笠井结里拖着妹妹笠井绘在后院狂奔,慌不择路,一路撞翻了无数晾晒中的腌菜,而不远处的房屋里已经没了太大的动静,但跑着跑着,她忽觉手中一滑,身后的妹妹笠井绘痛呼一声,被簸箕绊倒在地。

她也差点没止住前倾之势一头栽倒在地,勉强稳住了身形,赶紧回过头来想把妹妹拉扯起来,但扯了一把却没扯动。

笠井绘眼中噙满了泪水,鼻音浓重道:“姐姐,我……我起不来了。”

“不行,快起来继续跑。”

“我脚好疼,用不上力。”

“用不上力也要继续跑。”笠井结里用力将妹妹扯了起来,半扶半拖着她往围墙那儿继续逃。

笠井绘强忍着没有呼痛,但脚崴了实在走不快,忍不住轻叫道:“姐姐,你自己逃吧,别管我了。”

“别说这种话!”笠井结里将妹妹硬是弄到了院墙边,又蹲下身子,想让她踩在自己肩上,“快,快上去!快啊!”

笠井结里连续催了几声,发现妹妹呆愣愣看着自己身后,没有半点动作,连忙回身一瞧,只见一只黑色的怪物已经追出了后门,正远远盯着她们——怪物体态修长健美,头壳、胸腹以及关节处都包有厚厚的甲壳,而没有甲壳处,筋肉扭曲纠结,如同枯树盘根。

这怪物要是站直了,起码得有两米多,但此时处在爬行状态,身前两把带血骨刃拄地,肩高也就一米四五左右,但仍然让人望之生畏。

笠井结里只是看了它一眼,顿时四脚发寒,手软脚软,直想跪地等死,就像身体里有某种远古记忆爆发,让她相信任何反抗都是徒劳,还不如死个干脆。

不过她颤了两颤,看了一眼已经软倒在地的妹妹,还是从地上胡乱摸起了一根木棍,抖着身子准备最后一搏,嘴里颤声道:“阿绘,起来,你先走!”

“我们跑不掉了,姐姐。”笠井绘喃喃道,就靠墙坐在地上,小脸苍白,已经是等死之态。

随着她的话,黑色怪物慢慢逼近,神态十分谨慎,而笠井结里拿着棍子对着它,知道这只是怪物的表象,这种怪物只要确定可以一击毙命,立刻就会毫不犹豫地发起攻击,速度快到肉眼根本看不清,之前她已经看到太多人就那么突然被杀害,然后就被……

撕成碎块吞下。

她颤着身子晃着棍子,眼见怪物似乎作势欲扑,突然心中一动,连忙像手持猎枪一样端起了棍子,嘴里颤声大叫道:“呯!”

怪物身子一抖,立刻将两把骨刃护在了身前,果然再次谨慎起来。

笠井结里见过有人用猎枪射击过这些怪物,让这些怪物吃了一点小亏,而这些怪物似乎很怕受伤,或者是不想受没必要的伤,当时竟然立刻撤退了,转而去袭击那些没有猎枪的人——她希望眼前这只也吃过猎枪的苦头,同时也够蠢,那自己装成有枪的样子,也许可以吓跑它。

这几乎是她唯一能拯救自己和妹妹的方法了!

但眼前这只怪物虽然好像是挨过子弹,可惜不够蠢,在被笠井结里吓了一次后,竟然激起了它的凶性,立刻张开大嘴,露出了一口细密牙齿,再次作势欲扑,似乎希望对手因恐惧完全放弃抵抗,好让它尽可能安全地把食物吃进嘴里。

“呯!呯!”笠井结里嘴里徒劳地叫喊着,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手抖得也越来越厉害,终于坚持不住了,大叫道,“阿绘,快跑!快跑啊!”

“跑不掉了,姐姐。”笠井绘瘫在地上,身子抖成一团,也只有哭的力气了,“没人能救我们……”

她话还没说完,怪物终于确定眼前这食物没有多少威胁性了,瞬间猛扑了过来,而同一时间,她身旁的院墙猛然破了个大洞,溅起了满天砖石,一道黑影直冲了进来。

笠井绘被掀翻出去,笠井结里也被飞溅的砖石打倒在地,而恍惚了一瞬间,她爬起来就搂住了妹妹,这才定睛瞧向后院内——短短一瞬间,后院已经大变样了,两道肉眼难以看清的黑影纠缠在一起,翻翻滚滚,将后院的腌菜、簸箕掀得满天乱飞。

有新怪物?

怪物之间要抢食?

笠井结里搂着妹妹瘫软在那里,彻底弄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这一天一夜,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

雾原秋是在千岁的指引下冲进村子里的,千岁位于村外高处,发现了这间民房后院内有幸存者受到了袭击,而雾原秋几乎没多考虑,立刻决定快速潜行接近,突然发起偷袭,先瞧瞧魔物战斗力水准。

千岁没反对,只是不停帮他微调方向并通报实时情况,接着他就如同野猪冲栏,撞破院墙就对魔物痛下杀手,力求速战速决。

魔物反应也很敏锐,突然遭受袭击竟然本能就用骨刃斩向了他的胸腹,但雾原秋有心算无心,同时也非昔日吴下阿蒙,仅凭本能战斗的对手,除非身体素质全面压倒他,他应付起来已经游刃有余——他一记压受,以三分力胜十分力,瞬间按下了魔物的攻击,强行让它暴露出身体胸腹,随即拳头就打到了魔物的躯干上。

他是第一次见这种魔物,一时也搞不清这魔物的弱点在哪里,就专挑有甲壳的地方打——包着甲壳就是重点防护,那重点防护的地方,八成该是弱点没错。

之前他已经完成了“筑根”阶段,现在处在“强身”状态,灵气一直以来自动向他汇集,不断强化着他的身躯,每天都让他的身体素质有微弱提升,而现在和这种魔物正面接触,他发现自己在速度、反应上略占上风,力量方面更是完全占优,一时之间魔物竟然被他打得没了脾气——比当初三知代暴揍他还简单,他这段时间的苦练完全没有白废。

同时他体内的“灵力种子”也开始加速吸附周围的灵气,随着他连续不断的拳击、肘打和膝撞,将灵力打入魔物体内,让魔物加倍痛苦起来。

魔物非常想摆脱雾原秋的纠缠,但雾原秋持续不断的攻击非常有技巧性,不断袭入魔物的弱侧方,持续破坏魔物的重心,让它难以发力、难以摆脱,甚至连转身都难以做到——这来自千岁的小竹竿教育以及长期和三知代对练的结果。

同时也是人类花了上千年时间,无数人积年累月研究,汇集了无数才智之士灵光一闪才得到的格斗智慧。

严格来说,非常有科学性,非常有效率。

只是短短十余秒间,魔物胸腹、头部以及肩部的甲壳就开始崩裂,体态完全失控,灵气入侵更是令它忍不住发出了凄厉的惨嚎,如同之前被它攻击的人类,而雾原秋却越战越猛,脸上的肌肉都紧绷成了一条一条,抓住一瞬即逝的机会,在手刀上汇聚成了灵力薄刃,顺着破裂的甲壳就插进了魔物的身体。

魔物伤口处瞬间崩出了大片黑色腥臭液体,甚至灵气如同可以点燃这些黑血,产生了不少黑色烟雾。

这种魔物似乎不喜欢正面死斗,一直想摆脱雾原秋追击的意思很明确,但这会儿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刻,凶性也完全激发,张开满是细碎利齿的大口,细长尖锐的舌头直插雾原秋的面部。

雾原秋没想到它舌头还能攻击,有点出乎意料,赶紧矮身躲避,同时手上加了把劲,将它肩胸部的伤口切割撕裂得更大,但魔物背后下方的甲壳突然裂开,一根像是“尾巴”一样的骨链刃猛然又扎向了他的脑袋。

他重心已经偏移,无法再做大幅度的躲避动作,只能紧急一偏头,险之又险地避过这突然一击,不过骨链刃还是割破了他的眉角,而甲壳魔物也终于借此机会摆脱了他连续不断的打击,开始惨嚎着后退。

这次惨嚎更像是在召集同伴,但它只是惨嚎了一半声音就消失了。

三知代无声无息出现在了它背后,黑色的校服裙角飘飘,一把三尺打刀从魔物背后打开的甲壳处直插了进去,而且她脚步没停,借着窜出的劲头,向一侧猛划,让黑血飞溅之余,同时极意神道流的流水剑术全力施展,如同一棵狂风中的柳树,身形急速摇摆,以腰腹之力带动手臂,瞬间打刀又如同流水般依次划过了魔物的左腰、右后肘、右后肩,然后才弹身侧飞,远远避开魔物有可能的垂死反击——她弹飞出去了,三道刀伤的黑血才猛然喷了出来。

魔物背后受袭,立刻回身斩击,但骨刃斩了个空,接着身形便是一僵,开始缓缓跪倒在地——雾原秋从侧面将手插入了它的胸膛,把它心脏掏出来了。

大概是心脏吧,反正是揪出了一个黑血淋漓的肉团,不是心脏也是某个重要器官。

…………

说起来慢,打起来快,从雾原秋冲破墙壁到三知代背刺成功,再到甲壳魔物缓缓跪倒,只过了区区三十几秒的时间便胜负已分,生死已决。

笠井结里呆呆看着手里握着“心脏”,眉侧才缓缓开始渗血的雾原秋,一时恍若梦幻。

这一天一夜,她看到过十余名熟识的人被这种怪物捕食,无论是以力气著称的邻居大叔,还是可以驯服烈马的牧场牛仔大哥,在这种怪物面前都丝毫没有反抗能力,很多人甚至连抵抗都做不到,浑身瘫软,简直像是束手待毙,而眼前这个……这个高中生竟然仅付出了一点擦伤的代价,赤手空拳就把怪物的“心脏”掏了出来,根本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笠井绘年纪更小,刚才吓得都闭上了眼,这会儿发现姐姐抖得没那么厉害了,才微微睁开了一条缝,一眼就看到了雾原秋——她眼中先是露出了迷茫之色,接着便成了崇拜,就像看到了漫画里的英雄。

超级战队里的黄色英雄,就是这位欧尼桑吧?

她们俩一时谁都没出声,而雾原秋仔细瞧了瞧手里的“心脏”——仔细看看,这玩意更像是牛胃,很有可能抠错了,不过这东西大概富含魔气,只是拿在手中,灵气和魔气相互中和,就有隐隐约约的黑烟产生。

三知代则将三尺打刀收入了刀鞘中,目光在“心脏”、魔物和雾原秋身上流转。她半路才杀出来不是为了抢人头,只是战术需要——要是魔物很强,雾原秋完全不是对手,她就会从侧面发起攻击,分散魔物的注意力,掩护雾原秋撤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交手之前谁都不清楚魔物的实力如何,更不清楚魔物有没有什么诡异的能力,所以还是要尽量谨慎一点,准备一下后手——命只有一条,小心不会有错。

不过,雾原秋的实力有些超过她的认知了,之前和她对练时竟然一直没尽全力,这令她有点不太高兴——她在进步,雾原秋进步的幅度则更大,距离再这么拉开,她以后就不打算和雾原秋正面冲突了,直接背刺他。

她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就转向了屋子方向,重新握住了刀柄。那里已经开始有动静了,似乎魔物的同伴已经赶到,不过挺谨慎的,没无脑就冲出来拼命。

雾原秋也听到了动静,直接丢掉了手中的“心脏”,在炼妖壶的询问中选了“否”——这里有外人,地点不合适,时间也不太够了,炼妖还是算了,不过没什么关系,村里怎么也还有十几二十只魔物,以后还有机会。

他直接道:“我们先避一避。”

魔物数量太多,他和三知代合力对抗三到四只是有把握的,五六只也能勉强打一打,但万一来得太多,一拥而上和他们玩起了命,他们不一定能抗得住,不如先退一下,而且也需要先把幸存的两个小姑娘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三知代没意见,转头就拎起了分量较轻的笠井绘,顺着雾原秋在院墙上开的“门”就出去了,而雾原秋看着笠井结里犹豫了一下——不是嫌三知代给他留了个分量沉的,而是这女孩子大概正上国中的样子,有十四五岁了,也该算个少女,他不太好携带。

女朋友还在远处拿望远镜看着呢,万一有点磕磕碰碰,搂搂抱抱什么的……

不过没办法,总不能不救人。

他轻声道:“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苙井结里点了点头,心情十分紧张,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雾原秋被改造了多次,还是有点小帅的,出场又那么猛,脸上还沾着血,现在看起来男儿气浓得都要溢出来了,真的像个行走的荷尔蒙放射器。

雾原秋也没再多说什么,抱起笠井结里就追在了三知代后面,而快速翻过几道院墙后,用步话机向千岁问道:“追来了多少只?”

步话机里马上传来了千岁平静的声音:“目前出现了六只,但没追你们。”

“没追?”

“它们在吃死掉的那只……甲魔,就叫甲魔好了。”

雾原秋愣了愣:“它们在吃自己的同类?”

“是在吃死掉的同类。”千岁声音一直平平稳稳,“你们暂时安全,你附近我没看到有什么异常。”

雾原秋远远望了村外山丘一眼,点了点头,又招呼三知代翻进了一个院子里,然后把苙井结里放到了地上,掏出了手机给她看犬金院真嗣的照片,问道:“你见过这个人吗?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