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公斤多糖果和饼干,雾原秋一直吃到了晚饭后,千岁她们在前面逛街游玩,他在后面边吃边跟着,千岁她们吃晚餐,他继续吃糖果——要不是他是个大肚汉,估计早被活活撑死了,但就算硬塞了下去,还是把他腻得不轻,就连打个嗝胃里都直犯酸水。

中间他倒是想从“死刑立即执行”改判“死缓”,可惜三知代不想管,丽华不懂,美佐生怕他死不透,千岁还在生气,没人给他台阶下。

不过他也算老老实实认了错,等好歹吃完了,千岁倒是心软起来,在路上偷偷塞给他一罐苦荞茶:“喝吧,晚上不要肚子痛。”

雾原秋接到手中,低声问道:“不生气了?”

千岁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你说呢?”

雾原秋迟疑着说道:“应该是不生气了吧,你知道的,我是去做正事。”

“我知道你去做正事,但阿齁……”千岁还是有些不开心,轻轻转动着视线,小声道,“你知道电话总打不通,发消息总收不到回复,让人有多烦躁吗?你能不能别一消失就是好几天,连点音讯也没有,我会……大家都会担心你的。”

“我知道,我错了。”雾原秋低头道歉,态度好到不行,主要是他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手机收不到信号。

千岁心里舒服点了,开始讲理了,歪头看向了一边:“其实也不用道歉啦,我知道你也不是在为你一个人忙。”

雾原秋喝了一口苦荞茶,心里有些MMP——你这句话倒是早说啊,我都吃完那么一大堆糖了你才说,还有个屁用!

但这种吐槽他也不太好意思说出口,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布袋塞给千岁:“这是给你带的礼物。”

千岁接过了小布袋,心里很高兴,解开袋口的绳子瞧了一眼,发现里面是些白色的花瓣,不由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你闻闻……”雾原秋提示道,“不用离近了,就这么拿着仔细闻一下。”

千岁吸了口气,只觉得一股淡而不艳,雅而不腻的香气钻入了她的肺腑,好闻得不得了,不由讶然道:“这是什么花?”

“醒神草的花,学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山村里常用来制作香囊。”雾原秋答了一句。这花没什么大用处,就是香气淡雅,凝而不散,是制作香囊的好材料,而他给的这些,更是富含灵气的精品,至少也能值二十根火腿肠。

少女总是喜欢花的,千岁也不例外,特别这还是量子中间态男友送的花,连嗅了好几下才转头开心道:“谢谢你,阿齁,我很喜欢。”

雾原秋低声笑道:“现在该真不生气了吧?”

千岁低头哼哼了两声,没再说什么,但小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感觉自己也算没白替雾原秋看了几天妹妹,这阿齁心里还是挺识数的——再饶他一次,下次再敢连续好几天不回消息,就生吃了他!

雾原秋笑了笑,“顿顿顿”把苦荞茶干了,觉得胃里果然舒服了一些,又小声对千岁说道:“咱们走快点,你去缠着美佐,我和洋娃娃说说赛马的事。”

千岁轻轻点了点头,自行上前找美佐说话去了,而雾原秋正要揪住丽华私聊,冷不丁三知代靠了过来,向他淡淡问道:“刚才你给了阿鹤什么?”

“一些花瓣,怎么了?”雾原秋也不吃惊,估计三知代是闻到味了。

“和那些奇怪的米一样吗?”

雾原秋摇头道:“不一样,那些花不能吃。”

三知代一听不能吃就失去了兴趣,而雾原秋看了看她,又感知了一下她身体内的灵气情况,试探道:“那些野菜饭团也吃了一段时间了,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好,我有几处旧伤明显缓解了,身体素质似乎也略有增强,但不明显。”三知代实话实说。

“你有旧伤?”雾原秋微微有些吃惊。

三知代倒是习以为常,淡淡看了他一眼:“精修武道,长期较技,谁身上没点旧伤?不过看样子你没有,是因为那些米的原因吗?”

雾原秋是因为有个吸血天赋,但他点头道:“大概吧!”

“那确实是好东西。”三知代也不继续追问,只是点了点头便直接问道,“如果我要更多,需要我付出什么?”

她虽然吃的时间还不长,但确实已经感受到好处了,甚至她吃了饭团后尝试着练习刀舞、举行仪轨、冥想和吐纳,多次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察觉到了一种神秘能量。

所以,她这些天一直跟美佐混在一起,继续吃饭团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在套美佐的话,了解雾原秋的过去。

当然,她不在乎雾原秋过去干过什么,她只是希望能绕过雾原秋,自行搞到那些神奇的米,可惜失败了,毫无收获,那她也不再犹豫,准备和雾原秋直接交易,付出一定代价来换取更多的米——她不喜欢受制于人,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不想,但现在没办法了。

总之,她想更强!

雾原秋倒没想到三知代突然就摊牌了,哪怕早就盼着她来投靠,一时却不知道该怎么措辞,迟疑道:“更多的米吗?那没问题,但我要你当我的……”

“打手”这个词好像不太行,太不尊重人了,那用“伙伴”还是“战友”比较好?或者用“并肩战斗同生共死的搭档”更理想?得选个好词,有约束力的那种,这丫头打着打着喜欢偷溜……

他说了一半卡住了,在那里琢磨该用个什么词,而三知代似乎懂了,淡淡道:“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不想抢阿鹤的男朋友,她会去找我妈妈和英子妈妈哭闹,换个条件吧!”

雾原秋无语了,但马上不满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而且……我没在喜欢你,请不要自作多情。”

“是吗?”三知代望了他一眼,表情依旧淡淡,无所谓道,“美佐说我是你的理想型,而且……你不是经常在背后偷看我吗?你我是同类,说谎没意义。”

美佐这个狗东西真是什么都敢说,回去就削死她!

雾原秋被人泄了老底,直接给说闭气了,沉默了片刻后强行把话题扶回了正轨,正色道:“米你想要多少都可以,但将来某一天,我也许会和一些可怕的怪物作战,我需要一个可信赖并且足够强力的同伴……这不是儿戏,有生命危险,可能会死在战斗中,你愿意吗?”

“你是指上次那种变异人?”三知代脸色都没变一下,毫不在意道,“只是些空有蛮力的家伙,如果仅是猎杀它们的话,我同意。”

“比那些人强,我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强,但大概率要强不少。”雾原秋轻声道,“我不会进行无意义纯送死的战斗,我比你想象中要怕死得多,但如果有些战斗不可避免,我需要你跟随我行动,并且服从我的命令,哪怕要冒着巨大的风险。”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当然,我不会让你白白冒风险,战利品始终有你一份,同时我也会尽最大努力帮你提升实力,尽量让你安然无恙。”

“对手很强?”三知代望向了夕阳,愣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笑容。不是礼貌性的笑容,而是发自真心的笑容,一瞬间她整个人都鲜活起来,但就像昙花盛开,夜颜绽放,让雾原秋忍不住又开始走神——只是单纯欣赏,三知代是生得真好看,颜值贼高,看着就让人赏心悦目。

他一时走神,而三知代眼睛越发明亮了,笑道:“如果真有那样的对手,我会跟你一起去。”

“有可能会死。”

“那又怎么样?”三知代不在乎,笑容渐渐敛去,轻声道,“雾原,我们是同样的倒霉鬼,生在了一个剑术已死的时代,十年苦练也不过换来赛场上的一点掌声,平日里连真剑都无法持握,人生最高追求也不过是手持竹剑打倒几个庸才,拿几个大赏。那如果真有和强者肆意搏杀的机会,我觉得该算是种幸运——我们所学所练所思所思皆没有白废,与生死相比,这更重要一些。”

她说完又转头望向了雾原秋,“听你的话,世界果然已经在改变了,对吗?”

雾原秋缓缓点头:“对,可能会变得很糟糕。”

三知代缓缓摇头:“不,对我们来说,世界正开始变得有趣。”

雾原秋不说话了,就他来说,他其实不想生到一个灵气复苏的世界,更希望自己多少能开点小挂,安安稳稳度过一生,就算受罪,最多就是出点修罗场,被几个老婆追杀,但被怪物追杀……他真的没兴趣。

他沉默了一会儿,不想再讨论这些了,向三知代问道:“那我们就说定了?”

“初步说定了,有些事我想了解得更清楚,这需要你来解释。”三知代轻声道,“比如……那些神秘的能量是什么?”

“现在解释不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你自己琢磨吧!”雾原秋还要看看魔物会不会来,万一不会来了呢?当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几率很小,但万一呢?

三知代也不介意,抬眼看了一眼前面,浅浅笑道:“那就以后再说,你该离我远点了,阿鹤在看我们。”

“好,那回头我们再细聊。”雾原秋也怕千岁又开始吃飞醋。丽华没事,千岁没把这卷毛洋娃娃放在眼里,但可是把三知代当成一生之敌的,嫉妒起三知代来效果起码也要+300%,没事也要整出事来,不可同日而语。

他说完了这一句,赶紧向前拉住了丽华,而丽华正听美佐吹牛皮正起劲呢,被拉开了还有点小不高兴,但一看是雾原秋,立刻高兴起来:“你是要给我礼物吗?”

“礼物?”

丽华眼中全是期待:“美佐酱刚才说你给了佐藤礼物,是个小袋子,你也会给我吧?”

雾原秋愣了愣,没想到不但三知代眼睛尖,美佐眼睛也够尖的,但他只给千岁准备了礼物,别人可没准备——这能一样吗?那是量子中间态女友!

他直接道:“我没有给你带礼物。”

丽华呆了呆,突然有些委屈:“为什么?美佐酱说你喜欢我,说我是你最重要的朋友,为什么你给佐藤带了礼物却不给我带?我是我爸爸最重要的女儿,我爸爸以前都会给我买很多礼物的……”

美佐这个狗东西!雾原秋真的气晕了,这四五天看样子这小混蛋没少说胡话!但他也不能说丽华不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以后还要用人家呢,伤人心可不行!

他赶紧道:“我明天给你补上,现在咱们先商量一下‘深水乌贼’的事。”

丽华根本不在乎什么乌贼章鱼的,听到有礼物就很高兴了,只是随意挥了挥小扇子:“商量什么,它没死吧?”

“没有……”

“那有什么可商量的?”

你心真大,雾原秋忍了忍说道:“目前它的表现还不错,我觉得再过两三周就可以送去参赛试一试了,你和市力川先生说一声,让他报上名,准备好检疫文件,预约好检疫日期,然后通知我。”

“我知道了。”丽华乖乖点头,但眼睛已经在望美佐那边,现在说是在陪美佐玩,其实更像大家在陪她玩,她也是外地人。

“还有骑师,让他也准备好。”雾原秋继续叮嘱,这些事他只能通过丽华来办,不然名不正言不顺,黄金马场那边未必会配合。

“我知道了。”丽华依旧心不在焉,急着去玩。

雾原秋还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给她鼓劲道:“要重视,等‘深水乌贼’赢了,是你去领奖,超有面子的。”

超有面子?丽华猛然来了精神:“我去领奖吗?”

“当然,你才是马主,当然是你去领奖。”

“不可以一起吗?”

“一起也可以。”

“那这件事必须抓紧!”丽华挺胸抬头,卷毛晃动,似乎已经站在赛马场中间接受欢呼,一脸贵族式小傲慢,毫不犹豫道,“我回去就让马场的人全部加入进来,用最短的时间办好,不然我就把他们统统开除掉!”

“催一下就行,不准随便开除员工!”雾原秋要的可不是这效果,他可不想让别人莫名其妙就失业,气道,“对你的员工好一些,尊重一点,他们是在为你创造价值,别拿他们当下人对待!”

丽华愣了愣,看了看雾原秋的脸色,小细腰又软了,小声道:“哦,我知道了,我就是……就是吓吓他们,我其实没开除过任何人……上次园丁忘了关草坪的喷洒器,弄湿了我的鞋,我都没有开除他的。”

雾原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把丽华看得缩了头,连卷毛都在抖——你这有什么光荣的?本来就是屁大的事还要拿出来吹一下吗?

他无法和这个资本家家里的傻白甜大小姐计较,摆了摆手:“行了,记得就好,去玩吧!”

丽华马上就跑了,眼看就要到夜市了,她还没来过呢,听美佐说得特别有意思,她要和美佐好好挑点好东西,好让美佐带回雾岛去当旅行礼物。

雾原秋则继续跟在后面拎包,只是目光不时落到美佐背上,准备等回了家就削死她!

狗东西,这几天你都放了些什么屁?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