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秋等人赶到场中时,“深水乌贼”还在用两根后腿站着,俯视全场,耀武扬威,不可一世,连连扭动身体拒绝擦汗穿衣,不过眼看自家“首领”来了,连忙前蹄落地,微微有些不安地往谷口绪奈美身边靠了靠,眼神忐忑,生怕雾原秋这个不讲道理的人类追究它之前不服从命令强行跑外圈的事。

好在雾原秋没有找它麻烦的意思,对它又在那里耍“马中混混”那一套也视而不见——谁还没点小毛病,能赚到钱就是好马,性格恶劣一点没关系,不用多计较。

他向谷口绪奈美笑道:“辛苦了,谷口小姐。”

谷口绪奈美这会儿眼圈有些发红,她等这场胜利两年了,真的来之不易,但还能控制得住自己,连忙鞠躬客气道:“哪里的话,雾原桑,这全是乌贼大人的功劳。”

“都有功劳!”雾原秋笑着说了一句,又转身拍了拍“深水乌贼”的马脖子,“你也干得也不错,回头奖励你。”

有功就要奖,他不是小气的人,准备发一袋灵米给这家伙补补身子,或者干脆弄锅野菜灵米粥给它,这家伙以前馋过好几次了。

“深水乌贼”喷了个响鼻,冲雾原秋微微低头,表示多谢“首领”夸奖,接着满意地看了谷口绪奈美一眼,对这个瘦小的跟班人类没贪污它的功劳表示赞赏。

千岁、市力川两人也对这对冠军搭档说了几句恭喜的话,而这时竞马场的工作人员也来了,给“深水乌贼”挂上了仿真花环,给谷口绪奈美送上了一束鲜花,然后给他们拍照,算是一个小小的庆祝仪式。

丽华身为马主,和骑师谷口绪奈美一左一右站在“深水乌贼”身边,傲慢地抬着小下巴,但眼中的喜色遮掩不住——她对出风头还是相当感兴趣的,就好个面子,现在全场上万人看着她,她兴奋得卷毛乱颤。

黄金马场的随行团队也喜笑颜开地围在四周。赛场就是最好的试金石,“深水乌贼”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那反正都是照顾马匹,当然是照顾一番马更有面子。

更何况,“深水乌贼”只要能赚到大额赏金,他们的薪资待遇自然会同步上升,这绝对是大好事。

雾原秋没凑这个热闹,就站在一边笑眯眯看着,他只要能分赏金就够了,别的不在乎。看了一会儿,他向市力川问道:“市桑,下场比赛是什么时候?”

赢一场不算赢,他需要更多的钱,几百万円只能应一时之急,可管不了以后。

市力川现在已经把雾原秋当成真成的训马师看待了,别管雾原秋是怎么做的,马确实给他调教到夺冠了,事实证明一切。

他连忙道:“‘深水乌贼’的本赏够了,可以直接参加550万円以上级的比赛,也就是一胜赛。我想过个两周就去报名申请排期,争取一个月后参赛。”

“两周后报名?”

市力川以为雾原秋不满意,连忙道:“是间隔时间太短了吗?那一个月后再申请排期也是可以的。”

雾原秋是不满意,他是嫌休息的时间太长,印钞机怎么可能闲置那么久!他连连摇头道:“是太久了,直接去报名排期,尽快安排下一场比赛。”

市力川愣了愣:“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急了?”

纯血马都是很娇气的,而且马和人也不同,1600米全力冲刺对人类来说可能无所谓,肌肉三五天就能缓过来,但对马来说,跑完就要好好休息一下,重新上上膘了——连续参赛不说伤身体,就是状态也无法保持,去了也白去。

这些雾原秋也清楚,他最近也一直在看养马的书,但还是说道:“听我的吧,市桑,尽管安排比赛,别的由我来操心。”

市力川还是觉得不太妥当,但现在也不太好意思反对雾原秋的意见,只能勉强点了一下头:“那过会儿我就去申请排期,争取两周内就能参赛,这应该是最快的了。”

半个月参赛一次吗?雾原秋觉得可以接受,看样子至少短时间内不用为钱发愁了。

…………

看台前的庆祝仪式大概热闹了七八分钟就结束了,毕竟只是一场定级用的新马赛,并不值得大操大办,竞马场跑来献花只是表达对一番马的重视之意,而且后面的比赛场次也要开始了,需要把场地让出来。

“深水乌贼”被簇拥着走了,它接下来要再去北札竞技场的“花园牧场”供粉丝们瞻仰,这是JRA的规定,让马迷们有个可以近距离瞧瞧自己喜欢的马的机会,甚至能一起合个影什么的,就和偶像的握手会差不多。

这是为了推广赛(bo)马(cai)必须参加的活动,再大牌的马都不能拒绝,只有再完成这个活动,它才能回黄金马场休息。

马走了,但身为马主的丽华并没有消停下来,不少马场主、私人马主、合资马主以及纯血马拍卖师想认识认识她,都对“深水乌贼”的表现相当感兴趣。

倒不是想分一杯羹,犬金院集团虽然在赛马业没什么影响力,但也是北海道有名的牧业集团,颇有实力,没谁打算从这家大企业身上占便宜,只是来结个善缘,要是将来“深水乌贼”真的表现超级优异,那只要和马主搞好了关系,找它配种会更方便。

可惜丽华完全不懂这些,没说两句就晃着一头卷毛不耐烦了,市力川赶紧赶过去,开始帮她接洽。

以前黄金马场根本没人鸟的,纯属业界小透明,现在能引起同行们的注意,这就是好现象,哪怕麻烦一些,市力川也甘之如饴。

这老头也算为犬金院家鞠躬尽瘁了。

雾原秋没什么事了,接下来只要等等丽华就行。他望向了一边的千岁,笑问道:“要不要去吃冰激凌,听说北札竞马场的牛奶冰激凌很有名。”

“好啊!你赚钱了,你请客。”千岁现在心情也很好,又觉得这可能也算一个小约会,一口就答应了。

雾原秋没意见,连连点头:“好,我请客。”

两个人正要去北札竞马场的冰激凌店,竹村彰纪终于找到机会拦住了他,一脸笑容道:“真是了不起啊,雾原桑,新马赛一次晋级,这可是开了个好头。”

雾原秋愣了一下才认出了这是谁,他都快把这个人忘了,不过面子上还是挺客气的,点头笑道:“原来是竹村桑,多谢多谢,只是运气好罢了。”

“能逆转‘深蓝潮’可不能说是运气好,全是雾原桑调教得力啊!以两岁多的幼龄马,竟能表现出成年马的实力,未来不可限量!”竹村彰纪连连感叹,望着雾原秋的眼里全是欣赏之意。

雾原秋已经想走人了,他对竹村彰纪印象不怎么好,虽然当初拒绝是他的自由,但多少还是有些不给面子,那别人不给他面子,他一般也不会多给别人面子的,没心情多敷衍这个人,笑着点了点头,又四处瞧了瞧,问道:“长尾桑没和你一起来吗?”

他这是在隐隐提醒双方不是一边的,大家聊不到一起去,客套话说完了就该走人了,但竹村彰纪却摇头笑道:“我和长尾桑也就是认识,平时不聚在一起的。”

雾原秋诧异道:“那竹村桑特意过来……”

“原本只是休息日随便走走,没想到看到了那么精彩的比赛,只是有点令人惋惜。原本以您调教出来的马可以轻松获胜的,结果我看了一下,觉得骑师在出闸战术选择上有些不太尽人意。对这方面,您怎么看?”竹村彰纪说得真情切意,都用上了敬语,似乎真心想和他讨论讨论。

雾原秋懂了,没想到这人脸皮这么厚,但也不奇怪,以‘深水乌贼’在新马赛中的表现,有骑师看着眼热很正常,这些人也希望能骑好马参赛,更别提里面还有10%的赏金,要是马真的够好,这真不是个小数目。

他摇头道:“也许谷口小姐作为见习骑师,经验和技战术确实有瑕疵,但她在我找不到骑师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就冲这一件事,无论她有什么不足,我都不可能换骑师,我愿意耐心等她成长,所以……我没什么看法。”

他不是过河拆桥的那种人,愿意信守合约,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的诺言。

更别说他本来就讨厌竹村彰纪这个人了,就是三知代这会儿突然掏出了骑师执照,穿上白丝袜,轻抚着黑长直,想替换掉谷口绪奈美那都不可能!

这是原则问题,这种事上他可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性格。

竹村彰纪却有些急了,功成名就的机会,大把的钞票他可不想轻易放弃,努力说服道:“但雾原桑,一匹短途竞速马的竞技寿命也就三年左右,而且后面比赛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远远不是新马赛能比的。你要想提携谷口小姐,完全可以让她在低级别赛中积累经验,不需要牺牲‘深水乌贼’那样的好马!您要是能同意我成为‘深水乌贼’的骑师,我保证用最短的时间将它带入二级赛!”

雾原秋摇了摇头:“我请过你的,竹村桑,是你自己拒绝了,现在后悔也晚了。我不觉得这事有讨论的必要,请给自己留点体面吧,挖别人的墙角可不道德!”

“那犬金院小姐怎么说?你难道不顾她的利益吗?那是她的马吧!”

雾原秋转身一指,笑道:“那你直接去问她好了。”

他还算有点社会经验,为人比较老成,在矛盾不大的情况下,多少会给别人留点面子,很少恶声恶气,但换了洋娃娃那个温室里养大的傻白甜傲慢鬼,竹村彰纪敢提一句,她立马就会翻老账,有三成可能当场大骂,七成可能会威胁开除掉他,答应他的条件那是想都别想。

竹村彰纪也了解丽华是什么性格,一时哑口无言,而雾原秋已经懒得理他了,摇了摇头,领着千岁就走了——没什么好说的了,雪中送炭他不来,锦上添花的时候了倒跑来了,谁鸟这种人谁是傻子。

他领着千岁吃冰激凌去了,等吃完了冰激凌,应该就可以分钱了。

第一桶金到手!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