热气腾腾、雪白雪白的大米饭,饱含盐份和香料、一咬就流油的大块猪肉,让雾原秋很快就从“可疑的外乡人”升级成了“村子的好朋友”——要搁游戏里来说,就是雾原秋花了七十多斤大米和两根猪后腿,把狐村的声望从“冷淡”刷到了“友善”。

当然,送上的酒也加了不少分。

狐村虽然也酿酒,但那是高端奢侈品,唯有祭祖时每人才能分到一小口,顶多也就尝个滋味,而雾原秋很大气地一人送了两大杯甜酒,让这些一路疲累的狐村村民爱不释手,有不少人都舍不得喝完,每抿一口都要品味许久。

山谷外很快变成了篝火野餐会,少数酒量不太行的狐村村民已经开始大声说笑起来,脸侧都生了毛,要不是舍不得肥肉白饭,八成已经开始载歌载舞。

原秋则陪着黄太公用饭,其间也没谈什么正事,就是介绍一下碗碟食材,说说风俗人情——老头穿过森林,少说也饿了二三十个小时了,怎么也要让人先吃舒服了。

黄太公作为狐村村老,年纪太大,牙齿太少,自然单独享受小灶,雾原秋很尽心地给他准备了大量绵软的糕点,还有肉松、鱼松之类的小吃,主食则是鱼籽拌饭,同时酒自然也不可少,单独给他备着一瓶上好的清酒。

本来还有些担心他喝不惯,或者嫌弃清酒不好,毕竟曰本酒是世界公认的马尿,但出乎意料,老头对清酒很满意,连连赞叹酒质清醇,直夸雾原秋有心。

大概他们村子里酿的酒更糟糕,浑浊得厉害。

约一个小时后,黄太公轻呷着绿茶,把玩着价值220円的松纹瓷杯,受着这超规格的招待,也心下感叹起来。

他不在乎自己吃得有多好,在乎的是雾原秋这份心思。他故意慢悠悠吃饭喝酒,雾原秋明明是个少年,竟然也能耐得住性子,陪他扯些不着四六的话,云山雾里没有半点不耐之色,明显是个很懂得体谅别人的人,这种人一般都值得交往,不会把人用过就扔。

他放下茶杯,捶了捶老腰,微笑致歉:“年纪大了,性子就慢,拖拖拉拉差点误了正事!”

雾原秋不在意,壶里一小时,放在正常世界也就十七八分钟的工夫,花这点时间吃顿饭休息一下,他要是着急那也太没人性了。

他连连摆手,笑道:“哪里的话,不过若是您休息好了,那咱们就看看我这边的东西?”

“有劳了。”黄太公马上起身,随着雾原秋去瞧准备交易的样品。

他们这一起身,马上引起了胡备的注意。他犹豫了一下,恋恋不舍地放下了碗筷,将杯中的甜酒一饮而尽,起身也跟在了后面——他倒要看看雾原秋这里到底有什么好东西,竟能把狐村家底掏空。

雾原秋也不在意,冲他一笑就给黄太公介绍起自己能提供什么——简单一句话,要什么有什么,吃穿住行所需一切,他这里应有尽有。

背靠现代社会,他就是硬敢说这种大话,底气十足!

黄太公则一样一样看着,精盐雪糖他之前见识过了,但看着一包包摞在一起还是很震撼,此外像是绵软的布匹、各种锋利便捷的工具,也是让他大开眼界。

他虽有智慧,却根本无法想象现代社会可怕的生产力,根本想不出如何把布织得这么细密结实,怎么做到十余丈连绵不绝,根本想不出为什么这些金属工具轻便又坚固,还几乎一模一样,连涂漆部位都分毫不差。

另一个世界,是他难以想象的世界,他想不出那里的人族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很想说一句巧夺天工,但他活了这么久了,定力相当不错,眼中有赞叹,有困惑,脸上表情却没有多少惊讶,只是连连微笑颌首,表示这些东西都是有用之物,雾原秋准备得相当妥当。

倒是胡备这条狐族大汉脸上的惊色渐渐遮掩不住了,拿起一把小斧头,看着厚实的斧背,敲击着坚硬的斧面,刮蹭着锋利的斧刃,不敢相信如同雾原秋所说,这东西仅是用来劈柴的——他身上祖传的青铜短剑,估计能被这斧子当柴劈。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背蒌,那里面是狐村存粮中几乎全部的灵米,差不多有五十石之多,而搬空了这些,狐村也就剩些普通米粟,根本就经不住吃了——狐村要灵米和普通粮食混在一起吃,这样才能支撑他们这些大肚汉劳作狩猎,单吃普通粮食,凭他们的那些薄田根本经不住糟蹋。

所以,他之前非常反对黄太公掏空家底拿来换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在他看来那和送给雾原秋没什么区别,但现在瞧瞧,雾原秋拿出了更多更好更实用的东西,五十石灵米似乎还带少了,想来换不了太多。

那换什么就是个问题了,只是……这里的东西样样精美实用,放弃哪样他都舍不得,甚至一瞬间他都生出强抢的心思,但好歹他也不是一勇之夫,只是长得凶悍,其实行事颇为谨慎,转眼就打消了这念头。

不说雾原秋实力肯定不弱,还是黄太公认定的“本族贵人”,就是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毕竟雾原秋随手就能拿出这些好东西,自己就算成功抢了他这一次,他怀恨在心,将来收买交好其余妖怪族群,汇成一股前来报复,狐村未必能顶得住,一个没弄好就是灭族之灾,怎么想怎么不妥当。

但换不了多少,好可惜……

“胡兄也尝尝。”

胡备在那里沉吟犹豫,雾原秋则正给黄太公介绍火腿肠和午餐肉,给老头剥了一根尝尝也没忘了身边的大汉——这厮拿着把斧头在咬牙切齿,他不注意都不行,全身肌肉似紧非紧,处在随时可以开打的状态,想用火腿肠赶紧把斧头换过来。

好在胡备确实没多少歹心,狐村有黄太公镇着,戾气不重,行事还算正直,这狐人大汉马上放下斧头接过了火腿肠,细嗅了嗅,立刻咬了一口,顿觉美味——这些狐人的口味竟然偏向人类小孩子,觉得含淀粉的火腿肠比纯肉还好吃。

雾原秋又随手剥了一根给他,这东西不值钱,他有时都买来安抚沙太郎,比如沙太郎在家陪小花梨,结果被小花梨贴了一身贴纸时,他就会给沙太郎几根,算是他看孩子有功,发一下额外的奖金。

他给完了胡备,又瞧了瞧狐村村民不少也在眼巴巴望着这边,赶紧又吩咐月娘几个人道:“让大家也尝尝,东西也搬过去让大家看看。”

这些是样品,买得不多,整个狐村六七百口人他是请不起,请二十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而这些人就是宣传的种子,方便以后他渗透狐村上上下下,可以算进广告费里——开拓市场总是要投入的,法棍殖民非洲时,都懂得用糖果开路,总不能他连法棍也不如!

狐村村民早就在旁边看得眼热,只是不敢打扰黄太公和“村子的好朋友”商谈大事,这才在一旁勉强忍耐,眼见雾原秋同意,连忙开始催促月娘几个让他们也尝尝鲜,见识见识好东西。

月娘几个马上开始发放,或是帮着泡面,或是递火腿肠,又或者教村民开马口铁罐头,继续忙得热火朝天,而这帮村民最少的也吃了七碗饭一斤肉了,竟然还能吃得下,又迅速败倒在速食拉面和火腿肠的脚下。

垃圾速食品在壶中界好像颇有市场,人类没白花了数十年改良配方和工艺。

至于铁器和布匹,更是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当场试用的都有,甚至有几个机灵的狐人已经开始暗中向月娘、容娘询问价格,他们也有私产,不管村子换不换,反正他们自己已经开始想换了。

场面顿时热闹起来,议论声就像马蜂炸了窝,嗡嗡一片,而黄太公也不阻止,只是捋须随着雾原秋继续把所有样品看了一遍,又听了雾原秋讲了讲可以提供但暂时没有样品的东西,最后轻叹一声——雾原秋能提供的好东西真是太多了,甚至包括很多技术转让,保证能提高狐村的亩产一倍以上。

他来之前曾有过预想,雾原秋敢请他来肯定不会拿出一般货色,但万万没想到竟能夸张到这种程度,甚至猜测雾原秋在他那一方世界乃是巨富一枚。

他暗暗叹完了气,向雾原秋苦笑道:“好物什真是太多了,小老儿却有些吃不消,贵人若要什么,尽管直言吧!”

这些好东西五十石灵米能换,他都不信,而且他也不想换这一次,他想要长期交易。

雾原秋心中也松了一大口气,觉得总算成了,但先客气道:“老人家莫要妄之菲薄,我在壶中界人生地不熟,以后还要多多仰仗贵村。”

黄太公微微颔首,心中稍稍舒缓,而胡备已经忍不住了,眼看这些好东西有戏,抢先问道:“那你到底需要什么?”

要是想讨类似月娘之类的少女当小妾,那就好办了,他有两个女儿,十一个侄女,个个不比月娘她们长得差。

好在雾原秋不好色,也不想当人口贩子,直接低声道:“我希望狐村能继续提供灵米灵泉,以及帮我寻找灵药、关于魔物的一切资料和人族的修行功法,而且要以狐村的名义行事。”

以狐村的名义行事,这能免得山神湖神找到他头上来,能拖多久就拖多久,而狐村人口众多,壮丁少说也有近二百,结队四散寻找,怎么也比他自己在壶里瞎找强,而且他相信在自己已经展现了足够好处下,黄太公和胡备不会有拒绝的余地。

他们不来也就罢了,来了就一定会答应这笔交易,哪怕黄太公想拒绝,胡备和村民们怕也不会答应。

吃了肉,见识了另一个世界的富饶,乃至利益开始捆绑后,大家以后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