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马比赛竞争通常都相当激烈,胜负仅差半个马鼻的情况经常出现。为了保证公平性,这些年世界各地的赛马场也没闲着,开发出了大量赛马设备来辅助。

比如开赛前会把赛马装进闸箱,关在闸后,以保证没有马可以抢跑;

又比如闸箱会给赛马一个轻微的推动刺激,以便让所有马都能自主的反应过来,能一起起跑;

甚至竞马场都经常会举行“试闸赛(不计成绩,无赏金)”,免费提供闸门和场地给幼年马练习,以保证所有马都能适应起跑工具。

为了保证赛马的公平性,人类也算全力以赴了,但有一点始终不好解决,就是排位问题。1号位是最靠近内圈的起跑位,开局就占便宜,谁都想要,最后只能依靠抽签。

“深水乌贼”抽到的是5号位,严格说起来,这位置不算糟糕,同时它也在开局时便成功将4号位的“夜颜昙花”压在了身后,但同时又受到了6号位“深蓝潮”的挤压,差点一起人仰马翻。

在转过一个弯道后的第一个直道,“深水乌贼”又遇到了一个危险,8号在强超2号时,两马发生了碰撞,让谷口绪奈美不得不强行提缰缓速躲避,以免“深水乌贼”也一头撞了上去——不只是好心,而是在高速跑动中,撞上去谁都没好果子吃,这更多是在保护自己。

而就是这一提缰,让谷口绪奈美心瞬间凉了一半,感觉这次比赛黄了,但她也算颇有经验,赶紧悬空侧身,示意“深水乌贼”别放弃,快点切入内圈,咱们一起从内圈追赶,拿不到第一,就争一下前三。

不料“深水乌贼”根本没服从她的指令,它不喜欢挤在几匹马中间跑,更不喜欢跟在别人身后吃屁,眼见“深蓝潮”超过了自己,别的马又卡住了自己的位置,顿时火冒三丈,一扭头竟向外圈扎去,那里空空如野,没马和它抢地方。

它不懂内圈更近的道理,它只知道自己要跑,要甩开蹄子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大步流星地跑!

“左,左!乌贼大人,切内圈!”谷口绪奈美也不敢强行摆正“深水乌贼”的马头,这么高速的情况下,那极容易摔翻,只能连连发出口令,急得要吐血。

“深水乌贼”听不到,它眼睛已经红了,就盯着正在加速的“深蓝潮”,被甩到后面的耻辱深深刺痛了它的心,它才是最强的马,不可能接受这种侮辱!

它鼻孔喷着粗气,毫不犹豫就拐了弯,脱离了在内圈挤成一团的马群,转到外圈才开始重新加速,完全已经忘记了雾原秋的威胁,它现在就是在为自己奔跑,谁也别想拦住它!

这时候就是雾原秋敢拦它,它都敢一头顶上去!

重蹄落地,草皮飞溅,泥点四射,没有了干扰,它的速度猛然上升了两个等级。

…………

“5号‘深水乌贼’开始跑外圈了,这是骑师的抉择吗?”长谷也没想明白谷口绪奈美为什么要做这种选择,跑外圈都不用想,只是看看就很蠢。

滨田表示同意,连连点头道:“这可不是个好选择,其实完全可以在弯道内圈跟随,等到了最后的直道时再切出外圈,一决胜负,现在这样做太早了!”

他也不看好骑师的想法,哪怕内圈挤了些,以‘深水乌贼’刚才可以和‘深蓝潮’并肩缠斗的那股劲头,哪怕一直被卡着位置,最后直道拼一下,还是有希望超过几匹马,争取一下季军或是殿军的,那同样是个小小的荣誉,但选了外圈,最后极有可能一无所获,直接就被踢进“未胜利赛”了。

可惜了,骑师胆子倒是挺大,就是脑子不太好使,有点浪费了那么优秀的马。

滨田这么想着,目光再次投向了第一集团军,也就是2号、1号、6号和9号,赛马只在乎冠军,哪怕“深水乌贼”在起跑阶段竟然和潜力之星“深蓝潮”硬刚了一把,但输了就是输了,失败者不值得过多关心。

他马上叫道:“现在差距已经渐渐拉开了,现在跑在一位的是2号,6号‘深蓝潮’不愧血统优秀,久保成一也不愧是优秀的骑师,他们正死死咬在后面,也许下个直道就能分出胜……”

“诶?诶,等等!5号,5号又追上来了!”

“5号不是……真的追上来了?好机会,这个弯道有机会切入内圈!奇怪,为什么?明明有机会为什么不切入内圈?这……还能加速,真要在外圈一直跑下去吗?”

“骑师是谁?好大胆的想法,对自己的搭档有着非同一般的信心,宁可放弃内圈优势也要让自己的搭档自由奔跑,了不起啊!”

“骑师是……资料呢?”滨田开始疯狂翻手边的纸,赛前做功课时他看过,但只记得5号骑师是个无名之辈,好像从来没赢过,现在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快拿资料来!听众朋友们,5号开始发力了,它在外圈轻松超过了9号,紧紧咬住了1号的尾巴,而且它还在加速,似乎打算就这样跑到终点……”

长谷也急了,看着赛道上“深水乌贼”正像发了颠一样狂奔,明明身处外圈,跑动距离更远,但硬是追上了第一集团军,目前处在第四的位置上,而等再过了这个弯,内圈的优势就消失了,在最后的直道上,所有的马就会开始全力冲刺,拼的就是爆发力。

那以5号“深水乌贼”突然发力展现出来的持续加速能力,哪怕现在还落后几个马身,但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

草地一哩赛全长1600米,也就是一英里的距离,是短途冲刺赛,一般各竞马场的最好纪录都保持在90秒左右,哪怕新马赛都是幼龄马参加,体力和经验都不太足,通常也不会超过100秒,转眼间一众赛马就拐过了第二个弯道,奔着看台观众席来了。

这就到了赛马最令人疯狂的时刻了,一群热气腾腾的马如同流星划过夜空一般直冲而来,那种冲击力哪怕不是直面,仍然能让人肾上腺素飙升,更何况现场的观众几乎全都买了马券,谁都盼着自己能赢,更是控制不住的大脑充血,声嘶力竭地叫喊。

雾原秋也霍然起身,同样望着已经进入最后直道,集体开始进行最后冲刺的马群。前方的数匹马是为了夺冠进入“一胜赛”,而后方的马已经基本注定要被分进“未胜利赛”了,但仍然不得不进行全力冲刺——如果冲线时间比第一名晚8秒,就会记一个“钝”,累积两个“钝”就会被记一次“警告”,“警告”两次后就会被强制禁赛三个月,而当三次禁赛后,这匹马就会被强制退役,再也不准踏入赛场,只能送进屠宰场。

跑得太慢的马,没资格占用竞马场的参赛名额,因为没人会投注到这种马身上。

雾原秋并没有购买马券,但眼前场景如此激动人心,又关系到他下一步计划能不能顺利进行,心脏同样控制不住的“砰砰”直跳。

丽华和千岁也很激动,一边一个紧紧抓住了雾原秋的手臂,目不转睛紧紧盯着越来越近的赛马,屏息等待最后的结果。

…………

谷口绪奈美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了,“深水乌贼”现在正全力狂奔,周围的一切全成了浮光掠影,她只能凭着之前骑乘“深水乌贼”的经验,拼了命的悬蹬调整自己的重心,只求别给它增加负担,发指令什么的就别提了,但仍然感觉自己随时有可能落马——“深水乌贼”发狂了,身子起伏的频率比平时训练时至少要快了三成,要不是她多多少少适应过,这会儿人早从马上滚了下去。

风声带着隐隐约约的呼喊声钻入了“深水乌贼”的耳朵,它充耳不闻,就盯着前面全力奔跑,现在敢跑在它前面的,只有之前敢和它叫板的那匹小公马了,它绝对不允许自己跟在它后面吃灰。

如果不是口中有衔铁,它八成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要长嘶出声,但就算不能肆意鸣叫,它身上的血管也开始根根暴起,感觉长久以来积累在自己身体内的力量来了一个大爆炸,每一分肥膘都在急速燃烧,让它在直道冲刺中竟然还能持续加速。

“深蓝潮”也在全力冲刺,它也是自己马群中的强者,哪怕能感觉到“深水乌贼”很强也从不想输,但强大的压迫感还是寸寸逼近,令它越来越不安。

它已经没有力量用来再加速了,终于忍不住歪了马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黑影带着一股子强风猛然和自己并驾齐驱,并且还在一点一点向前。

它不服,但它真的榨不出力量了,哪怕背上的骑师正拼命发出口令,要它再努一把力,但它真的榨不出来了!

要输了……

“深水乌贼”终于在离终点还有不足百米时超过了“深蓝潮”,导播室里的长岛和滨田也激动起来,齐齐嘶吼:“5号!5号超过去了,难以想象,第一个弯道就落后竟然逆转了!5号‘深水乌贼’现在拿到了一位……冲线了,一番马就是5号‘深水乌贼’!恭喜它,它可以直接去一胜赛了!”

“赢了吗?”

谷口绪奈美是看到前方的广告板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冲线了,而这时黄金马场的工作人员正一脸狂喜的迎面冲过来,手里挥舞着毛巾、毛毯和马衣——一方面是赢了高兴,另一方面也是要赶紧给马擦汗穿衣服,免得它感冒生病,现在这马身价大幅上涨,更加不能马虎了。

马速慢下了下来,谷口绪奈美这才听到零星的欢呼、大量的叹息声以及少量的咒骂声,在场的人就没几个下注“深水乌贼”会赢的,手里的马券基本全成了废纸。

但谷口绪奈美不在乎,因为真的赢了啊!这是她的首胜,也是“深水乌贼”的首胜,永远值得纪念的一天!

她一瞬间忍不住热泪盈眶,伏身抚摸着马颈,颤抖道:“乌贼大人,谢谢你!”

“深水乌贼”才不鸟她说什么,慢走了两步停了步子,喘着粗气转头瞧了一眼,转身冲着“深蓝潮”就是一口白沫喷了过去。

这攒了一路量可不少,喷了“深蓝潮”小半身,连骑师都不能幸免,而原本很暴躁的“深蓝潮”这会儿没脾气了,精神萎靡,斜了马头竟不敢回望。

谷口绪奈美则吓了一跳,连忙跳下马用力抱住“深水乌贼”的马头,生怕它得理不饶人,还想过去给人家两脚,同时连连向久保成一鞠躬:“抱歉,久保桑,它的性格比较顽皮,请别和它计较。”

久保成一都快四十岁了,是正牌骑师,什么马都见过,哪怕半条裤子上都是白沫也没生气,翻身下马冲谷口绪奈美说道:“很大胆的战术,后生可畏,了不起!”

“这……”谷口绪奈美一时无言以对,路线不是她选的,她有一多半的路脑子里根本没想法,全部精力都放在自己别失了节奏落马上了,实在不敢被正式骑师这么夸赞。

久保成一也没再说什么,冲她点了点头就赶紧去安抚“深蓝潮”了。新马第一次参赛最好能赢,不然赛马精气神要被打掉一大截,不赶紧安慰安慰,这马可能连续好几场比赛都要发蔫。

“深水乌贼”才不管别的,眼见敢和它叫板的小子垂头丧气地滚了,立刻甩开了想给它擦身穿马衣的工作人员,人立而起,挺着血管暴起仍未平消的胸,浑身冒着热气四处顾盼,一派谁不服再来和老子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儿。

老子才是马中霸王,谁也不准跑在我前面!

…………

“赢了,真的赢了!”丽华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家马获胜,哪怕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新马赛,但仍然乐得哈哈大笑,不过她只笑了两声便强行忍住了,小脸上挂起了矜持又傲慢的表情,四处顾盼,神色和“深水乌贼”倒有三分相像。

雾原秋也放心了,和千岁相视而笑,偷偷又牵了牵手。

虽然过程闹心了一些,但好歹是赢了,别的不说,起码欠洋娃娃和千岁的钱能还上了,下次办货的钱也有了,这就是好消息。

市力川则正在发呆,哪怕雾原秋一直信誓旦旦说会让“深水乌贼”跑得更快,但他也从没敢真信过,结果最后“深水乌贼”竟然奇迹般的逆转,将众望所归要拿一番马的“深蓝潮”都硬压下去了,这……

这实在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远处的长尾次郎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拿着一张价值五万円的单胜连注马券,整张脸都是黑的。

本来“深水乌贼”在第一个弯道就大幅落后他还是挺开心的,只是还没来得及笑完,“深水乌贼”就强行外圈超车,一路急追,展现出了绝佳的持续加速能力,竟然拿到了新马赛的一番马,本赏更是一次到位,直接晋级了。

他一时之间都不敢看他那几个朋友,也不知道回去后该怎么面对那些风言风语。

一匹他认定的废马,跑外圈都赢了比赛,而且还强压了血统极为优秀的“深蓝潮”,赢得含金量十足,连运气好的理由都用不了,那该怎么解释?

一名训马师连好马坏马都分不出来,谁还敢用他?尤其在他足足说了一个月,大半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情况下,谁还会用他?

仅这些已经够闹心了,再看看“深水乌贼”表现出来的斗志和极强的持续加速能力,在成年后打入二级赛甚至是一级赛真不是在做白日梦,那要是侥幸赢那么几次……

他原本是可以分到10%赏金的,那极有可能过亿円,在札幌好公寓都能买三四套,直接实现财务自由,现在这些钱全没了!

长尾次郎心脏一阵绞痛,眼前一花,差点没站住,而他的“好友”竹村彰纪根本没伸手扶他,甚至还往旁边挪了挪,只是愣愣盯着谷口绪奈美看。

本来他大概率能成为“深水乌贼”的骑师,极有可能借此功成名就,赚取大量赏金,结果就因为长尾次郎这混蛋乱放狗屁,这些全没了。

别说扶一下长尾次郎了,现在他恨不能一刀捅死这混蛋!

他犹豫了一下,都没和长尾次郎打招呼,转身就离开了看台,往场中走去。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