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过后,异种魔物铺天盖地,凭空出现在世界各处,转眼之间全世界生灵涂炭,尽皆成为血食,惨不忍睹……

这是雾原秋最糟糕的猜测,好在这一切看起来并没有发生,“世界裂痕”好像仍然不够大,不足以支撑大量魔物通过。

这是个好消息,但魔物确实来了。

据新闻报道,血月过后,大量异常情况出现在了世界上不少地方。

曰本全国数个区域都出现了“怪物食人事件”,其中关西西部、九州北部是重灾区,关东、北海道、四国(南海道)少量出现;

周边国家亦受到了波及,华夏南部沿海地区、东南亚各国及美国东部地区都有零星出现。

此外奇怪的疫病被发现,短短一夜之间,以上所有地区皆有人无故体衰乃至昏迷,而且患病人数正慢慢增多,至天亮时,仅曰本已经统计到三十余例。

其他奇怪的现象还有一大堆,应该有未知魔物“偷渡”了过来——有山民目睹到体型庞大的怪物出现,但转眼那怪物就消失了,附近暂时也没有传出有人遇害的消息。

甚至还有人声称,在血月之夜看到了“飞碟”和“火星人”,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真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第一次出现魔物时,北海道是重灾区,但第二次魔踪显现,北海道基本成了看客,至少札幌暂时没有受到影响,不过当地居民还是产生了一定混乱,毕竟上次“怪物食人事件”才过去不到三个月,记忆犹新,倒是各路专家猛然兴奋起来,再次出马,开始猜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曰本政府也再次躺枪,全世界的目光瞬间就集中了过来——你们肯定在研究生化武器吧?是不是又搞出了事情自己解决不了,准备让全世界给你们擦屁股?

先和你们说清楚,这次的事可不是鞠两个躬就能完事儿的!

曰本可以预料的会在外交方面受到极大压力,毕竟这次曰本的美国爸爸也出事了,搞不好要干爹震怒,但这些不关雾原秋的事,他管曰本政府去死,只是在那里边看特别新闻边在地图上画圈圈。

他想通过魔物出现的区域,判断出“世界裂痕”出现在哪个地方,虽然现在对怎么堵上这个“洞”还没有头绪,但起码也该先找到地方,就是圈圈画了不少,头绪却是没有——“世界裂痕”极有可能在空中,而且很像是在时开时合,这次以及上一次,只是短时间打开了一次又慢慢闭合了,且该“裂痕”并不随着地球自转移动,不然不太可能把魔物散落了这么大的面积。

至于连续两次都散落在了曰本,只能说曰本有够倒霉的,并不是曰本有什么特殊。

他在那里凝神思考,而武研会的豪华休息室内,千岁、三知代和丽华也在一起看电视新闻,上面还有警情通告——北海道道警上次吃了大亏,死伤惨重,被全曰本同行看了个大笑话,但这次表现极好,黑木健介抽调格斗好手组建的快速反应小队,当晚接到消息便出发,今天一早就把怪物击毙了一只,而北海道民众也有了点经验,没上次那么恐惧,当夜某个社区就在巡番治安警的指挥下,合力打死了一只。

伤亡当然是有的,但怎么也比让“怪物”杀了人后逃之夭夭强百倍,起码没给怪物留下成长的时间。

北海道这边看样子是闹不出什么大乱子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千岁擦着火铳,这是她的收藏品,完全合法,但她修理了一下,更换了一些零部件,现在装上铅弹和火药还能用——她为自己准备的防身及战斗支援武器,早上装在剑袋里就背到了学校,毕竟当时新闻没出来,具体情况不清楚,他们在全力备战。

三知代身边也难得放了一个剑袋,看样子里面是开了刃的真家伙,不再是打架斗殴用的甩棍,但她就把剑袋放在自己右手边,静静闭目养神。

丽华则晃着一头卷毛,盯着电视瞧瞧,又瞧瞧雾原秋、三知代和千岁,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昨晚被雾原秋硬揪了回来,结果无事发生,雾原秋最后又把她送回了家,而今早更是和她一起到的学校——千岁是和三知代一起来的,她看见了,这明显都是雾原秋安排的,不准战斗力较弱的人落单。

她真的很困惑,但现在看了新闻,总算没蠢到家,多少明白昨晚雾原秋为什么要紧张了,见室内寂静,忍不住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在害怕那些杀人犯吗?”

没人答话。

她等了一会儿,不满道:“你们怎么了?你们是真在害怕吗?不行我让黑木叔叔派几个警察过来吧,我爸爸每年都缴好多税,警察该优先保护我的,你们可以在我身边!”

还是没人答话。

丽华委屈了,觉得自己被轻视了,鼓起了包子脸,晃着一头卷毛不高兴地站起来就往门口走,威胁道:“你们再不说话,我就要走了!”

依旧没人答话,而外面隐隐能传来嬉闹声,私立清水高校第七十七回学园祭正在举行中,哪怕全国震动,但杀人犯又没出现在这个校园里,大部分学生只会议论,暂时还没担心到连狂欢也不参加。

丽华气鼓鼓走到了门口,握了门把手等了一会儿,偷眼往后瞧了瞧,发现千岁在认真擦火铳,三知代好像睡着了,雾原秋还在看地图,竟然没人哀求她不要走,更气了,一拉门真出去了——这帮庶民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从昨晚开始就怪怪的,几个杀人犯有什么可怕的,一个电话就能叫警察收拾了他们。

庶民就是庶民,一点小事就紧张!

她真赌气跑出去闲逛了,雾原秋也没拦她,托现代媒体发达的福,仅过了一夜,现在出事的区域已经基本确定了,札幌不在范围内,在学校里是安全的,这卷毛洋娃娃在学校里乱跑无所谓——昨晚白紧张了,但不算亏,起码自己老窝没事。

他心里琢磨着,又换了几个台,发现没有进一步的报道,掏出了手机给美佐发消息——行了,警报解除,不用每隔一小时就报一次平安,挖你的土豆去吧!

美佐也从新闻上大概了解到了具体情况,不过没想到雾原秋是预知到“灾难”会发生,只当他在札幌消息更加灵通,也清楚他是一片好心,担心她和修女嬷嬷出事,但她被雾原秋吓得一夜三惊,这会也是十分不满,在LINE上抗议,要雾原秋补偿她。

雾原秋顺手就把她拖进了黑名单,想了想不对,又把她拖了出来,任由她在那里叫,暂时就当看不到。

千岁看他终于忙完了,不再皱眉沉思,不靠谱的家伙也滚蛋了,起身就去锁死了门,而三知代也终于睁开了眼,轻声问道:“雾原同学,你现在该给我解释了吧,那些……怪物是从哪里来的?”

雾原秋沉默了一会儿,心里揣摩这情况是不是该交代一部分实话——情况好像也不是太糟糕啊,自己这边暂时用不着拼命,那是不是可以再拖一段时间呢?

但这世界上没人是傻瓜的……卷毛丽华这种家伙除外,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而信任从来都是相互的。

你不信任别人,什么事都瞒着,怎么能让别人信任你?

而且三知代并不好糊弄,也早晚要和她并肩御敌、同生共死,她的信任本身就十分可贵——谁想当糊涂鬼呢?她搞不清情况,遇事也很难作出决断吧!

雾原秋思来想去,也去沙发那儿坐下了,直接道:“说了你可能不信……”

三知代打断了他的话,直直望着他:“你说,我就信!”

“好吧!”雾原秋摇了摇头,慢慢开始解析“神话故事”,也就是他从狐村黄太公那里得到的信息,外加他的一连串猜测——上古时期,这方天地出现了裂痕,魔物侵袭,天地自生灵气对抗之类的。

他一口气说了大半个小时,最后无奈道:“现在魔物又来了,这是第二次……应该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规模还会越来越大,除非有人能把两片天地之间的‘洞’补上,但这暂时指望不上。”

千岁听愣了,忍不住伸手轻轻抚摸周围的空气,难以置信道:“魔物?灵气?灵气就在我身边?”

雾原秋点了点头:“无处不在,而且浓度在快速提高,三知代同学应该也能觉察到——这片天地不欢迎那些魔物,这种现象有些像是对那些魔物的应激反应。”

千岁马上望向了三知代,惊讶道:“你早就发现了?”

三知代都没看千岁,淡淡道:“你没发现吗?我还以为你也早发现了……好吧,这怪我,我该知道我们从小就不一样的。”

“你!”千岁愣了愣,瞬间就怒了,脑袋一低,瞳孔都幽暗起来,“你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有什么可得意的?”

“我就算运气不好,现在也会是这种情况——阿鹤,我比你更用心,更努力,更能吃苦头,你要学会承认别人比你强,这样才可以学习他,打败他!”

佐藤千岁更不服气了,“要不是我从小身体不好,我……”

雾原秋连忙摆手打断了这对“塑料姐妹”的内讧,无奈道:“现在不是争辩这些的时候吧?”

千岁闭嘴了,同时微微垂下了眼睑,开始感受无处不在灵气,坚决不能让三知代专美于前——她从不认为她比三知代差多少,就像三知代一直瞧不起她一样。

三知代也没继续追击千岁,同样垂下了眼睑,把右手搭到了剑袋上,轻声向雾原秋说道:“雾原同学,我相信你的话,这些都是很合理的解释,但我还有一个疑问,既然是远古之事,灵气早已断绝多年,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顿了顿,她觉得没表达清楚,又补了一句,“你一直表现得很不正常,身上有太多常人难以理解的地方,或者我该问一句——你是人类吗?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从小缺爱,性格冷清,礼貌只是表面的,其实疑心病甚大——她一直没放弃调查雾原秋,知道他来历不明,身受重伤突然就出现在了雾川江畔,随后被雾岛市特殊养护院接收,然后竟然还自闭了,以前的事全不记得。

这已经很古怪了,他身体素质又强悍过头,又能弄到许多富含灵气的食材,身边还有四名力气远超常人的奇怪少女,又清楚远古秘闻,这么看看……

这家伙哪里像人?

更像他刚才所提到过的妖怪吧!

雾原秋直接愣住了,不知道三知代怎么想的——这时候该关注的是魔物吧?你惦记我做什么?竟然还怀疑我不是人?

你是脑袋有坑吧?

但他马上警惕起来,发现三知代借着和千岁争辩的那几句,已经调整好了身形,打开了剑袋的锁扣,现在身体似紧非紧,似松非松,这姿势正适合使用“右居合”——右手前送剑袋,顺势抖出打刀,凭空捉住刀柄就能发起一记横斩,正适合双方就座时偷袭所用。

这是居合道里的一招,古时谈判大家都把刀放在右侧,以免有人很方便地左手按卡簧右手拔刀直接砍人,但这一招偏偏可以用右手快速出刀,无需左手配合,能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很难防备。

千岁以前闲聊时给雾原秋科普过,而这也让雾原秋更加无奈了——换了千岁想到了,八成也会问,但绝对不会准备好握住刀柄才问!

信任度还是成问题啊!

不过也不能全怪她,看样子她疑心好久了,此时终于忍不住了!

但他理解归理解,却不吃这一套。他其身甚正,自信可以直视这世上任何人的双眼,不在乎别人怀不怀疑,连调整身形防备都没有,探身就问道:“我就算是妖怪,那又怎么样?我害过谁吗?你现在是准备和我动手吗?”

他不会在三知代面前多解释什么,至少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解释,那太软弱了,只会被三知代所轻视,但千岁却听愣,望着他吃惊道:“阿齁,你是……你是妖怪?”

我原来是在和妖怪谈恋爱吗?

雾原秋愣了愣,保持不住强硬的姿态了,连忙道:“我不是!”

“你真不是吗?”千岁也开始起疑心了,小脸上全是狐疑——小代这么一说,再细想想,这阿齁身上奇怪的地方好多,身世奇怪,那些珠子,那些食材,知道的还这么多……他好像确实是有点问题!

不过她脸上的狐疑之色很快就消失了,雾原秋就算是妖怪又怎么样,就算是妖怪,也还是她的……那个什么!

都表白三次了,虽然一次也没成功,但……

她马上红着小脸安慰道:“阿齁,你不要紧张,你就是妖怪也没关系,我……我不会嫌弃……那个,没事的,没事的,小代一向不会说话,经常惹人生气,你不要在意这些,你是什么都没关系,我……你……我还是愿意做你的……”

世界真奇妙,没想到世上真有妖魔鬼怪啊,而且我还成了妖怪的女朋友——这不是少女漫画里才会发生的事吗?

太奇妙了!

雾原秋觉得有点要心梗了,心脏好疼,也不知道好好说着魔物的来历,怎么自己突然就能变成了妖怪!

他气道:“我是人!”

千岁倒对这话题很感兴趣,觉得自己三观再次被刷新了,明知道问了不太好但还是忍不住追问道:“是完全的人类吗?那个,阿齁……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你的……我觉得我有资格知道你是不是100%血统的人类。”

我也不是半妖,我是纯种的人类!

雾原秋一听就知道她也想歪了,真想这么大叫一声,但这实在太过无厘头了,他叫不出口。他拒绝再聊这个话题,直接转向了罪魁祸首,望着三知代就问道:“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现在的敌人是魔物!我有什么目的?我有目的就是让大家好好都活下去!”

三知代这会儿已经和没事人一样了,剑袋也重新扣了起来,捧着茶杯在喝茶,轻声道:“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怀疑你,雾原同学,请继续往下说吧!”

她刚才只是长久疑心的爆发,但雾原秋态度强硬,拒绝解释,她也能分清轻重,不太想和他正面硬刚——雾原秋是什么鬼东西都无所谓,爱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她只是当“打手”,又不是准备嫁给他当妻子。

这问题让千岁头疼去吧,她虽然怀疑雾原秋,但也不信他有什么坏心,主要是雾原秋的天赋摆在那里,一身正气,就算是妖怪也该是只好妖怪。

雾原秋也拿她没太好办法,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好气道:“下面没有了,这就是现在的情况,魔物杀过来了,我们不但要应付现在,还要考虑将来!”

“但这不是你全部的秘密吧?”

“其余的是我个人隐私,我不想告诉你!”雾原秋强硬了一句后,又软了些,对千岁说道,“那些将来再说,和现在的事没有直接关系。”

千岁点了点头,表示没意见——原来阿齁的秘密就是他的身世,难怪他以前怎么也不肯说,但现在一切都能解释得通了。

完全可以理解,那他至少是个半妖,以前真没想到这一点,就是不知道他的原形是什么!

他看起来性格挺温和的,应该是狸猫血统吧?也不知道他妈妈是狸猫还是他爸爸是狸猫。

我的男友原来是狸猫的孩子……

他们正经事没聊几句,为了雾原秋的“种族”问题倒是吵吵起来了,正准备言归正传,继续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办,冷不丁门被砸响了,丽华在外面焦急道:“庶民,不对,雾原,我爸爸出事了,怎么办……”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