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佐酱,你哥哥要过来。”佐藤千岁收起了手机,垂睑淡淡说了一声,而正忙着玩巧克力的美佐马上抬起了头,十分不满道:“他终于忙完了?”

“看样子是忙完了。”佐藤千岁语气还是淡淡,虽说她是答应了雾原秋帮着照看一下妹妹,但这家伙一口气失踪了四天半,说不生气是假的——这是人能办出来的事?别说是量子中间态男友了,就是一般朋友也没这么干的!

三天前夜里她没有收到回复,她就咬着枕巾想一脚踢死雾原秋这狗东西了,结果这家伙冷不丁冒出来了,还有脸装没事人一样发一句“在哪”,甚至还能在后面配个“狗头”,显得他多无辜一样!

真是杀了他都不解气!

美佐同样极为气愤,她早就觉得自己被嫌弃了,谁家的哥哥会这么对待妹妹?妹妹坐了一天的车来探望你,你人直接就消失了?说是去打工,鬼知道是去干嘛了!

她立刻道:“千岁姐姐,我们不要理他,谁都不要和他说话,给他点颜色看看,不然他会越来越不把我……我们放在眼里的!”接着她还继续寻求同盟军,又望向了丽华和三知道,“丽华姐姐和小代姐姐,你们觉得怎么样?”

三知代无所谓,她一直跟着主要是为了吃饭团,雾原秋在和不在她都不关心,对此不发表意见,但丽华闻言呆了呆,犹豫道:“不理他吗?那你们给他做的糖果怎么办?”

佐藤千岁闻言脸有些泛红,气道:“我不是给他做的!”

她们现在在“白色恋人”主题公园,这里的核心是座糖果工厂,她们参观了博物馆和糖果制作车间,坐了游园小火车,在很有欧式风情的甜品店里喝了巧克力饮品,然后就钻进了游客体验室,购买了原材料开始手工制作糖果、曲奇,真的做了满满一大堆。

丽华更疑惑了,左右看了看:“不是给他做的,那要丢掉吗?我们不可能吃这么多糖吧?”

佐藤千岁不说话了,她之前确实是在给雾原秋做,虽然做得不太好但相当用心,现在让她扔了……都忙了两个多小时了,她有点舍不得。

丽华接着看了看自己手头的东西:“我也给他做了,也要扔掉吗?”

她也有点舍不得,但不是心疼钱。这是她第一次手工制作糖果饼干,还是挺希望被人吃掉的,而配吃犬金院大小姐亲手制作的糖果,目前看来也就只有雾原秋一个人。

三知代看了看她的工作台,对美佐说道:“其实你想惩罚你哥哥,不用不理他,他已经要受罚了。”

美佐愣了愣,瞧了丽华和千岁的工作台一眼,再看了看自己的成品,想了想好像还真是那个道理——她挺喜欢吃糖的,但看看自己的劳动成果,自己都不太想吃,觉得还是拿去体贴哥哥比较好。

她马上说道:“好吧,我们可以和他说话,但大家都不准对他太热情,要让她知道我们生气了,然后……让他把这些全吃掉!”

佐藤千岁想了想觉得这主意不错,应该能给雾原秋一个深刻的教训,立刻道:“那我们加快速度,多做一些。”

…………

一个多小时后,雾原秋从北区跑到了西区,找到了一家休闲茶餐厅门前,佐藤千岁发消息说她们在这里等,而他还没进去,就已经感应到了她们四人的存在。

这世界灵气刚刚开始复苏,灵气十分稀薄,似有似无,千岁、丽华和三知代却已经吃了一段时间灵米,身体内蕴含的灵气比外界高,只是根本留存不住,灵气正缓缓向外散发,在感知世界中十分显眼。

其中三知代尤其特别,她似乎对灵气的亲和力很高,体内的灵气消散的速度最慢,甚至隐隐随着她的呼吸在起伏波动,灵气离体又马上被拽回来一点,正充分滋润着她的身体,而与之相反的就是千岁了,在感知中她简直像个漏了气的皮球,灵气散发的速度至少是三知代的两三倍,完全有去无回。

这就是天生资质的区别吗?三知代倒真是天选之子!

要是灵气真复苏的话,就算自己没有穿越过来,三知代这样的人也会自行摸索出一套方式来利用灵气,在一次一次生死搏杀中越来越强吧?

她这样的人只要不夭折,注定会成为超凡强者,至少比一般人成功几率要大很多!

这还是小小的一个曰本,要是别的大国,像她这样的天才应该更多,就算自己什么也不做,魔潮侵袭也不太可能会毁灭这个世界,八成像是上一次一样,人类各国无数天才涌出,在现代科技和优秀组织力之下越战越强,最终将其击退!

自己似乎也不用那么发愁,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没谁一定要当救世主!

雾原秋心里琢磨着进门奔着这四人去了,远远就看到她们正坐在一个六人卡座上说说笑笑,连忙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他这属于没话找话,毕竟这会儿正心虚,而千岁四人马上望向了他,但千岁表情冷淡,美佐斜眼看他,丽华本来笑了一下,但看了看千岁和美佐,也立刻鼓成了包子脸——没办法,她要和朋友们统一战线。

至于三知代,正默默喝茶,似乎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觉。

雾原秋理亏,没落得一个好脸也没敢吱声,硬装没看见就自顾自坐下了,瞧了瞧桌面,笑问道:“想吃点什么,我请客。”

再没人说话他就尴尬了,但好在千岁终于出声了,淡淡道:“不用,我们在白色恋人公园吃过点心了。”

雾原秋长长松了一口气,觉得情况好像也没想象中严峻,赶紧笑道:“原来是去了白色恋人公园吗?玩得怎么样?”

“挺好的。”美佐接过了话头,伸手从身边的袋子里取出了一个大盒子递给他,“阿秋,给你的礼物。”

雾原秋愣了愣,没挨骂就不错了,没想到还有礼物!

他接到了手里,赞许地看了美佐一眼,这小东西长大了啊,比以前乖巧多了,以前把她扔一边几天不搭理,她八成早就开始暴跳如雷,挑唆所有人一起针对他了——士别三日另当刮目相看,美佐,以前是哥哥小瞧你了!

他真诚道:“谢了,美佐。”

千岁也递过来一个大盒子,微笑道:“阿齁,这是我给你的。”

“谢谢。”雾原秋赶紧也接了过来,还露出八颗大白牙给了佐藤千岁一个灿烂的笑容——这量子中间态女友好,自己四五天没露面,竟然只是在LINE上阴阳怪气了几句就算了,真乃人生良配是也!

丽华左右瞧了瞧,赶紧取出了两个大盒子放到桌上用力推给他:“雾原,我们是朋友,这是我给你准备的。”

“谢谢,谢谢。”雾原秋连声道谢,这洋娃娃确实是好朋友啊!

他接着望向了三知代,而三知代和他对视了片刻,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慢慢递给他,静静道:“你可以拒绝收下的,我不介意。”

三知代明显不是热心肠的那种人,有点像王小波写的那本《特立独行的猪》里面的主角,能送礼物就不错了,雾原秋根本不在乎她说什么,只是笑道:“怎么会,也谢谢你。”

他一口气收了五个盒子,放在桌子上瞧了瞧,笑问道:“都是什么?”

“糖果、饼干。”

“全是?”

“差不多吧。”美佐不怀好意地盯着他,笑嘻嘻道,“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雾原秋开始拆盒子,先是拆开了千岁的盒子,里面是夹心饼干和烤曲奇,虽然颜色有些怪,但一看就是手工制作的,绝对是一片心意。

他马上又向佐藤千岁笑了笑:“谢谢。”

佐藤千岁眯了眯猫眼儿,对他回以微笑,而他又拆开了美佐的,里面是小动物饼干,但烤制的火候比千岁还糟糕,大部分都有些发黑。

他拿起一块看了一眼,冲美佐赞道:“这小猪做得挺像。”

那块饼干其实是小猫,但美佐不在意,冲雾原秋甜甜一笑:“专门给你做的,阿秋。”

雾原秋又打开了丽华的两个盒子,左右看了一会儿,拿着一块烤面饼迟疑道:“这么大的动物饼干?是蜈蚣吗?”

这造型……比较少见啊,还是第一次见到蜈蚣饼干,而且还这么大,起码也得有半斤以上。

丽华呆了呆,她烤的是五个人手牵手站着,还起了个名字叫“友谊的证明”,没想到雾原秋没看出来,但她也不好意思说实话,憋着气说道:“对,是蜈蚣。”

雾原秋又从另一个盒子里拿出了一个大大的巧克力球,只见这球表面凹凸不平,猛一看很像只癞蛤蟆,又有点像英国名菜“仰望星空”的3D版,真的认不出是什么鬼东西,甚至有些不可名状,很像一个全身长满了眼睛的怪物。

他犹豫了一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东西,也没敢问,赶紧又打开了三知代的盒子,但掏出一个扁扁平平的白色方块,透着一股浓浓的牛奶香味。

他又不懂了,迟疑着问道:“这是什么?”

“牛奶糖。”三知代喝着茶,随口答了一句。

“我知道是牛奶糖,不过……只是单纯的牛奶糖吗?”雾原秋还是拿不准,这板砖一样的牛奶糖,也很罕见啊!

“对。”三知代只是为了礼貌才送的,不然其余的人都送了,她不送不太合适,“你不喜欢可以不收的,没关系。”

雾原秋连忙道:“不,不,我很喜欢。”

虽然这份礼物没什么特色,有点像块板砖,但相比烤焦了的曲奇、蜈蚣饼干和癞蛤蟆巧克力球,已经很不错了,他怎么会介意。

他再次冲着四个或大或小的女孩子低头感谢:“非常棒的礼物,真是让你们费心了。”没想到这四个家伙这么大气,扔下她们四五天,没一个生气的,自己真是有福气能认识她们!

“别谢了,阿秋,快吃吧!”美佐在旁边提醒道,圆眼中全是期盼和幸灾乐祸。

“我回去慢慢吃。”雾原秋其实不爱吃甜食,而且说实在的,这些手工糖果饼干都够呛的,看着就没食欲。

这也算正常吧,这四个女孩子估计谁都没有多少制作小零食的经验,纯生手,做不好应该的,做好了才该奇怪。

美佐却不肯放过他,眼神危险起来:“阿秋,谁知道你回去会不会吃?这可是我们的心意,是千岁姐姐、丽华姐姐和小代姐姐特意为你做的,你知道烘培房有多热吗?”

雾原秋觉得不太对了,仔细瞧了瞧她们四个,迟疑道:“现在就吃?”

“对,现在就吃,而且要吃完!”美佐痛打落水狗,圆眼中的不怀好意都浓到快溢出来了,“你剩下谁的,就是看不起谁,是不是这样,千岁姐姐、丽华姐姐,还有小代姐姐?”

佐藤千岁点了点头,垂下了眼睑,轻声道:“阿齁,我特意给你做的!”

给我去死,阿齁,整天失踪,不给你点教训,你眼里还有我吗?我整天为你操碎了心,你就这么对待我?今天不把你腻吐了,你以后还要再来多少次?

丽华也跟着点头:“对,我们是朋友,你快吃了吧!”

我第一次给别人做饼干和糖果,身为我的朋友,你要吃完!我这样尊贵的人亲自给你做糖果和饼干,是你的荣幸,别人求都求不到的!

三知代放下了茶杯,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很明显了——你原本可以拒绝的,但你没有,所以……我不想比阿鹤和卷毛低一等,如果你可以吃完她们的,那我的你硬咽也要硬咽下去,不然算你欠我一次!

雾原秋缓缓点头,终于懂了——原来你们终究是没有消气啊,而且,九成九是受了某个小混蛋挑唆了吧?

他恶狠狠望向了美佐,有种不用蘸酱油就准备生吃了她的意思,但美佐不怕他,她明天就回雾岛了,暑假之前不可能再见到雾原秋——阿秋啊,你敢同时和三个女孩子混在一起,还敢忽视给你端过尿壶的妹妹,就该遭这份罪!

没什么好说的,请去死吧!

她转头就对佐藤千岁说道:“千岁姐姐,阿秋不想反省,也没把你的一片心意放在心上。”接着又对丽华说道,“丽华姐姐,阿秋没把你当朋友。”接着又向三知代说道,“小代姐姐,阿秋看不起你。”

丽华表情委屈起来,三知代垂下了眼睑,而千岁更是直接伸手去拿盒子,轻声道:“不是什么心意,只是给朋友的礼物,他不喜欢不要勉强他。”

雾原秋赶紧伸手按住了盒子,深深吸了口,沉痛道:“我吃!”

人出来混,欠了总是要还的,三知代和丽华也就算了,美佐那个小东西也不用理会,但自己把累赘甩给病猫五天,是有错误,那犯了错该认就认,没什么好说的!

吃点糖而已,又不会死!

他抓起一把夹心饼干就塞进了嘴里,嚼了咔咔作响,倒真开始反省了——过会儿要私下里给几个人道歉呢?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