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华要是天天过来,雾原秋八成觉得她真是有够烦的,不愧是个麻烦精,但她出乎意料地老实了下来,雾原秋又开始念起了她的好——远香近臭,不外如此。

他望着隔壁灯火反省了一会儿,觉得以后要改变一下对丽华的态度,毕竟这大小姐现在也算他重要的翅膀,没了她,他扑腾得肯定没这么顺畅。

或许,明天早上该请她过来吃早饭缓和一下关系?

但……现在这样似乎也挺好的,保持距离又不是在害她。

他在那里琢磨了一会儿,没想明白,随即将这事扔到了脑后,以后对丽华客气三分就行了,暂时好像没必要多事。

他现在真把丽华当成可靠的朋友看待了,那态度肯定要改变,但更亲密就算了,朋友间也是要有距离的。

于是日子继续这么往下过,润姿屋开业后情况极好,预约已经排到了两个月以后,前川美咲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看起来竟然比以前还忙,但她也不觉得累,雾原秋并不小气,眼看这事做成了,直接分割了一定量的股份给她,让她当了三老板,她这也算是在为自己的事业打拼——为自己以及家人拼命,这和被资本家压榨可是两码事,前者的积极主动性非常高,就没有吃不了的苦。

小花梨很懂事,虽然妈妈陪她少了,但她也不在意,快乐地上着幼稚园,还交了一些小豆丁朋友,看起来已经和正常的四岁小孩子没多大区别。

月娘她们则努力赚钱中,随着接触的人越来越多,她们也越来越像正常的人类少女,现在她们只要不露出毛茸茸的大尾巴,没谁会怀疑她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而远征大阪竞马场的“深水乌贼”也没白费了雾原秋投入的那么多资源,很快传来了勇夺1600万円级列表赛的好消息,以四战四胜,两岁半的小马身份,拿到了参加国际三级赛事的资格,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其实加上它待在壶中界的时间,它严格说起来已经是三岁的成年马了,不过从普通人的视角来看,它确实还不算成熟期的赛马。

这也让它的潜力看起来更加大了,让竞马业高端媒体都注意到了它。

它获奖的照片登上了新一周的《赛马周刊》,直接占了两页,这家伙叼着一根胡萝卜用两根后腿人立而起,展示着浑身健壮的肌肉,猛一瞧,非常狂拽叼酷炫,个性十足,倒是立马收获了大批粉丝,进入了大众视野。

谷口绪奈美站在它身边,穿着一身骑装,小巧玲珑,英姿飒爽,笑颜如花,也吸引了不少观众的目光。女骑师还是很少见的,能成功打入中央竞马列表赛组的女骑师就更罕见了,已经有人开始用“骑术之花”称呼她。

市力川也很兴奋,虽然打进三级赛事对大多数马场来说都不罕见,但“深水乌贼”是全胜晋级,势头不是一般的猛,明显潜力极大,还处在锐意进取的阶段,必然可以成为黄金马场长期收入的可靠保障——只要三级赛能拿到一个冠军,“深水乌贼”就有成为种马的资格,可以一路配种配到十六岁甚至二十岁,而以它展现出来的素质,哪怕慢慢碰运气,早晚也能碰出来一个三级赛冠军。

甚至现在就有马场已经开始联系了,默认“深水乌贼”拥有三级赛冠军的身份,开始向黄金马场询问报价,想靠“深水乌贼”配出一匹完全属于自己的“乌贼系”小马,不过都被市力川委婉拒绝了——三级赛冠军只是当种马的合格线,配一次种没几个钱,不如再看看“深水乌贼”能走到哪一步,万一冲上一级赛并夺魁,那时就可以漫天要价,随便狮子大张口了。

到时把“深水乌贼”往马厩里一塞,它在里面“嘿嘿嘿”,外面点钞机“哗哗哗”,岂不美哉?

说真的,要论赚钱,人类的风俗店弱爆了,牛郎什么的更别提,真正能印钞的,还是要看马郎!

大量的钞票如水一般涌入雾原秋的口袋,害他的账户都被冻结了三天——曰本的反洗钱中心以为有人在借他这个学生的储蓄帐号洗钱,曰本银行业对洗钱非常敏感,毕竟这个国家奇葩事太多,黑帮合法,灰色甚至黑色资金太多,乃至正常的资金有时转两圈都不用缴税了,这哪个政府也忍不了,所以超过500万円的资金流动都会被监控,一但次数太频繁了,被判为异常资金流,自动就会被锁定相关账户。

好在他的收入都是合法的,有黄金马场和前川美咲(润姿屋是在她名下)出具证明,没几天这些钱他就可以随意动用。

他短时间内至少不用为钱再发愁了,哪怕挥霍一下都可以,买辆豪车、包个二奶都足够支撑,但他大部分钱都没动,就累积在账户上,以备将来开发壶中界使用——现在还不行,实力不够,如小儿持金于闹市,万一被大妖怪盯上就不妙了。

壶中界内还是继续小打小闹,依靠黄太公及狐村慢慢向着远处倒卖商品,少量换取天材地宝和壶中界特产比较好。

学校这边更是风平浪静,出不了什么大事,就是考了一次试后,他的排名略有下降。

学习这种事糊弄不了人的,哪怕他是回炉重造,但不给学习分配时间,成绩怎么也保持不住——要不是现在他天赋大幅改善,记忆力极好,搞不好考试成绩早就全面崩盘了。

监督教师松村唯恨铁不成钢,将他捉去了职员室,苦口婆心劝导他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现在打工再努力,交往再甜蜜,回头考不上名校,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根本靠不住的。

她还给雾原秋详细说明了一下曰本现在的社会情况,讲明白了没有一个好学历,像是雾原秋这种“孤儿”身份,基本不可能有出头的机会,一辈子八成要沉沦下流——少年人不能贪一时之欢娱,要为一生考虑,考试成绩也许决定不了你的最高成就,但能保证你的人生下限,让你再惨也不至于流落街头。

她身为老师,真的挺尽心尽力的,估计是看雾原秋是“孤儿”,家里没人能和他说这些话,所以格外关照一下,而且要不是管不到一班,她甚至还想和佐藤千岁聊聊,严重怀疑雾原秋和佐藤千岁这对少年少女热恋过了头,已经在拿人生开玩笑。

顺便一提,千岁这次考试成绩也大幅下滑,排名掉得比雾原秋还严重,就是一班的监督教师没找她谈心罢了。

雾原秋也没什么好说的,他这人初始天赋一般,普普通通,最多能说一声平庸之材,但他有个优点,就是能分清好歹——松村唯虽然表情严肃,恨得牙痒痒,气得也厉害,有些话不太好听,不过她说的话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有些道理的,不是真心为了他好,她何必自找这些麻烦?

这位女老师至少能说一声尽职尽责,哪怕就是定义成本性善良都没什么问题,而面对这种人,他生不起气来,只能唯唯诺诺,低头认错。

先混着吧,了不起下次考试前突击复习一下好了。

他被老师抓着猛K,考了倒数第一的丽华屁事没有,更没像以前一样,整天想当他的跟屁虫——她给千岁当跟屁虫去了,一直和千岁在忙着装修社团本部,很笨拙的和千岁套着近乎,打探她的喜好。

千岁觉察出来了,但没往心里去,卷毛丽华本来就整天不太着调,相处了这么久,大家默认她干什么蠢事都不稀奇,再说她为人也单纯,千岁不觉得她能有什么坏心眼,大概……就是想搞好关系?

她不关心丽华在想什么,就专心打造社团,而这没什么难的,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没过一周就把武研社本部打造成了一个安乐窝,西式的休息室以及一间小小的道场,还各自配备了相关器具——从烤箱到微波炉,从电视到电脑,从护具到杠铃都有,豪华得不要不要的,不是雾原秋掏钱买的,就是丽华伸手问老爹要的,让附近几个社团看得眼睛都冒血了。

大家都是高中生,为什么你们可以过得这么舒服?

尤其是看雾原秋的眼神格外不对,暗恋三知代的人不少,毕竟她颜值真的很高,一头黑长直也显得她像个和风大小姐,隐形爱慕者一抓一大把,就是她性格礼貌而冷淡,一般人凑不到她边上,而千岁作为可爱系的猫眼少女,又会装样子,人缘极好,也颇受有心人的瞩目。

丽华人缘不行,但一头卷毛走到哪都是百分百的回头率,又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整天将豪车怼在校门口,时不时就有管家来给她送东西,对某些人群同样很有吸引力。

结果这三个人都挤在一个社团了,全是雾原秋的部员,那他不招人恨谁还能招人恨?而更要命的是,这社团还不招收新成员,这小子明显是想吃独食!

也就是私立清水高校校纪严明,学风很正,不然他九成九会被人约到体育馆后面去——揍不揍得了他另说,但肯定有人想揍他。

一时之间,雾原秋在同级生中口碑大降,不少人隐隐看他就不顺眼,不过雾原秋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他,都没发现,只是高兴以后终于不用坐在天台地板上吃饭了,吃完饭都可以坐在沙发上很悠闲地喝喝茶,甚至还能顺便看看电视电影。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要是没有二次魔潮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随时能斩掉他那“认真又腼腆的狗头”,他八成已经躺倒开始享受人生,至少要谋划着度过一个青春又热血的高校生涯。

要是魔潮彻底不会来就好了,要是上次只是个意外,其实两个世界之间的缝隙已经自然弥合,自己只是在白担忧真的是最好了。

要是这样,他真的别无所求!

小富即安嘛,要是能安安稳稳过日子,他的性格其实不太爱冒险,咸鱼成分更浓一些。

…………

平平淡淡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近二十天,雾原秋在社团休息室中抿了一口草药茶,觉得味道还是有些古怪,沉吟道:“苦倒是不太苦了,但还是不好喝,再想想办法。”

千岁正在那里摆弄茶壶——英国骨瓷精品,专供下午茶使用,丽华从家里拿来的,依千岁判断,这套茶具有点年头了,应该是收藏级别的古董,要出手的话,起码能卖五六十万円的样子。

类似的用具还有好多,幸亏这是学校,还是有名的私立学校,学生素质和安保都不错,不然堆了这一屋子的高档电器、古董,仅防盗就能让她脑壳裂开。

她最近也闲着无事,雾原秋现在不用她过多指导了,她就开始研究雾原秋带回来的一系列好东西,准备改良一下,其中药草茶的口味问题就在研究目录中,只是暂时没取得多大进展——这是南平子隐隐提醒过她的,说雾原秋既然有配药方面的才能,现在还年轻,是可以随意一些,小打小闹无所谓,但将来总是要走向正轨的,要争取能做大做强,在这方面造就一番事业。

比如开发成系列产品,直接推向社会,真正形成一个产业,别困在一个小小的美容沙龙里憋憋屈屈,那太小家子气了。

至于资本好说,无论是佐藤家还是南家,她都可以打包票,保证全力支持雾原秋。

千岁深以为然,在征得雾原秋同意后,就开始着手这方面的事务,毕竟她也得为自己的阿齁考虑嘛,将来两个人结了婚,有了孩子,自家是该有份靠谱的家业的,只靠打打杀杀可不行。

她记下了雾原秋的品尝意见,考虑再添点什么东西能让草药茶好喝起来,接着转头望了望门口,奇怪道:“小代和犬金院怎么还没来?”

雾原秋放下了茶杯,伸了个懒腰,随口道:“可能有什么事耽误了吧,她俩本来就磨磨蹭蹭的。”

千岁也就只能等了,但随手掏出了一份学生会文件递给了“雾原部长”,说道:“对了,阿齁,学生会要求学园祭所有社团都要参加,我们也要组织活动,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你看着处理吧!”雾原秋摆了摆手,他这个部长就是个摆设,不管事的,不如让千岁去管,反正她人缘好,朋友多,总能糊弄过去的——有事女朋友干嘛,等有大事自己也出面也不迟。

“小代好像有一场空手道表演赛,不行那就算咱们社团的活动好了。”千岁也就是和雾原秋说一声,反正她本来也是想糊弄过去的,但她命令不了三知代,还是要通过雾原秋。

“准了!”

雾原秋不在意,歪倒在了沙发上,感觉很舒服。兜里有钱,太平无事,女友可爱,朋友靠谱,人生这样就很完美,这么过一百年他都没意见。

幸福啊,但太幸福了,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二十多天一晃眼就没了?

他忍不住感叹道,“这么快就要学园祭了吗?感觉昨天班里还在吵要干什么!”

“就这周五了,周五晚上前夜祭,第二天正式开始。”

“前夜祭?”雾原秋真没参加过这种活动,不过听说挺热闹的,立刻翻身坐了起来,望着千岁,有些期待地问道,“你要参加吗?”

千岁斜了他一眼,哼哼了两声,没答这问题。

她当然要参加,和阿齁约会嘛,不过要等雾原秋这蠢蛋多问一次,她才会勉强答应——这可是她第一次和男生参加前夜祭,有纪念意义的!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