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安保人员,没有枪械,年纪四十岁以上,缺乏锻炼,可以轻易击倒。柜台没有强化玻璃,轻易就可以翻进去,里面是三到四名柔弱的女性职员,两名男性职员也不怎么强壮。

再里面人数不清,但想来也不会多过大堂……

雾原秋拎着书包路过一家银行网点时,情不自禁就望向了它,脑海中回忆起以前看到过的景象,觉得曰本银行的安保很成问题,自己赤手空拳就能打劫了它,轻轻松松就能抢到一大笔钱。

可惜,这种事他办不出来,和娶九个老婆一样,只能在脑子里幻想一下——他有他的道德底线,无缘无故欺凌别人他都做不到,更别提去抢劫了。

更何况警察也不是吃素的,他现在连飞都不会,也挡不住子弹,万一给警察堵在银行里乱枪打死了,那真是要有多冤就有多冤。

但那笔钱怎么来呢?粗粗估计一下,买一大堆农具、生活用品、粮食、肉制品乃至刀枪弓弩,怕是要花两三百万円……

真是愁死人了!

雾原秋一路苦恼着去了学校,因不确定今天会不会请假(昨夜要和狐村交易),昨晚他没和佐藤千岁约好要一起搭电车,自己上的学,结果一路上就盯着别人的口袋瞧,好几次真想伸手进去掏一掏,可惜他也不想偷普通人。

还是按原计划吧!

他心里琢磨着到了教室,当然之前也没忘了先把饭团放到了三知代鞋橱的顶上,以后用她的地方还多着呢,不能给她断了粮,而他坐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犬金院丽华终于来了,他马上笑吟吟打了个招呼:“犬金院同学,早上好。”

丽华一呆,晃着一头卷毛左右看了看,没见到身边有人,颇有些受宠若惊:“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这还是雾原秋第一次主动向她打招呼,可谓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雾原秋没好气道:“不是你还是谁!”但他一说完马上就反应过来语气不对了,主要以前怼习惯了,一时不好改,连忙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保鲜盒递给她,“你看看这个。”

丽华接到了手里,看着里面的灵米饭团很奇怪,但她马上很开心起来,没想到雾原秋竟然会送她礼物,顿时心里很爽,忍不住一抬小下巴,一脸小傲慢道:“我收下了……谢谢。”

以前经常有人送她礼物,她直接收下很习惯,说完了才反应过来对面是个会骂她的凶人,这才又补了一声“谢谢”,但雾原秋现在哪里顾得上管她态度如何,连忙道:“不是送给你的,我是想卖给你。”

他现在要想尽一切办法捞钱,把富含灵气的食材卖给别人有些不放心,但卖给洋娃娃他觉得可行,这家伙傻傻的,好糊弄,就说是中药好了——就是卖,不是送,病猫和三知代那是在拿阴魔丸的报酬,前川美咲则一天要多做五个人的饭,理应也该拿点辛苦费,就这洋娃娃没出过力,那就该出点血。

再说了,真论价值,富含灵气的食材绝对稀罕,这洋娃娃能买到其实是占了大便宜。

但丽华困惑了,奇怪道,“卖给我?你不是说朋友间不该谈钱吗?”

雾原秋一愣,突然想穿越回一周前给自己两个嘴巴子,干咳了一声强行解释:“朋友之间是不该谈钱,但这是生意,朋友间也是可以做生意的!这东西对人有好处,吃了可以强身健体,你买了不亏。”

丽华更困惑了,伸出了白嫩嫩的、指节处还有个小窝儿的小手给他看:“我又不用干活,强身健体干什么?”

混蛋,说得好有道理!你们这些可恶的资本家,真是社会的蛀虫!

雾原秋心里拼命吐槽,突然发现推销也是门技术活,赶紧换了个说法:“这东西不止可以强身健体,还能美容,你不想变漂亮吗?”

丽华困惑再次加倍,微微晃着卷毛,把小脸微微靠近了给他看:“我都用牛奶泡澡的,一直很漂亮啊!”

她说着话呼出的气息竟然都有些甜甜的牛奶味道,颇为好闻,而雾原秋定睛一瞧,发现她的皮肤是真的好,白晳又有光泽,可以说一声吹弹欲破——这洋娃娃性格不成熟,之前有些被惯坏了是真的,但颜值也是真的高,她其实长得比佐藤千岁还好看。

雾原秋没招了,他本来想让犬金院丽华试吃几天,也发现灵气的好处,从而愿意掏钱高价买下一部分灵米,这样他就轻松得到一笔资金,算是完成了两个世界间的倒买倒卖,但犬金院丽华好像用不上,她身边有大群仆从,遇不到什么危险,本身颜值还高,强身健体和美容都对她没用,这事也就只能拉倒了。

看样子,只能选择最糟糕的办法了,也就是去找三知代,让她提供情报并配合,去抢劫某家极道组织旗下的财务公司,强行弄一笔钱回来。

只是这样做有两个不好的地方,第一是三知代性格强势,心里颇有主意,她可没有犬金院丽华好忽悠,八成会借此狮子大开口;第二嘛,极道组织在曰本是合法的,他们被抢了多半也会报警,容易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不得不如此了,没办法,钱必须要搞到手!

他思绪转动间,判断计划A已经失败,该启动B计划了,伸手就想把饭团拿回来,但丽华小手一缩,不肯还给他,不高兴道:“你都送给我了……”

雾原秋拿不回来也就算了,他现在山谷里堆着五十石灵米,粗估了一下得有两千四五百斤,就算现在一堆人吃,几个月也吃不完,不差这八两米,随意一摆手:“那你留着吧!”

真倒霉,没卖掉不说,还搭进去八两米。

丽华满意了,这可是朋友送她的第一份礼物,意义非同寻常。她仔细看着里面的六个饭团,有些想拿出一个吃给雾原秋看一下,以证明她也是很接地气的,为了朋友可以放下大小姐的骄傲,就算这么简陋粗鄙的吃食,她都能为了朋友吃两口,但……

这饭团黄黄的,里面还夹着一些野菜,看起来颇为古怪,她实在不敢下嘴,只能暂时收了起来,又望向了雾原秋,好奇问道:“喂,你是缺钱了吗?”

在她印象里,雾原秋一直是个穷鬼,缺钱很正常,而雾原秋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穷鬼,直接道:“没错。”

“那你自己拿吧!”丽华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大钱包,打开里面满满都是黄色大钞,少说也有三四十万円——钱包容量问题,实在装不下了,现在就撑得像只大蛤蟆。

雾原秋盯着钱包看了一会儿,无语道:“我不是说了,别随便给别人钱,这有侮辱性!你是没脑子吗?”

买卖没成,这洋娃娃不是他的客户了,他又开始不客气,而丽华轻晃着一头卷毛,只觉得庶民的世界好麻烦,但她现在变了,是个能体谅庶民想法的高贵之人,想了想说道:“但你需要钱啊!我又不想买你的东西,买了我就没有礼物了,那怎么办?”

雾原秋摆了摆手:“我会想别的办法,你不用管了,再说这点钱也没用。”

“那你缺多少钱?”

“三百万円左右吧!”

丽华直接掏出了一张黑色的卡,大方道:“这里面应该够,反正我没花完过,你拿去用吧!”

雾原秋看着那张卡,真的无数槽吐不出来——你这暴发户是史上第一冤大头吧,咱们关系也没多好,你就直接给我这么多钱吗?

他真想去接这张卡,接了就能省去无数麻烦,但最后还是摇头道:“不了,我不能白拿你的钱。”

这洋娃娃实在太过智障,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觉得还是自己麻烦一些,去找三知代一起去当强盗比较好。

要是三知代那边也不行,就去找病猫再想办法。

丽华彻底想不明白雾原秋的想法了,她以前给别人钱别人都是很高兴的,就雾原秋特别。她闷闷不乐的收回了卡片,不太高兴道:“我就是想帮帮你的忙,又不是想侮辱你……”

“我知道,没怪你,只是我不能无缘无故接受这么大一笔钱,不然将来见到你父亲或者黑木警部,我抬不起头来。”雾原秋也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也是个智障,但他还是觉得能坦然直视别人的眼睛更重要。

“我爸爸从没有管过我花钱的。”

“这是两码事。你别管了,我会找别人帮忙。”雾原秋随口答了一句,已经开始在那里低头考虑怎么和三知代讲条件,怎么拐了她一起去抢劫——抢放高利贷的吸血鬼,他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不但要抢,还要打人。

丽华见他连话都不想多说,更不高兴了,但她也不敢和雾原秋顶着来,强迫他非收下不可。雾原秋可是她人生中第一个朋友,有一定特殊意义,再说在她看来,雾原秋性格很野蛮,没教养还不讲道理,她也不太敢惹他发火——虽然有时挺喜欢看他发火的样子,但现在明显不是时候。

她在那里憋了一会儿才又问道:“你要钱想干什么?是想买什么东西吗?”

如果雾原秋不肯收钱的话,她觉得自己可以回赠份礼物,就买他喜欢的东西好了,反正她以前也常给跟班们买东西,没什么关系。

雾原秋随口道:“农具之类的东西。”

“农具?”丽华奇怪道,“你要这些干什么,是要去种地吗?”

“说了你别管了,我反正有用。”

“那我送你好了,就当回礼。”

雾原秋气道:“我要很多,这没办法当成礼物,这和直接拿你的钱有什么区别?”

“很多?”丽华想了想,不明白雾原秋想干啥,但她不关心这个,她只是希望能加重一下自己在雾原秋心里的分量,让雾原秋以后可以多陪她玩,马上骄傲道,“多也不怕,我下午带你去随便挑。”

雾原秋看了她一眼,也奇怪起来:“随便挑是什么意思?”

丽华晃着卷发,得意道:“我们家有种植园、农场和牧场,那里到处都是农具,你要多少都有!”

雾原秋眼睛瞬间一亮,这意思是有大量二手农具?或者是可以搞到便宜货?

差点忘了这洋娃娃家是干什么的了,这确实是条好路子啊,至少能压缩成本,那少花钱就相当于赚钱了!

这可真是帮了大忙了,没想到洋娃娃还有这用处!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