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卷竹简,总计一万一千余字,与其说是一部人族修行功法,不如说是在记述某人的言论,格式非常像是《论语》,但明显没有经过仔细整理,显得片段零碎,而内容则是对天地的认识、对灵气的利用,疑似灵气初生时期,某位人族强者一边摸索自己前进的道路,一边在教导子弟。

这大概率是一份“学习笔记”,只算是粗粗有个体系,也不知道是怎么落到了鲛人手中,还被当成“圣物”一代一代传承了下来。

当然,雾原秋对鲛人怎么弄到的这份“学习笔记”不感兴趣,将来有机会也许会问问,但现在他不关心。

等黄太公大概给他读了一遍后,他在那里反复沉吟了良久——主要是大部分没听懂,古人说话太过简约,真的惜字如金,听一遍没用,感觉很像天书,需要细心揣摩才行,但就听懂的那部分来说,对他也已经弥足珍贵。

灵气啊,看不见摸不着,似有似无,或许会天然亲近某人,或许让有些人终身只能望而兴叹,而那位远古人族强者就是在想办法让人族能尽可能地亲近灵气,感受灵气,接受灵气,并且利用灵气锤炼自己的身体,从而拥有对抗邪魔之力,不再是被单方面屠宰的羔羊,为天地也为人族争出一条生路。

从记述的话语里,他能听出那段岁月的艰难、沉重和血腥,甚至能让人想象到当初人族是怎么在邪魔威胁之下朝不保夕,怎么奋勇抗争,怎么拼命尝试只为求取一条生路。

而更关键的是,这位远古人族强者在很多事上已经试过错了,或者有大量同伴已经付出过血的代价,为后来者指出了大量的坑和死胡同,就算没给出一份详细的地图,也算指明了方向,能让他在灵气刚刚复苏之际就占得先机,不必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盲目乱转。

仅这一点就价值千金。

黄太公也不打扰他,就在旁边喝茶休息,狐村的壮汉们吃饱喝足后,也横七竖八就在躺倒,或者好奇去围观“深水乌贼”,对这种生物相当好奇——壶中界中也是有马骡的,甚至还有野马,但狐村中没有,至少很少近距离接触,这帮狐人看着“深水乌贼”感觉很新鲜。

“深水乌贼”被看得很不爽,它吃了一段时间的灵米,灵性渐开,虽然比沙太郎那种能听懂人话的差远了,但小脾气上升了不少,在那里很不爽地打着响鼻。

这惊醒了雾原秋,不过他没多管“深水乌贼”,被看看又不会死,它将来参赛要被几万人围观,现在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只是向黄太公询问道:“能不能烦请老丈在这里多住些时日?”

他对着这三卷竹简和个文盲一样,需要有人重新教他识字,也需要黄太公帮他解释一些语句、名词,甚至帮忙断断句什么的,不然靠他自己,还不知道要钻研到哪年哪月。

黄太公对此早有心理准备,自然含笑应允,就当提供售后服务,而雾原秋也是痛快人,转身就回山谷里往外搬东西——成箱的火腿肠、大量的农具、成袋的米面、盐糖香料,甚至还有一些锰钢合金的机制刀具。

这些全是他从犬金院集团弄来的,为此还欠了一屁股债,但现在毫不吝啬,就搬出来任由狐村自取。以物易物就是这样的,只要双方都对对方的东西满意,就能成交。

他是希望狐村可以满意的,他还需要靠狐村帮他搜集更多的“宝物”,去更远的地方,而狐村也理所当然地满意了。

足够支撑到下次收获的粮食,还有大量的肉制品,以及许许多多前所未见的好东西,他们不满意也不可能。

特别是胡备,伸手轻拭着7200円批发来的锰钢打刀,两眼放光,爱不释手——不耐用的,雾原秋也没更多钱去搞好刀,就从网店上随意搜罗了一批,反正怎么也比狐村用的那些青铜、生铁货色强,至少外表唬人等级绝不一样。

大量的钢制农具自然也受重视,这能节约大量人力,让狐村下一季种值更轻松,收获也会更多。

狐村村民欣喜若狂,理所当然的满意了,雾原秋也就放心了。

当然,他用这批价值百万円的货物也不只是换了一份“学习笔记”及一些关于远古魔物的记载,还有半背篓富含灵性的药物——狐村全村出动找了一个月也就找到这么多,但很贴心的进行了初加工,也就是按“传统配方”研磨成药粉,或者干脆用野生蜂蜜搓成了丸,甚至还带来了两滴珍贵的灵石乳。

灵石乳是狐村用盐、香料、玻璃瓶子以及钢制农具换来的。当然,里面也有黄太公的面子,不然鲛人未必肯掏出存货,毕竟湖神晁风脾气虽好,鲛人们也不敢经常跑去湖底骚扰它,自用都不太够,就更别提拿出来交易了。

但这对雾原秋颇为重要,“学习笔记”是份相当原始的记载,对灵气的探索十分初级,里面关于如何打开“灵感”乃至“灵视”,方法极为野蛮粗暴,就是用富含灵气的物质反复浸泡全身,直到自然而然能感受到灵气为止。

黄太公是用了心的,也人老成精,有些事不用雾原秋主动提,自然而然就做到了前面,让雾原秋不满意都不行,甚至隐隐觉得有些亏欠了狐村。

百多万円虽然也不是一笔小钱,但和修行功法乃至天材地宝比起来,真就是白菜价。

雾原秋看着装灵石乳的小玻璃瓶——这瓶子还是上次他提供给狐村的样品,也是给狐村的订金,当初好像是装的廉价香水,没想到转了一圈又回到他手里了——他看着这两滴乳白色散发着光晕的液体,再次冲黄太公微微颌首致谢,而黄太公看着他的样子,心中也是松了好大一口气。

狐村对雾原秋重要,雾原秋对狐村也重要,他希望雾原秋能高兴,能日渐一日地对狐村另眼相看——这不单单雾原秋能壮大狐村,让狐村村民过上更好的日子,而是壶中界灵气正日渐枯竭,未来根本没有希望,哪怕是为了未来子孙计,他也希望能让雾原秋从心底里认同狐村,渐渐将狐村视为本身的一分子。

为此他表面上没什么,但背后操碎了心,不单从不找月娘等四狐单独说话,免得恶了雾原秋,引起雾原秋某些不好的猜测,更是处处替他打算,只求这片心意能日积月累,最终能得到超额回报。

现在看看,起码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

交易皆大欢喜,在胡备等狐村村民看起来,雾原秋简直大方得不要不要的,远远超出了他们预估的上限——他们已经想得挺美了,来了四十多个人,想着能装满这四十多个背篓就是大成功,没想到人来少了。

要靠这四十几个人运,大概要运两趟才能把东西全运走,主要是鬼树妖的森林横在中间,只能靠背篓来回背运,十分不便——要不是鬼树妖数量数不清,狐村明显打不过,胡备等狐村村民都准备发起讨伐战,非得从森林中间开出一条康庄大道来不可。

但就算不能也没什么关系,虽然路远了点,难走了些,又有谁会介意往自家运宝物?

这种好事请多来几次,没谁会怕跑断腿!

胡备还是有点领导能力的,立刻派人火速回村报信,组织人手到森林另一头接应,自己带着余下的人开始背东西,走之前还找了黄太公嘀嘀咕咕,请示要不要派人去另外几个狐村搜罗一下,搞搞贸易——当年天狐遗命,有数支狐人听命外迁,各找了地方建了新村落,只是相隔颇远,轻易不会联系。

当然,以前也是没什么好联系的,大家都过穷日子,谁有病花一个月乃至数月的时间跑去串亲戚,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狐村可以当二道贩子,他们可以拿雾原秋给的东西去换更多的“土特产”,然后再拿到雾原秋这里加倍换取好处。

何乐而不为?

哪怕有大妖怪的威胁,但只要找可靠相熟的族人,大家约定共同保密,同享利益,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黄太公支持这种想法,雾原秋则没吭声,狐村的事他暂时不想干涉也没能力干涉。再者说,黄太公这把年岁了,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饭都多,也用不着他瞎出主意,这老头自然会考虑妥当,毕竟狐村才是承受风险的第一线。

要是湖神、山神乃至大王八打过来了,先不说它们能不能通过鬼树妖的地盘,就算通过了,他往山谷里一藏,乃至返回另一个世界,都能保证安全,狐村则未必了。

他就安心在山谷前的临时营地里跟着黄太公识字,精读揣摩“学习笔记”,顺便盯着月娘她们养马——目前从壶中界里搞不到钱,他处在纯支出状态,而他还要继续给狐村支付货款,所以“深水乌贼”必须给他赚到钱,不然他再找丽华拿货也实在张不开口。

学习进度很快,毕竟语言同根同源,大部分字他本来看着就面熟,少部分字基本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在壶中界蹲了三天,他基本就能自己通读“学习笔记”,自己就能抱着这三卷竹简进行揣摩。

同时他也开始尝试进行“灵浴”,也就是按“学习笔记”中的方法,把自己浸泡在富含灵气的液体中,以求能自然而然感受到灵气,从而可以尝试“捕捉”它们。

按他通读过后的判断,这是想修行的第一步,这一步完不成后面就别提了,而且能用的就是灵石乳和少量狐村采集到的灵药,要是这些用完还没达成,就要继续等待,等狐村搞到更多富含灵性的物质才行。

他盯着正往浴桶里滴灵石乳的黄太公,心情不紧是假的,轻声道:“也不知道会不会顺利……”

黄太公倒是稳得住,笑道:“贵人不必担心,总会成功的。”

“希望如此吧!”雾原秋摇了摇头,又问道,“狐村里能直接感知到灵气的人多吗?”

黄太公应该可以,但别人他没发现,或许胡备也可以,这壮汉挺给人压迫感的。

他这也算在变相询问狐村的实力了,黄太公倒也没瞒他,直接道:“有三十余人吧,狐村有灵泉,浸泡虽然没有灵石乳来的效果好,但时间积年累月浸泡下来,或多或少也都有些体会,所以我才说贵人不必担心,只要一直坚持下去,总有成功的那天。”

“那他们没有进一步修炼吗?是功法有缺失?”雾原秋听他这么说,倒确实是放心了一些,但看狐村中村民的战斗力似乎也不怎么强。

黄太公叹道:“修炼倒是有,只是壶中界灵气不足,即便修炼,也难以重现上古时的风采。更何况我们狐人一族中除了天狐,论天赋也不怎么好,胡家小七已经是他这一代的佼佼者了,大多数比他差得还远。”

壶中界也是末法时代了啊,除了某些老不死的以及先天异种,看样子都是一代不如一代……

雾原秋明了,胡备那狐族壮汉大概相当于吃了三粒“阴魔丸”的水平,这已经是修炼的功效。若是不修炼,大概也就是和他初遇“电车怪物”时相比,最多也就是超级健身达人的水准,甚至更弱一些,就是月娘那种殴打普通人轻而易举,被人用枪还是能轻松击毙的样儿。

他正在那里琢磨着,不知道自己修炼后会有什么效果,能增强到什么地步,而黄太公已经调配好“药浴”用的水了,退后一步道:“贵人,请试一下吧!”

灵石乳正在水中慢慢化开,就像浓墨滴入了水中,丝丝缕缕,同时水面上也开始有淡淡的雾气开始弥散,算是一个无根无源的“临时灵泉”,也难怪晁风那龙种都看中了那个湖,非要打跑了大王八霸占下来。

就凭能产灵石乳,雾原秋都有点想去抢那个湖了,可惜现在本事不够,去了恐怕要被晁风弄到岛上去鼓掌。

他在那里静静地看了片刻,把上衣一脱,露出了一身线条分明的肌肉和无数纵横交错的伤疤,然后手一撑就跳进了浴桶中。

水花飞溅,一股粘稠感瞬间包裹住了他,明明只是滴了一滴灵石乳外加散了一些药材,但他即像泡在了油里,又像是突然被隔绝到了世界之外。

一瞬间,他连黄太公的话都听不清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