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街头,丽华的专车放下雾原秋和美佐,滴滴响了两声便离开了。雾原秋目前车辆远去,转头一把就拎住了美佐的领子,表情似笑非笑:“美佐啊,这几天过得是不是很爽?”

美佐想逃没逃掉,被雾原秋拎着领子脚都有些悬空了,马上抱着小拳头笑嘻嘻讨好道:“全是托了欧尼桑的福!”

“知道你还敢害我!”雾原秋怒了。

“我没有!”

“三知代都告诉我了,还有犬金院,她也说了!”

美佐委屈叫道:“那怎么能叫害你?阿秋,我是在帮你啊!我又没有当着她们三个人的面说,都是私下说的,而且说的都是大实话!难道你不喜欢三知代姐姐吗?她不是你的理想型吗?你难道能否认丽华姐姐是你重要的朋友吗?阿秋啊,你要正视自己,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必要装正人君子的……”

“还敢说胡说八道!”

“哎呀,好疼,你不能因为我说了实话就惩罚我!”

“我就惩罚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还打!”

“给你个教训,只要胡说八道就会挨揍!”

“你活该,谁让你不陪我!”

他们两个一路打闹着回了公寓,小花梨听到动静了,马上隔着帘子问了一声好,而美佐赶紧借机逃过去躲避雾原秋的敲脑壳攻击——雾原秋一直失踪,前川美咲也不好意思总让女儿去麻烦几个陌生人,而且她今天刚好休假,便自己陪着女儿在家玩耍。

雾原秋也过去打了个招呼,感谢了一下前川美咲这几天对美佐的照顾,顺便让美佐提前告了别。前川美咲对此也不意外,在她看来,美佐应该还是只幼年狸猫,还不能够长时间离开山林,总是要回去的。

双方说了一会儿话,美佐也收拾了一下东西,兄妹二人就返回了雾原秋的公寓。四狐不在,今晚美佐睡在这边——按雾原秋的说法,四狐姐妹是去丽华的马场打工了,美佐对此没什么疑问,毕竟雾原秋失踪这段时间,理由也是在丽华的马场打工。

明天美佐就要滚了,雾原秋也没急着回壶里,就躺在自己被褥上默默凝聚精神,不停沟通天地灵气,可惜这里比壶中界灵气稀薄许多,他在壶中界都不能成功,在外面困难指数更是上升了数倍,丝毫成果也没有,只能当成练习。

美佐倒是一直睡不着,在那里安静了一会儿,问道:“阿秋,你现在还想娶好多个老婆吗?”

“闭嘴睡觉。”

“不嘛,我想知道!”

“从来没想过,那是以前开玩笑。”

“那真是可惜了啊……”美佐悠悠叹了口气。

雾原秋沉默了一会儿,奇怪问道:“这有什么可惜的,我以前提起来时,你不是还说我在想屁吃吗?”

“以前是以前,但我也没想到你现在这么受欢迎啊!”

“什么意思?”

“我和三位姐姐大人相处了这几天,我都替你试探过了。千岁姐姐很喜欢你,她挺像英子阿姨的,喜欢管着别人,就喜欢和笨蛋在一起,你笨头笨脑最合适。三知代姐姐和丽华姐姐对你和对其他人态度也不一样……”

“这个……态度怎么不一样?”

“你现在想知道了?之前你还打我……向我道歉我就告诉你!”

“爱说不说!”

“切!”美佐小声鄙视了一下雾原秋,肚量很大地说道,“算了,谁让你是我的欧尼桑,我告诉你好了!三知代姐姐对你的过去非常感兴趣,平时她都不怎么说话的,白天像在梦游一样,但只要说起你的过去,她马上就会清醒过来,听得很认真,还会有意识地询问一下。她以为我是不懂事的小屁孩,都没多少掩饰的——阿秋,三知代姐姐对你很感兴趣,言辞间对你也很认可!”

“还有这样的事?”雾原秋嘴上问着,但心里隐隐猜测三知代八成是想追查灵米的来源,也不太吃惊,这很符合三知代的行事作风。

“当然。”美佐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很怀疑三知代对雾原秋有朦胧的好感,又接着说道,“丽华姐姐很单纯,谁都不放在眼里,就你特别。我侧面问过她,花了好长时间才长到原因。”

“什么原因?”

“因为她爸爸和那个什么黑木警部。他们私下谈话的时候被丽华姐姐听到了,据说在担忧未来的某些事,希望和你处好关系,认为将来也许你有大用处……丽华姐姐是个比较糊涂的人,说的也不是太详细,但据说她家里调查过你,那位黑木警部也夸你夸得很厉害,丽华姐姐很相信他们的话,就一直觉得你超级厉害,心里一直觉得你非常特别,在喜欢着你。”

雾原秋才不信,随口骂道:“又开始胡说八道了?要不要我现在过去再给你几下子?”

美佐这些天还真没闲着,她年纪小又圆头圆脑的,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小女孩,但其实相当早熟,套话是把好手,真弄清了不少事情。

她很不服气地说道:“我才没有胡说八道!阿秋,虽然丽华姐姐十六岁了,但我感觉她比我还小一些,对交往恋爱根本不懂,我觉得她喜欢你,只是她自己都没发现,只是拿你在当朋友。”

雾原秋愣了一会儿,摇头道:“我们不可能的,我又不喜欢她。”

美佐马上道:“不要话说得这么满!阿秋,你好好想想,丽华姐姐其实不错的哦!我和她一起泡过澡,她身材很好的,而且皮肤超级滑嫩,摸上去像丝绸一样……”

“你还和她一起泡过澡?”

“我们都是女孩子,一起泡泡澡聊聊天有什么奇怪的?我也和千岁姐姐、三知代姐姐一起泡过澡,千岁姐姐都帮我擦过背的。”

雾原秋憋了一会儿气,无话可说的——这小混蛋,我还没享受到,你先替我享受了!

美佐还不罢休,又在那里说道:“阿秋啊,我知道你喜欢千岁姐姐,千岁姐姐也确实值得喜欢,她懂事又体贴,将来肯定能当好贤内助,但你有那么好的条件,要是错过了三知代姐姐和丽华姐姐,也挺让人遗憾的……”

“遗憾个屁,这世界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雾原秋轻骂了一声。现在什么年代了,要不是以前三妻四妾所有人都理解的时候,想多吃多占哪有那么容易,最后弄个鸡飞蛋打一无所获才正常——现在女性独立,谁还乐意和别人分享一个男朋友,要真脚踏三条脚,回头合起伙来把那渣男乱刀分尸才正常。

美佐却没再吭声,根本没反驳他。

她这几天一直四处游玩,她其实挺累的,加上年纪小,躺着说了一会儿话,困意就上来了,慢慢睡着了,过了会儿甚至轻轻打起了小呼,活像只刚刚吃饱喝足的小肥猪。

…………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五点,兄妹二人就醒了。美佐要回雾岛市要赶一天的路,不早走不行。因为太早,原本他们也没打算让别人相送,但雾原秋起床没一会儿就收到了一条消息,千岁、丽华和三知代已经乘同一辆车往这边走了,要一起送美佐去车站。

美佐刷着牙都忍不住含糊道:“阿秋啊,你看我说得多对!”

“什么意思?”雾原秋也在刷牙呢,不过暂时停在那里咬着牙刷回复信息,说话声更含糊。

“千岁姐姐也就算了,她本来就说好要来,但现在连三知代姐姐和丽华姐姐也来了,这绝不正常!一般朋友可不会这样,谁会早上四五点起来去车站送普通朋友的妹妹,明显因为很重视你才会来的。”

“你们也一起玩了五六天了,说不定她们是喜欢你。”

美佐漱了漱口,呸了一声,老气横秋道:“别傻了,阿秋!要没有你,三知代姐姐和丽华姐姐根本不会正眼看我。三知代姐姐只是表面有教养,她其实才是最骄傲的那个,眼里根本没有一般人。没有你,我死在她眼前她都不会多看一眼,丽华姐姐更是看不起普通人,我不是你妹妹,她八成会用扇子挡着嘴,生怕闻到我身上的穷酸味,很嫌弃地叫我庶民乡巴佬。”

雾原秋转头就给了她后脑勺一巴掌:“不准这么背后非议别人,人家陪了你五六天,带你四处玩耍,你要知道感激!”

“打我干什么,我只和你说这些,又不会在外人面前说。我们是兄妹,自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美佐气道,“我当然知道感激,我又不是白眼狼,以后她们去雾岛玩,我也会用心招待她们的。”

“那还差不多。”雾原秋也无心多追究,毕竟美佐说的是实话,只是又补了一句,“快点,再过十几分钟她们就能到街头了。”

“知道了,知道了。”美佐刷完牙,带着她的牙杯牙刷就出去了,重新塞回到行李里。

他们兄妹二人在那里团团乱转忙了一阵子,相比美佐来的时候只拖一个旅行箱,回去时还多了两个大袋子,可见她这次来“视察”收获相当丰厚,而紧接着千岁她们就到了,又是一阵忙乱,把这些都装上了车。

接下来就是出远门的常见景象了,赶到火车站后,雾原秋忙着去刷手机取票,美佐回去班次和来时不一样,她要先坐火车去函馆再换乘JR线,顺便还要感谢陪美佐回去的雾岛熟人——就是之前带美佐来的那家人,他们也是到札幌来旅行的,现在同样要回去,正好再把美佐捎回去,这是来时就计划好的事,不然美佐虽然早熟,但一个人跑那么远的路还是让人有些不太放心。

等这一切忙完了,美佐也嘻嘻哈哈和千岁、三知代以及丽华告别完了,正准备登车离开,临走时还要单独和雾原秋告别,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又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他,认真说道:“阿秋,你在札幌很好我就放心了,这是我给你的临别礼物,免得我前脚刚走,你就开始欢呼我这坏蛋终于滚蛋了。”

雾原秋虽然一直盼着美佐快滚,但她这会儿真要滚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相见,竟然有些伤感,接过了小本本,又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这才问道:“这是什么?”

“是对你有用的资料。”美佐问道,“你知道千岁姐姐的生日吗?”

雾原秋一愣,迟疑道:“这个……”

“三知代姐姐和丽华姐姐的生日呢?”

“三知代同学好像和佐藤同学相差一天,犬金院的生日……”

“那她们三个人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知道吗?”

雾原秋从没关心过这些,被问了一个哑口无言,而美佐立刻道:“看,阿秋,我就知道你不知道!所以啊,我都帮你观察好了,她们的生日、喜好、忌口,小时候的趣事甚至喜欢的颜色我都记在这本本子里了,你拿去好好利用。”

雾原秋随手翻开本子,里面果然是美佐的狗刨字体,倒是真分门别类记了好多内容,像是三知代爱吃什么,丽华不爱吃什么,千岁喜欢的颜色和讨厌的颜色,甚至三个人的三围和鞋码都有。

他直接无语了,我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当然,也不是完全没用了,但……为什么感觉怪怪的,你难道还真支持我去追求这三个人吗?

他在那里沉吟,美佐踮脚拍了拍他的肩膀,也没再说什么,小脸上的神色倒是很明确——阿秋啊,我这当妹妹的真是替你操碎了心,你要记得我这份恩情,可别有了女朋友就把我这个重要的妹妹忘了!

接着她一转身就要从月台上车,而雾原秋一把拉住她,递给她一个小厚厚的牛皮纸信封,笑道:“这个给你,但回去再看。”

美佐接过了信封,有些伤感地望了望雾原秋,再次轻轻抱了抱他,然后就上了火车。等到了座位坐下,她马上开了信封——她才不听雾原秋的,什么回去再看,她马上就要看!

但一开了信封,她马上就大喜过望,马上里面是厚厚的一叠钞票,顿时眼睛就湿润了——欧尼桑,你一个人在札幌也是很难的,怎么还要给我这么多零用钱?这是这几天打工赚到的吗?

我竟然还怪你不陪我……

她控制不住了,立刻拉开了车窗,冲雾原秋大叫道:“欧尼桑,你一定好好的!”

雾原秋笑着冲她摆了摆手,美佐低头又看了看信封,发现里面还有张字条,赶紧抽出来一瞧,只见这面写道:美佐,有两千円是你的辛苦费,其余的钱带给修女嬷嬷,用途和数目我会打电话告诉她的,你别想贪污!

美佐一愣,原来不是给我的零用钱吗?

混蛋阿秋!

她又急了,我替你操碎了心,你竟敢这么捉弄我!

这时火车一震,汽笛鸣响,已经开始缓缓启动了。这是一趟只到函馆的慢车,一天就跑两班,而这时美佐醒过神来,连忙又从窗口探出了身子,大叫道:“阿秋,你这个混蛋!千岁姐姐、小代姐姐、丽华姐姐,你们要小心,阿秋没安好心,他要多吃多占,他要开后宫,你们一定要小心,早点干掉他……”

她叫得声嘶力竭,小半个身子探出了窗外,甚至急得眼泪鼻涕都冒了出来,可惜火车这时已经离开月台了,风声和汽笛鸣响更是直接掩盖了她的话,正目送火车离开的雾原秋四人完全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只有千岁感叹道:“你们兄妹感情真好……”

雾原秋笑着点点头:“当然,我是个好哥哥嘛!”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