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不是一般的顺利,雾原秋只花了预期价格的20%就搞定了这批货,而且还不用付现款——他这边刚选好东西,那边胖子已经在安排人装车,最后这些货物竟然直接跟着他回札幌,连运费都不用他掏,什么时候付货款更是看他高兴。

雾原秋又不傻,当然知道这是因为谁,同时也是个要脸的人,内心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他之前嘴上说着不想占丽华的便宜,结果实际上还是占了,还是非常不好拒绝的那种——胖子报价很低,成本价的情况下还在半卖半送,他也不能非要让对方把价格抬上去,最后只能硬占了便宜。

他望着轿车后面跟着的卡车,只能真诚地向丽华道谢:“多谢了,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三百万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这确实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帮了他的大忙,而丽华心里也很高兴,觉得终于让雾原秋这个庶民认识到犬金院家强大力量的冰山一角了,但表面上很无所谓道:“没什么啦,都是些破烂。”

“以后中午你不要带便当了,我帮你带。”雾原秋占了这么大便宜,也要有所回报,准备把洋娃娃也加入“灵气强身”计划(本来没打算带她,她吃了又没什么用),以后从壶里弄到好处也分她一份,就当她用这批货物入股了,不然他心里不自在。

“啊?和你们吃一样的东西吗?”丽华吃了一惊,晃着一头卷毛不是太想答应,她从小到大可从没吃过那么粗鄙的东西,但她现在更想融入雾原秋这个小团伙,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好吧,我……我尽量多吃一些。”

雾原秋看着她不情愿意的样子无语了一会儿,在他看来丽华也没吃亏,甚至该说占了不小的便宜,但他也没多计较,这种事说不清,直接点头道:“你确实该多吃一些,以后你就知道好处了。”

事情就这么暂时解决了,雾原秋原本想卖一批灵米给丽华,可惜没卖成,但兜兜转转之下,丽华从家里给他搞来一批货,他还是要把这批灵米给丽华吃,基本弄成了一个脱裤子放屁的局面。

不过也行吧,反正暂时是不用发愁了,现在只等狐村那边传来好消息。至于怎么付这笔货款乃至下下次交易所需的资金从哪里来,这个到时再说!

然后漫长的等待就开始了,狐村要搜集药材、制作灵药以及联系远处的妖怪族群,估计没有个把月办不完,哪怕两个世界有三倍左右的时间倍差,雾原秋这边少说也要等个十天半个月的。

这是没办法的事,他也就只能每天早晚训练时去山谷口张望一下,瞧瞧狐村的人来了没有,可惜日盼夜盼,丝毫不见人影。

…………

转眼间这一周就过去了,雾原秋中午拿着一个灵米饭团往嘴里塞着,心里还在估算着时间,哪怕明知道应该耐心但还是有些焦急,有点想派只小狐狸去狐村瞧瞧情况,不过那样也许显得太过于急切,好像又不太合适。

他正拿不定主意呢,手机响了一下,他随手掏出来瞧了瞧,直接叹了口气——屁事越来越多了!

佐藤千岁也在吃灵米饭团,不但她在吃,丽华和三知代也在吃——这段时间她们午饭全吃这东西,效果正在慢慢显现,哪怕连丽华这没心没肺的洋娃娃也开始觉得奇怪起来,只是没人告诉她真相。

当然,对大家一起吃这件事,佐藤千岁是有些不爽的。原本还以为这是她独享的好东西,结果丽华没过多久也吃上了,但雾原秋说丽华是他的“债主”,他现在在用饭团付利息,她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而丽华吃上了,三知代也混了一份跟着吃,因为有之前“她有三知代就有”的约定,她也只能默认。

还好她还不知道三知代是吃双份的,要是知道雾原秋早上还要给三知代送一份,估计要当场气到爆炸。

好处被均分了,她这几天心情不是太好,但看到雾原秋在那里愁眉苦脸,还是忍不住关心道:“怎么了?”

雾原秋没有回复消息的意思,将手机又装了起来,叹道:“美佐动身了,下午就到。”

小学比高校放假早,长泽美佐今天就放假了,一早就搭了渡轮离开了雾岛市,这会儿已经搭上了火车,正慢悠悠往札幌来。

“原来是这件事。”佐藤千岁恍然,之前雾原秋提起过,以前照顾他的老修女不放心他独自在札幌生活,派了长泽美佐过来瞧瞧情况,她差点给忘了,雾原秋一说才反应过来,而丽华完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马上向佐藤千岁好奇问道:“哪件事?”

佐藤千岁马上道:“是雾原的妹妹要过来探望他。”她简单把雾原秋以前的倒霉事说了一下,又转头向雾原秋问道,“刚才的消息是让你去接站?”

“对。”雾原秋点了一下头,神情有些无奈,“她下午四点半就到。”

他不是不欢迎美佐来,就是现在他也有一屁股烂事,家里还藏着四只小狐狸呢,那窜天猴再来了,他这里八成要乱上加乱,但他的监护权还在长泽老修女手里,非不让美佐过来,八成就该换老修女亲自来了,他更吃不消。

“那到时我陪你一起去接站好了。”佐藤千岁觉得这是自己的义务,身为“量子中间态女友”,才十岁出头的“小姑子”来了,她怎么也得招待招待,陪同一下。

丽华对参加小团体活动也十分热衷,她在札幌超无聊的,马上兴奋道:“我也要去!”好朋友的妹妹吗?自己也许可以去当当大姐姐……

三知代则瞧了雾原秋一眼,心中也颇有兴趣,毕竟雾原秋来历神秘,她也想多了解一下他以前的事,那他妹妹自然很有价值,随即也淡淡说道:“我下午没什么事,也去一趟好了。”

雾原秋也不反对,已经乱上加乱了,再乱一点也无所谓,直接郁闷道:“去,都去!”

真是倒霉,好好的资本主义国家,你五月放什么长假,一放还是一周,这真是要了老命了!

得赶紧把那个窜天猴赶回雾岛去,还不能让她回去胡说八道,但这怎么办才好?

…………

等下午放了学,他们四个就搭乘丽华的专车前往札幌JR站,美佐坐车就坐到这里。她来一趟也不容易,要先坐渡轮到迟上北,然后从迟上北坐火车去知床,再从知床搭JR线到网走,再沿网走线一路坐到白石,再换乘函馆线到札幌,过程相当麻烦,不然她也不可能跑了一天。

或者该说,雾岛市真是偏僻到姥姥家了,也难怪雾原秋急着逃出来,那里说一声鸡不飞狗不跳兔子不拉屎都算夸它了——那里连兔子都没有!

等到了札幌JR站,雾原秋下车瞧了一眼,发现人多得要命。这里还连着札幌的地铁站,附近是一片繁华的商业区,人流量本来就很密集,现在又到了长假前夕,JR站这种地方人就更多了,外地游客来,本地人出行,真的挤成一团。

雾原秋不想带三个人一起进去挤,伸手一指停车场不远处的咖啡厅就说道:“你们在那里等吧,我进去接她。”

佐藤千岁三人看看人流量也没什么意见,不说丽华明显不乐意去挤了,三知代都不乐意,便一起去了咖啡厅等着,让雾原秋自己去接人。

而接人倒是挺顺利的,雾原秋在出口处没等多久,就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圆脸小女孩拖着一个老旧行李箱溜达着出来了,正和一位中年女性嘻嘻哈哈地热情告别——她不是自己来的,是跟着雾岛市的熟人一起,但到了这里就不用熟人再管了,就靠雾原秋。

她出站一眼就看到了雾原秋,马上一路小跑往这里冲,嘴里还欢快叫道:“阿秋,阿秋!”

雾原秋看她跑到了面前,伸手就给了她脑门一巴掌,没好气道:“阿秋也是你叫的?”

美佐捂着脑门毫不在乎:“难道要我叫你欧尼桑吗?咱们这么熟了,用不着那么客气吧?”

雾原秋不和她计较称呼问题,刚才只是想打她而已,接过她那老旧行李箱拖着就往外走,关心地问道:“要待几天?”最好明天就滚!

美佐空着手跟在他身边,根本不鸟他说什么,只是好奇观望着周围的一切,惊叹道:“不愧是大城市,难怪你非要跑出来。”

雾原秋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他离开雾岛市时,这小家伙可是一路追到码头上,对着渡轮诅咒过他“你去札幌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在札幌一定会倒大霉的”,结果这才一个月,口风就变了?

他奇怪问道:“你不生气了?”

美佐还在四处张望,随口道:“不气了,你要不出来,我也没机会出来,现在想想挺好的。”她说完了,这才望向雾原秋,又关心地问道,“阿秋,你在札幌混得怎么样啊?”

“还行吧!”雾原秋谦虚了一句,他在这边其实生活得挺舒服的,比在特殊养护院强百倍。

“那你可要带我好好玩玩,我还是第一次到大城市来……”美佐又开始左看右看了,赞叹道,“札幌看起来就气派,比迟上北强好多。”

雾原秋不太乐意,随口敷衍道:“到时再说吧,有空就带你逛逛!”他有一屁股事忙不完,哪有空带这小东西去逛街,他都没好好逛过。

两个人说着话就离开了JR站的楼,美佐跟着雾原秋走了几步,看了看指示牌,奇怪道:“不搭巴士吗?这是要去哪?”

“还有朋友在那边等。”雾原秋远远一指咖啡厅。

“朋友?”美佐一对小圆眼立刻亮了,兴致满满地问道,“男的女的?”

“女的。”

美佐眼睛更亮了,简直闪闪发光:“是……女朋友吗?”

行啊,阿秋,你小子效率够高的,才到札幌一个月就混上女朋友了吗?以前真是小瞧你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