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才是最宝贵的资产。雾原秋不记得是从哪里听说的这句话了,但他现在想说,这句话好特么的对!

他听说犬金院丽华有门路搞到便宜货,下午放了学,匆匆敷衍了一下佐藤千岁,带着丽华就偷偷跑了,乘坐她的汽车直奔富良野市——犬金院家崛起于久木市,在那里经营数代人,但现在核心机构已经转移到了富良野市,他们在那里有不少公司、工厂,耕地和牧场更是连成一片。

犬金院丽华坐在汽车里也很兴奋,她终于找到显摆的机会了,准备让雾原秋这野蛮的庶民朋友好好见识见识犬金院家的强大。

她拿着镶钻的手机,正冲里面撒娇:“我不管,本多叔叔,我就要去!你让我爸爸接电话,我来和他说!”

电话里传出隐隐约约的解释声,估计犬金院英嗣正忙着,或是开会或是有重要客人,暂时无法接听电话,但那名姓本多的秘书明显摆不平丽华这个败家大小姐,规劝一阵子好像无奈屈服了,把这烂事接了过去,丽华这才晃着一头卷毛,满意的挂掉了电话。

雾原秋对这事很关心:“怎么样?”

丽华得意地一抬小下巴:“当然没问题!”

那对雾原秋是笔一时拿不出的钱,但对犬金院家来说,也就是一点小钱钱,都不够丽华日常买个包包的,犬金院英嗣的秘书连向BOSS汇报都没有,自己就做主了——他好像理解成自家大小姐在给学校拉赞助了,或者是要搞什么社团活动,但无关紧要。

雾原秋放心了,突然看丽华那一头纵卷都顺眼了,真诚道:“这次真是谢谢你了。”

丽华像只骄傲的小母鸡一样顾盼,但又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唰”的一声打开了折扇遮住了半张小脸,得意道:“没什么啦,这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我可是犬金院家唯一的继承人,我要什么他们都不敢拒绝,不然我将来把他们统统开除!”

雾原秋点点头,觉得犬金院家离倒闭也不算太远,估计就是下代目上台的时候,但这话他没好意思说,毕竟刚欠了丽华的人情,这时候恶语相向不地道。

不过他还是尽朋友的本分规劝了一句,“以后这种话不能随便说,容易败人品。”

丽华呆了呆,气焰稍减,乖乖点头道:“我知道了。”接着她又兴奋起来,指着路过的一个地方叫道,“看,那是我家的马场,那里面有好多大马,要不要我先带你去骑骑大马?”

“不了,先办正事要紧。”

“好吧……”丽华很遗憾,但又马上说道,“那改天一起去我的牧场去玩吧,在久木市我有一匹很大的马,很大很大,能有两米……两米半高,你想不想看?”

两米五高的马?你养了赤兔吗?

雾原秋不太信,只当她在吹牛,但不在乎,点头道:“等将来有长假期的时候,我就去涨涨见识。”

“那就这么说定了!”丽华更兴奋了,觉得雾原秋看了大马,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

…………

两个人一路说着话,很快就进入了富良野市市郊。到这里雾原伙倒是熟悉一些了,之前到富良野地区搜寻怪物时,他路过过多次,而司机路更熟,很快就把他们拉到了一幢四层小楼前。

楼前已经有个三十多岁的胖子带着一群人在等候了,天气也不算热,但他一直拿手帕在擦额头的汗,眼见汽车来了,他才连忙把手帕胡乱塞进口袋里。

等车一停,他马上抢先一步拉开了车门,然后后退一步,低头道:“丽华样,您辛苦了!”随着他的问候,这胖子身后的十多名员工一起鞠躬,整齐一划,看起来颇有纪律性。

“丽华样”要是直译的话,可以翻译成“丽华大人”,雾原秋没想到犬金院集团里的员工竟然真这么叫她,不由暗自咂舌,再次体会到了曰本社会的等级森严,而犬金院丽华优雅的下车,高昂着头,随意一摆手,毫不客气道:“我要的东西呢?”

这才是她的主场,眼前这些人全是她老爹的忠诚手下,她就是这里的公主。

“这个……您需要什么?”胖子头上的汗更密集了,他就接了个电话,说大小姐要来取些东西,要他全力配合,至于取什么,也没人告诉他——这还是他第一次和犬金院家的大小姐打招呼,以他某个区域销售经理的地位,连犬金院真嗣轻易都见不到,更别提这位一直待在老家的大小姐了,但她也不敢轻视,犬金院真嗣是出了名的女儿奴,爱女如命,这是集团内部人人都知道的秘密。

丽华也愣了一下,转头向雾原秋问道:“你都需要什么?”

“便宜好用的农具,二手的也没关系,然后可能还需要一些火腿肠、午餐肉罐头。”雾原秋摸出了清单,考虑着犬金院家能提供的东西,倒是犬金院丽华一把就把清单拿了过去,直接给了胖子,傲慢道:“就是这些,我全都要。”

胖子匆匆看了一眼清单,发现没什么特别的东西,顿时如释重负,连忙道:“我马上调集。”

“好好干,我会在爸爸面前夸你……”丽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但话没说完就被雾原秋截断了,“真是麻烦你们了。”

胖子看了他一眼,摸不准他是什么来路,也不敢怠慢,一脸笑容道:“称不上麻烦,我们本来就在经营这些东西……那个,请您和丽华大人去休息室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准备好。”

雾原秋再次点头致谢,但又询问道:“我能先看看样品吗?农具太多,我也不是全都需要,只要一部分可以人工使用的就行。”

“当然可以!”胖子说着话,伸手虚引,引着他们就进了楼,直送进了一间豪华休息室,茶点水果瞬间摆上,然后才告退出去亲自监督准备。

丽华坐下挥了挥手,用扇子轻轻敲打着小手,冲雾原秋得意道:“我厉害吧?”

“他们是怕你爸!”雾原秋实话实说,但心里也确实觉得地方豪族不可小觑,或者说犬金院真嗣这人有点强,可能颇有手腕,他的手下是真心在畏惧他、敬重他,看表情就能知道,这不是在单纯拍下代目的马屁。

丽华被怼了一句也不在乎,还是很得意,和刚下完蛋的小母鸡一样,晃着卷毛又给雾原秋拿点心吃,和个幼稚园小孩子差不多——反正我们家很厉害就行了,别的无所谓,我就是想炫耀一下。

而很快,雾原秋需要的样品纷纷被送了来,有目录,有实物,而雾原秋在那里仔细研究起了价格,准备好好砍砍价。

他也不能白拿犬金院家的东西,从朋友家买点便宜货还能说得过去,不给钱那万万不行,而丽华也很热心地想给他帮助,帮着他一起在那里研究。

雾原秋先看的是农具,像是拖拉机之类的他暂时还用不到,也买不起,就看人力畜力可以用的那些,像是锄头、爬犁之类的,好好挑了一些,发现这玩意单价就很贵,没有像是想象中那么便宜,犹豫着向胖子问道:“不好意思,还有更……便宜一些的吗?或者二手的也行!”

如果没有更便宜的,那他就得考虑二手货了,反正就是二手货也比狐村现在用的强十倍不止了。

而胖子为难了,这已经是成本价,他又没疯,怎么敢赚BOSS女儿的钱,但对方明显嫌弃价格高,但一时也拿不准要不要赔本卖,倒是丽华凑在那里看了一会儿,指着图片说道:“是有些贵,明明这些农具不太好,你看这里都弯了,这里还用的木头,木头多不坚固啊,我看不值这些钱。”

雾原秋赶紧看了一眼,赶紧低声说了丽华一句:“你别捣乱,这里本来就该是弯的,杆用木头更正常,全是铁的是要把人累死吗?”

胖子一瞧自家大小姐委屈地扁了扁嘴,竟然不敢吭声了,再仔细瞧了瞧雾原秋的脸,瞬间懂了,连忙道:“再便宜的怕是没了,但我们确实有批准备处理的二手货,雾原桑要不要看看?”

“报废的?”雾原秋觉得不错,他现在手头没几个钱,能顶过下一次交易就行,“能麻烦你拿来让我看一下吗?”

“好。”

很快几把半旧的锄头、镰刀送了过来,雾原秋瞧了一下感觉颇为满意,立刻问道:“都是一批的?”

“对,下面农场准备更换的。”

“那我能买下这些吗?”

“当然没问题。”胖子解决了一个难题,也是松了口气,恨不能直接送给雾原秋就完了,但看雾原秋明显还是想付钱的样子,也只能耐着心和他讨价还价,努力把价格压低到卖废铁的范畴——他当销售这么久了,使劲找自家货物毛病的时候还真不多。

生意一笔笔敲定,雾原秋也渐渐发现犬金院集团真的有点厉害了。

比如说火腿肠,犬金院家仅在富良野地区就有一南一北两家工厂在生产,其三班倒可以日产三十五万根以上,正常生产一天也能出产二十万根左右,占据了富良野及札幌周边市场的30%左右,已经有一定能力左右市场价格,只不过是在通过另两家食品公司销售,贴着五六个牌子,不是圈内人不清楚是犬金院家在背后操纵着一切——估计是还没整合好,犬金院家还在急速扩张期,收购或是入股了上下游大一堆公司,品牌方面现在还显得有点乱。

而其余的,就算犬金院家不能自产,但雾原秋要的那点分量,从库房里轻松就能调出,就是没有,通关上下游的关联企业,瞬间就能搞到超级便宜的货源。

雾原秋看丽华的眼神慢慢变了,这洋娃娃是个宝贝啊!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