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乌贼”身着暗红色马衣,踏着小碎步走下了货柜车,于现实时间三周半,壶内时间两个半月后,再次返回了黄金牧场。

它看着熟悉的风景,嗅着熟悉的气味,忍不住仰天长啸,人立而起,前蹄乱蹬,甩开了好几名围上来的工作人员,一派马中之王,狂拽霸之色,直到雾原秋带着丽华路过它身边,它才猛然老实下来,不过还是不停喷着响鼻——王者归来,当年身为小公马没少在马厩里受气,现在它自觉可是猛多了,准备回马厩里踹以前的同伴几脚。

市力川、大崎山等人早就在恭候了,连忙迎上雾原秋等人,而等客气了两句后,雾原秋直入主题,环顾了一下市力川身后的人,问道:“市桑,给我们介绍一下骑师吧?是哪位?”

市力川脑门上瞬间见汗,犹豫了一下说道:“抱歉,雾原桑,骑手还没到……”

丽华愣了愣,不满地插嘴道:“不是说已经约好了吗?”

“这个……已经在打电话催了。”

丽华挥了挥小扇子,感觉有点丢面子,不高兴道:“怎么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快一些,我们时间很紧张的!”

“是,是,请大小姐您和雾原桑先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

丽华哼了哼,转头望向了雾原秋。雾原秋今天请了假,有一整天时间,丝毫不急,当先跟着市力川往休息室而去,顺便询问一下参赛准备的事儿。

大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大崎山匆匆进了休息室,面带为难地向市力川低语了两句,让市力川的脸色瞬间也难看起来。

雾原秋瞧了瞧,奇怪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市桑?”

市力川望了望丽华,犹豫着向雾原秋说道:“抱歉,雾原桑,原来约定好的骑手说不过来了,签约的事也准备废止。”

“为什么?”雾原秋不解道。

市力川脸色更难看了,低声道:“似乎是骑手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认为‘深水乌贼’已经被养废了。”

丽华本来就等得有些无聊了,一听这话更不痛快了,晃着一头卷毛怒道:“谁造的谣?”

“这个……”市力川能猜到是谁,但他没证据,不敢乱说。

雾原秋也猜出来了,望向了大崎玉,询问道:“大崎桑,是不是长尾次郎?”

大崎山尴尬的笑了笑。

“深水乌贼”原本的训马师是长尾次郎,但训练还没完成就被雾原秋带走了,他理所当然十分不爽,而训马师和骑师其实是一个圈子的人,很多骑师在退役后都会选择成为训马师,两者交流十分频繁,长尾次郎要是想在骑手圈子里诋毁“深水乌贼”十分容易,有时撒撒酒疯就行。

而从骑师这方面来说,要是某匹马的训马师都认为这匹马被养废了,那要想再骑这匹马参赛,肯定要好好考虑一下——赛马由本赏和累赏来决定价值,骑师也有“胜场通算数”要求,这关系到骑师的身价,要是丝毫没有夺冠希望,那只会拉低骑师的胜率,严重影响骑师以后找工作和签约金数额。

大崎山其实就在不止一次的私下聚会里听到过相关流言,说是“深水乌贼”成了白痴大小姐和小白脸的玩物,十有八九已经养成了一匹废马——原本就表现平平,现在又被乱养乱训,垫底基本肯定了,搞不好性子还会变野,谁骑谁倒霉,小心搭上整个职业生涯。

但他是听过流言,用屁股也能猜到这些话是谁在散布,不过同样没证据,就算有证据也不可能这么出卖长尾次郎,毕竟以后他还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也就只能尴尬的笑。

他这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了,九成九是长尾次郎干的,就连丽华都看出来了,愤怒一拍桌子,气道:“马上开除了他!”

“啊,这个……长尾桑不是马场员工,我们和他是合作关系。”市力川开始头痛了。

“那就解除合作关系!”

市力川头更痛了,之前丽华和雾原秋抢了人家训了一年多的马,这已经相当不地道了,现在再直接和长尾次郎解除合约,马场的名声想不彻底臭掉都不行——长尾次郎在背后说怪话又没证据,这种事根本不能当成解约理由的。

当然,这里丽华说了算,哪怕不顾名声受损非要解约也不是不行,但那样仍然要付出一大笔违约金,并不划算。

雾原秋看出了他的为难,直接摆了摆手:“这件事先不急。市桑,这位骑手不愿意,还有其他备选吗?我记得马场里应该还有一位正在参赛的赛马,那位骑手愿不愿意试试?”

“我马上去问问他。”市力川也想赶紧解决这件事,立刻道,“竹村桑最近就有比赛,现在一直待在马场里。”

雾原秋也起身道:“一起去吧!”

“好,这边请!”

…………

竹村彰纪就是目前黄金马场中正参赛的那匹四岁马的骑师,现在正站在木栏前看着“深水乌贼”溜达,而他身边则站着训马师长尾次郎。

两个人正冲着“深水乌贼”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没想到市力川带着雾原秋和丽华找上了门。

竹村彰纪表情有些玩味的看了看市力川、丽华,又瞧了瞧雾原秋,笑问道:“市桑,犬金院小姐,还有这位小朋友,找我有什么事?”

市力川正要说话,雾原秋没想到长尾次郎也在,已经觉得不太妙了,干脆自己上,伸手拦住了他,指着“深水乌贼”问道:“本来想请竹村桑看看马的,没想到你已经在了,那你觉得这匹马怎么样?”

竹村彰纪同样看不上雾原秋这小白脸,脸上的表情似讥似笑,不答反问:“这位小朋友还懂马?”

雾原秋摇了摇头:“我是不太懂马,但我有养马的好办法,竹村桑想不想试骑一下?”

他不是看不出竹村彰纪态度不对,而是希望可以快点把“深水乌贼”送去赚钱,为此愿意忍耐一二。再者说,竹村彰纪八成是被长尾次郎灌了迷魂汤,给误导了,要是他能试骑一下“深水乌贼”,想来就能改变主意——“深水乌贼”现在单独待在一块草场里,很无聊的在甩尾巴,也看不出深浅,似乎没什么变化。

可惜竹村彰纪体会不到他的想法,更对“深水乌贼”没兴趣。相比于雾原秋这个“小白脸+外行”,他还是更相信长尾次郎的判断。

当然了,他和长尾次郎关系也就一般般,要是雾原秋这小白脸能替丽华做决定,给他出一份高价薪资的话,他也不介意骑上“深水乌贼”去赛场上跑一圈,掉点“通算比”也没什么,反正他也不是什么知名骑师,一二级赛也轮不到他上场去受欢呼。

他打着坐地起价的主意,直接摇头道:“不想试,这马看起来……不怎么样,要骑着它参赛的话,风险有些高。”

他这就算开价了,等着丽华和她的男宠开个高价,但丽华是个草包大小姐,根本没听懂,直接愤怒叫道:“明明这马很好,你这家伙怎么敢说它不怎么样?”

接着她又转头怒视长尾次郎,大叫道:“就是你这家伙在背后散布谣言吧?害我的马找不到骑手,我要告诉我爸爸,让我爸爸教训你!”

长尾次郎无所谓,犬金院家是牧场大享,在赛马行业影响力基本没有,名下就黄金马场这一个专业马场,他不在这里工作也可以去别的地方工作,哪怕就是被强行解约了,他拿一大笔赔偿金也很爽。

他很无所谓道:“犬金院小姐请不要污蔑我,我可从没说过什么谣言,骑师不肯来只是信不过外行人罢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丽华更怒了,张嘴就要再骂他,但雾原秋伸手把她往后一揪,望向了长尾次郎,认真问道:“长尾桑,你以前为‘深水乌贼’花过不少时间,我的本意不是想抢夺你的劳动果实,之前说过,以后这马赚到了赏金算你一份,有没有这件事?”

长尾次郎犹豫了一下,倒没否认:“是有这话。”

“那现在我想再问你一句,这马真的养废了吗?”

长尾次郎望了“深水乌贼”一眼,现在这马懒洋洋站在那里,看不出太明显的肌肉线条,甚至因为找不到踹以前同伴两脚的机会,显得有些垂头丧气,立刻很肯定道:“这马确实养废了,养马没你想象中那么容易的,这是一门专业的……”

“那你确定要放弃‘深水乌贼’训马师的身份了?”雾原秋耐心已经耗尽,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他是想做个好人的,愿意分果子,对方死活不肯吃,他也犯不着硬往对方嘴里喂,他又不贱!

“当然,我可不想这马挂着我的名去参赛!”长尾次郎是真心不对“深水乌贼”抱任何期望,这马本来他就没养好,再被雾原秋折腾一个月,要是还能表现出色,他愿意倒立吃翔。

雾原秋点点头,冲市力川吩咐一声:“市桑,麻烦你在注册表中去掉长尾桑的名字,找个人挂名或是空着都可以。”接着他也不等市力川回话,又向竹村彰纪问道,“竹村桑,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偏信了长尾的话,‘深水乌贼’最后却拿到巨额赏金,乃到一级赛夺冠,你会亏损多少吗?为此连试一下都不肯?”

竹村彰纪动摇了一瞬间,但还是不相信雾原秋的话,以前他又不是没见过“深水乌贼”,这马也就是上场打酱油的命,说什么巨额赏金真是扯蛋,更何况赛前还被外行人不知道养到了哪里一个月,说不废那也不可能。

但他也不想太过得罪雾原秋,只是强调道:“试一下不是不行,只是真要让我和它一起参赛的话,固赏和薪水方面……”

雾原秋直接道:“这是我在给你机会,合约就按正常合约来,该多少是多少。”

竹村彰纪也不太高兴了,直接摇头道:“那抱歉了。”

雾原秋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一拉丽华转身走了——他还不信了,10%的巨额赏金会没有骑手要!

市力川则长叹了一声,对长尾次郎说道:“长尾君,何必如此呢?”

长尾次郎望着雾原秋的背影,不屑地哼了一声:“我就是看不惯这些小白脸,夺冠要真那么简单,还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

市力川其实也不信‘深水乌贼’真能夺冠,甚至对它新马赛定级都不太看好,但谁让他是马场老员工,还是要向着自家大小姐的。

他也没再说什么,摇头叹息着去追雾原秋和丽华了。

终归是要有名骑手的,还要接着找。

…………

三个小时后,市力川颓然放下电话,冲雾原秋和丽华摇了摇头。

骑手、训马师是个非主流的小圈子,有什么风吹草动传得特别快,今天出点新鲜事,用不了三天就所有人全知道了,更别提长尾次郎有意捣乱,拼了命的胡说八道,唯恐别人不了解里面的内幕,现在估计半个北海道赛马圈子都或多或少听说过这件奇闻——黄金马场的大小姐把一匹赛马交到了外行人手里养废了,现在正要找个倒霉蛋骑着去比赛。

没谁想当这个倒霉蛋,除非丽华愿意出高价雇人,但雾原秋不肯,丽华也傲慢,绝对不充许骑师和他们讨价还价,面对一众坐地起价,想拿走全部固赏或是要求远超行业平均薪资的要求,通通拒绝,结果连个来试一下的骑师也没找到。

市力川已经把认识甚至是只听说过的骑师全问遍了,现在也无计可施,叹道:“看样子只能慢慢找了,或许大下个月再参赛比较好。”

雾原秋接受不了大下个月参赛,他现在就指望“深水乌贼”给他带回点现金流,不然就要破产,但这找不到骑师他也没招——要不是骑师要求又瘦又小,还要经过曰本中央竞马协会考核认证,他就自己上或者把三知代弄来去参赛了。

其实骑师并不算太重要,赛马赛马,赛的是马不是人,骑手只起个辅助作用。真说起来,两者的作用可以三七开或者二八开,但就规则来说,你想让马上场,马上就必须有个人,不然连闸门都进不去。

他在那里为难起来,感觉要想做大事,有时就很难做痛快事,也许该让一步,提高一下薪酬,弄个短期合约,好歹骗个骑师来跑几场,等“深水乌贼”真的打出名声了,到时再弄个可靠的长期骑手也不迟,但……

心里不痛快啊,明明“深水乌贼”也算小半只“灵兽”了,还要花大价钱求着别人来骑着它去赚大钱,那真是史上第一冤大头了!

他正在那里拿不定主意呢,电话响了,市力川接了起来,刚听了几句就脸上有了惊喜之色,但很快脸上的表情又纠结起来。

雾原秋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是有人愿意来吗?”

市力川捂着话筒,迟疑着说道:“有位老朋友听说我在找骑师,是给我推荐了一位,但……”

“但什么?”

“好像不太行,那位骑师的通算胜数是0,38场比赛0胜,其中有21场是败者赛。”

垃圾对垃圾的比赛都没赢过吗?这是什么奇葩?

雾原秋愣了愣,但他现在都这样了,也不讲究对方奇不奇葩,只要有证书能骑着马进闸门就行,立刻斩钉截铁道:“让他来!”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