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辆一路急行,于傍晚时分终于赶到了目的地所在的滋贺县西郡,而据雾原秋沿途观察,发现社会秩序倒还保持得不错,至少暂时路上还没挤满逃难的人群——高速路上车辆不少,大多在开往北海道方向,估计有些比较敏锐的人是开始逃往安全区域,但普通公路上车辆不多,不时还能看到警车缓缓驶过,在用扩音喇叭安抚民众,看样子大部分人都躲在家里。

总体而言,人类就算被魔物打了个措手不及,暂时也还应付得来,不会出现连锁崩盘现象。

雾原秋放心了,不再关注这些,继续随着车辆往西郡入云市赶去。这是一个人口只有七千多的小市,而其隶属的?本村离一级公路较近,去入云市市区反而要顺着路再往前开一阵子。

千岁瞧着GPS地图,向雾原秋问道:“要不要先去市区休整一下?”

雾原秋想了想,直接道:“不必了,我们直接去?本村。”

他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年纪也不大,就算进了市区,除了休息也得不到什么帮助,不如直奔目的地——入云市叫做市,但其实就是个镇,七千多人口,警察肯定不会过百,而且大部分是交番的治安警,战斗力堪忧,想想就指望不上。

现在市区没什么大的骚乱,只是这帮人运气够好,这会儿八成正拼命向上级救援,看看县警总部能不能派人来清剿入云市周边的魔物。

雾原秋决定了,千岁也没什么意见,直接通知司机一声,车辆便拐了个弯,又顺着一条简易公路向东南开了起来。

雾原秋伸了个懒腰,坐了一天车身体不太舒服,转而又向千岁问道:“有什么新消息吗?现在情况怎么样?”

千岁一直在搜集情报,闻声道:“越来越糟糕了,只是下午,网络上又曝出了上百起袭击事件,听说京都一座百货大楼内还发生了大规模交火,民众和警察都伤亡惨重。”

“凶手击毙了吗?”

“击毙了。”千岁随手滑了滑手机,给雾原秋看新闻及其配图,配图中是一只身长两米多,全身呈现青紫色,长得像人又像狗的生物,不过照片来自监控画面,看起来很模糊,“就是这只,被京都府的府警击毙在了大楼内,现在网上都在热议这件事,很多人在说是外星人入侵。”

雾原秋看着照片,仔细评估着这种生物的战斗力——它也是够倒霉的,降落地点不好,掉到大城市里了,八成在初期杀伤了一些平民和治安警后,立马被特警队伍开始围攻,想逃没逃得了,最后被自动火力打了个稀烂。

和远古时代相比,现代人类可没那么好欺负了。

三知代也仔细瞧着将来自己有可能面对的对手,顺便瞧了几眼相关新闻,眉头轻皱,若有所思道:“这就是我们的对手?”

她觉得有点棘手,她虽然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但那仅限于单挑,要是换了她和这魔物异位相处,她不觉得能做得比这魔物更好——这魔物被大量自动步枪围攻,前后身中几十枪,手雷、震撼弹、闪光弹之类挨了无数,狙击手居高临下追着它打,它还杀伤了三十多名平民,十多名各类警员,至少生命力是够顽强的。

千岁摇了摇头,又滑了滑手机,播放了一段几十秒的视频:“我们未必会遇到这种,现在怪物类型很多,这是有人拍到的……”

画面中是一只如同巨型蜈蚣一样的怪物,体长至少有四五米,正蜿蜒往山林里爬行,身侧肢脚如同镰刀,上面还有血迹斑斑,而据目击者说,这东西吃了两头牛——相对于人类来说,它似乎更喜欢体型更大的动物。

千岁手指轻滑,一张张她截取的网页图片滑过,上面都是些“奇行种”,怪物的样子千奇百怪,大多都伴有伤人事件——现在地球上就人类多,特别是曰本,大多地方都有人,这些怪物从天而降,逮住什么都想吃,结果人类就倒了血霉。

三知代看了一会儿,低声道:“真像百鬼夜行,原来神话竟然是真的……”

曰本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神话时期,各种千奇百怪的妖魔鬼怪还让她觉得古人的想象力真是丰富,但现在瞧瞧,也未必是单纯的想象,极有可能是有原型的。

雾原秋这会儿也看得头皮发麻,但摇头道:“百鬼夜行未必指的是魔物,有可能是魔物被赶走后,人妖混居时期的事。”

“好吧,也有可能是妖怪。”三知代默默点头,没有反驳的意思——雾原秋就是古代妖怪的遗种吧?对这种事情知道的肯定更清楚!

提起妖怪,千岁的脸色也有点古怪起来,目光情不自禁斜视了雾原秋的屁股一下,想看看他有没有露出尾巴——她对雾原秋的血统问题真的很好奇,虽然那无所谓,但真的很想知道!

自己男朋友到底是什么动物呢?这换了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想知道吧!

雾原秋注意到了千岁的目光,知道她又想歪了,但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他是有尾巴,但尾巴长在前面,和妖怪没关系!

他现在更关心?本村里发生了什么事,里面是什么样的魔物,但没有消息,只能他们亲自去探查——希望魔物不要太厉害,犬金院真嗣还活着!

丽华在一边听着,对他们的话听不太懂,只是她现在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也无心追问。

这一白天下来,情况超乎她的想象,乱七八糟的怪物往外冒,远远不是出了几个杀人犯那么简单,让她对自己老爹的安危越来越担心,心里害怕得厉害。

她就那一个亲人了,要是没了……

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

大约半个小时后,车辆停了下来,再往前就要进入?本村的范围了。

雾原秋当先下了车,千岁和丽华跟在后面,三知代背着剑袋垫后,四人一起爬上了一座土丘,仅留司机在下面看着车——这司机也兼职丽华的保镖,性格有些憨厚,开了一白天的车,还没太搞明白具体情况,只是知道BOSS失去联络了,自己这些人来找他。

当然,丽华也对他开出了重赏,只要成功找到她老爹,立马给出相当于他十年薪水的奖金,要是不幸遇难,将来他的妻子女儿犬金院家养了,终身领他的薪水。

雾原秋趴在土丘上,拿着望远镜望向了村内。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村子,周围有大片丘陵草场和稀疏的树林,看样子主要是以畜牧业为主,耕地不多,但村子挺现代化的,道路修得不错,屋房也挺新的,还配有一个小小的工厂,有一定肉制品和奶制品加工能力,大概是托了滋贺县是个工业县的福,不必只卖原材料。

而人口方面,这村子不起眼,网上没相关资料,但从房屋数量上来说,应该有近百户三四百人的样子。

“看那里,九点钟方向。”千岁同样在用望远镜观察,有了发现,直接提醒了雾原秋一声。

雾原秋顺着她的指点瞧了过去,发现一幢房屋的墙上溅有大片血迹,现在已经发黑发干,起码也超过六个小时了,而他又找了找,周围没有找到尸体。

肉眼看不到什么,人类多半都藏了起来——如果还没死光的话,应该是藏起来了,而魔物也观察不到,同样不知道藏在哪里。

他闭上眼,凝神片刻,开始感知周围的灵气状况,发现村内灵气震荡得十分厉害,波动很大,而有几个点的灵气可以称得上正在翻涌。

他默默数了数,大概有五个点,那至少有五只魔物在村内,但之前据山崎优提到的消息说,一支警察小队从逃出者口中确认,村子里魔物的数量比警察小队的人数还多,那这帮魔物大概率是群居的——五个点,每个点有多只?

而且这五个点基本都在村子周边,看起来像是把村子包围起来了,这是把村里还躲起来的人当成了牲畜圈着,准备一点一点吃完?

“有脚步声,有人在摸上来。”三知代耳朵很好用,虽然同样在用望远镜瞧着村内,但耳朵抖了抖,立刻将头转向了山丘一侧,那里有一些零散的树木。

这打手真是物超所值,雾原秋在心里给她点了个赞,马上感知了山丘一侧的灵气波动,直接道:“大概率不是魔物。”

三知代轻轻点头,对千岁和丽华道:“你们回车里去。”

“不,我要跟……”丽华不服三知代,也担心老爹,但刚说了半句,被千岁揪着衣领就把后半句给勒没了。

千岁拖着她离开,同时小声对雾原秋说道:“注意步话机,随时联络。”

雾原秋点了点头,起身就向着山丘一侧迎去。三知代也不和他一起,开始拉远和他的距离,随后爬上了一棵树,转眼就消失在初夏茂盛的绿叶中——是魔物的可能性不大,但现在情况不明,主动权要握在自己手中,必须做到能谈能打,雾原秋正面堵住,她藏在暗中随时准备偷袭。

极意神道流严格说起来不是剑道流派,不培养剑士,反倒是对暴徒、刺客的养成更有心得,三知代放在战国时代肯定比忍者好用——正面冲突可以硬刚,搏杀能力相当强悍,暗中潜入、放火、刺杀、下毒更是样样精通,八成一个人就能把一座小城折腾到没脾气。

而且她还是个黑长直,颜值超高,起码能混个“战国美姬”之类的称号,这就更难得了。

用点粮食就换了这么一个打手,厉害又养眼,真的很划算!

雾原秋这么想着,慢步走到了山丘一侧,而一棵大树后马上响起了一个紧张的声音:“站住,不许动。”

雾原秋没停,继续往树走,同时已经在全力戒备,灵力运转间组成了一层“屏障”,同时叫道:“我是人类,没有恶意。”

“那就站住,把手放到头上!”树后的人犹豫了一下,也看清他的模样了,觉得他不像是坏人,更不像是怪物,直接从树后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便衣,但手里拿着一把南部左轮,脸上的神情还是很警惕。

雾原秋停住了步子,和对方保持五六米的距离,眼睛盯着对方的枪械,问道:“你是警察?”

“对!”那便衣中年男子拿出了警员手帐,抖开给雾原秋看了一眼,同时命令道,“马上离开,现在这里是警方封锁区域。”

雾原秋眼睛很好用,盯着手帐一瞧便看清了他的名字——山田光,职务是巡查长。

他直接问道:“山田桑,警方只派了你们两个人来封锁这里?”

山田光没搞清雾原秋是怎么发现他们是两个人的——他的搭档藏在另一边的一块大石头后面,根本没露面,他们是发现车辆驶来,才赶过来瞧一眼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倒是把枪口垂了下去,直接挥手道:“警方自有安排,现在我命令你马上离开,不然我就要以妨害公务罪拘捕你。”

“原来真只有你们两个人……警方的安排,就是坐视里面数百人沦为怪物的食物吗?”雾原秋也不客气,同时对这情况表示难以理解。

山田光脸色难看起来,之前县警总部是派了几名刑警下来,但发现事情不对头马上就溜了,现在城市里更需要人手,而临走前安排他和搭档在这里监视,随时汇报情况,那他除了坐视根本也没别的办法——两把小左轮能干什么,进去送死吗?

村子里有猎枪,火力比他们还猛,现在还不是死伤惨重!

但身为警察,哪怕曰本警察都管自己叫“社员”,把警察组织称作“公司”,其实和按时领薪水的社畜没多大区别,但这种话也实在无法说出口。

他没接这话,强忍着气说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现在马上离开!”

雾原秋摇了摇头,有点体会出华夏和曰本之间的巨大区别了,大概这就是体制的不同吧!

当然,曰本警察怎么样这不关他的事,他能照顾好身边人就不错了。他只是认真道:“我要进去寻人,你们打算怎么做我管不着,但请回去吧,不要干涉我的事。”

山田光脸色更难看了,厉声道:“混蛋,你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这里不是你逞英雄的地方,现在马上滚回去,别逼我真把你铐起来!”

“你铐不了我。”雾原秋轻轻说了一句,示意他往旁边看,而那边三知代正拖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石头后面出来,还颇有兴致地把玩着一把南部左轮。

山田光马上重新举起了左轮,三知代却和没看到一样,甚至都没兴趣用手里的“人质”当盾牌,反而随手将那年轻人丢在了地上——就是没食用灵米,身体素质没有极大增强前,她都不会多在乎一把只配打兔子的南部左轮,现在就更别提了。

山田光前后都有“敌人”,刚侧身枪口指向了三知代,雾原秋无声无息一个大滑步就到了他身前,简直像是闪现过来的,而山田光大惊失色,刚准备把枪口再对准雾原秋,只觉一股无法抵抗的巨大拉扯而来,手里的南部手轮已经被夺走。

雾原秋也开始好奇地研究这把警察专用配枪,嘴里问道:“村里是什么情况,山田桑,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村里……”山田光也发现眼前这对少男少女好像不太对了,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倒老实交代了,“村里昨天夜里遭到了袭击,驻役所向市警署求援,听说伤亡了不少人。早上我们赶到时,找到了几名逃出来的村民,说里面有一些黑色的怪物,数量至少十几只,十分凶残,用猎枪都杀不死,一直在四处吃人,然后县警的人向上请示后又回去了,只叫我们两个在这里监视……白天村里骚动过八九次,有惨叫声传出来,但没再有人往外逃。”

“详细说说怪物。”

“这个……我们也没得到多少情报,只知道很强壮,外表好像有甲壳,是黑色的,靠利爪伤人。”

“有什么特别的能力吗?”

“不清楚。”山田光快四十岁的人了,说着说着面露惭愧之色。他只是一个累积年资升到巡查长的普通警员,实在也做不了太多。

雾原秋大失所望,他是来救人的不假,但真不想一头扎进敌人堆里,还是想先搞到一定情报的,结果基本算是什么也没弄到——黑色,甲壳,利爪,这算哪门子情报,他眼又没瞎,这些一看就能知道。

三知代走了过来,直接将南部左轮丢给了山田光,淡淡道:“他们没用,我们直接进去!”

雾原秋也把枪扔还给了山田光,要是有把AK74倒还行,小左轮他留着也没用,而且警察丢失配枪是重罪,降级都是轻的,他也无心难为这可怜的警察——他看起来真有点可怜,虽然丝毫没有职业道德。

他掏出了步话机,开始联系千岁——手机这里没信号了,直接道:“我们要进去了,小山上安全,你上来帮我们看着点……”

他话音未落,村子里远远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就是人的叫喊声和濒死的痛呼声,十分凄厉。

三知代马上爬上树用望远镜眺望了一下村子:“有幢屋房受到了袭击,我们要尽快了!”

“那就走!”

雾原秋转身就朝着村子奔去,双拳紧握,面色严肃,而三知代轻巧落地,乌发飞扬间,背着剑袋就紧紧跟在他身后。

山田光犹豫了一下,一跺脚,握着手枪就追在了后面。

算了,忍了一天了,死就死吧!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