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四点时,雾原秋方带着四狐返回了他那间小破公寓,手里还拿着一份清单。

交易最终达成,狐村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替他搜寻所需的一切,可惜他身上没有王霸之气,狐村完全没有送上妹子再白白当牛做马的意思,还是委婉地进行了讨价还价,最终从他这里挑了不少的东西。

生产工具和农业技术排在第一位,狐村需要大量的铁制农具和更有效率的耕种技术;

铁制的武器、防具,包括一定量的弓弩箭矢,以便提高狐村搜索队进入陌生区域的安全指数,壶中界里也不算太安全;

提升生活品质所用的酒、盐、糖、茶、香料和大量生活日用品,这些是给搜索队的报酬;

大量的肉食,这也是报酬之一,因猪、羊、牛等活物不好通过森林,黄太公和狐村村民经过商议后,索要了大量的火腿肠、午餐肉罐头;

最后,因为狐村需要抽调几乎所有壮劳力参加搜索行动,外加以后要将大部分灵米提供给雾原秋,雾原秋还需要帮狐村填补一定的口粮缺口,再额外付给狐村半吨左右的普通粮食。

当然,这些都是下次交易的事了,狐村承诺下次带来人族的修行功法、关于魔物的各类传说以及一定量的灵药,到时由雾原秋决定该付多少东西。

初期交易就是这样子,相当于一种以物易物,非常原始,但雾原秋看着这份清单,深感养兵之花钱,觉得自己瞬间就要从穷光蛋奔着负翁去了——他不打算过分压价,毕竟要长期合作,压价这行为过于短视,必须让狐村劳有所得,辛苦之后可以满心欢喜,他们以后才能更加积极主动。

而且支付报酬也是暂时性的,只要他的实力提升上去,敢于直面晁风等大妖怪了,他就不必躲在石山之中请狐村出面,完全可以大摇大摆进驻狐村,把那里改造成他的前进基地,开始大规模种田,自身造血,合理统合狐村给他干活,乃至统合附近的妖怪族群,让他们集体打工。

甚至将这些人喂饱了,离不开高品质的生活了,在未来某一天,他也许都能组织妖怪联军,带到壶外去和魔物打群架。

只是想迈出这第一步不太容易,先期投入有点大,下次采购的钱从哪里来都是个问题。

他在那里对着至少要让200人吃好穿好用好,乃至武装起来的巨大资金缺口心烦,四狐已经洗白白了,正凑在那里分享一瓶可乐,小声说笑,表情也是十分兴奋。

她们以前在狐村地位不高,属于小辈里面的小辈,就靠着父母留下的几亩薄田以及替村民们干零活度日,而这次大出风头,二十几条村里有名的好汉对她们软声细语,虽然称不上巴结,但明显尊重了许多,这令她们十分开心——背靠大树果然好乘凉,她们再也不是以前那不受重视的小狐狸了,也能大声说话了。

毕竟,她们现在是一代“巨富”、“狐村贵人”、“强大的人族修行者”雾原秋的……侍女。

是的,狐村村民大部分把她们当成了雾原秋招揽的待女了,甚至都有人想替自家女儿报名,也送到雾原秋这里来工作,只是被她们不约而同地拒绝了,连通知雾原秋都没有——就这一块肥肉,她们姐妹都不够分,别人就别来凑热闹了。

这也更坚定了她们想谋求一个身份的想法,这会儿在那里喝可乐休息,说说笑笑间也在暗中讨论怎么才能从那该死的笼子里出来,由打工狐升级成打工人,再由打工人升级成老板娘——封建时代的山村小狐狸,也就这点追求了,连容娘都不例外,同样觉得女性有个好归宿才是最重要的事。

她们在那里喝了一瓶可乐,又吃了一些零食,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拟定了计划,紧跟着就行动起来。

她们推选出了一个倒霉蛋,也就是最老实胆小的灵娘,过来怯生生问道:“贵、贵人也累了很久了,要不要吃些东西,喝杯茶?如果没有别的吩咐,那我们……”

雾原秋恍然回神,暂时从缺钱的烦恼中走出,瞧了她一眼,对这个平时不吭不响,不争不抢的灵娘倒是态度相当和缓,微笑道:“不用了,你们只管休息就好。还有,不用叫我什么贵人,听起来怪怪的,直接叫我雾原就好。”

接着他又瞧了月娘、容娘和风娘一眼,脸上的笑容更盛,这次四狐的表现他非常满意,哪怕平时懒懒散散的月娘,你真给她分派了任务,她也老实干了,不愧是过惯苦日子的村姑狐狸精,而最让他安心的是,这四只小狐狸从头到尾只做了他吩咐的事,没有向黄太公或是狐村村民说些不该说的话,没白养着她们。

是些好员工,他的神态更柔和了,向着四狐连连点头,笑道:“今天你们也辛苦了,快点去好好睡一觉吧!”

“是,那我们先休息了。”四只小狐狸整齐应了一声,接二连三地褪去了衣裙,显露出了油光滑亮的狐身,排队往笼子里钻去,转眼就变成了四只小狐狸挤在笼子里,一起用小爪爪扶着铁栏杆,用黑黝黝、非常纯净的眼神望着雾原秋。

雾原秋正准备给笼子挂锁盖布呢,他睡觉也要脱衣服,给四只小狐狸看到了不方便,眼见她们四个如此,奇怪道:“还有什么事吗?”

月娘按之前商量好的办,嘤嘤道:“那个……以前我一个人还好,现在笼子里有些挤了,我们能在笼子外面睡吗?”

风娘也连连点头,附和道:“我们四个在笼子里,连翻身都难,天气也开始热了……”

容娘和灵娘没她们俩脸皮厚,不好意思直说,但之前她们默认了要一起离开这该死的狗笼子,这会儿也用眼神助攻,眼睛里同样透着渴望——她们本来就不想睡笼子的,哪个脑袋正常的人喜欢睡狗笼子?

雾原秋则觉得有些不太好办,这男女有别,还是四只传说中很H的狐狸精,这不弄个笼子隔开,万一晚上钻他被窝可怎么办?

他迟疑道:“暂时还不行,你们先在里面凑合着,回头我想想办法。”

这事确实也该提上日程了,四狐也算正式员工,不再是俘虏人质,住宿条件确实也该给她们改善一下,不然实在有些过于资本家,但现在经济情况一天比一天紧张,短时间内实在也换不了大房子……

钱这个字,真的愁死人。

月娘还不想罢休,就算不为了当老板娘,改善一下生活条件也好,她用黑黝黝的小眼睛望着雾原秋,嘤嘤道:“我们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们可以狐身睡在外面,绝对不变成人形,你看这样行吗?”

狐身睡在外面吗?好像和狐身睡在笼子里区别不大啊,大不了我也穿睡衣好了……

雾原秋有点动摇了,他通常对身边的人都很体贴,有时自己多点麻烦也无所谓。

“求求了,让我们出去睡吧,笼子里真的又挤又热又潮,好不舒服的,二姐都开始掉毛了。”风娘再次开腔,拼了命地哀求,容娘则红着脸跟着点头,以后的事可以以后说,先出去是正经——先离开这笼子去外面睡,再发展到变成人在外面睡,再睡到雾原秋被窝里,月娘和风娘想出来的计划十分简单粗暴,她至少支持第一步。

灵娘同样不是很支持月娘和风娘的后续计划,至少她口头上从没支持过,但她同样支持第一步,也鼓起了勇气,用那种“我们这么纯洁的小狐狸怎么能有坏心眼”的眼神望着雾原秋,隐隐透着一种委屈,一种楚楚可怜,哪怕是狐形态都透着一股子媚意。

雾原秋彻底动摇了,觉得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樱花开了,天气热了,四只小狐狸加起来比沙太郎要大很多,再让她们挤在沙太郎的笼子里,确实过于不人道——以前自己最讨厌资本家了,总不能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再说,她们今天表现这么好,干活那么卖力……

雾原秋终于退让了,又把笼门打开:“那你们出来睡吧,但我把丑话说在前面,你们里面要是有谁不自重自爱,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把人直接丢回狐村。”

“不会的,不会的!”月娘和风娘没想到计划这么顺利,才求了一次雾原秋竟然就同意了,她们本来都打算长期斗争,现在生怕他反悔,争先恐后往笼外冲,而容娘也很高兴,她算是四狐里面最有脑子的那个,本来就对住笼子颇为不满,只是一直忍耐着没有表现出来,现在能出去当然高兴。

灵娘是最后出来的,甩了甩大尾巴,仰着头看了雾原秋一眼,怯生生道:“谢谢你,你是个好人。”她对大姐、三姐利用雾原秋的善心倒是有些愧疚,只是也不好出卖两个姐姐,只能鼓起勇气感谢一下。

“没什么。”雾原秋蹲在那里看着她,反正已经放出来了,他也不介意再说点漂亮话,笑道,“确实早该让你们出来了,只是我一时没想到。以后好好干,回头我换间大房子,给你们一人分一个房间。”

“真的吗?”灵娘有些惊喜,但还是怯生生的。

“当然,只要你们认真工作,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雾原秋信誓旦旦,准备和小狐狸们共同富裕,起码也先画了张饼。

现在他就等狐村搜索队回来,只要有了修行功法,再猛力磕药,自己想来很快就能进入超凡境界,那在这个世界获取财富的难度自然大减,就是……

暂时还是没钱,这怎么弄钱呢?

他打发了四狐,由着她们在公寓内各自划分地盘,暗自争夺,自己又在那里重新苦恼起来,怎么也想不出办法。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好汉!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