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中界,临时营地中,一张椅子,一杯清茶。

远道而来的黄太公细细翻阅着书籍,不时捋须沉吟,而雾原秋已经在旁边等了小半日,但还沉得住气,轻声问道:“太公,我的想法可对?”

在得到三知代收集的这些宗教仪轨典籍后,雾原秋搬进了壶中,花了数日翻阅,找到了这些宗教仪轨的两个共性:

第一、所有宗教仪轨都需要大量人员,像是祈福仪式,往往以一人为主,数人为辅,共同祈愿者往往都有几十上百人;

第二、所有宗教仪轨都要用到大量传统器具,像是刀舞,一把正式的仪刀往往传承数代。

因这两个共性,他冥思苦想了一番,终于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些宗教仪式都和人的精神力相关,只不过有些仪式侧重于人数,有些仪式侧重于长久使用的器物。

大量的人类聚集在一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专心致志,静心祈祷,精神力合并成一股,以操纵天地灵气达到某一个目的;

又或者,以某样长期寄托某种人类精神信念的器物为核心,比如仪刀,在挥舞中诚心祈祷,也能达到操纵天地灵气的目的——三知代用的那把仪刀,就是南家世代相传的,专门用来办丧葬礼。

这些仪式应该都是远古人类对灵气的实际应用经验,而且比较成熟,所以鲛人村那两卷竹简中并无相关记载,这不由让雾原秋有了一点想法——“筑根”这一步就是要用个人意念来控制灵气为己用,他尝试了一段时间了,不过效果不大,那是不是有可能是一个人的精神力太弱?

那要是换了一大堆人呢?

一大堆人心思合一,有着共同的心愿,意念合为一股,由某个人代为操纵,是否就可以“撬动”灵气,让这些懒洋洋的家伙动起来?

他觉得可以试试,但拿不太准,便派月娘等人又将黄太公请了来,希望能得到他的意见。

当然,得到意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得到狐村的帮助,他这里人少,狐村人可不少。

黄太公一时没说话,许久后才颌首道:“似乎可行,其实听贵人一说,也解开了小老儿长久以来的一个疑惑。”

“是何疑惑?”

黄太公合上了书,轻声道:“类似的仪式我们狐族亦有,按族中所传,原本我们狐族每逢月圆都要拜月,每隔六十年都要祭月一次。每次拜月,都可得到少许流浆,每次祭月,都会有帝流浆从天而降,壮大我狐群。”

顿了顿,黄太公又说道,“等后来迁入壶中界,拜月便所获渐少,帝流浆更是从未再见。原本以为是壶中界中无日月,盛景难现,到了我这一辈已是传说,现在听了贵人的话,原来是人心散了……”

他说到最后,话里颇有黯然之意,而雾原秋也是默默点头,能听明白他在说什么——其实拜不拜月可能不是关键,关键是所有狐人的意念是否能拧成一股绳,不然就算没了月亮可以崇拜,那拜别的也不是不行。

黄太公默然了片刻,又重新打起了精神,毕竟旧日之事已经无法挽回,现在搞清了原因,也许可以另立名目,重新开始“拜月”——换个别的东西当成图腾,只要重新让狐人们有了信仰,意念可以统一,也许能再把流浆甚至帝流浆重现于世。

现在想想,流浆也许只是纯净的灵气之水,帝流浆干脆就是灵气结晶,并没什么稀奇的,只是便于狐人吸收利用,关键在于参加拜月或是祭月的人数多寡,人数少便是流浆,人数多便是帝流浆。

当然,仪式之中应该也有些巧妙之处,如同合成配方一般,这些还要再回去翻阅古籍记录,或是从传说中拼凑,不能急于一时。

他把话题转回了正轨,向雾原秋问道:“贵人是打算举行某种仪式来完成‘筑根’?”

雾原秋点头道:“是有这想法,还请太公助我一臂之力!如需报酬,请尽管直言。”

他还是希望可以优先在壶中界里进行这种活动,不然在另一个世界,万一来点“神迹”之类的东西,他可堵不住几十人用至上百人的嘴巴,而要是黄太公觉得不行,他再考虑去借三知代的仪剑,尝试另一种方法,只是那种方法细想想可能成功率很低——通过三知代回忆,她自己在家独立完成剑舞或仪轨,要几十次才能碰巧略有所感,还只是能更好的感应到自身情况,有所收获,大部分是在参加丧葬礼或是神社祭典的时候。

凑人头这一步应该是必不可少的。

黄太公没有拒绝的意思,雾原秋本来对狐村就十分重要。他含笑道:“贵人说笑了,无需报酬,只要管饭便好。”

“好酒好肉管饱。”雾原秋不小气,他现在还是不太敢离开山谷太远,只能请狐村村民集体过来,那管饭也应该,反正他现在手头也宽裕起来,经济压力没那么大了——要狐村村民意念合一,本来就要让他们先吃饱肚子的,黄太公不提他也会这么做。

“那举行哪种仪式,怎么举行仪式,这些也要好好思量一下。”黄太公又拿起了书开始翻阅,摩挲着纸张,对现代印刷制品相当有好感。

雾原秋也开始翻书,沉思了片刻问道:“祈福仪式如何?”

“且再看看,仪式目的无妨,须要以贵人为主……狐族奉天狐遗命外迁,我等当时并不知为何,现在看看,也许便是等待贵人降临,不若以‘天狐之选’为名,重新举行拜月大会?”

“天狐遗命?”雾原秋还不知道有这件事,一时倒颇有些好奇。

黄太公低叹一声:“这说来就话长了……”

…………

要说雾原秋最关心的是什么,无疑就是壮大自己的实力了,不过没有初临贵境时的那种“苦中作乐”,幻想娶九个老婆,而是很单纯的怕死——说起来有点丢人,他很怕二次魔潮来临时被魔物给弄死了,现在所做的一切,和松鼠拼了命存松子差不多,就是怕下一刻就寒冬降临,他给当场冻毙了。

为了有自保能力——自己都保不住更别提救别人了——为了有自保能力,他不惜跑去伺候马,哄着三知代签卖身契,现在找到了快速“筑根”的办法,哪里还管得了别的事儿,往里壶里一钻就失踪了,连学校都请了假,就专心致志开始超凡脱俗,顶多偶尔出来回复一下邮件,看看外面的情况,以免“量子中间态女友”暴怒起来又和他没完没了。

他跑得非常干脆,但其余的事却依旧在按部就班的推进,前川美咲全心全意扑在了润姿屋上,通过谷口绪奈美做着种种试验,以便确定用药量,好能在保守雾原秋是个大妖怪这个秘密的基础之上,尽快开业。

月娘、容娘等四狐以雇工的名义在给她打下手,她们粗通日语,勉强也能胜任,同时又是狐狸精,个个都生得貌美如花,也算是块活招牌——店长和店员个个都漂亮,皮肤一个比一个好,顾客看了不想信心大增都不行。

四狐也乐意,因为雾原秋承诺给她们开薪水,而且是正经的开薪水发奖金,目前暂定每人每月二十万円,奖金另算,和大学生刚毕业差不多,这四只小狐狸掰着手指头算了算能买多少东西后,已经决定死在润姿屋了,除了偶尔雾原秋有事被叫回去一个,其余的全在跟着前川美咲学习接人待物,干得一包欢乐。

…………

同样欢乐的还有谷口绪奈美,她住在黄金马场提供的宿舍中,拿着小镜子照着自己的脸看起来没完没了,不时伸手细细抚摸一会儿,从没有觉得自己这么好看过。

在经过两次保养后,粉刺痘痘全不见了,痘痕也基本消去,皮肤十分光滑细腻,甚至看起来有点白嫩嫩水灵灵的感觉了。

俗话说得好,一白遮百丑,哪怕她颜值不算高,顶多也就说一句中人之姿,但毕竟才二十五岁,现在看起来真的有了几分颜值。

没有女人不在乎自己脸蛋的,哪怕三知代那种宅到要死的家伙都不例外,更不要提她为自己长得丑自卑了好久,现在真有重获新生之感。

她真的非常感激雾原秋,也将润姿屋视为了神奇之地,心中仰幕非常,已经决定成为那里的第一名会员,准备长期去消费,哪怕贵一点也能接受。

她心里琢磨着,拿手机照了几张自拍,把眉眼打上马赛克就随手发到了自己常去的一个论坛里,附上了润姿屋的地址,还写了个标题:给大家推荐一家新店,据说用的是华夏古方,解决了我十年的苦恼,还特别舒服,真的是人间至高享受。

她这个论坛就是个“病友”交流地,里面有一多半因各种各样原因,在容貌方面有着瑕疵,日常聚在这里研究怎么保养皮肤,而她这一个贴子发上去,马上就引来了不少人的兴趣,不过多半是质疑——打广告的吧?

谷口绪奈美很有耐心,一个一个回复,言之凿凿,声明自己敢用人格保证那里真的是个神奇的地方,真的非常厉害,要是对自己的容貌没信心,完全可以去尝试一下,要是谁去了觉得不好,回来骂她她听着,保证绝不回嘴,还愿意深刻道歉。

她是这个论坛的资深用户了,毕竟脸上的粉刺暗疮困扰了她快十年,发贴无数,网友不少,说出的话颇有点可信度,倒渐渐令不少人半信半疑起来,开始私信她,进行更详细地询问。

谷口绪奈美挺想报答一下雾原秋,同时也确实想把这家好店推荐给以前的“病友”们,有问必答,哪怕聊到深夜都在所不惜。

渐渐的,有几个人心动了,准备去谷口绪奈美说的地方瞧瞧,最多就是白跑一趟花点冤枉钱呗,反正这些年她们本来就没少花冤枉钱,只要出了什么新保养品,多半都会放手试试的,也不差润姿屋这一个。

…………

“妈妈,现在有时间吗?”三知代请敲了敲门,隔着门问了一声。

南平子刚刚参加完太太会回家,正坐在梳妆台前卸妆摘耳环呢,随口道:“进来吧,小代,有什么事?”

三知代轻轻拉开门进去了,室内只有南平子在——她父母是分房睡的,不是感情不好,只是生活习惯,在曰本夫妻分床乃至分房睡都很正常。

她进门就在门口跪坐下了,淡淡道:“妈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我朋友新开了一家美容沙龙,你能不能帮他介绍几位客人去?”

“朋友的美容沙龙?”南平子讶然回头,她了解自己这女儿,表面乖乖女,性格很孤傲,又痴迷于自己的兴趣爱好,通常不交际,真是难得管一次闲事。

接着她便想起来了,问道:“是上次你介绍要去短期大学进修的那位朋友吗?”

“是的,她的美容沙龙要试营业了,妈妈你认识的富太太多,随便带几个去帮帮她的忙。”

南平子忍不住笑道:“那种小店,还是个新人,我带人去怕是不合适吧……”

她交往的那些朋友,全是札幌上流社会的人,不是有权就是有钱,就算约好要一起去美容沙龙,也不可能去那种毫无名气的小地方。

再说了,她们这帮太太会都有固定的聚会场所,轻易是不会变动的,这忙她还真不好帮,不然万一出个丑丢个脸,容易拉低她的格调,让她以前许多努力前功尽弃。

三知代没放弃,她性格其实也是相当拗的,跪坐在那里轻声道:“你不相信那家店,也该相信我的眼光,如果不好,我不会来向你开这个口。”

这话倒是有道理,南平子虽然和这个女儿不亲,但怎么说也是亲生女儿,对她的本性还是了解的,顿时犹豫了起来——亲女儿难得向自己提一次要求,直接回绝了确实不太了,有可能让双方的关系继续雪上加霜。

再说了,这似乎也是个和女儿修复关系的好机会。

她想了一会儿,笑道:“你想帮帮朋友的忙,这确实很好,不过妈妈也有妈妈的难处。不然这样吧,明天我和你先去瞧瞧,这怎么样?

先去瞧瞧,如果不行,给点别的帮助也能说得过去!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