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佐带着满腔的愤怒被火车拉走了,雾原秋的生活也重回正轨,除了又欠了一笔外债——他没有积蓄了,美佐带走的钱是他找千岁借的,是千岁手头所有能凑出来的现金,大约有三十余万円。

这笔钱算是他捐给修道院的,指明这笔钱要用来给修道院安装防盗门窗并进行一定程度的修缮,以提升一下防御度,毕竟长泽老修女的小修道院经济情况一直以来相当差劲,除了那个小小的石头教堂是当年毛子修的,还算体面坚固外,其余的附属建筑物还不如一般民房,单薄的木门,无锁的窗户,安全性很成问题。

放在以往这没什么,雾岛市就是一个乡村小镇的规模,居民互相之间基本全认识,治安情况相当不错,十余年没出过恶性案件了,就算出点什么案子,也没谁有毛病去攻击一座毫无油水的教堂,袭击一个一生虔诚行善的老修女,但以后情况可说不准。

要是二次魔潮爆发,魔物来袭,不幸波及到了雾岛市,雾原秋希望长泽老修女和美佐至少有个可以躲避的安全屋,有个可以固守待援的地方,不至于轻易就送了性命。

当然,这也许是多此一举,没什么用处,但这是他仅能做的了,总不能明知道二次魔潮极有可能会爆发,却对有可能遇到危险的老修女和尿壶妹妹视而不见吧?

这些钱,就当买份保险,求个心安,哪怕现在钱不凑手也必须花!

美佐这小东西被耍了后,花了数周的时间在LINE上找雾原秋吵架,想讨回公道,但雾原秋当没看到,就忙着每日沟通灵气,想完成“筑基”的壮举,顺便接着养他的马——他现在离破产只有一步之遥,身负一百五十多万円的“巨额”债务,眼看就要成了软饭男小白脸,就全指望这马帮他打个翻身仗,真是伺候得想当用心。

“深水乌贼”也相当争气,住在壶里乐不思蜀,每天就是定时大吃大喝,在壶里一连待了近两个月,被灵气滋润,渐渐开了灵智,眼神一天比一天灵活——原本两岁小公马的智力在某些方面就和四五岁的小孩子差不多了,现在又被灵气滋润,不单是身体素质大幅上升,连智力也得到了一定提升,起码也得像个六七岁的小孩子。

至少在通人性方在,它很像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这大大降低了饲养它的难度,至少有很多事你可以和它商量着办了,它多少能听懂点人话,但也有一定负面影响——它明显比以前顽皮了,一有不顺着它心意的地方就想撒泼耍赖。

像是容娘按时间表要让它离开马厩进行训练,但“深水乌贼”还想接着吃灵米,拒绝从吃货模式转换成训练模式,死活也不肯张嘴咬马嚼子,坚决不肯套上缰绳配上鞍具,哪怕容娘连哄带骗,连扯带掰都不行,它不是见缝插针想把马头重新埋进食槽里,就是用马头将容娘重重顶到一边。

甚至它还有更恶心的招术,要是四狐姐妹敢一起上开始用强,它就开始猛烈打响鼻,喷出大片口水鼻涕混合物,直接把四狐姐妹糊一身,恶心到吐。

性格最莽撞,头脑最简单的风娘已经被喷了数次,要不是容娘和灵娘拦着,她已经气急败坏到要杀了这马,而杀不成让她更憋气了,再也无法忍受,干脆直接跑到雾原秋那里告状。

雾原秋正持之以恒的沟通灵气,一直不顺利本来就让他有些憋闷,眼见这马还敢闹事,自然也是十分火大,卷了卷袖子就来找它算账。

“深水乌贼”以前吃过雾原秋的苦头,那时它还是匹懵懵懂懂的小公马,被雾原秋压在地上半天没抬起头,不得不屈服于雾原秋的淫威之下,但这过了两个多月了,它觉得自己又行了,打着响鼻斜眼看雾原秋,眼里全是不服,连连用蹄子踹马厩,想和雾原秋再练练。

雾原秋也没和它多客气,一脚就把马厩的门踹飞了,示意它滚出来,这里不是养猪场,不养只吃不干活的东西,不好好训练就要挨打——他在壶里虽然待的时间不够两个月,但一直在泡灵药澡,处在富含灵气的区域内,远远比单一食用灵米要强数倍,身体同样持续受着灵气滋润,身体素质一样在缓缓提升。

“深水乌贼”不是两个月前的“深水乌贼”了,他也不是两个月前的他的,就算还是两个月前的他,“深水乌贼”也干不过他,只是这马吃了一阵子灵米膨胀了,估不清自己的实力。

当然,马厩的门一飞,马厩里碎木横飞,“深水乌贼”被惊得连退数步,在那里甩着头愣了一会儿,突然又懂事了——这门是用原木制作的,它平时没少踹,真没想到一个人类竟然也可以一脚踹飞,还踹碎了好大一块。

马这种动物和狗有些像,它也有很强的阶级性,族群内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深水乌贼”之前是瞧不起四狐姐妹,根本没拿她们当人看,又想挑战一下雾原秋的地位,准备在这个“小族群”里说了算,但眼见雾原秋还是这么强,站在那里思考了一会儿,自己去拿马鞍了。

雾原秋也就此罢手,毕竟还指望着它赚钱,见它服了倒也没冲进马厩里再踹它两脚,只是摆了摆手,命令四狐姐妹去帮忙。

马就这德性的,其实严格说起来,大部分马的性格都像二哈,欺弱怕硬是它们的天性,虽然它们很少在非受惊的情况下主动伤人,比如踹一脚或是用大板牙咬一口,喷喷鼻涕就是极限了,但不服从命令乃至表面服从,实际在工作或训练中偷懒的情况非常常见。

不过,要是遇上一个更凶更狠的家伙,或是和它建立了深厚又亲密的关系,它倒也能表现的像优秀犬类那么忠诚可靠,不再有二哈习性,甚至愿意跟你一起舍生忘死的冲锋,哪怕你重伤垂死也会不离不弃。

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倒不完全是虚构的,只是很少见罢了,大部分马聪明过头了,真遇见危险还是喜欢自己先逃了再说,甩掉主人都不稀奇。

或者该说,马是真的比狗聪明一些,只是不是人类喜欢的那种聪明。

十多分钟后,“深水乌贼”装好了鞍具,戴好了负重块,低眉顺眼的从马厩里出来了,路过雾原秋身边时连个响鼻都没打,生怕挨一脚,而雾原秋既然都过来了,也就顺便看一下它的训练。

赛马的训练课程很简单,基本就是习惯载人,服从口令,平时不要求经常性的全力冲刺,毕竟那些肥膘全是“燃料”,都是一天一天攒出来的,一次耗空了可不行,而且马生性好胜,只要上了赛场,自然而然就会想跑第一名,自然而然就会全力奔跑,这方面不用训练。

关键在于怎么让它服从人类口令,合理的分配“燃料”,如何该尾随时尾随,该冲刺时冲刺,不至于出现骑手控缰赛马还要扭着头狂奔的奇怪景象,又或者出现前面明明被堵死了,赛马一激动非要强行超车,最后弄个赛马大乱撞。

这对普通赛马是最难的部分,马和狗不一样,训狗你可以用食物来训,做对了就喂点吃的当成奖赏,时间久了它自然而然就会了,但马儿不这样,它是吃草的,在遍地都是草的情况下,它们从来不认为食物是种奖励,有吃的是很爽,不过吃了就吃了,高兴一会儿就完了,根本不往脑子里记,拿训狗那一套对它们没用。

这个只能练马师和赛马长期磨合,一遍又一遍发出语言口令或是做出动作口令,让它自己慢慢记忆,但这对灵智初开的“深水乌贼”不是难事,它之前已经受训过一年多了,而且智力大幅上升,能初步理解人类的语言,只要本身乐意配合,这方面轻轻松松。

雾原秋看着容娘骑着“深水乌贼”跑圈,不时控控缰,不时磕磕马腹,或者又是用日语发出一些固定的口令,让“深水乌贼”时快时慢,时停时走,或是猛力冲刺,或是紧急避让,表现倒是相当不错。

当然,在雾原秋吓它之前,它不是这样的,经常由着自己的性子跑,要不要听四狐姐妹的命令全看自己心情,心情好听一听,心情不好要么狂奔不止,要么就站在那里不想动弹,但现在既然怕雾原秋冲过来给它一脚,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背上这人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呗,反正跑个两小时就又能回马厩了。

雾原秋看了一会儿也放了心,觉得这家伙现在去参赛,能不能拿第一名不知道——他这里没有正规赛道,也没有测速设备,本身也不了解别的马到底能跑多快,判断不出它能不能获胜,但只看“深水乌贼”的样子也能知道,这家伙现在去参赛,至少不会出洋相,绝对是匹合格的赛马。

…………

翌日中午,天台上的聚餐照旧进行,一张野餐布铺在那里,雾原秋、三知代、千岁和丽华一人占一边,围着一大盒野菜饭团。

三知代默默吃着灵米饭团,哪怕她现在私下里得到了雾原秋足量的供应——雾原秋直接给她家里送去了三大袋,吃完还有,并且附送了少量灵药,算是她的“卖身费”,但她对这些灵米超级珍惜,能有白嫖雾原秋的机会并不会错过,每天中午还是尽量多吃一些,也是一派饭桶本色。

不过她的身材始终没有多少变化,也不知道是运动量大的原因,还是就是天生吃不胖的那种人,反正腰肢还是很细,腿也依旧又细又长,穿着黑色的过膝袜依旧那么好看。

佐藤千岁也在细嚼慢咽,也不浪费时间说话。这两周多的时间吃下来,她气色更加好了,小脸上有了血色,肌肤也不再干枯发黄,就连头发都隐隐有了光泽,不过还没有完全脱离小黄毛的范围,可能还需要点时间——她已经很满意了,早上经常照着镜子忍不住在那里低声哼哼一会儿,感觉随着自己正恢复健康,颜值也在与日俱增,打败一生之敌三知代指日可……

好像不太行,三知代底子太好了,但和三知代平分秋色,旗鼓相当还是有希望的。

丽华倒还是老样子,她本来就娇生惯养,保养得极好,现在吃着灵米反而效果最不显著,但她也挺喜欢的,毕竟她特别在意自己的容貌,哪怕能提升一点点她都乐意花大钱——她每天早上起床后只是打理头发就需要三个人协助,可见她有多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

不过她吃得不多,她基本又不动弹,哪怕现在整天和雾原秋他们混在一起,看雾原秋和三知代激烈对抗,还是不怎么运动,偶尔又兴起了,或是太无聊了,吵着要练练拳术,通常也坚持不了两天便再次放弃,惹得千岁都烦了,干脆只教了她一招“撩阴脚”,就是在各种情况下,以各种角度出其不意的踢敌人的“要害”,算是一种“女子防狼术”的缩略版。

毕竟,指望这洋娃娃打架不现实,能打个小流氓就是最高追求了,再严格也不行。

丽华吃得少,就算慢,还是四个人中最先吃完饭的。

她掏出绣着花的手帕,优雅的沾了沾嘴角,向雾原秋问道:“雾原,马场那边说,已经帮那只乌贼报好名了,骑师也找好了,你什么时候带它过去?”

雾原秋也正猛吃猛喝呢,他就是单纯肚子饿,闻声抬头道:“比赛日定了?”

“还没有哦,市力川要你先把马送回马场,和骑师熟悉一下,然后还要检疫,等检疫完了才能参加新马赛。”丽华很随意地说着,要不是雾原秋很重视,她才不会花这些时间来传递这些消息,八成就让市力川自行找雾原秋讨论了。

她说完想了想,又补充道,“要是快的话,这周完成检疫,下周就能参赛了。”

雾原秋精神一振,马上道:“这没问题,明天……明天我们一起请个假,把‘深水乌贼’运回马场和骑师见见面。”

这可是个好消息,“深水乌贼”都快把他吃垮了,而且也快要到下一次和狐村交易的时间,备货需要钱,是该把“深水乌贼”赶紧送去赚钱。

更何况,从昨天的情况来看,“深水乌贼”也确实准备好了,已经具备了赚钱的基础,正到了它该出场的时候了!

这家伙吃了那么多灵米,要是赚不回来钱,就把它……阉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