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田茜愣了好久,才抚摸着自己白嫩水滑的脸蛋,喃喃问道:“你们这是怎么做到的?”

前川美咲心中微微一紧,有点担心秘密暴露,但脸上还稳得往,笑着便取了一份宣传画册过来给永田茜观看——这是她苦心编篡的,说明润姿屋在主打华夏秘药养生护理,排毒养颜,绝对合情合理,和妖怪什么的没关系。

永田茜其实根本没动什么疑心,只是觉得这次美容沙龙好厉害,毕竟肌肤保养效果好,就和料理店做菜好吃一样,没谁会疑心料理店搞到了超自然食材。

她匆匆翻了翻画册,发现这家美容沙龙面积、装修都不怎么样,收费倒是第一流的,哪怕最便宜的保养方案,基本都是六次起步,每次十万円左右。

不过她根本没在乎,这些年为了这张脸可没少花冤枉钱,效果不能说没有,但绝对没有润姿屋来得这么立竿见影。

事关颜值,一分钱一分货,她完全认可这道理,收费过低她都要替润姿屋抱不平。

她很期待地问道:“前川店长,你们什么时候正式营业?”

前川美咲微笑着手机答道:“如果没意外,下周就会正式营业,到时欢迎永田小姐再次光临。”

永田茜感受着自己指间的细腻,看着自己脸上变淡的雀斑和蝴蝶斑,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我一定会来的。”

前川美咲微微一笑,又轻按着手机详细询问了一下她方方面面的感受,发现自己无心之举竟然让永田茜没再脱发,心里也是有些吃惊——莫非雾原君搞到的药还能治秃头,那前景可就不可限量了,曰本可是有一大堆人在为脱发而苦恼,为了保住头发,这些人根本不会多在乎钱。

永田茜也很配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口中更满是溢美之词,足足和前川美咲又聊了半个多小时,还留下了一张名片,要求前川美咲在正式营业的第一时间就通知她,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润姿屋。

但她到了街上没走多远,感受着畅快的呼吸,轻盈又充满活力的脚步,觉得十分不放心——现在就有人在网上替他们拼命鼓吹,会想来看看的人越来越多,而这家店又不大,万一把我排到后面去怎么办?

一次效果就这么好,要是一个疗程做下来,那自己以后岂不是就不用再画那么浓的妆?

要是耽误了……

她越想越不对,转身又回去了,再次把前川美咲叫了回来,直接掏出了信用卡说道:“前川店长,我想预约下次保养护理的时间。”

前川美咲愣了愣,有些犹豫地按着手机答道:“现在开业时间还没有完全确定,预约怕是……”

“不需要具体时间,您只要能保证我是开业那天的第一位顾客就好。”

“您不用担心的,永田小姐,只要开营时间确认,我一定会给您发邮件。”

永田茜不同意,她又没付钱,万一有人抢着付了钱不就把她挤到后面去了?身为银行的白骨精,她不相信口头承诺,坚持道:“我想现在就预约上,前川店长,拜托了!”

“啊,那……好吧!”前川美咲屈服了,毕竟顾客都强烈要求了,她也不能把门关死了不让人家进来。

她取出了POS机,给永田茜刷了卡,而永田茜好好请教了她一番,直接订了两个护理套餐,共计一百四十万円,痛快付了帐,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她身为银行的白骨精,年薪不算各种福利,也有八百多万円的收入,一百四十万円虽然也不是笔小钱,但她觉得花得很值。

顶着这张脸,她相亲都不太好相,还日常担心头发稀疏,现在终于安心了。

前川美咲则看着润姿屋的第一笔收入,觉得情况越来越好了,这还没开业就把所有人的薪水赚出来了,应该算是好事一件吧?

…………

“这么说,雾原君原来是孤儿吗?”南平子趴在竹榻上,正被容娘拿来练手,滑嫩又微带丰盈的身体被揉来推去。

三知代还在那里不停地喝草药茶,刚泡过药浴的她,现在觉得全身舒泰,精神倍增,甚至连还隐隐作痛的手臂都好了许多。

她随意点了点头,淡淡道:“是的,他是在雾川市特殊养护院长大的。”

“真是可怜啊……”南平子悠悠叹了一声,声音倒是颇含母爱。

三知代目光在容娘的手上停了片刻,冷冷道:“他没什么值得可怜的地方,他很强。”

“好吧,没想到你对他评价这么高。”南平子笑了笑,不过也没多放在心上,在她看来,这年头习武已经没多大用处了,随口道,“那你爸爸一定很喜欢他。”

三知代没接这话,捧着杯子转而问道:“妈妈,你也体验过了,回头会不会带朋友到这里来?”

南平子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对雾原秋还真不是一般的上心,笑道:“放心,我会带朋友来的,这里确实有点意思,不过你觉得我和雾原君聊聊,一起和他经营这里怎么样?他懂得药理,但资本、人脉都不如我,要是我们一起经营,哪怕只是提供这一种药浴,很简单就能做到札幌第一,两年之内分店开到关东都不是问题。”

三知代低头轻声道:“妈妈,我请你来是想让你提供一些帮助,不是让你谋夺我朋友的产业。”

“你这孩子在说什么胡话,我怎么会谋夺你朋友的产业。”

“你最好真这么想。”三知代轻轻把杯子放到桌上,“妈妈,对你们这样的人来说,这确实是块大肥肉,总有人会忍不住伸手,但这里对他对我都很重要,我不想将来这家店有什么麻烦。”

南平子恍然,脸色也认真了不少,轻声道:“难怪你这次非要叫我来一趟,你是怕他人孤势单,出了名后被人盯上了,要拿走他的秘方?”

顿了顿,她又好奇道,“他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

“有些事,我来替他做就好,他有别的事在忙。”

南平子真的有点拿不准了,试探道:“他是阿鹤的交往对象吧?”

“应该是吧,阿鹤和他关系很亲密。”

“那你怎么这么热心?”

“我们是朋友。”

南平子愣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想了想说道:“让我帮他抵挡些麻烦这没什么问题了,只是一家美容沙龙你妈妈护得住,但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让他和我合营算了?有你和阿鹤在,我肯定不会亏待他的。”

“有我和阿鹤在,他将来如果想扩大经营,我们自然会让他找你,依他的性格也不会拒绝,但现在他没这打算,那就按他的想法来。”三知代说得相当肯定,雾原秋一身秘密,估计不想把太多人搅合进来,起码在他现在实力单薄的时候,尽量不会把不可信赖的人搅合进来。

南平子想了一会儿,搞不清是怎么回事,但看着女儿精致又清冷的脸儿,觉得这样也不错,雾原秋和自己两个女儿都关系亲密,有这份人情在,早晚都跑不了,有些事也确实不用急于一时。

特别是亲女儿,性格非常拗的,难得开一次口,要是不按她的想法来,搞不好母女关系都要破裂。

她点头道:“你难得这么热心,那妈妈就帮帮他的忙,给他挡挡风,遮遮雨。”

“谢谢。”

“没什么啦,我们是亲母女,你不用整天这么客气。”

三知代没再说什么,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雾原秋十分渴望有个稳定的金钱来源,这她帮不上多少忙,但帮他这个外乡人找个靠山还是能做到的,免得他这小店开几天就有人看着眼红,总来骚扰他——依她对雾原秋的看法,雾原秋万一被惹急了眼,脾气绝对不算好,搞不好要大闹一场,她可不想雾原秋出什么闪失。

现在这样就很好,她妈妈在札幌很有能量,只要她妈妈放出风声力挺这家小店,不说能带来多少客人,起码能治好大部分的红眼病,有些鬼鬼祟祟的技俩也不太敢用。

不过,那家伙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什么事都推给别人,自己躲清闲去了?

…………

壶中界,山谷外的临时营地。

正在壶内继续发育的“深水乌贼”不满地打了个响鼻,斜着眼看围着马厩指指点点儿童,对原本安静的环境被破坏十分气恼,就是它也没什么好办法,这些人全是雾原秋叫来的,它上次想踹几个敢摸它的小孩,结果差点被雾原秋揍了一顿,现在也就只能拼命的翻白眼,甩着蹄子打人是不敢了。

离马厩不远处,原本平整出来属于它的跑马场现在也扎满了简易的帐篷,大量狐人妇女正在那里升火煮饭,将大块的猪肉剁碎放进锅里,或者在那里研究各种没见过的调味料。

“黄家二婶,这是什么?”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拿着一瓶豆鼓猛嗅,她是刚刚抵达的这一批,现在看什么都很新鲜。

黄家二婶是个看起来四十多岁,脸上颇有沧桑之色的壮妇,顺手接过了豆鼓瓶子,猛嗅了一会儿,也没闻出这是什么东西,马上叫道:“月娘,过来,过来!”

月娘闻声往这边看了看,趾高气昂的吩咐了几名同龄人一声便走了过来,对这位大婶态度倒还行,很客气地问道:“二婶,怎么了?”

“这是什么?要怎么吃?”

黄家二婶马上把豆鼓瓶子递了过去,而现在临时营地大总管月娘仔细看了看瓶子上的标签,连蒙带猜了一会儿,很肯定地说道:“这是牛肉豆鼓酱,用来拌饭吃的!”

“这么多油,直接拌进饭里吗?”旁边的小女孩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月娘斜了她一眼,哼道:“不要这么没出息,红娘,现在的日子和以前不一样了,天狐回来了!”

红娘缩了缩头,喃喃道:“现在日子是好过多了,那个……月娘,村里说只要来了,每人就能分到两袋米,任选一件铁器,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主上是天狐转世,怎么可能会骗你们!”

“我相信,我相信,你不要生气,我……我就是问问。之前大家采药换东西,我们家人少,都没换到多少农具,这次能再分一把那是最好不过了。”

月娘看着红娘,也有点回忆起自己以前糟糕的日子了,以前红娘家是比她们孤零零四姐妹强一些,但强得也有限,日子并不好过的。

她语气温和了一些,轻声道:“以后会越来越好的,红娘,别担心……那个,你们家要是再缺什么农具,和我说一声,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搞到一把。”

她许诺完了,突然又心痛起来,连忙道,“最多一把!”

红娘已经很开心了,马上道:“谢谢月娘姐姐。”

月娘心痛缓解了,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又去别的地方巡视。这次狐村集体动员,除了留了一两成人守着村子,勉强照料着庄稼,其余的人在壮丁陪伴之下,全部分批赶到了山谷前的临时营地,准备举行盛大的“天狐转世”庆典,要再现当年的辉煌。

其实就是把雾原秋当偶像来崇拜一下,看看能不能帮他完成“筑根”这一步,这是黄太公研究了很久想出来的馊主意,所以现在在壶内轮值的她十分忙碌,毕竟之前有幸来到谷前的狐村村民不多,现在大部分狐村村民见了现代化用品还是一头雾水,搞出了不少笑话,需要由她来指点使用。

她转身走了,红娘看着月娘身上精美的服饰,眼中羡慕之意都要浓出来了,而黄家二婶忍不住轻轻“呸”了一声,说道:“当年还跟在我后面讨饼子吃呢,现在攀上高枝了,看把她给傲的!”

红娘没听见,悠悠叹了口气。

她也想攀高枝啊,就是没有月娘运气好,连攀也攀不上。

她真的也想过月娘这样的生活,吃得红光满面,还能穿好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

她这么想着,目光转到了正在修建的祭坛那边,望着正和黄太公交流的雾原秋,隐隐开始期盼,希望这位“天狐大人”能带她过上月娘那样的好日子!

能和月娘一样,不,哪怕只有月娘的一半,这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