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谷口绪奈美也不例外,这些年脸上的暗疮粉刺一直是她的心头之患,也曾多次尝试过治疗,只是一直收效不大。

这其实让她有些自卑的,现在莫名其妙好转,忍不住在那里研究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迟到了,连忙按捺住那些胡思乱想,赶紧收拾整齐就赶往马厩,喂马、洗马并且骑着马出去转一转——这几天“深水乌贼”归她照料,这也是骑师和赛马加深感情,培养默契的最好途径。

等好歹完成了早上的日常工作,谷口绪奈美这才有时间又开始研究自己的脸,反复确认情况确实好转后,真的欣喜不已。

双喜临门啊!

容貌对一名女性骑师还是相当重要的,JRA历代女骑师的颜值都不低,其中的门道只要有心人细想想多少能明白一些JRA的小心思,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范畴,毕竟这个行业讲求的是专业性,你非说JRA有意识地在捧几个花瓶出来装点门面,JRA是会打人的。

但女骑师要是能得到这份隐形的资源,职业道路确实能好走很多,基本上就预定了名利双收。

没人不想成功,更何况谷口绪奈美确实热爱赛马行业,想在这个行业崭露头角,只是以前从没敢奢望过自己能好运得到这份优待——她的长相普普通通,再加上皮肤不好,属于丑女范畴,JRA就是想捧个门面人物出来也不会选她。

而现在,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不过自己的脸怎么会突然情况好转呢?

谷口绪奈美在那里思考了一会儿,觉得最大的可能是自己终于取得了首胜,心中长期以来积累的不甘和郁气消散了一些,身体自然而然就好了不少,但隐隐又觉得事情该没那么简单,她其实从十年前就皮肤不太好了,那时她还是个骑术学员,在马厩里快乐地铲马粪,对未来全是美好的期望,没有受过毕业后的一系列的打击,谈不到心中郁结,那就是……

昨天糙米粥的原因?

粗粮对调节内分泌有好处?

这似乎说得通啊!

谷口绪奈美又回忆起昨天身体对那锅粥的渴望了,觉得这方面也有一定可能性,赶紧和马工大崎山打了个招呼,出门买糙米去了——昨天那一锅“深水乌贼”闹着已经分三次吃完了。

正巧她没吃早饭,现在正饿,而且“深水乌贼”也喜欢吃,正好熬一锅和它一起分享一下,加深加深感情。

她行动能力还是颇强的,拜托大崎山先帮她看着点马,自己跑去久木市区买了大半袋糙米回来,借了“深水乌贼”的锅就开始熬——“深水乌贼”有全套厨具的,它的饲料其实也需要烹饪,天天消毒,比人用的都干净。

很快,一大锅糙米粥熬好了,闻着是香喷喷的。谷口绪奈美满是期待地盛了一碗,自己吸溜了一口,随后就陷入了深思——不算难喝,但比一般的米粥口感还糟糕一些,完全没有昨天那种让人灵魂颤抖的感觉。

自己没买对米吗?

但应该还是有功效的吧……

她在那里吸溜着喝了两碗,然后这锅粥给“深水乌贼”端去了,骑师有时也需要讨好赛马,时不时给它根胡萝卜或是一把豆子什么的,哄哄它高兴,现在这锅粥就当日常哄它的零嘴了。

“深水乌贼”正自己待在马厩里无聊,眼见她端了锅来,一下子就兴奋了,感觉自己在证明了自己是“马中霸王”后,待遇大大提高,日常可以吃和雾原秋一样的东西了。它急不可待地顿着蹄子,打着响鼻,“咴咴”地催促谷口绪奈美这小跟班动作快一些。

平时它可不是不太鸟人的,整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儿,难得在谷口绪奈美面前表现得这么激动,让谷口绪奈美忍不住笑道:“乌贼大人,知道你爱吃,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

“深水乌贼”赞赏地看了她一眼,对她好感再次提升,但等米粥倒进了食槽,它闻着味就不太对,又满是困惑的拿大舌头舔了舔,抬头一口白沫就冲着谷口绪奈美喷了出去——混蛋,你敢拿劣等货糊弄本大爷,你以为本大爷是傻子吗?

其实,要是正常喂食,哪怕不带灵气它也不是不吃,毕竟它肚子也会饿,主食其实还是草料、豆子,但它现在可不是盼着正常吃饭,它盼着是昨天那种可以强健它体魄,加速它发育,让它身体极端舒适的粥!

结果谷口绪奈美端了一锅这玩意来,根本和昨天不一样,相差简直是云泥之别,让它觉得自己被耍了,而敢耍“马中霸王”的人就要付出代价,别指望乌贼大爷忍气吞声。

谷口绪奈美还等着“深水乌贼”欢欢喜喜大口吞咽呢,没想到“深水乌贼”会突然发飙,措不及防之前被喷了一身白沫,连忙后退了几步叫道:“乌贼大人,这是怎么了?”

顿了顿,她反应过来了,“是这粥味道不对吗?”

“深水乌贼”斜眼看了看她,眼里全是鄙视,吸溜了一口粥,“噗”的一口就给她吐到地上了,意思是“就是味道不对,别拿劣等货糊弄马,赶紧给老子换了,不然别怪老子取消你的骑乘资格”。

“但这也是糙米啊!”谷口绪奈美百思不得其解,她真没省钱,这确实是挑得最好的糙米,真的尽心尽力了。

“深水乌贼”不听,它比沙太郎可差远了,沙太郎像个老头,它却是标准的熊孩子,一不顺心就要闹,很干脆吸溜起糙米粥开始到处乱喷,坚持认为自己被耍了,不给它喝昨天那种粥它就要大闹一场。

谷口绪奈美治不了它,敢打它的人不在久木市,一时被它弄得狼狈不堪,赶紧求饶,好说歹说,表示可能是这米不对,自己马上再去找找,找到对的米重新给它熬,它这才罢休。

等终于安抚好了这坏脾气的马,谷口绪奈美又找米去了,回来反复试熬,结果尝来尝去,没一个对的,就是普通的米粥,并没有熬出花来。

或许里面加了别的配料,甚至添加了某种药物?

药物不至于,比赛前所有赛马都要被隔离进行严格检疫的,要是滥用药物“深水乌贼”早就被取消比赛资格了,JRA接受不了那种丑闻,那就是加了别的配料?

这就把谷口绪奈美难住了,根本讨不了“深水乌贼”欢心,不过她自己还在坚持喝糙米粥,希望能调节好自己的内分泌,让脸上的这些小疙瘩彻底消下去。

可惜的是,她连喝了两天,面部情况非但没有继续好转,反而好像又渐渐有复发的趋势,令她沮丧万分——一直治不好也就算了,这看到希望了,希望又再破灭,这更加让人无法忍受。

她犹豫了一阵子,终于在中午时分拔打了雾原秋的电话——怕影响他上课,她为人还是比较心细的。

电话立刻就接通了,里面传来雾原秋沉稳的声音,“谷口小姐,‘深水乌贼’出问题了吗?”

“啊,没有,您不必担心,乌贼大人一切都好。它……它特别乖,懂事多了。”谷口绪奈美看了一眼正在草场里隔着护栏看羊群的“深水乌贼”,生怕给自己这心爱的搭档惹了麻烦,害它挨揍,连忙替它说了几句好话——“深水乌贼”除了闹着要喝粥外,确实也没再发脾气,它只是身体本能渴望富含灵气的饲料,但那东西又没有成瘾性,没了它也不难受,饭还是照常吃的,这两天在马场里撵鸡欺羊,称王称霸,一样挺快乐。

“那是有什么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该是明天才去接它吧?你是不是需要多和它待一段时间,想延期?”雾原秋的声音一样沉稳,“这可能不行,能让它休息三天已经不错了,也该让它恢复训练。”

在壶里更方便赛马快速发育,而且有时差,它只要进了壶里,一周顶三周,不妨碍它连续参赛,哪怕骑师和赛马培养感情也挺重要的,但优先要顾那头。

谷口绪奈美只是骑师,怎么养马那是训马师的事儿,她不敢干涉也干涉不着,连忙道,“也不是这件事,我是想问问,雾原桑之前留了一锅粥给乌贼大人,那个……”

“它闹着又要喝吗?让它等一天,等到了我这里就有了。”

“好的,我会转告它的……”谷口绪奈美本能答了一句,但说完了觉得有点怪怪的,还要给马传话这也有点太玄幻了,但她现在也顾不上这件事,迟疑道,“我是想问问,那种粥……我能不能买一些?或者您能不能告诉我该用什么米,该怎么熬?”

谷口绪奈美问完了,突然发现电话那头沉默起来,心中顿时有些忐忑不安,觉得自己有窥探雾原秋“秘技”的嫌疑,连忙补充道,“要是不方便,请您当我没说就好。真是对不起,让您产生困扰了。”

“没什么可困扰的,那是用的我老家的米,熬粥就是正常熬,最多撒了一把盐。但谷口小姐为什么会对这个感兴趣?”

“我……我尝了一下您留下的粥,觉得味道特别好。”

谷口绪奈美有点后悔打这个电话了,这和马抢吃得怎么想怎么脑子有问题,但这会儿也不能直接将电话挂掉,虽然马主是犬金院家的大小姐,但那大小姐看起来怪怪的,其实就是这位雾原桑说了算,估计一句话就能换掉自己。

她连忙解释道:“是乌贼大人让我喝的,喝了那粥以后,我脸上的暗疮好像好了一些……您可能不清楚,我为了解决这问题花了好长时间了,用过很多药品和美容品,但一直没有太好的疗效,所以我才想……我只是希望能恢复到普通人的样子,有时脸上那个样子……比较尴尬,希望您能理解,我不是想……对不起,请当我没说吧,可能是我想多了。”

说到最后,谷口绪奈美彻底撑不住了,越发觉得自己办了一件蠢事。

“美容吗?”电话里又沉默了一会儿,这才传出了声,“谷口小姐,请不必担心,我能理解你的想法,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问题,请让我考虑一下。”

“好的,好的,您慢慢考虑,不行也没关系。”

“那先这样。”

“对不起,对不起,让您困扰了。”

“别担心,你的问题会解决的,请耐心等等。”

雾原秋又说了一句,便结束了通话,拿着手机一时在那里沉思,而千岁小口吃着饭团,含糊着问道:“谷口小姐有什么事?那匹马又在不痛快了?”

“不是,马正常。”雾原秋转头望向了千岁,沉吟着问道,“这些饭团吃了这么久了,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好啊!”千岁实话实说。

雾原秋仔细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她的头发,发现她的气色确实比起以前来强太多了,肌肤有了光泽,头发虽然还是挺纤细的,但也不是以前那个小黄毛了,真正有了正常少女的活力。

不过千岁是只病猫,按黄太公的话来说,她是先天性的气血两虚,体质差得要命,本该一辈子是个病秧子的,现在气色好了,只能说是强身健体的效果,单纯说到美容有些牵强。

他琢磨着又望向了丽华,不过没问她,她的皮肤本来就保养得极好,是号称经常用牛奶泡澡的怪胎,而且根据美佐留下的小册子记载,丽华的皮肤超级好,又嫩又滑,美佐那个小混蛋摸上去都爱不释手,估计也没有太好的改善效果。

至于三知代,三知代本来就长得精致,家里条件也不差,哪怕长久修习武道,肌肤情况也不错,似乎也看不出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这三个人都不能当成标本来研究,那前川美咲和小花梨呢?回忆一下,刚认识前川美咲时,她经常一脸疲惫之色,现在气色同样好多了,疲惫之色日益减少,精神倍增,但真说有多少美容效果,也不好判断。

小花梨就不谈了,她基本整天待在屋子里,年龄又那么小,皮肤本来就好得不要不要的,更没参考价值。

但谷口绪奈美也该说的不是虚话,灵气滋润了身体后,确实能去除一些不太严重的隐疾暗伤,哪怕像是病猫这种先天性的气喘都能有一定程度改善,那想来灭掉一些痘痘、粉刺,或是美白一下肌肤,更是合情合理。

要不是谷口绪奈美提醒,自己还真没发现这一点……那要是将灵米之类的伪装成美容药,或是干脆从狐村定制一批可以除痘祛疤、美白肌肤的外敷灵药,这似乎是安全的生财之道,搞不好还能暴利!

而且有“秘方”摆在那里,中间再加些SPA之类的无用环节,掩饰似乎也不是问题。

好像可以搞啊!

雾原秋在那里出神沉思,千岁觉得奇怪起来,问道:“阿齁,你在想什么?”

雾原秋不答反问:“听说女人为了美会发狂的,这应该是真的吧?”

千岁不明所以,但很痛快道:“当然,哪个女人不想漂漂亮亮,只要能变漂亮,许多女人是不惜一切的,给自己动刀子都在所不惜!”

雾原秋连连点头,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