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姿屋那边的营业有受到影响吗?”雾原秋坐在餐桌前,边吃早餐边非常关切地向前川美咲询问。

他昨晚回来时,家中空无一人,留了个便条就进了壶中界——这个世界灵气浓度在提高,特别是这两天在快速提高,但总体而言,还是和壶中界里有着不小的差距,在里面补充速度更快。

而等他半夜出来,家里人都睡了,第二天早上才见到他的“项目经理”,开始关心他的产业。

前川美咲也没问他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微笑着用手语表示没什么大问题,札幌仅就是人心有些动荡,社会秩序基本还是稳定的,毕竟怪物又没杀到眼前来,所有人该过日子还是过日子,就连预约都没取消几个。

甚至说不定因为关东、关西这些繁华区域挨了这一棒子,有钱人纷纷逃难,润姿屋还能多一些客户,多赚一点钱。

雾原秋放心地点了点头,又询问了这两日的收入情况,然后叮嘱道:“美咲姐,仓库里的东西你可以随便实验,继续提升顾客满意度和利润率。要是缺什么了就提前告诉我,我会尽快安排补货。”

前川美咲温顺点头,这就是她的工作,她会尽最大努力做好的——她这人没什么太大野心,就想好好抚养女儿长大,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雾原秋又对月娘、容娘等四只小狐狸鼓励道:“你们也要好好干,不要有什么顾虑。”

四只小狐狸一起应是,干劲满满,对这两天的新闻根本没当回事——不就是死了点人吗?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赚钱最重要。

小花梨期待地望着雾原秋,等着他训话,而雾原秋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干咳了一声:“你……好好上学,和沙太郎好好玩,要快快乐乐,努力长大。”

小花梨乖乖点头,萌萌哒道:“好的,大哥哥!”

很好,润姿屋这边没什么事,还能继续印钞。

雾原秋放心了,开始低头猛力扒饭,顺便思考再怎么弄点钱——竞马业受到很大影响,许多比赛都被临时取消,“深水乌贼”那边计划全被打乱,被迫进入了休养期,只能先看看能不能在北海道找点地方赛事跑跑,预期赏金数额估计要下降不少。

而就算不是为了弥补这方面,他也希望能再次开源,加快资金储备速度。

人类自出生以后,会在懵懵懂懂间慢慢了解这个世界,会知道太阳看起来是圆的,会发光发热,会知道雨是水,会把身体弄湿,会把身边发生的一切铭刻于心中,成为心灵的基石。

会慢慢有熟悉的建筑物,会有熟悉的人,会有熟知的历史,这一切都会左右着他未来的选择以及行为模式。

这大概就是民族性的成因之一,而雾原秋就出生成长在一个拥有“永远不足恐惧症”的民族中,火力永远是不足的,防护永远是不够的,物资永远是欠缺的,为了应对正在发生以及将来会发生的危机,为了不让曾经的历史重演,准备工作永远是不嫌多的。

魔物如同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他头顶,他总感觉自己的实力不够强,防御不够厚,钱不够花,储备不够多,准备得不够细致和妥当。

他和华夏一样,在天下无敌之前,一切永远是“不足”的,还是不能停下脚步,还是要绞尽脑汁,细心筹划。

但再想赚钱,还有什么门路呢?

马养了,美容沙龙开了,壶中界里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倒卖的?

他正在那里沉思,电话响了,丽华的声音软软糯糯,忽远忽近,一听就知道她正在摇头晃脑:“雾原哦,我爸爸和黑木叔叔想去拜访你,让我问问你现在有时间吗?”

为了感谢吗?

雾原秋也不奇怪,他救了犬金院真嗣的命,他肯定要登门拜谢一下的,此乃人之常情,就是这时间……

他看了一眼表,这才早上七点一刻,但他也没拒绝,可能是对方有事急着离开札幌,不得不选这时间,便直接道:“其实不必这么客气的,但我十分欢迎,请他们过来吧!。”

丽华应了一声便结束了通话,而很快她就在对面冒了头,身后是犬金院真嗣和黑木健介,手里都拎着礼物,一副正式拜访的样儿。

雾原秋去玄关迎客,很快把这三人接进了客厅里。

前川美咲已经准备好茶和茶点,而犬金院真嗣则奉上了伴手礼——数量不少,在拎盒点心就能正式登门拜访的曰本,已经非常夸张。

雾原秋大概瞧了一眼,见没有什么太出格的东西,也知道这是个阔佬,随口就吩咐前川美咲和月娘她们收下,顺便热情招呼犬金院真嗣等人落座,而犬金院真嗣大概打量了一下雾原秋的家,目光又在前川美咲及月娘等人离开的背影上停了停,眉头微皱,觉得雾原秋在洁身自好方面可能有点瑕疵——雾原秋和三知代、千岁两个美少女JK混在一起,在他看来“红颜知己”已经够多了,没想到雾原秋家里还有五个。

女儿不会也是他的猎物之一吧?

犬金院真嗣突然心生警惕,对雾原秋好感度-50,觉得这家伙哪里都不错,但极有可能是个花花公子或是色中狂魔,至少也是个渣男预备役,但面上不露,嘴里更是和雾原秋说着客气话,郑重感谢了他千里驰援的相救之恩。

雾原秋也随口应着,等话题告一段落后,望向了黑木健介,奇怪道:“黑木警部怎么有时间过来?”

你这种一线管理官,不是该在指挥警员捕杀魔物吗?

黑木健介一笑:“急着见你……真嗣君本来想晚上请你吃饭,但我又急着见你,他不放心,怕我把你害了,就硬把时间提前了。”

“急着见我,还怕把我害了?”雾原秋不明所以,笑问道,“什么意思?”

“我马上要受命率队支援京都府,可能还包括阪神地区。”黑木健介说话很直接,也很坦诚,“怪物突然出现,野蛮嗜血的那些还好说,京都府警有能力应对,只要击杀即可,但有些狡诈诡异的怪物在城市里潜伏游荡,就让他们有些摸不着头绪了,连续失手,损失很大,所以求援求到了北海道这边。”

顿了顿,他又无奈叹息一声,“我因为之前应对‘食人魔事件’以及组建的快速反应小队连续成功击杀怪物,资历和经验都是最好的,被当成了特殊事件应对专家,过两天等正式命令一下,不想去也要去,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我没什么底气,所以只能前来求助于雾原君,希望你能提供一份助力。”

雾原秋忍不住面露笑容,听出黑木健介有点怨气了。

魔潮目前一共两次,第一次主要集中在札幌一带,仅有少量逃窜向周边,那次以黑木健介为首的北海道道警虽然搞得也挺狼狈,但最后确实成功消灭了所有魔物,而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和准备,这次魔潮来临时,北海道本来就只沾了点边,受灾并不严重,现在看样子已经迅速扑灭,这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干活太卖力也不好啊,黑木健介动作太快速,工作太得力,结果受没受奖不清楚,倒霉苦差事他倒排到了第一个。

估计里面还有警察组织各山头的隐秘交易,京都府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价钱才说动北海道道警总部的大佬。

那黑木健介向他求助,自己要不要去呢?

实话实说,他本身不太想和曰本官方机构扯上关系,但如果能合法行动的话,对猎杀魔物还是很有帮助的,毕竟能多一分助力总是好的——至少能多一大堆免费的辅助人员,也能多一大堆可以随意派出试探的炮灰,事情结束也不必担心警方来问东问西,疑神疑鬼。

他一时拿不定主意,犬金院真嗣以为他不想去却又太年轻,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说“不”其实挺难的,特别对年轻人来说格外难,他完全能理解。

他马上接过了话头,笑着打问道:“健介君,报酬呢?这么危险的事,换了我我可不想去,北海道道警能提供什么来弥补?”

他的意思很明确,要是好处不够多,雾原秋借此拒绝就行了,至少能有个台阶下,大家不伤交情。

“我们可以提供高额补贴,一定量的酬劳。”黑木健介其实能拿出来的东西不多,不过并不觉得难堪,“以及……北海道道警总部的友谊。”

言下之意,就是雾原秋以后在北海道无论干什么,只要别太出格,北海道道警都会提供方便甚至给予一定的庇护,甚至雾原秋可以拿着这份人情,要求北海道警方替他做些无伤大雅的事儿。

这其实是一种长期且隐形的好处,但犬金院真嗣并不满意,他只是老窝不在札幌,要是雾原秋愿意搬到富良野去住,他也能提供类似的方便,直接摇头道:“这些没多大意义,至少暂时对雾原君是没多大意义的。”

黑木健介也不否认,只是轻声叹道:“我能提供的报酬确实有限,但那边有无辜的人在被杀害,许多还是毫无抵抗能力的妇女和儿童,希望看在这一点上,雾原同学能多多考虑。”

犬金院真嗣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接下来只能由雾原秋自己判断——他再说,就有要求雾原秋别管别人死活的嫌疑。

至于老友想借此立功升职的事,他也不太方便提,那和救人杀怪物不冲突。

而雾原秋想了一会儿,也暗暗叹了口气——是不太想和警方打交道,但妇女和儿童被杀,他听了也挺膈应的。

他掏出了手机道:“我需要和同伴商量一下。”

“请随意。”黑木健介不介意,反正他就是有枣没枣打两杆,雾原秋真不乐意去,他也没办法,甚至就算雾原秋乐意去,他也一样有一屁股麻烦——请未成年人当顾问吗?你脑壳是不是坏了?

雾原秋也没起身离开,就坐在那里摆弄手机,反正在LINE上聊天别人也看不到,直接把黑木健介的邀请发给了千岁,而千岁马上回复了信息:“我觉得不错啊,阿齁,有人帮我们寻找目标,有人帮我们做情报工作,还有人帮我们清理无关民众,免得我们束手束脚,比我们单独行动要好,而且如果他们想让我们去,我们还可以要求他们帮忙打掩护——我和小代都没办法长时间离开札幌,家里不会同意我们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但黑木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合理的借口,比如和学校沟通,派我们出去参加交流会什么的,能帮我们避免大麻烦,我觉得挺好的。”

雾原秋回复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你认为该同意吗?”

至于跟着警察一起去,无法拿到药丸之类的倒不用多考虑,真打起来了,那帮警察能不能跟上他和三知代都不好说,更不要提还可以自己制造混乱,开点时间差出来。

千岁则已经开始细心规划了,给他列了一大堆条件,回复道:“如果这些他们都能同意,我觉得不错,可以尝试,不行我们再单干。”

“那你再问问三知代同学的意见。”雾原秋还是很会照顾同伴心情的,哪怕他可以直接做主,还是想先问问——三知代是通缉犯,祖上还是反政府分子,不知道会不会心生抵触。

略过了一会儿,千岁才又发来信息问道:“你没有她的LINE吗?”

“当然没有。”

千岁在数公里外哼哼了两声,觉得雾原秋还是挺自觉的,竟然没有背着自己加别的女生,哪怕连最熟悉的三知代都没有,倒也大方起来,直接给了他一个号码:“你自己打电话问她吧,我在她黑名单里。”

雾原秋其实有三知代的电话号码,但他也不敢说,起身去了一边默默拔通了电话,又把事儿和三知代说了一遍,而三知代淡淡道:“你不需要询问我,你去我就去,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帮我拿到最近两年内在札幌有过活动的不良社团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你要这个干什么?”

三知代没吭声,看样子是她的私事,她和雾原秋的关系还没密切到那份上,不想告诉他,而且那也不是一个条件,只是她的一个请求——如果战斗必死,那她肯定带头逃跑,但只要有取胜的可能,她就会陪雾原秋战斗到底,这是她承诺过的事,她会遵守诺言。

所以无论能不能拿到资料,只要雾原秋选择去,她就会跟着去,这话的意思只是让雾原秋顺便帮帮忙。

雾原秋也没意见,管她干什么,她空闲时间喜欢去殴打不良团伙也不关他的事。

他答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转身就去找黑木健介提要求,谈条件。

行吧,借借黑木健介的东风,合法地去猎杀魔物!

希望这次能搞到足够多的药丸!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