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曰本,前夜祭通常是指某项活动的纪念活动,有时也是正式活动前的预热和动员大会——学园祭要开始了,大家要努力啊!

周五放学后,学生会立马在操场入口立起了白底黑字的牌子,上书“私立清水高校77回学园祭纪念”,并且派出人员在操场中间搭建三座“井”字型的篝火架,等天黑就点上三把火,照亮整个操场。

这些全是学生自己动手,仅有少量老师在旁指导并监督,免得引发火灾或是有学生把自己烤了。

料理精研社、家政部等会做料理的社团也行动起来,在操场一侧开始熬咖喱煮米饭,要为懒得回家的学生提供晚餐。

不少校内情侣也蠢蠢欲动起来,今天晚上校门不关门,风纪部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哪怕你和另一半公然牵着手在校园里欣赏月色,也不会有人跑来纠正校风。

雾原秋就挺蠢蠢欲动的,不过这会儿也是学园祭最后准备的关头,七班除了少量被学生会、所属社团抽调的学生,所有人都没走,全在那里重新布置教室,搬运东西,为第二天开业做好准备——七班经过近三周的吵吵后,决定开茶餐厅,不但可以坐在教室内吃吃喝喝,还提供外卖服务,只要在校园内拔打电话就会有人送货上门。

所有人都挺自觉的,在那里兴致勃勃的忙活,雾原秋虽然是班里的隐形人,但也不太好自绝于人民,自己当先带头逃跑,怎么也要糊弄一阵子——如果不出意外,他还要在这班里待两年半呢,基本人际关系还是要保持住,绝对不能成了异类分子。

就连丽华都没走,皱着眉头在那里挥着小扇子发牢骚,就是没人鸟她罢了——她不干苦力活,也不会,但对这种活动蛮有兴趣的,不过想当总指挥却又没人听她的,只能在一边生气发牢骚。

雾原秋也不管她,就随大流帮着搬东西,他有在码头当过搬运工的经验,力气又大,和一群男生很快把学生家长们自愿借用的锅碗瓢盆搬进了教室,而女生们已经开始装饰教室,甚至把前后门的门板都拆了下来,等着男生运走找个地方暂存。

公理公道的说,雾原秋觉得这种活动对学生是有益的,锻炼组织能力,提升团队协作力,提高动手能力,也算为学生将来踏入社会做一个初步预演,真挺不错的。

不过他也知道为什么学生会要组织前夜祭了,原来是为了让学生们安心在学校完成最后的活动准备,顺便管管饭。

全是套路啊,也不知道这是惯例还是某个人想出来的馊主意。

他在教室里忙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准备的差不多了——早就开始准备了,只是还要上课,教室被占着,只能等到今晚完成最后的工作,而他看分配给他的工作干完了,一部分人已经开始在那里笑闹闲聊之后,顺着后门就偷偷溜了。

丽华还在用手压式充气鼓给气球充气呢,布置教室需要,班长专门抓了几个女生干这个,眼看丽华在那里晃来晃去无所事事,就把她也编进充气组了。

她不想干,但又有点怕明天活动班里不让她参加,正在那里郁闷呢,突然听到一个女生说道:“雾原同学是去找一班的佐藤同学了吧?”

另一名女生笑道:“拿着外套呢,看样子是要去。”

“咳!”一个胖胖的女生用手肘捅了捅她,示意她别笑了,而那名女生赶紧住了嘴,往旁边一瞧,发现同样在充气球的保健委员原尚江正望着后门呆呆出神。

原尚江身为保健委员,雾原秋又整天“发烧、肚子痛”,她免不了要和雾原秋打交道,对雾原秋颇有点好感,就是雾原秋似乎没发现,平时进了教室倒头就睡,直接让原尚江的初心动胎死腹中。

班里的女生大多都清楚,还鼓动她主动向雾原秋表白过,就是后来佐藤千岁占了先机,公然和雾原秋在学校里出双入对,基本确定了双方正交往的身份,把原尚江又给憋死了——按高校潜规则,女生是不能随便抢夺交往对象的,只要敢这么干,虽然现在没有以前剃刀组那么暴力,动不动就把人往马桶里按,但还是会让人评价大降,成为所有女生非议的对象。

青春少女的忧愁,最难过的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同时,还一个矮个子女生在听到佐藤千岁的名字后也低下了头,可能多少也对雾原秋有点好感,只是被人捷足先登了,现在同样只能憋屈着——雾原秋吞了“阴魔丸”后,天赋气质都有一定提升,对十六岁的小女生还是颇有点杀伤力的,有一阵子鞋柜里经常收到情书,后来和千岁整日混在一起了,这种情况才渐渐消失。

丽华和班里的女生凑不到一起去,她刚来时态度太恶劣,整天用鼻孔看人,早就被排斥了,不了解这些内情,瞧着这帮女生不是挤眉弄眼就是突然不说话了,晃着一头卷毛不明所以,但她很快发现有几道视线落到了自己身上,同样颇有同情之意——她也是对雾原秋有好感的嫌疑人之一,毕竟她在班里只和雾原秋说话,经常还跟在雾原秋屁股后面。

丽华更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傲慢一抬小下巴:“喂,你们看我做什么?”

这会儿有共同的敌人——一班的佐藤千岁,这帮女生倒是对丽华有了些好脸色,在表示同情之意,原本是融入团体的一个好机会,但她晃着一头卷毛,抬着下巴,一副很看不起人的样子,立刻就让这帮女生倒了胃口。

这久木市来的大小姐也够混蛋的,没必要多同情她!

目光收回了,也没有女生想回答她的话,接着在那里有一下没一下压着手鼓充气,又聊起了别的,就当看不见丽华这卷毛。

丽华委屈的扁了扁嘴,心里很不痛快,忍不住也望了一下后门——雾原秋早跑没影了,连门都没了,她什么也没看到。

她想雾原秋专门陪着她玩,不想他去找佐藤千岁,但雾原秋眼里又没她,现在把她扔在这里,问都不问一声,她很生气,还很委屈!

但,她“跟踪”佐藤千岁快一个月了,到现在也没摸清她喜欢什么——这世上不可能有钱买不到的东西,虽然直接给钱不行,但她要准备一份佐藤千岁拒绝不了的东西,把雾原秋交换过来,花再多的钱也再所不惜!

她要让以后雾原秋事事以她为先,就围着她转,专职陪她玩!

…………

雾原秋根本没发现班里竟然有人注意他偷跑了,他一直觉得自己在班里隐形的挺成功的,即不显山,又不露水,就是普通高校一年级男生,不该引起注意才对。

不过就算引起注意他也不在乎。

至于丽华,这他真没多想,就他想来,这卷毛洋娃娃受不了会自己回家的,他不用管也管不着,毕竟只是朋友,谁去约会还会把朋友带在身边?

嫌没有灯泡照明吗?

学校走廊里这会也很混乱,不少人在张贴手绘的宣传海报,还有人在试穿玩偶服,一派兵荒马乱,雾原秋贴着边跑到了一班,在后门向里面张望了一下,发现这里和七班一样,同样在重新布置并装饰教室,而千岁正负责指挥一群女生干活,可没他那么轻闲。

现在要不要叫她出来呢?

雾原秋正琢磨着,被一班一个女生发现了,立刻扳着千岁的肩膀让她转了圈,接着一群女生就在那里嘻嘻哈哈起来。

再然后,千岁就被剥夺了劳动的权利,直接被女生们从圈子里挤了出来,还有人在背后推她,示意这里用不到她了,赶紧去陪“男朋友”。

千岁的小脸成了樱花色,白里透着一股子粉红劲儿,慢悠悠很不情愿地走到了后门那里——要是走快了,她八成要被笑一年,所以要慢慢走,很不情愿地走。

她花了二十多秒才“恋恋不舍”地走到了后门,小声道:“不是说电话联系吗?你怎么直接跑到我们班来了……”

“我没事了就先过来看看……你忙完了吗?要是没忙完,我就再等一会儿。”雾原秋看了看一班教室内,发现好多女生都在笑着窥探这边,不过一片善意,看样子爱乌及乌,对千岁的“男朋友”态度都不错。

千岁连头都不敢回,红着小脸从他身边钻了过去,低声道:“我忙完了……那个,快走吧!”

“好,那咱们先离开。”

雾原秋说着话,跟着千岁就往楼梯走,而走远了,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和朋友,千岁就没那么害羞了,好奇问道:“你们班这么快就准备完了?”

“没,我先走了,我在班里又不管事,有我没我都一样,再说我至少也搬了三人份的东西了。”

“你们班是要开茶餐厅吧?详细是怎么规划的,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千岁还是很好奇,而雾原秋义正言辞道:“抱歉,我不能泄露班内机密!”

每个年级各班都有一定竞争关系,小集体主义意味很浓,坚决要压倒别的班,除了某些必须报备学生会的内容,详细规划都是保密的,生怕被别的班模仿抄袭了。

“切!”千岁不满地说了一声,她只是好奇,又不会去模仿七班的活动,不过她也能听出雾原秋是在开玩笑,只是“切”了一声就算完了,接着道,“谁稀罕抄你们班的活动,要是你问我,我肯定会直接告诉你,大家直球决胜负!”

顿了顿,她又坚定道,“我们一定会赢的!”

“那就算你赢了好了。”雾原秋才不在乎谁赢谁输,他就是混在里面打酱油的。再说了,他这个人胜负欲本来就不强,无所谓的输赢他从来不争,笑道,“肚子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饭?”

“好啊!”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虽然离天黑还有段时间,但吃饭也算到时候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一起去了操场,今天学生会管饭,半卖半送,连成本怕是都收不回来,就是菜色单一了点,仅提供咖喱套餐——一帮学生凑在一起想打败正经的料理店或食堂还是极有难度的,不太可能,这样就算不错了。

咖喱套餐不稀罕,属于曰本魔改了的印度料理,属于家常料理范畴,几乎所有人都经常吃,但现在情况不同,你还要看在哪里吃——在学校操场吃,这可就稀罕了,可能明年就换料理了,这辈子极有可能就这一次,这会儿已经有大批学生前来凑热闹。

雾原秋身为准男友,让千岁在一边等着,挤进去就买了两份套餐,然后就带着千岁去了看台,两个人一起坐在水泥台阶上吃。

千岁还是老样子,打开一次性便当盒后,先拿着勺子一顿乱扒拉,把牛肉粒捡出一些放到雾原秋盒子里,又不吃亏的挖走了他几块土豆、蔬菜。

这是猪拱式分餐法,千岁特别喜欢来这一套,雾原秋也习惯了,甚至觉得这样挺好——有种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

“咖喱味道马马虎虎。”千岁搅合完了,伸着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勺子,神态颇为满意,“咱们学校家政系的社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味道确实还行。”雾原秋已经开吃了,反正就随便填一下肚子呗,都不求吃饱——回家前川美咲肯定还给他留了饭的,他可以再吃一顿。

两个人坐在台阶上就这么一边说话一边吃饭,说话多吃得慢,而随着天渐渐黑下来,大量完成了准备工作,肚子饿了的学生也开始往操场聚集,学生会干部一声令下,点燃了三堆篝火,代表着前夜祭正式开始。

接着又有人把太鼓运上了典礼台,“咚咚咚”就敲了起来,马上就有人开始围着篝火跳起了集体舞,和非洲食人族开派对也差不了多少。

反正怎么热闹怎么来,无论是学园祭还是前夜祭,说白了就是学生的一次狂欢。

操场上一片欢声笑语,跳舞的人大排长龙,“嗨嗨”声响彻天际,而雾原秋和千岁倒没进去掺合的意思,他们都不是特别喜欢参加集体活动的人。

他们就坐在台阶上对着操场上指指点点,说说笑笑,而火光跳跃间,千岁小脸上忽明忽暗,笑意盈盈,看起来颇为可爱。

雾原秋左右瞧了瞧,确定这次周围绝对没人,是表白的好时机——这次不会绝对不会突然再冒出一个人来搞破坏了,而两个人相处了这么久,互相又喜欢,也该把关系明确下来,不然好多事不好继续往下进行。

他伸手轻轻牵住了千岁的小手,千岁则似无所觉,而他又示意千岁往天上看,天上一轮明月正圆。

他干咳一声说道:“今天月色真……”

”月色真美”是表白专用词,意思是“我喜欢你”,但他只是说了半句,没再说下去——月亮在变化,慢慢鲜红中,透着一股不吉之意。

一瞬间,令他莫名毛骨悚然!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