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佐很想和雾原秋讨论一下多吃多占的好处,告诫一下他明明有色心就别装什么大尾巴狼,还是坦诚一点面对本性比较好,但雾原秋哪里有空理她这个小祸害,连面都不露,就忙着养他的马。

当然,也就是他还不知道美佐又要给他惹事了,要知道了肯定要抽时间去给她两脚,但现在他就关心钱,别的不考虑,也顾不上考虑。

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先抓了四狐来当苦力,在山谷外面修建了一座简易马厩并平整出了一大片可供溜马的场地,直接把四狐累了个半死。

然后他又返回黄金马场,以丽华的名义将“深水乌贼”运到了札幌并偷偷装进了壶里,顺便还运走了大量干饲料和马具,把自己又累了个半死。

过程还是相当麻烦的,为此还租了一个临时仓库当中转,但为了掩人耳目也没办法,总不能在久木市就把所有东西都装进壶里,那傻子也该觉出不对了。

好在一切顺利,最终风平浪静地把这一切都办完了,为下一步强化“深水乌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壶里一天顶三天,效率翻三倍,想来最多养一个月(壶外时间)就能初见成效。

“深水乌贼”对突然换了个世界,还是重力有差异的世界当然感到十分震惊,但它不会说话,马缰还在雾原秋手里,只能用不断甩头、不断打响鼻来舒缓情绪,甚至因为恐惧表现得比较暴躁有攻击性,不过这在雾原秋拎来小半袋“灵米”给它撒在了饲料中后,它瞬间就老实了,立刻甩着舌头又舔又嚼,吃得很嗨,根本顾不上管自己在哪里。

雾原秋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拍拍它的脖子,欣慰道:“多吃点,以后我吃肉还是吃糠,就全看你了。”

“深水乌贼”斜眼看他,似有鄙视,然后接着埋头大嚼,还很机灵地咬着干草抖一抖,只把抖下来的“灵米”舔走,干草就直接扔在了一边。

它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但它就是想吃,控制不住地想吃,算是一种铭刻在基因中的本能。

“主上,就为了它……才让我们干了三天累活吗?”月娘、风娘也凑在一边看,语气间颇有些愤愤不平。在壶里刨三天地外加修一座马厩可不是个轻松的活,雾原秋还时不时钻进壶里来催一催,指挥一下,和催命鬼一样,真把她们折腾得不轻。

至于“主上”,则是在经过“老爷”、“大爷”、“贵人”等一系列称呼后,刚搞出来的新头衔,她们不习惯直呼雾原秋的名字,哪怕是假的也不行,总觉得是种冒犯,非要加个尊称。

雾原秋现在也懒得纠正她们了,只是在那里用力点头,笑道:“没错,之后你们的工作就是轮班照顾它,两人一组,时刻盯紧了,尤其注意千万别让它跑进了鬼树妖森林里。”

森林和山谷之间有或长或短的荒地,从灌木丛到荒草地过渡,雾原秋挑的这地方离鬼树妖的森林有差不多两公里的直线距离,只要注意着点儿别往森林那边跑,鬼树妖也不会离开森林来打人,足够溜马了——围着石山溜,地方有的是,就是要平整好地面,伤了马蹄可不行。

容娘明白这匹马的重要性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它有什么用?”

雾原秋笑道:“能印钞!”

“印钞?”

“对,总之要照顾好它!”雾原秋也不做更多的解释,解释了容娘她们也听不懂,挽了挽袖子又说道,“照顾它有不少讲究,我们先把锅架起来,这家伙有些饲料要煮。”

他驱使着四狐又行动起来,开始在这里搭建营地,支起帐篷,垒灶架锅,毕竟要在这里长期驻扎了,基本的生活条件也要有,不然不太方便。

等营地也修好了,然后就是伺候“马大爷”的日子了,雾原秋也不能一甩手就走,起码也得教会月娘她们几个怎么养马才行,哪怕他自己也只是粗通,但怎么洗马、怎么擦马、怎么防止马感冒、怎么煮马饲料、多久喂一次,等等这些细节方面的事,都要和月娘她们说明白。

不容易的,这马天天要洗澡,洗澡水要刚好23摄氏度,洗完后要擦干,擦干完了还要放在马厩里晾半小时,绝对不能吹风,而晾完半小时还得让它小跑一阵子重新热起身,不能让它就这么站着便睡着了,不然有可能感冒,真就是一只“马大爷”。

顺便也是让“深水乌贼”和月娘她们熟悉起来,没熟之前月娘她们往马厩里钻,容易挨踹,这怎么也要花个三五天的时间。

当然,壶里没有黑夜白天之分也是个问题,为了防止“深水乌贼”作息紊乱,影响了身体健康,他还要掐着表给它戴上眼罩哄它睡觉。

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日后的资金问题,雾原秋也算是拼了,从穿越者立地转职成马夫,就兢兢业业地伺候“马大爷”——纯血马全是近亲结婚的产物,往祖上数,就是三匹公马和七匹母马一代一代繁衍出来的,就是娇气你也没办法。

当然,黄金马场选纯血马当赛马也是没办法,这种马就是为竞速培育的,就是跑得快,最容易出成绩,而且曰本中央竞马协会也只允许纯种马参赛,也就是英纯血、澳纯血、曰本纯血、阿拉伯马等纯种马加入比赛——各赛事要求不同,大多只要纯血,但像是十力拽胜赛,则只要纯种不要纯血,倒是曰本地方竞马协会的赛事,有些会放宽到半血马也可以出场跑一跑,不过那些半血马很难取得很好成绩,基本没有几个能在赛马史上留下大名的——半血马就是纯血公马和其它纯种母马繁育出来的后代。

一时之间,“深水乌贼”占用了雾原秋大量时间,什么“量子中间态女友”、妹妹、大小姐朋友、黑长直美少女暂时全靠边站了,他就围这匹马转悠,努力喂好它,让它适应壶里的环境,强壮它的身体,增强它的灵性,日子过得繁忙又紧凑,直到狐村又来交易才告一段落。

…………

相比上一次,狐村这次来了更多的人,足足有四十多名壮丁,还是黄太公和胡备带队,不过这次黄太公是给人背着来的,神色疲惫,精神萎靡,白胡子都有些打卷了,完全没了以前土地公公那种仙风道骨的样儿。

雾原秋一见他就大吃了一惊,连忙关切地问道:“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黄太公坐在马扎上叹道:“不服老真的不行了……”雾原秋吩咐的很多事只能他亲自出面去谈,在壶里这近一个月的时间,他根本没就住过脚,四处奔波,真的累惨了。

“为了我真是辛苦老丈了,其实完全不必这么急的,我再等几天也没关系。”雾原秋说的是大实话,狐村来得比他想象中要快很多,这个假期还没过完就到了。

黄太公摇头道:“不关贵人的事,是孩儿们等不及了。”

上次他带回去的样品在狐村引起了巨大轰动,雪白的精盐比他们自煮的井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糖、香料、火腿肠更是难得一见的奢侈品,而像是现代产的斧头、菜刀简直是神兵利器,铜剑铜矛根本不堪一击,甚至就连个酒瓶子都是一代至宝,足够打出两三条人命。

仅公平分配上次所得就差点让狐村内讧——要不是雾原秋还能持续提供更多,说不定就真内讧了,而替“狐村尊贵的友人”搜集药材、上古文献立刻就升级成了狐村的头等大事,全村集体出动,壮年妇女以及少年儿童负责近距离,成年壮丁负责远处,四散奔波,穷搜山野,自主加班,整月无休。

以前他们是没这些精力的,肚子都吃不太饱,哪怕知道灵药对身体有极大好处,也不可能全村集体出动去挖去找,毕竟那些东西只能强壮某个个体,代替不了粮食,但现在有雾原秋在后面托底,那一切都好说了,只要能把东西找回来就可以换粮食乃至无数好东西,那为什么不找?

以前非洲土著能50美分卖掉一块钻石原石,能用一块狗头金换一把铁剑,能用一筐象牙换一面镜子,狐村就敢用灵药换一匹布、换一袋糖。

这两者本质上没什么区别,也就雾原秋不够黑,要够黑能把狐村的骨髓都榨出来。

就像狐村无法想象现代工业文明造就的物资大丰富,雾原秋也想象不到狐村村民对现代工业制品的迷恋,见狐村这么配合,提前数日就送了东西来,倒是对狐村好感+100,连声道“辛苦了”,并赶紧命令月娘她们烧水、炖肉、煮饭。

不过因狐村来得太过突然,炖肉煮饭有些赶不及,雾原秋就先从山谷里往外搬罐头、火腿肠,并弄了几十袋速食拉面先让月娘她们煮上,好歹让这帮狐人壮汉们先垫垫肚子。

很快,山谷前就充满了方便面的味道,足够令大部分现代人引起本能的生理不适——说真的,方便面如果常吃的话,闻到味真就够恶心反胃了,但对狐村村民来说,奇怪又有弹性的面条,布满油花的面汤以及那些稀奇古怪的酱料,再配上两三根口感滑嫩的火腿肠,真是难得的美味。

黄太公自然也分到了一碗,他小口呷着咸咸的、热乎乎的面汤,感觉十分惬意,而连喝了三碗面汤,他才多少缓过来一些,放下碗冲雾原秋拱拱手:“又劳贵人费心了。”

他是觉得雾原秋真是够豪气的,哪怕他人老成精,相当聪明,也不敢想方便面唾手可得,火腿肠到处都是,除非他能去二十一世纪逛一逛,开阔一下眼界,但那明显不可能,暂时除了四狐,雾原秋不准备放任何妖怪出去,除非他实力强到一定程度。

拱手这礼节,黄太公还是跟雾原秋学的,雾原秋也拱了拱手回礼,笑道:“哪里的话,就是不知……这次所获如何?”

他其实急得都想搜老头的身了,但架子得撑住了,不能显得太急迫,而黄太公也没让他失望,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赶来。

黄太公笑着说了一声“幸不辱命”,然后就一招手,示意胡备过来,而胡备正在那里吸溜吸溜吃速食拉面呢,吃得满头大汗,一时竟没注意到,等黄太公连叫了两声才反应过来,端着碗送过来一个竹篓。

雾原秋向他点头致意,目光落到了他腰间别着的精钢斧头上,发现原本该劈柴的斧子现在已经血迹斑斑,明显已经成了凶器,也不知道是砍过妖怪还是杀过猛兽。

看样子狐村这次四散出击,也没少遇到凶险,估计很是发生了几次械斗。

胡备也向雾原秋和善一笑便又回去了,现在雾原秋在村子里其实声望颇高,几乎所有狐人都知道他就是“传说中的狐族贵人”,而他这个连续来混过两次饭,上次交易最大得益者之一,自然对雾原秋印象更好。

他回去了,雾原秋的目光自然又转回到了黄太公身上,而黄太公从竹篓中先是掏出了一些破破烂烂的竹简木板,又掏出了一些花花绿绿的锦帛以及一些奇怪的皮,依次递给雾原秋,客气道:“贵人,这是暂时搜集到关于上古魔物的记载。”

这就是请雾原秋估价的意思了,而雾原秋简单翻了翻就放下了,无奈说道:“这些……还请老丈读一下,两界相隔太久,这些字全都不认得了。”

别说字了,锦帛和皮上是不是字都不好说,看起来更像是图画。

黄太公也不意外,连连点头道:“那是自然。”

雾原秋又望向了竹篓:“那关于人族修行的功法,不知这次是否有所收获?”

“自然是有的。”黄太公也知道这才是雾原秋最关心的部分,也是最能卖得出价钱的东西,又从竹篓中掏出了三大卷竹简,直接递给了雾原秋,“贵人请看,这就是鲛人大巫一直保存着的人族行修之法,只是原稿他们不肯交换,我只得重录了一份……请放心,我仔细核对过多次,绝无任何错漏。”

雾原秋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伸手接过了竹简,只感觉重如泰山。

两年半了,终于找到超凡之路的钥匙了,终于在炼妖壶中挖出了真正的金子。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