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公寓内,美佐捧着一杯热茶,不时瞧一眼一溜排开坐在墙边的月娘四人,而雾原秋则在向她解释月娘四个为什么住在这里、墙上为什么有个洞以及和隔壁前川母女的关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美佐这小东西就是带着“尚方宝剑”来视察的,不可能不让她到公寓来,那月娘四个根本没地方藏——总不能一直让她们都处在狐身状态,那样前川美咲用不了两天就该觉出不对了。

只能说这个小东西来得不是时候。

美佐细细听完雾原秋的解释,难以置信道:“你的意思是,你看她们无家可归,实在太可怜就收留了她们?”

“对,就是这样。”

“没有不正当的关系?”

雾原秋身正不怕影斜,举手发誓:“我发誓绝对没有。”

美佐信了,她了解雾原秋,知道他这个人其实相当正派的,哪怕就是有时爱说点胡话,本身也没什么坏心思,乘人之危那种事他干不出来。

但……

她这次来就是替修女嬷嬷看看雾原秋有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要是不太行,修女嬷嬷八成就要想办法让他挂靠到某个教会组织里,让他能多少受些照顾,别一个人硬着头皮吃苦头,或者干脆因为缺少监管走上了歪路。

当然,她一开始根本没当是什么大事,哪怕一来就见到了三名美少女也不觉得有什么,有女性朋友又不是在犯错误,但在家里藏了四个女生,这好像就必须向修女嬷嬷报告一声了——之前威胁要打小报道那是两个人在开玩笑,这次她真觉得有必要了,哪怕雾原秋会生气。

雾原秋也同样了解她,看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对此早有预案,直接道:“你要非想把这件事捅出去,我是无所谓的,但希望你能替她们考虑一下……”

美佐回过神来,奇怪道:“什么意思?”

雾原秋指了指月娘她们:“她们不会说日语,是什么身份你该清楚。”

美佐马上望向了月娘她们,发现她们只是坐在墙边好奇观望,偶尔交头接耳一下,好像确实听不懂他们俩在说什么,瞬间明白过来了——这是四个外国人,在曰本没有正式身份,属于非法入境人员。

这种人被发现,会马上被遣返,以前特殊养护院里偶尔就会这种孩子来临时住几天,通常以东南亚人为主。

她马上问道:“她们是哪国人?回家乡会出问题吗?”

雾原秋知道美佐这孩子虽然比较早熟,也喜欢搞事,但本性相当善良,毫不犹豫道:“背井离乡总是有些难言之隐的,回去情况肯定很糟,我也是想着能帮就帮一把,才暂时收留了她们。现在决定权在你,你要觉得不合适,那我就把她们送走。”

他也不算说谎,月娘四个是壶中界的妖怪,本来就是世界级的偷渡客,而且要是不能说服美佐,他确实可以暂时把她们打发回壶里,就是那有可能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比如伤了员工的心或者泄密之类的。

美佐果然动摇了,按雾原秋的说辞,听起来他是在做好事,见人有危难就伸手拉一把,符合他的性格,那……

她又望了望月娘四个,举报这四个人让她们被强制遣返好像不太好,但赶走她们,她也不敢想象她们流落街头会是什么下场,最后无奈道:“算了,让她们留在这里好了,我会帮你保密的。”

雾原秋目的达到了,觉得过了一关,马上笑道:“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美佐不太爽地看了看他,把月娘她们的事放到了一边,左右瞧了瞧,又问道:“晚上怎么睡?”

看这公寓的大小,六个人要想睡开,八成还要一个人打横,这可是她来之前万万没想到的,本来她以为雾原秋的公寓再小,睡两个人肯定没问题——她把雾原秋当亲哥哥的,不介意和他同处一室,以前雾原秋不能动时,她都给他端过尿壶。

这件事雾原秋也早想好了,下午就给前川美咲发过邮件,马上起身道:“你睡隔壁,我和美咲姐说好了,跟我来吧!”

美佐起身跟到了他后面,看着墙上的那个破洞,再想想雾原秋竟然还救过前川美咲,突然觉得这小子这一个月倒是过得挺精彩——和三名美少女同学成为了好朋友,家里偷藏着四个少女偷渡客,外加隔壁还有个温柔的大姐姐。

厉害了啊,阿秋!

…………

前川美咲很欢迎美佐的到来,早早就给她准备好了被褥,而小花梨也挺喜欢新来的小姐姐,因为这小姐姐会手语,竟然能和她妈妈聊天。

至于沙太郎嘛,闻了闻美佐,记住了她的气味,在雾原秋指明这是自己人后,也就不管了。

等一切安置好后,雾原秋又再三道谢,这才走人,不再管美佐是死是活,这小东西适应能力很强,不必担心她和别人相处不好——美佐也不管他了,正和前川美咲聊得火热,正打听雾原秋日常生活的细节,还对当初雾原秋勇斗“入室抢劫犯”的事特别感兴趣。

她来这一趟可不是旅游,回去多少得汇报点什么,这些就是不错的题材。

雾原秋回了公寓,悠悠喝了口茶,心满意足。

不错,又应付过去一件事,现在就等五六天后美佐自己滚蛋,只要提防着点,中间别让她再搞出事来就行。

真想明天就一脚把这小东西踢回雾岛去,可惜不行。

他在那里喝茶休息,容娘靠了过来,帮他续上了茶,观察了一下他的脸色,轻声询问道:“没什么问题吧?”

雾原秋一笑:“没事,接下来你们注意一些,别让她发现了你们的真实身份就好。狐狸尾巴一定藏好,千万别露出来。”

月娘、风娘和围到了桌前,其中月娘小心问道:“那晚上我们睡觉……还要变成狐身吗?”

“当然要变!”雾原秋在这件事上不会妥协,他不觉得自己定力足够靠谱,“等她睡了你们再睡,她睡觉很死的,打雷都吵不醒,早上你们也要比她起得早,我到时会叫你们。”

月娘有些失望,本来她还以为能借此再进一步,能用人形态在公寓里睡大觉,可惜还是不行,但转眼她又不在乎了,毕竟刚从笼子里放出来没几天,慢慢来不着急。

而雾原秋已经不理她了,转头向容娘问道:“今天你们学得怎么样?”他这几天给四狐分派了任务,让她们在公寓跟小花梨学日语,毕竟她们闲着也是闲着,学学语言也好,反正他不准备放这四只小狐狸回去了,要留着她们在这边当帮手。

容娘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她们进度颇为缓慢,四姐妹里面就她识几个字,其余三个都是文盲,现在雾原秋要她们又读又写的,她都有些吃力,更别说另外三个了——学不了半小时,月娘和风娘就睡过去了,灵娘也是满眼的圈圈。

她只能粗略回答道:“五十音……快掌握了,也学会了几句日常用语。”

“要加快进度,谁先学会了有重奖。”雾原秋也不失望,毕竟时间还短,只是希望四狐能尽快可以和人日常交流,那他再有事时,就能派四狐出去替他跑腿,能省不少时间。

他许诺完了奖励,想了想觉得也不能只奖不罚,压力也得有,又严肃说道:“下周开始我会天天给你们布置作业,进度不佳的人就要小心点了。”

“我们会尽力的,请您放心。”容娘替姐妹们答了一句,而月娘和风娘缩在一边完全不敢吭声,她们两个看到书就头痛,对学习一门新语言更是没兴趣,来了这么久了,就能听懂“米西米西”,别的一翻二瞪眼。

雾原秋看在眼里,觉得四狐里面也就容娘靠谱些,正准备再让她日常督促着另外三只,但这时手机响了一下,他摸起来一瞧,把话又咽回去了,只是道:“那你们加油吧!”

四狐去一边了,自己围成一圈小声讨论该怎么办,万一学不好生活条件会不会下降,而雾原秋看了看佐藤千岁发来的“阿齁,明天有什么安排”,开始回复——明天他们也放假了,足足有一周的假期,更何况美佐也跑来了,佐藤千岁这是在问明天去哪玩。

正道的光:我还没想好,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武神:洋娃娃说想去游乐园,你觉得呢?

正道的光:是想带美佐去玩吗?有点贵,带她随便在市里逛逛就行。

武神:抠门小气鬼.jpg

武神:那不是你重要的妹妹吗?

正道的光:是妹妹不假,但还没重要到值5000円一张门票的地步。

正道的光:认真又腼腆的狗头,jpg

武神:我来付好了!(生气猫猫.jpg)

正道的光:不开玩笑了,她不会去的,她不会舍得花那个钱,去了就算笑嘻嘻,八成也会心痛得要死,就像今晚吃白老牛一样,其实带她去随便吃点烤肉她更高兴。

武神:但你该对妹妹好点吧,她难得来一次札幌。

正道的光:找点有意思的活动就好,花钱少的她才喜欢,我们可都是穷人。

武神:那我再想想,明天早上再和你说。

佐藤千岁不再说话了,雾原秋也就把手机收了起来,但心里觉得微微发暖。

这就是有女朋友的好处吧,遇到事,总会多替你操心一点,哪怕连“量子中间态女友”都不例外。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