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今晚月色真美”这种委婉又略有诗意的表白方式,佐藤千岁是能听的懂的,毕竟身为一名正常JK,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表白花样多少都听说过,平时没少听朋友们聊这个——雾原秋终于进行第三次表白了,她心里很高兴,微微有些害羞和小幸福。

她甚至都没去看月亮,低着头握着小拳头只等雾原秋说完“今晚月色真美”这句话,便小声答一句“死了也无所谓”,意思是“我也一样喜欢你”,都没想着再保持什么少女的矜持,以免夜长梦多,猪又走了。

关系总确定不下来,拖拖拉拉的,她也有些受不了了!

但她万万没想到雾原秋这次又卡住了,略等了等见后面没了动静,不由奇怪的抬头望向了他——要是雾原秋敢在这种事上开玩笑捉弄人,她就要真生气了!

表白是能拿来开玩笑的事吗?

而她偷眼一瞧之下,发现雾原秋仰头望着天空,面色严肃紧张,但似乎又夹杂着如释重负和坦然,显得颇为怪异。

她不由也望向了月亮,也发现月亮在变化了,原本皎洁的圆月正蒙上一层血红色,如同正沁出鲜血,而原本阴影处则暗红得令人发指,就像大片污血正缓缓蠕动。

这景色难得一见,还隐隐让人心中发毛,本能就觉得不妙,她不由一样看痴了,愣愣望了许久之后,才喃喃道:“阿齁,月亮……怎么变红了?今……今天是有月全食吗?”

月亮隔着地球近四十万公里,被人泼了鲜血那当然不可能,这只能说是一种天文奇观,是一种视觉现象——大气层动荡,把紫、蓝、绿、黄等光都吸收了,只把红光反射到了月亮上,便造成月相如同沁了血一般的“血月”奇观。

有时月全食之前,月相也会这样的,全出现不完全的血月奇观,而在古时候,只要出现血月奇观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月若变色,必有灾殃,青为饥而忧,赤为争与兵,黑为水,人病且死。

现在血色弥漫,红里透黑,黑里透红,赤黑全占,估计争、病、死齐了——放在古时代的华夏,这会儿八成全国震动,人心惶惶。

千岁喃喃说完后,没听到雾原秋回答,困惑地掏出了手机想查查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发现网速竟然很卡,似乎电磁波也在受到干扰,花了好几分钟才连上了天文台的网页,简单一瞧,更困惑了:“今天没有月全食啊,下次札幌能观测到的月全食在明年四月,怎么月亮突然这样了?”

顿了顿,她又歪头望了望雾原秋,见他还在望着血月出神,赶紧拉了拉他,“阿齁,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发呆?”

雾原秋回过神来了,笑着握了握她的手,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

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出现血月——大概就是某种大气光线折射原理吧,这种事让科学家去研究好了,他搞不清也不打算搞清,但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灵气在暴动,在搅动气流,让整个天地都在颤抖,像在示警,又像在忍痛呻吟。

那只要清楚这一点就够了,现在这情况,应该是二次魔潮终于来了,魔物再次降临到这个几乎毫无防备的世界。

在开始那一瞬间,他同样寒毛倒竖,心中惶恐,有些不知所措,但惶恐掠过后,反倒有了一种奇怪的轻松感——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了,情况已经不可能再糟糕,那至少今晚自己能睡个好觉,不必再担心什么。

是的,该来的终归是来了,担忧已经成了事实,那现在再害怕再犹疑已经毫无意义,也就只有坦然面对一个选择。

无论魔物也好,自己也好,大家用实力说话吧,而自己为这一天,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准备。

捏着鼻子铲马粪、请美咲帮忙开美容沙龙,使劲赚钱,换取资源,刻苦修炼,招募打手,努力提升实力,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虽然只是刚刚有点积累,魔物们便又来了,自己实力可能还是稍差了一些,也不知道能不能应付得了,但仍然没什么好畏惧的,最多就是拼命而已。

人活在世上,总有这样那样的倒霉事,那遇上了就是遇上了,怕没有必要,直面一切就行!

免不了……要大战一场了!

雾原秋表情镇定又坦然,千岁望望他,再望望血月,再望望他,还是一头雾水,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她最后望着雾原秋明亮又锐利的双眼,微微咬牙显得有些坚毅的面容,突然觉得雾原秋不是平常那个阿齁了,虽然脸还是那张脸,还是有点小帅气,气质也依旧出色,但还是隐隐有了些变化——她不太乎雾原秋长得如何,她爸就长得像只狗熊,她更注重一个人的内在品质。

以前的雾原秋是善良的,温和的,甚至有些笨拙的可爱,而现在的雾原秋却像块石头,像面坚盾,像一个可以信赖乃至依赖的人。

她有点喜欢。

她也不追问是什么情况了,直接伸出了小手紧紧握住了雾原秋的大手,认真说道:“阿齁,虽然我不清楚怎么了,但……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

“谢谢,我会……照顾好你。”雾原秋也认真答了一句。

他干不了什么大事,天生性格就不合适,小富即安,没能大魄力大野心,但真到了灾难临头,他会也必须履行男性的责任和义务,挺身而出,当仁不让,努力保证身边人的安全,不会让他们受到一丝伤害。

除非他先死。

两个人执手相握了片刻,有点心灵相通的感觉,都明白情况无论多糟糕,对方都会和自己站在一起共渡难关,不过时间不等人,雾原秋掏出了手机,歉意一笑:“我先打几个电话。”

千岁乖巧点头,挽了挽耳侧的发丝,突然发现起风了,原本这几天天气该很好的,不然学园祭也不会按排到这个时间段,但现在无缘无故就是起风了。

操场上欢笑跳长龙舞的高校生们也发现血月奇观了,许多人都在好奇仰望,还有些人在用手机拍照,不过气氛还是很好,互相之间仍然在说说笑笑,没人当什么大事,甚至还有人打出了响亮的口哨声。

但这反而让千岁心中的不安更加放大了——她虽然天赋不好,体质差劲,身体漏得像个筛子,但长久食用灵米,身体内多多少少还是积累了一定量的灵气,让她在这种时刻感受远远比常人更敏感。

也就雾原秋还握着她的一只手,不然她八成也开始害怕起来。

雾原秋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前夜祭上了,第一个电话先给三知代打了过去,直接问道:“你在哪里?”

三知代这会儿也在庭院中仰望血月。

她虽然同样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但她对灵气的敏锐度超过千岁十倍不止,心中的不安也远远胜过千岁——千岁顶多隐隐觉得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了,三知代却很清楚情况相当糟糕!

甚至三知代甚至隐隐都能感知到某种意志在赋予她某种责任,但这种感觉玄之又玄,言语难以说清。

她没把手机放在耳边,只是拿在手里,秀眉微颦,面色清冷,配上一头如同爆布般的黑长直,让她显得精致、冷酷又坚毅,轻声问道:“我在家,需要我赶过去吗?”

“周围有什么情况吗?”

“没有,我附近没有有威胁的人。”

三知代没开功放,雾原秋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显得很模糊,但她耳朵一直在抖动,能听清——从心头生警,到院子里看到血月那一刻,她已经在全力保持警惕了,她就是为战斗而生的人,唯一遗憾就是生错了性别,造成了先天有些不足,身体素质上限差了些,不过在雾原秋的帮助下已经弥补了不少。

雾原秋这边三知代的话同样很模糊,不过知道她那边还没事就行了——他不是害怕到要叫三知代来壮胆,是现在情况不明,优先要保证自己人的安全。

他直接道:“提高警惕,保持联络,要是需要你,我会给你打电话,你要马上赶到我身边。”

“我会的。”三知代一听这话就知道自己的“卖身契”生效了,雾原秋要她开始履行“打手”的责任,对这一点她不会质疑,会好好遵守约定。

雾原秋没再废话,结束了通话后又给月娘打了过去,不过是容娘接的电话,而这边他就不用多客气了,大概问了问情况,发现她们和前川母女已经回了家,便让她们锁死门窗,保持好警惕,万一发生危险,不必顾忌家里的瓶瓶罐罐硬拼,扛着前川母女先逃命就行。

这边吩咐完了,他想了想又一个电话给美佐打了过去,还没等说话呢,那边美佐先开始嘻嘻哈哈了:“哦,这不是阿秋吗?难得难得,终于舍得主动给你最可爱的妹妹打电话了?”

要换了平时,雾原秋早一句“狗屁”扔过去了,但这会儿没心情,直接道:“和修女嬷嬷去安全屋,有事马上给我电话。”

美佐倒是挺机灵的,一听他语气马上认真起来,立刻开始奔回修道院,同时问道:“阿秋,出什么事了,有危险?”

修道院是毛子修的,用的大石头,非常坚固,就是这么多年下来了,门窗稀烂,雾原秋当时借了钱帮修道院重新加固了门窗,弄了间小小的安全屋出来,现在就到用的时候了——美佐和长泽修女未必会这么倒霉,出点事就被魔物吃了,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现在情况不明,还是先藏起来比较好。

“有可能有危险,总之保证安全,看好修女。万一镇上要是乱了,别让她去管闲事,这和平时醉汉闹事、码头斗殴不一样。”

“我哪管得了她啊!”美佐本能就顶了一句嘴,但终归早熟,明白事理,立刻又保证道,“我会抱住她大腿的,保证她哪里都去不了,但将来你要承认是你让我这么干的。”

“保持联络。”雾原秋现在没空和她逗嘴,直接把电话挂了。

很好,该通知到的人都通知到了,不会被魔物袭击个措不及防,不过才这么点人吗?来了两年半多了,原来真出了事,我打三个电话就能通知完所有人?

等等,是不是漏了一个?

他马上又拔通了丽华的电话,命令道:“马上到操场的东看台来,跑步过来。”

丽华闷闷不乐道:“我不在学校了,我要回家,我不去!”

她充完了气球,雾原秋又约会去了,没人陪她玩,她在校园里闲逛了一会儿,越想越委屈,招来司机就准备回家发脾气,没想到刚坐上车没走多远,雾原秋倒是一个电话打来了——这个坏人,你约完会就想起我了吗?

我可是犬金院家的继承人,天生的贵族,和你们这些庶民不一样的,可不是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

她在赌气,但这是赌气的时候吗?雾原秋相信整个札幌最安全的地方就该是他身边,三知代不需要人照顾,雾岛太远他鞭长未及,四只小狐狸战斗力也有一些,据屋而守,或打或逃都可,就丽华这卷毛基本算是孤身一人,身边没多少可靠的保障——他有保护丽华安全的责任,当初答应过黑木健介的。

这种时候也不是客气的时候了,雾原秋毫不犹豫道:“不来也得来,马上到我身边来,快点!”

丽华打了个激灵,晃着一头卷毛有些不忿——你又凶我!

但……

她吸了吸鼻子,觉得身子酥麻酥麻的,不由自主就冲司机叫道:“回去,快回学校去!”

司机莫名其妙,但这位大小姐日常脑抽筋的,有什么命令都不奇怪,赶紧四处瞧着哪里能调头。

电话那头雾原秋也彻底放心了,感觉至少自己熟识的人都出不了大事,安全都有了基本保障,再次抬头望着血月。

好了,现在就等进一步消息了,也不知道这次会是什么魔物,会有多大规模。

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

<第二卷完>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