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口绪奈美被一头雾水地送走了,明天再来。至于美容费用嘛,雾原秋也没和她细算,准备将来从她的赏金里随便扣一点便算了,毕竟这也算半个自己人,就当提供了一部分员工福利。

润姿屋内转眼就剩下了雾原秋、千岁、三知代和前川美咲四个人,丽华则泡得太舒服,正躺在更衣室里呼呼大睡。

前川美咲看着雾原秋脑袋上的绷带,姣好的面容上也颇有担忧之色。千岁则还是黑着小脸,但没再继续怒怼两个蠢货——主要是被一打岔,忘了骂到哪了。

至于丽华,她泡澡泡得太舒服,这会儿在休息室呼呼大睡呢,还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经打破了头。

室内安静了一会儿,雾原秋向三知代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之前脸色难看是有原因的,依现在两个人的战斗力,他应该轻松击败三知代,毕竟双方的身体素质已经拉到大技巧很难弥补的地步,而且他从头到尾也没有轻视过三知代这个“同年至强”,这丫头总能搞出很多出人意料的花活,经常让人一不小心就吃了哑巴。。

他真的全神贯注,但事实是,在他稳扎稳打逐步占到优势后,三知代在气衰力竭的最后关头,不顾自身安危,强行发起了快速又暴力的连击,虽然他躲开了,或者说在他有心防备之下,以毫厘之差躲过了三知代的肘打、虎击、掌斩三连击,但还是被打破了头——三知代的手刀并没有劈到他,但她体内的灵气却锐如刀片,隔着几厘米的距离,凭空划破了他的额头,让他当场血流满面。

当然,三知代也没落得到好,被他一记超速侧踢踢中,哪怕有着防备还是当场被踢飞出去,小臂骨裂不说,还把手臂撞脱了臼。

至此,两个人又弄了个两败俱伤,基本谁都没落得到好。

雾原秋对受了伤不怎么在乎,这点小伤他回头冲进鬼树妖森林吸吸血就能好,但他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在条件那么优厚之下,竟然让三知代先掌握了灵气的使用方法——是的,他现在只能感应到灵气潮汐,但始终无法把灵气转化成他能控制的灵力,而三知代竟然莫名其妙做到了,将靠胡吃海塞积累出来的那一点十分可怜的灵气化成了一把看不见的利刃,竟然让他又吃了个闷亏。

他真的想不通人和人之间的差别为什么会这么大,更想不通三知代是怎么做到的,甚至现在终于憋不住询问了,内心都有一点小小的羞耻感。

三知代脸色同样难看,她本来正面击败雾原秋的,毕竟这可是她准备了好久的“超级必杀”,要以此向雾原秋证明她的价值,好让雾原秋给她更多的资源,结果她没想到雾原秋身体素质竟然又有突破,在她觉得自己身体素质也大幅上升的同时,又一脚就将她踢到了失去战斗力。

对一时之胜负她是没放在心上,一直觉得自己才是最强的,早晚能赢回来,但打一次输一次,也实在让她心情愉快不起来。

她淡淡看了雾原秋一眼,随口道:“自然而然就做到了。”

雾原秋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这回答真是混蛋到一定程度了,有点像学数学,自己头晕脑涨想吐时,向一名学霸求教却得到了一个“这还用算吗,用膝盖想一下不就知道答案了”的困惑式回答。

说真的,很想宰了这家伙!

但不会就是不会,不会就是低人一头,他忍了忍还是问道:“能详细说说吗?”

三知代没有藏私的想法,直接道:“我用剑舞和仪轨感应到了那种神秘的能量……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身体里拥有的比我更多,然后就自然而然可以利用那种能量,只是我只有一击的力量,威力也不大,只能用来偷袭。”

顿了顿,她又淡淡解释道:“我原本只想削掉你一缕头发的……”

在之前的战斗中,她是自愿被雾原秋耗尽体力的,也并非被迫发起了垂死一搏的连击,只是顺水推舟,麻痹雾原秋这个对手,就是为了最后那一记“无形必杀”——只要她能削掉雾原秋的头发,雾原秋自然就该知道这次比试是谁赢了,同时也会震惊于她的强大,给她涨涨“薪水”,让她“卖身”更有价值。

真论战斗意识,她这种久经赛场的选手比雾原秋这个半路出家的健身达人强多了,就是她也没想到雾原秋那一记侧踢在那么快速的情况下还有那么大威力,以至于瞬间就失去了重心,手上也没了准头。

或者该说要不是雾原秋踢了那一脚,本来两个人都不会受伤,但要不是她让雾原秋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极大危险,雾原秋也未必会本能踢出那么凶猛的一脚,只能说现在已经成了一笔糊涂账,两个人受伤是活该倒霉。

雾原秋真没在乎受伤的事,就算真被偷袭单方面受了伤那也是他技不如人,没什么好抱怨的,只是沉吟道:“剑舞和仪轨……宗教方面的东西吗?”

“没错,大多和阴阳道相关,有些仪轨也事关泰山府君,毕竟丧事用得多。”

雾原秋缓缓点头,这方面他之前还真没注意过,但细想想,里面好像有点门道啊!

魔物侵袭,天地自生灵气,随后就是人类开始尝试利用灵气,想出了种种法门,极有可能有些东西以宗教的方式传承了下来,只是后来灵气消退,这些宗教仪式方面的东西就几乎没了作用,成了封建迷信。

但现在灵气复苏了,那这些东西好像又有价值了,就算里面混杂了后人乱添的一些无聊东西,但去去糟粕,用来找方向应该是够的……曰本的宗教体系原本就是和华夏一脉相承的,只是魔改得比较厉害一些,说不定真的有用!

他这会儿正发愁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完成“筑根”这一步,后面什么“强身”、“心手转”乃至“鬼神”都没敢多想,而且鲛人村保存的那两卷竹简明显还是人族初期摸索时的记述,又是一问一答的记录方法,有时真的前言不搭后语,十分让人摸不着头脑。

任何能指名方向性的办法都是宝贵的,雾原秋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马上道:“能不能把相关资料借我看看?”

三知代轻轻点头:“没问题。”

那些资料大部分是她个人收集的,少部分属于极意神道流,但千岁都已经偷偷教雾原秋极意神道流的技法了,她更无所谓——剑舞、仪轨现在早没人稀罕了,那些书扔大街上都未必有人捡,就算挂个“密传”的名头,她传出去就传出去,没人会和她计较。

千岁在旁边没听明白,奇怪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神秘的能量?是关于雾原找来的那些米吗?”

前川美咲也在旁边听着,半懂不懂,觉得雾原秋好像想学点什么东西来增强“妖力”,但她不关心这些,她现在只想经营好这家美容沙龙,让女儿过上更好的生活,雾原秋想成为更强大的妖怪她又帮不上忙,就当没听到。

三知代则看了千岁一眼,没解释,她现在也迷迷糊糊着呢,还等着将来雾原秋向她解释,而雾原秋现在顾不上千岁怎么想了,敷衍了一句“回头再和你细说”,便起身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吧!”

三知代没意见,起身准备带雾原秋回家,那些东西没用是没用,但不是一般的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还不如直接把书给雾原秋让他自己翻,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她再解答也不迟。

千岁皱着眉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跟着雾原秋和三知代走了,哪怕她跟去其实没什么用。她只是对格斗技法有兴趣,性格也没有三知代宅,连忍术、造天守阁、火铳技法也要从烂纸堆里翻出来研究一下,对剑舞、仪轨那种只有祈福、送葬等仪式性场合才需要用到的东西根本没理会过,顶多也就是听说过点皮毛,但她还是要跟去瞧瞧雾原秋这阿齁到底想干什么。

三个人和前川美咲打了个招呼便一起走了,开店的事回头再细说,先让前川美咲自己在店里再整理整理,而三人前脚刚走,丽华晃着一头卷毛出来了,一边嗅着自己身上淡雅的香气,一边兴奋叫道:“真的好厉害啊,泡完了身上真的香香的……诶,人呢?”

前川美咲给了她一个微笑,用手机道:“雾原君他们有事先走了。”

“先走了?”

丽华大吃了一惊,接着又有些小委屈,忍不住鼓起了包子脸——这三个家伙是去玩了吗?为什么不等我?

这帮庶民,你们不能这么不重视我,我可是犬金院家的继承人!

…………

雾原秋现在已经把丽华给忘了,现在他又不是去玩,那洋娃娃根本真是屁用也没有,不如留在美容沙龙里比较好。

他跟着三知代和千岁打了辆车,一路急赶就奔着南家去了,但在出租车上也没浪费时间,大概向三知代询问了一下剑舞和仪轨是什么东西,不过是千岁代答的——千岁没学过,但她知道这东西是干什么的,而三知代之所以要学这东西,是因为她剑术高强,经常夺冠,人又漂亮,颜值极高,经常被人邀请去充任祈福或是辟邪的吉祥物。

当然,她不是很想去的,但为了极意神道流的发展,她也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时不时就得跑一趟。

而说起剑舞,主要作用就是三大类:取悦神明、安抚死者以及辟邪。

其中各有各的套路,都有一套仪式性的东西,以便达到沟通天地,使自己处在鬼神之间,拥有斩除不洁之能。

至于仪轨,这个词出自佛教,但有时候代指一切宗教的礼仪规范,其中就有大量供养天地,沟通超凡的仪式。

三知代第一次感受到这方世界的天地灵气时,就是在神社举行奉纳剑舞时感应到的,但这方天地灵气实在太过稀薄,她要十几次乃至几十次才能偶尔查觉到一点点不对头的地方,而后来雾原秋给她送来了灵米饭团,随着她自身开始积累灵气,她才对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不过不是对外界,而是对自身以内的灵气感受清晰起来。

在她觉查到这种异象后,她更加努力了,努力多吃,并且开始翻家里的烂纸堆、去神社、寺庙以及宗教人士那里讨要各种典籍,回来后就反复尝试,甚至时不时冥想、吐纳,直到某一天突然开窍,随手挥动间,将榻榻米割破了一道小口子,这才初见成效。

严格说起来,她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现在雾原秋也想尝试,她倒挺希望能多个研究标本的,回了她自己的侧院,立刻就给雾原秋搬来一堆书,放他身前一放,淡淡道:“还有三百多本,这些你先看着。”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