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雾原秋的理解,搬家这种事是很麻烦的,这边收拾收拾,那边打打包划拉划拉,怎么也要花个三五天的时间,但他低估了前川美咲和四只小狐狸对于拥有一个新家的热情——看完房子当晚她们就行动起来了,采购的采购,打包的打包,搬运的搬运,连夜就开始往新家搬迁。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前川美咲不想浪费白天开店的时间,不打算推迟任何一个预约,还是把工作摆在第一位。

于是在忙了一晚加半夜后,第二天早上他们一家人就在新家吃上了早饭,甚至还多了一个人。

雾原秋坐在长条餐桌的最上首,看着身边的卷毛蠢蛋无语了一会儿,问道:“你这么早过来干什么?”

丽华单纯,但不懒,作息也很有规律,起得还是很早的,这会儿一头卷毛都打理好了,在那里好奇地看着简朴的家常早餐,寥寥几样小菜,随口道:“过来玩呀!”

她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发现雾原秋他们连夜搬家了,一大早就兴奋地扑了过来,还是早起的前川美咲给她开的门,而雾原秋当时在壶里晨练,出来吃早饭才发现这卷毛正在他家里乱转,现在干脆坐到餐桌旁了。

雾原秋不太想丽华在这里吃早饭,怕她习惯成了自然,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干咳一声道:“但我们要吃早餐了,你不回去吗?我们这里条件不太好,你可能会不习惯……”

丽华看着早餐确实觉得挺简陋的,估计难以下咽,但迟疑了一下,还是一挥小手:“没关系,以后精心准备就好,今天我可以勉强吃一点。”

“你不用勉强自己!”

“真的没关系,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嘛,你不用和我这么客气!”丽华矜持地打开了小扇子半掩着脸,自己都有点感动了,觉得自己真是世上最体贴的朋友,完全可以和朋友同甘共苦。

雾原秋说不出什么了,总不能让她直接滚蛋。

真那么说了,以后不好再找丽华帮忙。

小花梨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丽华(上次千岁出的面,她没注意到丽华在场),看着她那一头“玛丽·安托瓦内特式”纵卷,目光中满是好奇之色,小心地在旁边说道:“姐姐,你头发好漂亮。”

丽华傲慢的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和“佣人”的小孩说话有失她的身份,但看着月娘她们也从二楼下来,纷纷开始在餐桌旁新奇的落座,皱头很快皱到了一起,觉得雾原秋这里有些没规矩,怎么佣人吃饭都上桌了?她在家吃饭都是自己单独吃,周围一圈人站着!

她觉得有必要帮雾原秋管管家,毕竟雾原秋庶民出身,现在虽然有点小钱了,但丝毫没有贵族风范,这将来可能会出大问题。

她摆了摆小扇子,对着餐桌一划拉,趾高气昂道:“你们怎么一点也不懂事,留下两三个人在一旁照料,其余人去厨房吃。”

小花梨呆了,有些怯生生地站了起来,月娘等四只小狐狸马上投来了敌视的视线,而沙太郎本来趴在一边,听到这话也站了起来,望着丽华喉咙里发出了沉闷的闷响。

雾原秋完全无语了,你丫真是得罪人的天才,转眼就成了全民公敌了。

他起身伸手一按,把小花梨又按坐下了,安慰道:“别理她,她脑子是坏的。”

小花梨敬畏地望了丽华一眼,不太敢和她说话了,而月娘等四只小狐狸本来就不鸟丽华是谁,更是丝毫没动,开始用汉语在那里交头接耳,估计在骂丽华是个蠢蛋。

丽华很不服,抗议道:“我脑子根本没坏!一起吃饭,家里就没有上下之分了,我们家从来不这样的,你这样不对!”

雾原秋没好气道:“这是我家,别把你家那一套带过来!”

丽华心虚了一下,但还是坚持道:“但我要照顾你啊,让你这里有家的样子。”

“我说了八百次了,那是美佐在胡说八道,我不用你照顾!”雾原秋昨天就已经向她解释过前因后果了,这会儿耐心不多,严厉道,“这里我说了算,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就要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你要受不了就回自己家,没人求着你过来!”

“哦,那就……一起吃吧。”雾原秋硬了,丽华就软了,觉得雾原秋要高兴和佣人们一起吃饭,那就一起吃好了,毕竟雾原秋本质上是个庶民,贵族生活应该是过不惯的。

前川美咲这会儿从厨房过来了,看着餐桌上气氛有些紧张,一脸不明之色,而雾原秋赶紧做了个手势请她坐下,然后下令道:“好了,吃饭!”

丽华委屈的捧起碗,开始数着米粒吃,心里还是不太服,而饭桌上也没人鸟她,月娘她们就聊怎么布置新房间,发了薪水该买什么,小花梨自己很安静很努力的吃饭,前川美咲倒想缓和一下气氛,只是她说话不方便。

雾原秋扒了一碗饭后,看到丽华那碗饭才舔了舔,她本人也缩在那里一声不吭,不由心软了一点——她本身是没什么坏心眼的,就是成长环境和教育有问题。

他摸起了公筷,给丽华夹了一块烤鱼放在碗里,低声道:“以前都和你说了,要尊重别人,顾及别人的感受,你怎么总是记不住?以后别在我这边说那种话了!”

“哦。”丽华点了点头,看着烤鱼有些嫌弃,但还是勉强吃了,觉得味道倒没想象中那么糟糕,含糊道,“你搬家我还给你准备了些礼物,就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搬过来了,有一部分还没做好……你还要吗?”

“什么礼物?”

“一些日用品。”

雾原秋想了想,觉得以现在双方的关系,乔迁之喜送点礼物乃是情理之中,哪怕贵重些也无所谓,大不了他找机会回礼就行,立刻点头笑道:“你有心了,我先说声谢谢了。”

丽华马上又开心起来,但想了想又好奇问道:“朋友之间不可以互相照顾吗?我要有事,你不会照顾我吗?”

“你要有什么事,我肯定会帮忙的,这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我们是朋友。”雾原秋沉吟着说道,“就是分寸要把握好,那个……关系不同距离也不同,这一点你该懂吧?就像有些话你可以和你父亲说,但不会随便和其他人说。”

丽华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而雾原秋很怀疑她到底能不能听明白,但也就只能说到这里了——像是交往、恋爱这种事,不太适合一个男生向一个女生科普,只希望她自己回去询问,慢慢能懂点事。

早餐很快吃完了,雾原秋抹抹嘴拎上书包就走人,丽华自然跟着他,而前川美咲竟然跟在后面。

雾原秋一边换鞋一边奇怪地问道:“美咲姐,有什么事要私下说吗?”

前川美咲愣了愣,依她从小受到的教育而言,她把自己定位到家庭主妇上去了,而就一般传统来说,雾原秋身为一家之主,她是该送到玄关处并送上一句“路上注意安全”的——以前是两间公寓,她不需要,但现在可是一个屋顶了。

她摇了摇头,用手语道:“没有别的事,只是来送送雾原君。”接着她浅浅鞠躬,“请路上慢行,注意安全。”

雾原秋也呆了呆,突然真有家的感觉了,真能感受到自己是支撑这里的顶梁柱,有了某种奇怪的责任感。

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只是笑着挥了挥身,领着丽华就出门了,而对面早就行动起来了,汽车停在路边,佣人拿着书包,正准备恭送大小姐去上学,阵势相当大。

丽华习以为常,理都不理那些人,只是向雾原秋问道:“你没有车,坐我的吧?”

雾原秋犹豫了一下,他搬家到这里,已经和千岁不顺路了,早上没办法再搭同一班电车,而且以前也没少坐丽华的车,好像用不着太矫情,就是被同校生看到了影响可能不太好——车停到校门口,他和丽华一起下来,搞不好明天就有他俩同居了的传闻,甚至说不定他还能混个“清水高校第一小白脸”之类的外号。

他想来想去,觉得还是不坐比较好,直接摇了摇头:“我搭电车,你自己坐吧!”

丽华不明所以:“为什么有车不坐?坐电车很好玩吗?”

雾原秋也懒得和她解释,挥挥手就往车站去了,倒是丽华的奶妈——一位面容和善的中年妇人一直盯着他看。

本来她出来就是想看看两个人会不会一起上学,少年少女一起去学校在曰本是有特殊意义的,这谁都知道。如果真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就不得不向丽华的老爹报告了,没想到雾原秋完全没那个意思,走得干干脆脆。

丽华也不敢非揪着雾原秋不放,只是闷闷不乐过了马路,向奶妈抱怨道:“为什么他不肯坐车去上学,以前他都坐过的。”

“可能是为了和大小姐保持距离吧!”

“距离?”丽华晃着一头卷毛想了想,惊讶道,“诶,他好像也说过距离这个词,为什么要和我保持距离?”

奶妈叹了口气,斟酌着语言给丽华解释起了关于“高校”交往的一些默认习俗,而丽华却很少关心这些,她以前的世界很简单,上国中时,除了有几个负责拍马屁的女生跟班,谁都瞧不上眼,更没哪个男生敢在久木市惹她这个“久木市公主”,真的很单纯,心理年龄起码要比同龄人小两三岁,现在突然听到这些,有种听奇幻故事的感觉。

她听了一会儿,倒是瞬间懂了——原来交往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天天在一起玩,将来还可以结婚,一辈子在一起玩!

那问题就来了,我喜欢雾原吗?

我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玩吗?

…………

雾原秋晃晃悠悠,独自一人坐电车到了校,没了早上和“量子中间态女友”在车上说说笑笑,突然觉得有些空虚,而到了鞋柜那里,先探头瞧了瞧一班那一排,发现千岁正在那里换鞋呢,连忙打了个招呼:“早!”

千岁拿小脚丫子挑着室内鞋,回头见是他,马上也摆了摆手里的小皮鞋:“早,阿齁。”接着她就注意到雾原秋是孤身一人了,忍不住又问道,“你是自己来的?洋娃娃呢?”

“我坐电车来的,她有私家车应该更快的……她还没来吗?”

“没看到她。”千岁才不管丽华到没到,那家伙死在半路上她都不心疼,只是发现雾原秋竟然没搭丽华的便车,坚持自己来上学,心里有些莫名地开心,“我还以为你们会一起到校。”

雾原秋马上道:“怎么会,我坐电车习惯了。”

千岁放好了小皮鞋,又跟着雾原秋去换鞋,哼哼道:“其实你们现在是邻居,你搭她的车上学更省时省力,没必要顾及我……别人的目光。”

只是单纯搭朋友的车上学,只要说明白了,她其实也不会太在意,她也算是个讲道理的女孩子,没那么小气,但雾原秋坚决道:“必须顾及!”

千岁心里莫名其妙更加开心了,偷眼看了看前后,发现没人,便轻轻拉了拉雾原秋的手,算是谢谢他能体谅她的心情——这阿齁,有时真的很不错,有种说不出的好,该奖励奖励他!

当然,就这一次,下次还是要他主动!

这还是千岁第一次主动拉雾原秋的手,小手冰凉滑腻,搞得他也有点心跳加速——没办法,孤零零村村民就是这么惨的,恋爱绝缘体,初恋体验有时真的太过刺激!

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开玩笑道:“你刚才换鞋有没有摸脚丫子……”

千岁能听出他在开玩笑,也没松开他的手,反而伸了穿了红头白身室内鞋的小脚给他看,哼哼道:“摸了也没关系,我的脚也是香香的,比你的大爪子干净!”

雾原秋还真看了两眼,黑色的过膝袜显得千岁的小腿纤细而笔直,而她的脚也真不大,也就他巴掌大小,这会儿挺直了,小巧玲珑,看着真有点想让人伸手好好摸摸的冲动了——混蛋,突然感觉自己有往变态方向发展的趋势!

冷静,你是个正经人,雾原,不能成为变态!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