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力川这老人的怀疑之色就明摆在脸上,雾原秋不可能看不到,摇头解释道:“市桑,请不误会,马还是归犬金院家所有,我只是帮忙养一下马。”

市力川目光还是很谨慎:“但雾原桑并不是训马师,纯种马非常娇贵,一般人可能无法胜任照料它的工作……”

雾原秋认真道:“我有我的办法,请相信我,犬金院同学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她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市川力愣了愣,只觉得眼前这少年正气凛然,言辞相当有说服力,简直让人无法置疑,但他替犬金院家工作了一辈子,感情相当深,哪怕觉得雾原秋非常可信,并不是想骗走这匹纯种马,仍然不太想把马交给他——要糟蹋东西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他一时在那里迟疑起来,准备再想个别的理由劝诫,而丽华听到雾原秋说自己是他的朋友,脸上不由自主就露出了矜持的笑容,心里超开心,毫不犹豫道:“雾原说能让这只乌贼夺冠,我相信他,所以就把马给他养!”

“夺冠?”市力川吃了一惊,黄金马场是牧场改的,虽然也经营了十七八年了,但目前冠军数是零。

雾原秋用力点头:“对,我会努力帮深水乌贼争取冠军。”

市川力无话可说了,但当然不是被雾原秋的霸气震住了,而是被他的无知弄到无可奈何了,赛马哪有那么简单。

曰本中央竞马协会(JRA)和曰本地方竞马协会(NAR)系统内注册的赛马数量高达两万七千匹之多,竞争之激烈绝非一般人可想象,绝大多数的马别说在重大赛事中夺冠了,就是在一般比赛中想跑个头名都不太可能。

比如说“春丽”,老爹是拿过一级赛的冠军名马,老母也拿过二级赛的前三名,绝对出身名门,血统纯正,但两岁开始参赛,跑到五岁,跑遍了全曰本的赛马场,结果凑了个100连败,别说中央赛的冠军了,地方赛的头名都没取得过。

当然,它因此成了“败而不馁”的精神代表,从而逃过了退役就被宰杀的命运,或者该算某种幸运,但也很能说明想在赛马场上夺取冠军有多难。

市力川对深水乌贼的最高期望就是能慢慢积累,一点一点蹭进三级赛事,所以对雾原秋的话真的无言以对。

但他也没再反对,看看雾原秋和丽华这对少年少女相信来相信去,对雾原秋能说出这种话也释然了,无非就是年少轻狂,为了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表现英雄气概而说了点大话,结果无知少女竟然真信了。

他只是无奈道:“那大小姐,如果要把深水乌贼转场,我需要通知长尾桑一声。”

丽华奇怪道:“长尾是谁?”

“是深水乌贼的训马师长尾次郎,这一年多是他和大崎君在照顾这匹马……大崎君是马工。”

丽华马上挥了挥小扇子:“让他来,我来和他说。”

“犬金院小姐,我在这里。”

丽华的话音刚落,马厩外面又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瘦小男子,鹰钩鼻,细眼睛,要不是发际线有点堪忧会显得很霸气,直接问道:“是有什么事要通知我吗?”

丽华看了长尾次郎一眼,没印象,满不在乎道:“以后这只乌贼不归你养了,我要把它送到札幌去。”

“是要给这位年轻人进行驯养?”长尾次郎望向了雾原秋,刚才他也多少听到了一点,现在看向雾原秋的目光中就隐隐带着怒火和鄙夷。

丽华从小就没养成照顾别人感受的习惯,特别是在家里尤其如此,直接道:“对,你去养别的马吧!”

“但深水乌贼马上就要参赛了!”长尾次郎是真的火大,按《赛马法》规定,马参赛要是拿到了赏金(一般前五名都有赏金),那他也能分一份——马主拿80%,训马师拿10%,骑师拿10%,雾原秋这是在断他的财路,他不想生气都不行。

他也觉得雾原秋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就是借关系来摘果子的,望着他鄙夷道:“你说要夺冠,是指新马赛夺冠吗?”

雾原秋微微一怔,望向了市力川:“新马赛是指……”

丽华也听不懂,也望向了他:“对,新马赛是什么东西?”

市力川真的无奈了,这两个人都是外行,但他还是低声解释道:“就是赛马的出道战,全部由初次参赛的新马组成的比赛,一般用来给正式赛预热和开场。在新马赛之后,马就可以开始累积赏金了……”

这些都是赛马的基础知道,曰本赛马自成体系(抄完后魔改得太厉害了),马需要通过一次一次比赛,才可以登上重大赛事舞台,有一个累积赏金的过程。

比如一匹马要出道,需要先参加新马赛,而新马赛按规定,最低赏金是400万円。

如果马跑赢了,那这匹赛马的本赏就是400万円,累积赏金也是400万円。

如果没赢,这匹马的本赏是0,累赏也是0,只能再去参加“未胜利赛”,一直混到一个本赏为止——前五名就可以了,前五名都有赏金,但名次不好,有可能只有几十万円。

等有了本赏之后,这马就可以参加正式比赛了,分别有:

550万円本赏级,供本赏不高于500万円的马互相竞赛,拿到头名就是550万円,从而能升级,离开这个级别的赛事;

1500万円本赏级,供本赏高于500万円但不高于1000万円的马互相竞赛,拿到头名就能得到1500円赏金,从而升级,离开这个级别的赛事;

1950万円本赏级,供本赏高于1000万円但不高于1600万円的马互相竞赛,拿到头名可以得到1950万円的赏金,从而升级,离开这个级别的赛事;

以此类推……

当然,也有一些别的赛事,比如“一胜赛”、“二胜赛”、“三胜赛”之类的,同样可以提升马匹的本赏,以便能快速参加更高级别的比赛。

所以,本赏代表的是马能参加哪个级别的比赛,而累积赏金就是这马参赛以来总共获得的赏金,这会成为一些重大赛事的参赛条件,比如大冈纪念赛就要求参赛马本赏不低于3500万円,累积赏金不低于1亿2000万円。

要是本赏和累积赏金不够,连门也进不去,必须先回去在低级赛事里接着跑,跑够了才能参加。

当然,重大赛事也不只是看本赏和累赏,有的要看马的爹妈是谁,有的要看公母,比如菊花赏只要公马参加,樱花赏则只限母马和阉马,有的还要看年龄,比如东京优骏,只要三岁马,而有的条件更是乱七八糟,比如有马纪念赛竟然要粉丝投票,人气够高才能去,不讨人喜欢去不了。

总之,曰本赛马业不是一般的复杂,各种规则各种条件,足够把一般人看吐了,但其中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曰本赛马业说是竞技,其实就是博彩,主要收入来自出售马券(赌马票),那既然和一个赌字沾边,就要求一个难以预测性。

像是三知代和佐藤千岁一起跑一千米,傻子才会压佐藤千岁赢,所以从新马赛之后她俩就得分开,一个向更高级别前进,继续向上挑战,一个在“未胜利赛”里继续垫底就行了,就专和跑不动的一起比赛。

而且这也能防止三知代去低级赛里炸鱼,只要她的本赏和累赏够高,她就永远不可能再去参加低级别的比赛,再也遇不到佐藤千岁这种病怏怏的货色,不会搞出所有人都买她赢,让博彩无法进行的局面。

规则真的复杂,雾原秋听得头皮发麻,没想到赛个马还要过五关斩六将,要一级一级杀上去,想直接去拿巨额赏金好像不行,但也无所谓了,四百万円就不是钱了吗?只要一直赢,跑个几场就能混够本赏,而累积赏金……这累积的可都是真金白银啊,不累那不是傻子吗?

长尾次郎则更生气了,这小白脸连赛制都不清楚,那就更别提让磅、平磅、调磅之类更复杂的东西了,这还要来抢他的马?

他脸上的鄙夷之色更浓:“所以,夸下海口,只是要拿到新马赛的冠军吗?”

新马赛运气成分更高,谁也不清楚那批马的实力如何,夺冠基本听天由命,他猜雾原秋准备是要赌这个,但雾原秋摇头道:“不,我指的是一级赛事。”

“一级赛事?”长尾次郎愣住了。

“就是那些什么曰本杯、东京优骏、菊花赏还有那一串纪念赛之类的,争取在这些赛事里夺冠。”雾原秋可是奔着那些起步一亿円赏金的比赛去的,怎么可能看得上区区四百万円——当然,四百万他也要,但目标要远大。

他说的这些比赛里其实混了些二三级的赛事,但长尾次郎也无心和他计较这个,只是忍不住笑道:“这怎么可能?”

雾原秋倒想试试,“灵兽”去参赛,跑过凡马理所应当,认真道:“不试试怎么知道?长尾桑,我也不是想抢夺你的成果,只是交给我更有机会夺冠,那不如就交给我好了。”

市力川这老头虽然不信深水乌贼真能夺冠,但还是在旁边打圆场道:“长尾桑,不要激动,我看大小姐和雾原桑也不是要剥夺你训马师的身份,要真夺冠拿到赏金,该你的那10%不会少……对吧,大小姐?”

他最后是在问丽华,但雾原秋恍然大悟了,原来赏金原本有这家伙一份,难怪这家伙这么激动。

他这人讲道理,毕竟人家也在这马上花了一年多时间了,总不能真摘了人家的果子,那实在有些不讲究。他直接替丽华做主了,笑道:“该你的那份不会少,这样可以了吧,长尾桑?”

“我不同意!”长尾次郎还是不干,本来深水乌贼还能赚点赏金,交给雾原秋糟蹋一阵子,搞不好什么也没了,“我坚持反对把深水乌贼转场!”

丽华早就不耐烦了,皱眉看了看他,生气道:“那你能保证拿一级赛的冠军吗?”

“这个……”

长尾次郎怎么敢保证这种事,那根本不可能,而丽华傲慢一抬小脸:“那我要交给更值得信赖的人!我是马主,我说了算,这马必须转场!”

长尾次郎给硬噎住了,身为训马师也无法对抗马主,在那里咬牙切齿了半天,直接转身走人。

好,小白脸,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拿一级赛的冠军!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