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本有严重的校服控,随着年级不同,学生都有不同的校服可以穿,就连幼稚园都一样,也有自己独特又专属的校服——白色的水手领,浅蓝色如同睡衣一般宽松的连衣裙,同色系的斜挎小布包,最后外带一个非常醒目的黄色圆兜帽。

小花梨现在就穿了这么崭新的一身,站在镜子前左右照着,小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喜滋滋向雾原秋问道:“大哥哥,好看吗?”

雾原秋马上点了个赞,笑道:“非常可爱!”

小花梨有些害羞起来,但心里还是非常兴奋,在镜子前扭动着小身子,一副怎么也看不够的样子。

前川美咲跪坐在旁边微微地笑,她在一周时间内,向三家幼稚园投了简历,又在雾原秋同意的情况下抽时间去参加了面试——主要是对父母孩子进行体检,看是否有传染性疾病,以及询问家族病史和孩子的保育情况,同时也给父母一个参观幼稚园的机会,看看是否适合自己的孩子,最后得以确认入学。

前川美咲选的这家幼稚园是公立的,设施条件一般般,连校车都没有。学费是每月一万七千円,连上餐费、校服费、教材费以及保育费等等,共需两万三四千円,但札幌市政府和厚生劳动省补贴一部分,最后核算下来,每月大概一万八千多円的样子——曰本现在少子化严重,政府在鼓励多生孩子,第一个孩子只有学费补贴,第二个孩子所有费用国家负担一半,第三个孩子及以后全免费。

前川美咲只有小花梨这一个孩子,所以小花梨只享受一点的补贴,大部分费用还是要她妈妈来负担。

据说,随着曰本少子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剧,曰本正考虑重新推广保育园、幼稚园第一胎全免费政策,鼓励国民大胆放心地生,以免连每对父母一个孩子都保证不了,但从目前的情况来说,好像仅在阪神、东京地区有一小部分试点,小花梨是占不到这个便宜了。

不过前川美咲也不在乎,不提雾原秋愿意给她提供一份高薪工作,就是换了以前,每个月两万円左右的学杂费她咬咬牙也能负担得起,只是孤零零一个人,无依无靠,又工作缠身,不得自由,没时间接送女儿罢了。

现在女儿高兴,她也就高兴了,跪坐在一边不时帮着女儿揪揪衣服,整理一下领子,脸上全是母性光彩。

雾原秋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也替她们高兴,笑问道:“幼稚园几点放学?”

前川美咲比划道:“上课时间是九点到十四点,保育时间是从早八点到九点,下午十四点到十七点。”

“也就是说,最早八点就可以送去,九点开始上课,下午最晚十七点就必须去接她?”

前川美咲点了点头,又比划道:“请不要担心,我不会误了工作的。要是店开了,我会提前赶去,做好开店准备,然后再送花梨去幼稚园。下午也一样,我接了她后会把时间补起来。”

雾原秋一笑:“不用那么计较,咱们不卡死时间……嗯,你要放心的话,可以让月姬她们帮帮忙,帮你接送一下花梨酱,那样你也不必把时间搞得那么紧张。”

前川美咲也没太客气,直接低头致谢,对以雾原秋为首的这个妖怪团伙还是放心的,相信他们不至于搞丢了女儿,更不觉得有客气的必要——已经欠得太多了,再多欠点也无所谓,她会用努力工作来回报的。

小花梨则搂住了沙太郎,期待地问道:“可以让汪酱也去接我吗?”

真要去上学了,她又有点舍不得好朋友沙太郎了,想替它也争取到可以离开家的机会,或者还可以放了学后一起去公园玩一会儿。

雾原秋看了一眼沙太郎,见这狗一脸褶皱似乎不在乎是不是跑一趟,马上笑道:“也行,到时让它也去好了。”

小花梨马上欢快叫了一声,更加用力搂了搂沙太郎的脖子。

在认识了雾原秋这神奇的大哥哥三个月后,她终于能去上学了。

…………

翌日一早,兴奋的小花梨没等人叫就自己起床了,兴奋的一遍又一遍整理自己的小布包,反复清点里面的识音识字卡片之类的东西——幼稚园学的东西很简单的,她其实早就学过了,前川美咲虽然年轻,但是个挺负责的母亲,哪怕时间紧张,日常都会晚上花时间利用手机、电视之类的电子设备教女儿说话、识字和算数,小花梨就学识来说,其实比同龄孩子还强一些。

她上学晚,八点以后到幼稚园就行了,雾原秋也没办法送她,吃完了早饭抹了抹嘴,见她兴奋之下又有些忐忑不安,便好好宽慰了她几句——放心了,在幼稚园不会有人欺负你的,老师也会喜欢你的,没事没事!

等宽慰完了,又叮嘱了容娘几句,让她们四只小狐狸今天也跟着前川美咲去送孩子,在幼稚园那边挂个号,好方便以后去接孩子,然后自己拍拍屁股就走了,要和“量子中间态女友”赶一班电车。

最近这段时间,他和千岁相处得极好,在经历了牵手、木屐断裂等事件后,两个人的感情有点突飞猛进又自然而然的意思,甚至还躲着三知代、丽华,前两天还私下里偷偷约会了一次,也就是把以前的约定履行了——雾原秋骑着摩托车,冒着被警察抓的危险,带着千岁去富良野地区漫步熏衣草花田,而且还是牵着手的!

千岁表面上是无所谓的,但心里极高兴,这两天一直对雾原秋态度极好,眼见这家伙在早班拥挤人群里硬挤了过来,赶紧往里缩了缩,给他让出一块地方,低声招了个招呼:“早安,阿齁。”

雾原秋一撅屁股,硬挤开两个人,好让千岁能得到更舒适的空间——身强力壮就这点好,谁都挤不过他,别人都快挤成饼了,他还是能硬圈起一小块地盘。

他占好了地盘,这才低头看了千岁一眼,也低声笑道:“早上好,佐藤同学。”

千岁抱着书包抬头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自觉的把称呼换了。其实雾原秋现在要是叫她“阿鹤”的话,她……这个还是有点令人害羞的,但要是叫她一声“千岁”,她勉强也就接受了,不会抗议什么,就是雾原秋一直没提换称呼的事,她也不好意思主动提,万一被理解成她先表白那就不太妙了。

她只是哼哼了两声,表示自己听见了,然后就开始享受雾原秋给她圈出来的空间,顺便偷偷嗅一嗅雾原秋身上那令人安心的“阿齁气味”,而雾原秋仔细看了看这只纤细的“预备女友”,忍不住笑了笑,伸手轻点了点自己的嘴角。

千岁看着他的动作愣了愣,小脸瞬间就红了,忍不住眼睛四处乱瞄——这不好吧,这可是电车,是公共场所,周围有上百人呢,你要我在这里亲你……

而且咱们之间的关系进度也没有这么快吧?这才刚习惯了私下里偷偷牵牵手,那就挺让人害羞的了,你怎么大早上的突然就要我亲你?

再说了,之前又没亲过,第一次亲亲的话,不是该你主动一点吗?怎么要一个女孩子先去亲你?

她红着小脸,眼睛开始四处乱瞄,低声哼哼道:“不行。”

雾原秋愣了愣,奇怪道:“什么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你这阿齁,你……你别整天想美事。”千岁性格还是比较容易害羞,也比较传统的,你说让她在电车上亲一下“量子中间态男友”……

别说“量子中间态男友”了,就是正经的男朋友,这种事她也绝对办不出来。

当然,要是私下里,在没人的地方,雾原秋要是伸了猪嘴过来想拱两下她这颗小白菜,那还是另一个说法,她最多抗议一下,等雾原秋再坚持一下,她没办法才可以勉强屈服一下,但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让白菜自动进猪嘴,那绝对不可能!

雾原秋更困惑了,点着自己的嘴角,奇怪道:“你在说什么?你的这里沾着饭粒,不打算弄下来吗?”

千岁愣了愣,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果然摸下来一颗软软的饭粒,应该是今早胡乱吃了两口早饭,怕误了和雾原秋约好的班车,跑得太急了,结果嘴边沾了饭粒都没发现。

顿时她的小脸更红了,滚烫滚烫的,望向雾原秋的眼神也危险起来,眯着一双猫眼怒气冲冲——该死的阿齁,这种事你说话啊,害我都误会了!

要是我真亲了你,这不就成了我一辈子的笑柄?

她真想把这饭粒摔在雾原秋的狗头上,但这种事她也办不出来,而雾原秋以为她在犹豫这饭粒怎么处理,赶紧掏出了纸巾,笑道:“给我吧,过会儿下车时我扔掉。”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温柔这么体贴的五好男友……五好预备役男友!

“我自己来!”千岁一把夺过了纸巾,先擦了擦小嘴,确认不可能再粘上任何东西,这才把那黏黏的饭粒抹到了纸巾上,又团成了一团,紧紧捏在手心里,同时小心打量着他的神色,观察他有没有发现她刚才在胡思乱想。

雾原秋觉得她的态度有些奇怪,有点怀疑她的生理期到了,但也没往心里去,反正这“预备女友”经常怪怪的。

他换了话题,关心地问道:“店面那边怎么样了?”

未来的美容沙龙,装修工作是千岁在负责和施工队沟通,丽华跟着在捣乱,雾原秋只是偶尔过去看看,而千岁判断雾原秋应该没发现她刚才差点真考虑过踮着脚尖轻轻亲一下他的脸,微微放了点心,轻声哼哼道:“已经在收尾了,今天下午就可以验收。”

雾原秋心中一喜,笑道:“那不错啊,我回头通知一下谷口小姐。”

店要是装修好了,似乎就可以进行一下试营业了,也就是找一只小白鼠来让前川美咲练练手。

等这一步完成了,就可以开始开店赚钱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