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我们的子弹差不多用光,天也快黑了,情况不太妙。”冈崎海拎着一把猎枪犹豫了片刻,向犬金院真嗣低声道,“我们退到冷库中,封死过道,也许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

?本村备有猎枪,防备的是野生动物,绝对没想到有一天需要对抗……鬼知道什么玩意儿,像是独头、猎鹿之类的杀伤弹储备有限,连续应对怪物袭击已经基本用尽,盐弹、驱鸟弹倒是还有十几盒,但这些子弹只能听个响,其实根本没用。

冈崎海的意思是工厂防御难度越来越大,放弃外围退入更坚固的冷库,那样只要守住一条小小的过道就行,但……。

犬金院真嗣站在厂房高处的环形廊上,往下瞧了瞧,那里是加工厂的小型屠宰分割流水线,现在机器、勾索之间,坐着近百名妇孺,都是昨夜以及白天陆陆续续逃进工厂寻求庇护的本村住户。

此外还有正努力备战的几十名男性村民,大多没有枪械,手头不是屠刀就是钢棍改的短矛。

冷库里塞不下这么多人!。

犬金院真嗣手中掌握着四支猎枪,占工厂内的一多半。这些都是他逃入工厂前强行稳定人心,坚持要求手下搜集的,为此他还又损失了一名跟随他日久的保镖,那一旦他当先退入冷库,基本就可以宣告工厂厂房失守,下面的人大部分都会死。

他四十五六的年纪,相貌儒雅,体格强健,眼睛微微有些发蓝,紧皱着眉头想了数分钟,低声道:“不,再坚持一下!”

冈崎海很失望,但他出身久木市,自小就追随在犬金院真嗣身边,不会反对家主的任何决断——犬金院真嗣哪怕带着他去跳楼,他也会跟在后面。

他只是遗憾道:“BOSS,不会有救援的,要有早该来了,这里已经被放弃!这些……这些怪物是外星人吧?现在很有可能东京等地都受到了袭击,已经没人顾得上管这个村子。”

最初,所有人都还等着警察救援,但一整个白天过去了,援兵丝毫没到,基本所有人都绝望了,他也不例外。

犬金院真嗣这次没再犹豫,直接道:“那就尽力而为!”

“是,我明白了。”冈崎海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再回去巡视周边。

错身而过时,犬金院真嗣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低声道:“抱歉了,冈崎君。”

冈崎海没再说什么,只是低头致意,便又去监视四周的动静。这些怪物在佯攻消耗他们的弹药,但他们也没什么太好办法,还是只能集火击退对方,不然哪怕冲进来一只,他们也全完了。

也就是怪物们不想付出大量伤亡,不然舍命突击,这工厂根本没有防守的余地——这些怪物是在捕猎,不是在拼命。

手下走了,犬金院真嗣通过厂房高处的换气窗望向了外面,也知道自己这次很难幸免,怕倒是不怕,他没那么脆弱,就是有些忧愁身后事——女儿还太小,哪怕犬金院家人口单薄,没有继承权纷争,但依女儿的经验和阅历,根本控制不住还不成体系的犬金院集团,分崩离析怕是只在转眼间。

本来他想等女儿再大点,通过相亲招一名优秀的婿养子来培养,现在看看,基本也没戏了——他身体很好,定期体检,本来以为再工作二十年绝无问题,甚至三十年也不是不能想,时间怎么算也是足够的。

早知道就不那么宠她了,也别亲自赶到滋贺来展现诚意。要是留在北海道区域,以犬金院家的底蕴,怎么也该是当地政府第一级别优先救援对象,至少黑木会亲自赶来,现在他大概鞭长莫及,甚至都没想到这边情况这么恶劣。

令人后悔啊,不该为了打破关西封锁,不该为了华夏的订单就跑过来的——关西的主要贸易对象就是华夏,而且抱团得厉害,犬金院集团想对华夏出口,经常要被关西剥掉一层皮,他忍了很久了。

他这次来,拿到这一块小小的山林牧场倒是其次,牛种也没多重要,重要的是牧场上级生物技术公司的表决股份以及尝试把犬金院集团变成关西的坐地户。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端,想买一块敲门砖,是犬金院集团成为曰本牧业霸主的一次重要试探,只是现在这些都别提了。

犬金院真嗣目光迷茫地望着外面,脑海中不断回放着人生片段,回忆着一路以来披荆斩棘,回忆着亡妻的叮嘱,回忆着可爱的卷毛女儿……

人生如梦如幻,转眼便成泡影。

该给寺庙多捐点香火钱的……

他正在那里出神,一脸遗憾和不甘,而随着时间流逝,天色终于渐渐黑了起来,但他忽然发现不远处一幢民居抖动了一下,隐约还传来了一声闷响。

他瞬间回神,表情重新坚毅起来,大叫道:“有袭击,戒备!”

他话音刚落,民居的窗户便破碎了,一只怪物凄厉惨叫着斜飞出来,而下一个瞬间,正对工厂的这面屋墙整个破碎了,木头砖瓦像被定向爆破了一般炸开,一个人顶着一只怪物一路疾奔而出,速度快到令人发指,一路撞翻了无数东西,最后将院墙也撞破了,重重摔到了院外的马路上。

犬金院真嗣一时愣神,无数人也挤到了窗口,激动地向外眺望。

救援终于来了吗?

不用死了?

…………

雾原秋是在包围网中努力分辨出了一处较为薄弱的地方,判断那幢民房中魔物不多,只是无法确定自己的感知一定正确,但他也没多犹豫,毕竟时间不等人,简单和三知代商量了一下,否决了她当先潜入偷袭的建议,便远远开始加速,以灵力护盾护身,一路就撞了进去——魔物极有可能感知能力极好,偷袭不成反而会打草惊蛇,不如追求速度,直接硬冲进去。

突袭很成功,魔物有所反应,但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冲进了室内,斜斜撞飞了一只,然后躲过了另一只本能发出的斩击,顶着它继续往前冲。

一路上所有东西都支离破碎,魔物都给撞懵逼了,他也没好受多少,一时不辨南北东西。

终于他力竭翻倒,魔物被远远甩了出去,本能一翻身就从背上射出了尖锐的骨链,风声凛冽,直扎他的脑门——这似乎是这种魔物仅有的远程攻击手段。

雾原秋正在起身,但精神瞬间高度集中,周围一切仿佛都成了慢镜头,能翻滚远避却没有,选择了以间不容发之势偏头躲过——三知代教给他的,不要胆怯,要敢于游走在极限之间,这样才能更容易抓住反击的机会。

骨链擦着他的脸侧飞过,他眼睛眨都未眨,顺势抬手就紧紧一把攥住,也不管骨链锋利刺手,灵气和魔气互相中和灼烧让他痛入骨髓,强行腰腹核心肌群发力,直接就在原地转圈把魔物甩了起来。

工厂内的人全看呆了,他们能苟活到现在,不是能压制住魔物,而是魔物暂时不想管他们,只要他们不离开就不会展开真正的攻击——他们仅黎明时分,集火击杀过一只过于冒进的魔物,此后魔物就围着他们,反而村子各处开始不停传出惨叫。

而那次集火,可是动用了工厂内的所有枪械,他们从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人类可以和这种可怕的生物展开正面肉搏,还能大占上风,不但能把魔物举高高撞墙,还能把魔物像链球一样甩在空中转圈圈。

魔物叫得像人类临死前那么凄惨,还是带回音的,三知代正在房屋那边收拾另一只,一样叫得惨。那一只吃了雾原秋全力一撞后,还没爬起来,三知代就扑到了它身后,流水剑术全力施展,配合她体内少量的灵力,尽量给魔物最大伤害,就是一时弄不死它——魔物生命力很顽强,甲壳又厚,在没破甲之前,用冷兵器很难给它致命伤害,只能缠住它。

不过三知代也在摸索怎么将灵力灌注到打刀上,就是暂时没成果。

山田光和笠井结里什么也不管,就沿着雾原秋开出来的道路全力狂奔。他们是自愿参加冲围行动的,之前也没时间再把他们送出去,那留在原地躲藏和跟在雾原秋身边还说不好哪一个更安全,哪一个更容易活命,所以雾原秋也没拒绝。

周围几幢房屋的魔物也被惊动了,冲出了房屋,有的去攻击三知代,有的奔着雾原秋就去了,要援救同伴。

犬金院真嗣终于回过神来了,这是救兵到了,哪怕这救兵很奇怪那也是救兵!

他大叫:“开火,掩护他们!”

冈崎海第一个响应,远远瞄准了没了掩护的某只魔物就是一枪。他也不太敢射击靠近三知代和雾原秋的魔物,猎枪远距离精度太差,子弹又是多枚散射,万一把自己人毙了就要遗恨终生。

接着枪声瞬间就响成了一片,所有有枪的人都在拼命射击刚冲出来的魔物,援军忽至,令他们十分兴奋,而子弹对魔物还是有一定伤害能力的,哪怕魔物甲壳很厚,生命力又顽强,挨几枪也不会死,但它们完全不想挨枪子。

有的魔物中弹后开始后退躲藏,有的则更加发狂,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三知代很机敏,战斗直觉惊人,已经当先丢下了对手开始逃跑——要是面对普通人,她手持利刃,一个人就能杀穿一条街,完全不惧围攻,但对手是魔物还是算了吧,不能瞬间毙敌无法以一敌众,她才不会吃这种亏。

她逃跑起来也是一绝,明明之前她在断后,但脚尖点地,弹身纵跃,转眼之间竟然跑到了山田光和笠井结里前面,当先跃上了工厂墙头,但没管山田苙井二人,更没打算去帮助雾原秋,只是挺身随风摇晃着身体,开始沿墙疾奔,观察四周情况。

雾原秋也不用她帮忙,毫无惧色,抡圆了手中的重物就重重将它摔在了地上,直接将地面砸成了一个大坑,碎石飞溅,甲壳迸裂,而这还不算完,他拖着被摔闭了气的魔物,不进反退,迎着冲过来的两只魔物就去了,甩着手里这只,直接将冲在最前面的魔物砸飞出去。

他还想再把最初的魔物拖回来继续当兵器用,但一扯之下十分轻松,只将骨链扯了回来,骨链末端还牵着一大串黑黑绿绿的脏器。

他暗骂一声,随手将骨链一丢,鞭子他没学过,不会用,而这时另一只魔物已经冲到了他身前,挺身猛挥骨刃,要将他直接钉死地上。

这一击气势汹汹,是魔物全力一击,雾原秋却没有丝毫感觉,无论是鬼树妖长达两年的鞭打,还是女朋友的日常小竹竿,乃至三知代没事就拿他将沙包打,他都已经习惯了遭受攻击——他本能就迎着骨刃去了,长时间养成的肌肉记忆让他不自觉就做出了这种选择。

胜负只在一瞬间,迎着对方的攻击而上,用最短的时间杀死敌人,这才是保存自己的最好方法。

攻击能承受就承受,以三分力胜十分力,以小伤换敌人死!要是不能承受,就在最后关头躲过,利用敌人攻击落空的那一瞬间,发起致命反击,一击杀死敌人!

这是千岁和三知代一起教他,长期争执之下,他左右都不好得罪,养成了独属于他的战斗风格。

他在被骨刃戳中前的那一刻,身体奇异一扭,如同柳树随风摇摆,让骨刃擦背而过,矮身已经突进了魔物的内圈,全力一记手刀直戳魔物咽喉——不知道有没有,但脖子肯定是要害。

没用了半秒,胜负立分,他背上校服破损,护具割破,留下了一道血痕,魔物脖子则被他的“灵力手刀”深深戳穿——偷学自三知代,玩弹珠时打架,三知代一记手刀差点把他天灵盖削下来。

不过魔物一时还没死,还想垂死一击,但雾原秋已经占得全面优势,顺势扭腰发力,直接就将魔物脖子切断了大半,接着围着魔物一转,反手揪住它的脑袋就揪了下来,顺便还一记反身鞭腿,将魔物的无头尸远远踢飞,免得这身体还能做什么妖——三知代以前玩过被打中后倒地不起,等他惊疑停止追击时,差点用大长腿绞死他的把戏。

他以前可是没少倒霉,现在在战斗中也能称得上心思细腻,十分谨慎,是名很优秀的格斗家。

他单手拎着魔物嘴巴还在一张一合的头颅,再次转身,准备应对下一只的进攻。他现在背靠工厂,进可攻退可守,暂时不打算撤退,存心要示威。

工厂内的枪声停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望着他的背影以及他手中的魔物脑袋,不敢相信眼前这是真的。正被火力阻击的魔物也没借机突进,似乎开始踌躇不前,而离他最近的那只魔物,干脆完全伏下了身体,谨慎得要命,根本没搞清楚同伴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杀死了。

场面一时寂静下来,雾原秋略等了片刻,干脆持头向前。离他最近的魔物犹豫了,开始随之后退,而等雾原秋作势欲扑之际,远远传来一时古怪的嚎叫,那魔物很干脆转身就逃,不再考虑和雾原秋较量一二。

其余的魔物也开始纷纷后撤,退回到猎枪射程之外,重新躲回到了建筑物内,很快就一只也看不到了。

雾原秋呸了一声,丢掉了手中的魔物颅,转身大步往工厂围墙走去,抬头问道:“找到了吗?”

三知代这会儿还站在围墙之上,微微侧了侧头:“在那边,和别的魔物长得差不多。”

这群魔物数量众多,以他二人之力,被围攻最好的结局就是比赛谁跑得更快,救一两个人还勉强可以,但要救大多数人,基本不可能——除非雾原秋日子不过了,进壶里纠集狐村大军或是将所有人都往壶里塞。

但那不太行,外面花花世界,他不敢保证现在能控制得了狐村那帮壮汉,同时也不想把人类装进壶里,除非这辈子也不放那家伙出来——这和死了也没多大区别,只能是最无奈的选择。

所以,就只有击杀魔物首领这一条路可以尝试了,三知代的主要工作,就是借魔物骚动之机,找到它们首领的位置,为随后的斩首行动做好准备。

现在就有了收获,魔物首领似乎想等天完全黑了,才会啃最硬的这块骨头,吸出里面最甜美的骨髓,暂时下令退却了,而这也暴露了它的位置,被三知代确认了特征。

雾原秋连看也没看,只是点了点头,踩着墙面就往院墙上爬,而三知代随手拉了他一把,问道:“我体内的灵力不多了,你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别藏了,先过了这一关再说!”

她全靠吃才攒了一点灵力,两次战斗下来,虽然不是主力,但也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现在是问问雾原秋手头还有没有药物之类的,帮她补充一下——接下来的战斗,她要有发起决死一击的能力,灵力越多越好。

雾原秋犹豫了一下,也知道不是藏私的时候,伸手就握住了她的手。触感热乎乎的,还微微粗糙,指腹上都能感受到圆滚滚的小茧子,没有千岁的小手冰凉细腻,但也有点另类的可爱。

不过他马上回过神来,知道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灵力种子运转,开始给三知代“充电”——边充边漏,但三知代能留下一些,足够补充她之前的消耗。

三知代本来眉头轻皱,不清楚他要干嘛!她不喜欢和别人有亲密接触,随手就想甩开,但很快反手紧紧握住了雾原秋的爪子,感受到了生机勃勃流动,身体在雀跃欢呼。

片刻后,雾原秋感知了一下,觉得差不多了,想甩掉三知代的手,但甩了甩没甩动,三知代抓得很紧。

他赶紧道:“行了,我能随时补充,但速度不快,不能全给你。”

“再多给点。”

“适可而止!”雾原秋隐隐也觉得不太对头了,三知代有点贪心,似乎有想把他吸干的意思,他直接将三知代甩下了墙头,提醒道,“还有别的事呢!”

三知代被迫放了手,一个翻身轻巧落地,而雾原秋也紧接着跳进了工厂内,仰头看了看占据各处高点的“猎枪手”,又向山田光和笠井结里点头示意,随后就直入工厂厂房。

塞住的门早就被清理后打开了,很多人都挤在门口观望,但随着雾原秋大步走来,人群主动后退分开,颇有些敬畏之意,哪怕雾原秋现在一身尘土血迹,发型也是纷乱,造型不算多好。

犬金院真嗣见多识广,又性格果决,现在是这个临时团体的主心骨,直接迎了上来,别的没提,先关心道:“伤势要不要紧,这里有药物,先包扎一下!”

雾原秋一眼就认出了他,笑道:“没关系的,一点小伤,现在血已经止住了……我身体的愈合能力很好,犬金院先生不用担心。”

犬金院真嗣愣了愣:“我们以前见过?”

他自问见过雾原秋这样的人,不太可能会忘记,但他仔细看着雾原秋,根本没有一点印象。

雾原秋递上了步话机,微笑道:“没有,但我们是你女儿的朋友。”

步话机这会儿也响了,里面传来丽华激动的叫声:“雾原,你找到我爸爸了吗?爸爸,爸爸,你有没有事,有没有事!”

听着这熟悉的叫声,犬金院真嗣一时恍如隔世,眼圈都红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