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胜利,?本村却非久留之地,魔物整体实力并未被大幅削弱,仅就是一时败退,随时可能卷土重来。

在村民们小小欢呼庆祝了一下后,犬金院真嗣立刻下令撤往入云市,而村民们也没多犹豫,仅携带了少量的饮水和食物,从冷库中挖出了妇女和儿童,抬上死者和伤者就出发了——山田光身处一线,被魔物当胸戳击,要不是现代急救够靠谱,仅失血就能要了他的命,但性命仍然如风中残烛,随时有可能挂掉,急需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犬金院真嗣的一名随员当场被魔物腰斩,被分成两截放在担架上,没人准备把尸体留给那些魔物,一样要抬走。

其他死伤者情况都差不多,不是当场死亡,就是大量失血,还有数人断了手臂。

厂房内的战斗虽短,村民仍然死伤了十余人,魔物之强悍,不是平民百姓可以对抗,还是得指望有组织有自动武器的军队。

雾原秋和三知代也算伤员,村民们想把他俩也放在担架上抬着,但被他们婉拒了,三知代是宁愿一瘸一拐也不愿意表现出虚弱的样子,雾原秋则是没有大碍,只是表面上十分狼狈,一身血迹看起来很惨——这引来了村民一片敬仰的目光,觉得他是在强忍着伤痛掩护众人安全撤离。

在犬金院真嗣的组织下,这支百多人的队伍很快撤出了村外,还沿途搜集到两辆皮卡和一台拖拉机用以安置伤员和遗体。别的车辆还有,但犬金院真嗣担心夜长梦多,也不太敢分散人手,于是就这么算了。

先脱离险地再说,这是在曰本国内移动,只要离开了这里,寻找车辆和补给并不困难,仅就是个钱多钱少的问题。

而等远离了村落,千岁、丽华以及另一名入云市警察也绕了个圈,乘SUV赶来会合。

夜色中,丽华跳下车就奔着雾原秋这边来了,眼含热泪,一头就扎进了犬金院真嗣的怀里,激动道:“爸爸,爸爸,你没事吧?”

犬金院真嗣很多年没享受过这待遇了,又死里逃生,心情十分激动,紧紧拥抱了一下女儿,又抚摸着她的一头卷毛,连声道:“我没事,我没事……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多亏了雾原同学。”

丽华这会儿已经哭得鼻涕都快出来了,以前她觉得老爹太烦,还总喜欢东跑西颠,根本不陪她玩,但这次老爹差点没了,她突然就害怕起来,食不下咽,睡不安枕,差点把自己吓死。

她又用力在老爹怀里擦了擦眼泪鼻涕,转头就给了雾原秋一个大大的拥抱,语无伦次道:“庶民,谢谢你,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兑现!我以后一定好好听你的话!”

雾原秋本来还在旁边感叹血脉亲情呢,没防备丽华转身就抱住了自己,微微一愣之下,赶紧举起了双手,同时脑袋望向了千岁,表情很无辜——卷毛只是太激动了,在发泄感情,我可什么也没干,完全没有借此占她的便宜。

他这几年没少遭到毒打,但从来都是败而不馁,屡败屡战,举手投降还是第一次——鬼树妖没有打垮他,三知代没有打垮他,魔物没有打垮他,没有任何人让他举手投降过,而丽华轻易办到了。

千岁心里当然不痛快,但多少也能理解丽华的心情——老爹被救,情不自禁给恩人一个拥抱,这她完全能理解,甚至可以体谅,就是心里还是不太痛快。

这阿齁可是她先发现的,是她的准男友,没哪个少女喜欢看自己的意中人被别的女孩子抱!

不过雾原秋高举双手,第一时间看着她的样儿,又让她心中微微惬意,没把不痛快升级到很生气,只是轻轻哼哼了两声——这阿齁一向洁身自好,还是懂事的,自己也要展现出相应的风度。

千岁的脸色不算难看,甚至还能保持得住微笑,但犬金院真嗣的脸色黑了下来,女儿只抱了他这老爹一下就另投他人怀抱,哪怕是有原因的,这还是让他恍然若失,心脏抽痛。

他紧紧盯着女儿,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而丽华本来确实是太过感激才给了雾原秋一个拥抱,但现在整个人扑在他怀里,感觉却极好,哪怕雾原秋身上全是汗臭味和血腥味,她依然感觉很好,觉得很安心很可靠,甚至一想到雾原秋凶神恶煞一般,大声喝骂着撕碎那些魔物的画面(她脑补的),隐隐还觉得腿软站不住。

她一时都想就这么抱着雾原秋天长地久,甚至觉得鼻子不舒服时,还拿小脸偷偷在雾原秋胸口蹭了蹭,把清水鼻涕都抹到了他身上。

“行了,快点松开,这像什么样子。”雾原秋举着双手略等了片刻,终于忍不了了,低声训斥了一声——蠢货,我刚救了你爹,你这是要害死我吗?

恩将仇报也不能这么快!

犬金院真嗣眼光猛然锐利起来,望着雾原秋微微有些不满——你怎么可以和我可爱的女儿这么说话!你就算救过我的命,也不能这么对待我女儿!

丽华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记起周围有很多人了,连忙红着脸放开了雾原秋,但正准备强行矜持一下,忽然发现自己老爹正瞪着雾原秋,顿时不满起来——你怎么可以那么瞪他,让他生气了怎么办?

老爹要死了,她害怕得哭了,但老爹死不成了,她又有点故态萌生,恢复了老样子。

犬金院真嗣无语了片刻,干咳了一声,揪着女儿就走。他还有好多话想和女儿私下聊聊,之前虽然用步话机一直沟通着,但那没有私密性,有些话不好问。

比如,雾原秋为什么这么强!

但他们没走了几步,丽华不满的声音就隐隐传来:“爸爸,你为什么非要留在里面,害雾原都受了那么多伤……”

犬金院真嗣更加抑郁了,但还是低声道:“你还小,不懂。”

他们父女二人走远了,千岁慢悠悠上前,盯着雾原秋身上的伤口问道:“阿齁,伤要不要紧?”

雾原秋正色道:“都是些小擦伤,完全没事。”

“真不要紧吗?”千岁本来还想矜持一下的,而且之前也通过步话机沟通,知道雾原秋没有大碍,但这会儿看到他身上衣服破破烂烂,都少了一只袖子,血迹亦是不少,难免也真开始担心。

“真的没事。”雾原秋强调了一句,又指了指一直在一边看热闹的三知代,“她伤得比我更厉害,你先帮她检查一下。”

他怀疑三知代的大脚趾骨裂甚至骨折了,她那一记“三日月蹴”真是倾尽所有,完全不顾后果,付出牺牲很大,但三知代不肯脱了袜子给他看脚,他确定不了伤势,只能在略恢复了一些后,又给她充了充“电”,希望能加快她的恢复速度,只是依旧无法确定情况。

千岁马上望向了三知代,而三知代略微犹豫了一下,倒也没反对,跟千岁去SUV里了——千岁和别人是不同的,她们这对塑料姐妹间没什么可避讳的,反正双方都捏着对方一大把黑料,再多点也无所谓。

雾原秋则继续跟随村民队伍前行,感知着四周的灵气波动,以防那群甲魔选出了新的首领又贼心不死,追上来再想吃人。

十余分钟后,千岁回来了,雾原秋马上关心地问道:“伤得厉害吗,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他可不希望三知代就这么残了,这家伙可是未来战斗的好帮手。

“没什么大事,她自己之前处理过,控制过伤势,就是短时间内别再想踢人了,也别想再使用柳步——她习惯用大脚趾做支撑的,现在少了一根,战斗力起码掉了八成。”千岁一边用酒精凝胶净手,一边回头望了一眼确认三知代没跟过来,又小声道,“阿齁,你知道她为什么不敢让别人帮她包扎吗?她的脚和被人暴打了一顿的咸鱼一样,又肿味又大。她就不该穿袜子,该赤足的,算是活该。”

雾原秋无语了片刻,无奈道:“这些你不用告诉我……”

他怀疑千岁在背刺三知代,甚至是在背刺他,要破坏他对黑长直剑道美少女的美好幻想,而千岁歪着头哼哼了两声,并不怎么在意——她对背刺三知代从来没有心理负担,相信三知代也一样,十有八九没事就拿她举例子。

不过她也没有穷追猛打,背刺要靠日积月累,早晚她要毁了雾原秋对黑长直的爱好,让他明白可爱系少女才是王道!

她四处瞧了瞧,发现没人注意这边,言归正传,又低声向雾原秋问道:“阿齁,拿到了吗?”

她是在问药丸的事,这是只有她和雾原秋才知道的秘密,而雾原秋遗憾地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机会。”

一共三次战斗,第一次击杀甲魔后,有笠井姐妹在场,还急需撤离,只能放弃;第二次是要冲入厂房,盯着的人更多,时间更紧迫,同样只能放弃;最后一次仅就斩杀了魔物首领,随时有可能被围攻,根本顾不上别的,甚至最后首领的尸体还被叼走了,完全是毛都没落得一根。

总而言之,这次行动除了主要任务目标完成了,成功救出了卷毛她爹,别的一无所获。

千岁大失所望,郁闷道:“可惜了。”

这会儿是黑夜,甲魔又多,三知代还失去了战斗力,再让雾原秋为了药丸掉头袭击魔物,她第一个不同意,也就只能这么算了,但她真的很想吃一粒那种有特殊功效的药丸,想和雾原秋并肩战斗,而不是只能躲在暗中,充当他的眼睛。

说真的,那没太大用处的,买几架无人机就能代替她。

她希望她能成为雾原秋独一无二的伙伴,让雾原秋这个阿齁离了她就唉声叹气,最多再外挂个三知代……她是从小就看三知代不顺眼,但本身懂事,知道这家伙确实厉害,带上她是对所有人安全的一种保证,并不会仅由着自己的小性子来。

可惜,她现在倒像是外挂的辅助人员,可有可无。

雾原秋倒没怎么失望,安慰道:“这才刚刚开始,魔物还有很多,我们会找到机会的,你也别着急,回头我们慢慢想办法,挑点单只的魔物下手。”

其实,他虽然答应过早晚给千岁一颗药丸,让她彻底脱离病猫状态,拥有习武的本钱,但现在又有点不太想给了,他不太想“量子中间态女友”去直面那些危险。

有他就够了,不过,那只能以后看看情况再说了!

…………

逃亡的路很顺利,?本村残存的一百多口人花了一夜的时间,终于步行到了入云市附近,但很快停了下来——入云市有建筑物着火了,火光冲天,烧得极猛,看起来入云市也不太平,这倒让?本村的幸存者们心理平衡了一点。

甲魔们也没再追上来重新展开攻击,或许首领之争没结束,或许觉得这块骨头太硬,不如再去别的地方找食,反正它们没来。

到了这地方,对外联络算是恢复了,成功联系到了入云市的总警署和医院,很快山田光等伤员以及死者的遗体全部被救护车运走,就是完好无缺的幸存者被扣了下来,勒令不准胡乱行动,更不准进入市区。

非常时期,暂时谁都摸不准情况,村民们倒也能理解,就老实等着警察和医护人员来检查,但犬金院真嗣没了那个耐心,抱着手机打了多个电话,没用多久就帮自己以及雾原秋等人取得了离开的许可。

临走时,?本村村民代表表达了对犬金院家的仰慕,准备在重建村子后……如果情况好转,可以重建的话,?本牧场将投入犬金院家怀抱,以后就以犬金院家马首是瞻。

其实这时候已经不是?本牧场想不想卖的问题了,而是犬金院家还想不想要,但犬金院真嗣没多犹豫,立刻表示也别等重建后再说了,就依原先商议的来,大家回头就把合约签了,犬金院集团愿意全力支援?本牧场恢复正常。

此外,笠井结里带着妹妹笠井绘以及许多村民也特意来感谢了雾原秋和三知代,感谢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和怪物战斗,?本村会记住这份恩情,将来雾原秋等人有了需要,他们不会有丝毫吝啬,一定全力相助。

勉强算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就是?本村居民人数少了三分之二,好多户全家死绝,气氛总体极为哀伤。

在告别后,天也大亮了,犬金院真嗣重新安排了车辆,一行人返回札幌。

他在车上电话没停,安抚了因他失踪产生的一些集团内部忧虑和动荡,又语气沉痛地给两名死掉的随员家中报了丧,并给出了大额补偿金和对子女未来的承诺,这才叹着气放下了电话,看向了焦躁不安的女儿——丽华想去雾原秋的车里坐,只是没成功,现在正晃着卷毛,轻踢着副驾驶靠背很不高兴。

犬金院真嗣不是傻瓜,自家女儿什么性格没人比他更清楚,比雾原秋、千岁还要明白将来可能发生什么事,只是这种事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随缘了——雾原秋别的不提,为人正派,本性善良这是没错的,他对雾原秋印象很好,某些事真发生了,他倒称不上反对。

更何况,他现在也开始接收信息,关西、关东和北九州大乱,出了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未来谁知道会如何?

这种时候,雾原秋这样的人说声奇货可居都不过分,哪怕女儿单纯了一些,他问了好久也没问明白雾原秋和三知代为什么这么厉害,但厉害就是厉害,有些事不用寻根刨底——曰本神话中没少有剑士斩杀妖怪的传说,大概就是极意神道流一直被低估了,实际上很强。

他在那里琢磨了一会儿,又打电话给部下,要他们准备一些资料。

之前丽华骚扰分公司,利用分公司采购渠道胡乱买东西的事,他都多少有点耳闻,只是根本没重视罢了,但现在却不能不好好了解一下。

要为未来做好准备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